笔趣阁 > 天影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追索痕迹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追索痕迹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易昕因为被刚才所看到的那一幕惊到了,此刻仍是一颗心砰砰直跳,一下子没听清楚陆尘所说的话,低声问了一句,道:“你说什么人?”

    只是陆尘的手还捂着她的嘴巴,让她的话听起来有些含糊,陆尘这才察觉,松开了手臂。

    易昕松了一口气,喘息了两下后,又看了一眼刚才那片嗜血魔花的地方,忍不住脸色苍白了一下。

    如果刚才不是陆尘喝止并拦住了她,换了是他们两个人走到那断腿的小狗旁边,然后再丢出那么一块血淋淋的肉块来的话,后果是什么,易昕都不敢细想下去。

    “这里真是太凶险了,我们走吧。”易昕低声对陆尘说道,同时心里再一次地对自己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轻易来到这种鬼地方了。

    只是陆尘看起来却似乎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他冷冷地看着河谷中那个神秘黑影消失的方向,那边是一处茂密的树林,也不知通往何处。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在听到陆尘前半句话时,易昕还松了一口气面露欣慰之色,但是那笑意还没完全浮现在她俏丽的脸上却已经又再度僵住了。

    “去、去看什么?”她的话听起来都有些结结巴巴的。

    陆尘没有说话,迈步向河谷中那片树林走去,看上去面色平静,但易昕从旁边看他时,却发现他的一双眼眸似乎格外的明亮,甚至还带着一股之前她从未从这个男子身上感觉到的一股如寒冰般的冷意,就仿佛是一把锋利的刀刃缓缓从鞘中拔了出来,散发出血腥的气息。

    “一个在迷乱之地离群的蛮人……”从他的口中,似乎隐约传来了这么一句低沉的话语,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一声冷笑。

    易昕站在原地,一时间茫然而纠结。从刚才那血腥而暴戾的一幕看,那个躲在暗处的神秘黑影显然十分凶恶,贸然过去寻找只怕多半是非常危险的;然而她并不理解为什么从昨晚到今天,大部分时候都十分谨慎小心的陆尘,却突然一反常态,坚持要过去找那黑影的麻烦。

    就这么离开此地不好吗?

    反正两个人都没有受伤,不是吗?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抬头却发现陆尘已经走远了,眼看着就要走到那片树林边缘,易昕忍不住又有些害怕起来。从昨晚到现在的经历,对并无太多涉世经验的她来说,委实有些怕了迷乱之地,而陆尘便是她此刻最可信赖的靠山。当下,她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陆大哥,等等我。”说着,便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

    走进那片树林,易昕便觉得周围的光线忽然暗了一些,气温也比外头低一点,想来是因为树林枝叶太过茂密的缘故。林中有许多矮小的灌木,不知多少年的落叶将地面铺上了厚厚的一层,走上去的时候都感觉脚下是软绵绵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树木枝叶和脚下腐土混杂在一起的气息。

    陆尘并没有花费多少工夫,便在林中找出了一条隐蔽的小道,然后沿路走去。

    这条小路时断时续,有些诡异,有时会突然就消失不见,但是也不知陆尘到底有什么古怪本事,每每到这个时候,他总会在仔细观察四周情形,然后在某些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些痕迹,进而重新发现那条路径。

    那些痕迹有的是低矮叶片沾染到的淡淡血迹,有的是刚刚碰落的叶片,还有的甚至就只是一个几乎淡得无法辨认的枯叶上的脚印,但是陆尘仍然还是一一将它们找了出来。

    易昕跟在陆尘的背后,一双眼眸里此刻已经满是震惊与骇然,对她来说,从小到大走上修仙炼道的路,所知道的就只有修炼功法,最多也就是和同门师兄弟们切磋一下,却是从来不曾见识过这些事。

    她看着前方那个男人的背影,忽然间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如果……如果有一天自己成为了被这个男子追踪的猎物,那一定也是无处可逃吧?

    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名叫陆尘的男人,仿佛就是生存在自己所熟知的修真世界的另一面。而那个阴暗世界里的东西,自己在这一次来到迷乱之地前,完全是一无所知的。

    陆尘的动作熟练且高效,甚至于有些时候他表现得太过敏锐了,让易昕感觉到有些隐秘的痕迹,他好像事先就知道在某处一般,迅捷无比地就找了出来,又或者是,他好像对前方那个黑影的习性,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熟悉……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陆尘忽然站住了脚步,同时拦住了易昕。

    在他们面前一片茂密树丛外,露出了一个约半亩地大小的林间空地,一块大石突兀而出形成了一处斜坡,而在石头下方则是露出了一个洞口。

    洞口外面的地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垃圾一样的东西,有烧黑的石头、折断的木棍以及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的骨头,往那边粗略看上一眼,其中多数都是些个头不大的兽骨。

    “哼哧……哼……哼……”

    一阵古怪的声音,从那个山洞里传了出来,像是粗重的喘息声,没过多久,一个黑影走了出来,果然正是之前在嗜血魔花河谷中出现的那个怪人。

    此刻距离得近,陆尘与易昕也看得比刚才更清楚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人”应该是年纪不小,除了他全身瘦干干的皮包骨头之外,就连走路看上去都有几分老人喘气的模样。

    但是虽然如此,这个怪人的凶戾之象却丝毫不减,他走出来的时候,手上还提着那只血淋淋的豹腿,直接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然后张开嘴啃了起来。

    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看上去犹如一只野兽。

    易昕身子一抖,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恶心,险些就被这一幕恶心吐了。好在她总算知道眼下不是时候,硬是强忍了下去,却也不敢再看那野蛮的茹毛饮血,将身子缩了回来,刚想去和陆尘说一下,看能不能别惹麻烦,先走算了的时候,她却突然身子一僵。

    陆尘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是从她身边消失了。

    易昕大吃一惊,转头四处张望,片刻后忽然发现陆尘的身影已在前方离山洞不远处的灌木边缘,正在那“怪人”的后方,缓缓靠了过去。

    二者之间的直线距离,此刻看起来已经不到数丈了。

    一时间,易昕只觉得一颗心猛然吊起,紧张得连呼吸都屏住,而山洞周围,更是一片寂静,只有那个怪人恍若不觉地在前头如野兽一般啃食着血肉。

    但就在这一片静谧中,突然,从那山洞里蓦地传出了一阵凄厉的狗叫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