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影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金翅蜂卵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金翅蜂卵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们……”夜色深沉,易昕虽然就坐在不远处,但身影却有些模糊,而她此刻的声音听起来也有几分略带颤抖的低沉,仿佛陆尘这一句话猛然戳到了她心底某处,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山涧瀑布那边,遇上黑豺狗群了?”

    易昕慢慢垂下了头,过了一会儿后才道:“是,你走了以后,没过多久,就有一大群黑豺狗突然冲了过来,太多了,数都数不清……”

    她的呼吸忽然间有些急促,像是回忆刺痛了她,低声道:“我和师叔师兄二人,仓促间迎战,虽然背靠山壁没有后顾之忧,但妖兽数目太多了,我们厮斗到了后来,还是顶不住。师叔便让我们分开跑,说能跑一个是一个……”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带了几分哽咽,顿了一下后,才继续说了下去,道:“我和师兄冲了出来,中间我回头一看,就看到师叔他、他被一大群黑豺狗扑倒在地……转眼间就是血肉横飞。我吓坏了,何师兄又拉着我拼命跑,但是后面又有黑豺狗紧追不舍,后来没办法,何师兄又跟我两个人分开逃命,我最后看到他的时候,是十几只黑豺狗向他扑去的情景,然后就被树木挡住了,只听到一阵惨叫和野狗的狂叫声。”

    黑暗中,陆尘沉默了一会,又道:“那你呢,怎么到最后只有你逃了出来?”

    易昕有些茫然地道:“我逃了一阵,眼看又要被追上,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在下山之前,师父曾经赠我一张‘障目符’。我于是爬到一棵树上,用了这符箓,黑豺狗追到附近,便找不到我了。”

    说到此处,易昕忽然流下泪来,哭道:“都怪我,都怪我,若是我……若是我早一点想到这东西,师叔和师兄也许就不用死了。”

    陆尘默然无言,没有说话,任凭易昕哭了一会,在她抽泣声稍微平复了一些后,他才淡淡地道:“这事不怪你。而且就算是你提早用了这符箓,但黑豺狗群近在眼前时,以那些妖兽的敏锐知觉,你们一样也是逃不掉的。”

    易昕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低声道:“真的么?”

    “嗯。”陆尘应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道,“不早了,快些睡吧,明日可能咱们还要爬山涉水一整天呢,你不睡的话,身子是撑不住的。”

    易昕的嘴唇轻轻动了一下,过了片刻后,她还是慢慢地躺在了这片河岸边的草地上。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心中又是后悔又是害怕,本以为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法睡着,但是谁知躺着躺着,不知不觉就合上了眼睛,进入了睡梦中。

    ※※※

    清晨的阳光落在河岸边上,照着安睡的女子面容。她的脸色虽然还有几分苍白,发梢也显得凌乱,一缕秀发还从鬓边垂落下来,滑落到瑶鼻上,带了几分慵懒的美丽。细而长的睫毛在金色的光辉中颤动了几下,然后易昕慢慢睁开了眼睛……

    有那么一刻,她仿佛还置身在记忆中那个温暖的家中,和蔼的师父、要好的师姐妹们都还在身旁,有人笑着对她说着些什么,而当她满心欢喜地想要坐起回答时,突然一阵疼痛从她左手臂上传来,将她从幻梦中惊醒。

    “嘶……”

    易昕倒吸了一口凉气,贝齿紧咬嘴唇,这一下痛得厉害,险些叫了出来。

    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小心些,别把伤骨弄歪了,不然你又要吃苦头的。”

    易昕急促地喘息了几下,不敢再乱动左臂,坐直身子向旁边看去。

    只见陆尘不知何时已经起来了,此刻正从另一头的树林处走过来,在他手上抓着不少东西,看上去是一些杂七杂八易昕都不认识的杂草,中间还夹杂着一些黑乎乎灰褐色的古怪东西。

    陆尘走到易昕身边,蹲下身子先将手上那些东西放到一旁,然后抓住易昕的左臂检查了一下,点点头对她道:“我现在帮你敷点药,应该会好得快一些,但会有些疼痛,自己忍一下吧。”

    易昕听到“疼痛”二字便是心头一跳,有些害怕,但看着陆尘平静的面容,不知为何,却是一时间说不出拒绝的话,而且不管怎么看,这个男子的所作所为也是为自己好。所以在犹豫片刻后,她还是慢慢点了点头。

    陆尘轻轻将她手臂上的那根木棍解了下来,然后撕开了她的袖子,只见白皙的手腕肌肤上,断臂处附近已是一片红肿。

    陆尘皱了皱眉,低头将摘回来的那些草药拢到一起捣烂,包括其中那些古怪的黑色东西。

    易昕向他手下瞄了一眼,忽然间眼睛目光一直,却是看清了那些黑色东西竟然是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古怪虫卵,黑黑肥肥的,看上去很是恶心。

    易昕吃了一惊,顿时觉得一阵反胃,险些便吐了出来,失声道:“这、这些东西是什么,你又要拿来做甚?”

    “‘金翅蜂’的幼虫虫卵,”陆尘瞄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别瞎叫唤了,这是好东西,能让你断臂伤处恢复的日子至少快上数倍。能在这边找到它,是你撞大运了。”

    易昕愕然无言,有心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她往日从未见过这些恶心的东西,再看陆尘竟然是将这些虫卵和那些草药混在一起捣烂了,她顿时还是有些受不了,连忙转过脸去大口呼吸了几下,这才慢慢缓过劲来。

    没过多久,易昕忽然只觉得手臂上一阵清凉,然后是陆尘将一层黏糊糊的东西涂抹在她断臂伤口处。易昕根本不敢往伤口那边看上一眼,过了一会儿后,便感觉陆尘先用布条包扎了一下,随即又再次将她的手臂绑在那根木棍上。

    “好了。”陆尘站了起来,对她说道,“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大概七八****就能好吧。现在咱们起身赶路。”

    易昕咬了咬牙,站起身强忍着不去看吹在身侧的左臂,道:“咱们往哪里走?”

    陆尘道:“不晓得,等我先看看方向和地形。”

    易昕吃了一惊,道:“你不是向导么,应该对黑甲山这里很熟悉才对吧?”

    陆尘没好气地看了这个女人一眼,道:“我对黑甲山附近当然是熟悉的,但是就算我是向导,也不可能没事跳入激流探明地势情形吧?这一带我没来过的。”

    易昕哑然,同时也觉得自己刚才说错了话,若不是为了救自己,或许昨晚他其实都不需要跳下河流才对。

    想到这里,她的脸颊便有些发热,下意识地转开了头,看向别处。

    谁知这目光转动间,易昕突然看到在前头一处茂密树丛草叶背后,竟是有一双凶戾的眼睛从那杂草缝隙里看向自己两个人这边,那眼神凶狠中带着一丝狠毒,几乎与妖兽无异,让易昕吓了一跳,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指着那个方向失声惊呼道:“那边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