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影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嗜血魔花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嗜血魔花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陆尘吃了一惊,转过身来向易昕问道。易昕连忙指着刚才那处草丛,急道:“我、我刚才看到那草丛里有……”

    话音未落,易昕的声音却突然戛然而止,带了一丝愕然地看着那边,只见那一处野草丛中草叶依旧,却不见有自己适才所见到的那一双凶戾的眼睛。

    陆尘顺着易昕指的那个方向,向那草丛看了一眼,眉头微皱了一下,随即走了过去。

    易昕不知怎么,心里忽然有些紧张,也跟在他的后头,同时目光不住地向左右张望着。

    两人走到那一处野草丛边,只见野草茂盛,大约有人膝盖高,不过此刻草丛里空空荡荡,显然是不可能有人躲在里头。陆尘沉吟片刻,又从旁边折了一根树枝下来,在这附近草丛里到处拍打了一会儿,只见惊起几许飞虫,却是仍然未见有易昕所说的人影存在。

    陆尘回头向易昕看去,易昕脸颊微红,一时间也有些不太自信,心想,难道是自己昨天太过疲惫,搞得到现在头脑也不太清醒么?刚才看到的,莫非只是幻觉?

    陆尘走回到她的身边,倒也没多说什么,只平静地道:“既然没事,那我们赶路吧。”

    “嗯……好。”易昕有些尴尬地应了一声。

    陆尘点点头,便迈步向前走去,易昕又看了一眼那片草丛,只见这周围一片静谧,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只是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却记得草丛里的那一双目光凶狠恶毒,记忆竟是格外清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这么一耽搁的工夫,陆尘已经走出了一段路,随即察觉到了什么,回头对易昕喊了一声。易昕连忙答应了一句,将脑海中那个莫名其妙的念头甩开,快步向陆尘追了过去。

    而在他们二人渐渐走远之后,从那条河面上忽然吹来一阵轻风,掠过这片静默的野草丛深处,青翠的草木叶片如波浪般微微起伏颤抖着,隐隐约约有一道模糊的影子,在远处草叶下一晃而过。

    ※※※

    陆尘带着易昕并没有沿河而上,反而是顺流往下游走去。易昕在走了一段后发觉了这一点,便有些疑惑地向陆尘问了这事。

    陆尘的回答也很直接,那就是往下游比较好走。

    逆流而上的话,便是要进入包括黑甲山在内的数座山脉中,山野之中各种妖兽与不知名的凶险极多,十分麻烦,而且就算是他们找到回黑甲山的路,也不太可能原路返回。因为黑豺狗这种妖兽异常记仇,只怕那一大群凶恶无比的野狗群仍然还在那片山野中候着呢。

    而只要方向没错的话,往下游走同样可以走出迷乱之地,路上的危险也少一些。

    易昕其实在眼下这种状况里,自己并没有太多的主见,而且经过昨晚那一夜逃亡到现在,她对这位相识不过才数日的陆尘已经颇为信任了。毕竟自己的命是他救的,伤是他治的,就算他要害她,昨晚该做什么也早就做了。所以,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老老实实地跟着陆尘向下游走去。

    这一天是个晴天,深秋的季节里天高气爽,河水平缓清澈,两岸丘陵起伏,看上去就像是一幅画卷一般,一点也不像是传说中号称凶险无数、危机四伏的迷乱之地。

    两人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后,顺着河流走进了一处河谷,猛然望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五彩缤纷的颜色,仔细一看,竟是有数亩方圆大小的土地上,长满了各种五颜六色的奇异鲜花。花朵娇艳动人,美丽无比,并且每一朵花都奇大无比,最小的似乎都有脸盆大小,在日光下盛开着,犹如是一片落入人间的彩虹奇地一般。

    易昕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惊呼出声,道:“啊,这里好漂亮啊!这么多好看的花……”

    话音未落,她忽然听到陆尘在她旁边淡淡地道:“不想死的话,就离那边远一点。”

    易昕愕然回头,半张着嘴,道:“为什么?”

    陆尘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身子靠近河边,远远地离开那片花丛,同时口中道:“这是‘嗜血魔花’,平日里以花色诱惑生灵活物,但凡有猎物稍微靠近的,便有无数尖刺藤条破土而出,裹挟猎物拉扯回去,同时,花刺上有诡毒,并不致命,却可令猎物全身瘫软动弹不得,然后拖回花丛中后,便沦为血肉花泥了。”

    他这一番话说得平淡,但易昕却听得是目瞪口呆、脸色苍白,面上露出畏惧之色,再看向那片美丽的花丛时,忍不住便打了个寒颤,低声道:“这里……这里怎么这么多的怪物?”

    陆尘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没有说话,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易昕便有几分气馁,叹了口气,还是跟了上去。

    两人沿着河边,绕过了这片看似美丽的魔花之地,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眼看就要走出这片藏有嗜血魔花的河谷时,忽然只听侧前方突然传来一阵低鸣哀叫声,听起来带了几分凄厉,而且竟有几分与昨日的黑豺狗的叫声相似。

    易昕的第一反应便是全身毛骨悚然,几乎是险些跳了起来,昨天被那些可怕的黑豺狗追杀到险些惨死,令她对这种可怕的声音几乎已经过敏了。

    不过相比之下,陆尘就要冷静得多,他先是一把拉住险些就要往前冲去逃命的易昕,将她拉在自己身旁,同时皱起眉头,目光向河谷出口的一侧看去。

    易昕惊魂未定,但感觉到陆尘那只手握在自己身旁,不知怎么也有些安心,便也向那边看去,随即一怔,只见那边地上并没有什么黑豺狗。不,好像是有一只野狗的,个头不大,看起来最多也就是半大小犬,身上皮毛偏黑,却比昨日那些黑豺狗妖兽要淡一些,显得有些不太一样。特别是在它的背上,从后脑勺、脖颈方向下一直到背脊上,有一道狭长的白色毛带,十分清晰,可以显示出这只小狗并非是黑豺狗。

    易昕仔细看了一阵后,随即又看出更多的异样来。

    那只小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只是哀哀叫着,声音凄厉,看起来显得格外可怜无助。有一只脚拖在身后,与其他三只脚不同,好像是断了。

    小狗趴在那里,眼神茫然,似乎已经快要油尽灯枯的样子,连哀叫声也逐渐低落了下去。看起来若是无人救助,不出一时半刻,这小东西就要死在这里了。

    “它看起来好可怜啊!”易昕忍不住说了一句。

    陆尘听到了她这句话,眉头很快皱了起来,淡淡地看了这个女子一眼。

    祝大家月饼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