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影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盛夏山上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盛夏山上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傍晚的时候,许云鹤长老的遗骸已经被千秋门移走,守在村里的千秋门弟子却并没有就此撤退,而是在村中又仔细盘查了一遍,但到了最后也没找到什么可疑之人。毕竟在这里的都是呆了多年有跟脚的人物,所以他们最后也只能悻悻退走了。

    ※※※

    这件事当然是非同小可的大事,可以想象会在千秋门内掀起何等巨大的波澜,甚至因为在过去十年间行事异常低调的三界魔教突然一改过去作风,做出如此狂暴的报复,在千秋门禀告真仙盟后,中土正道又会有怎样的暗流涌动。

    但是这些事对于清水塘村来说,对于大部分都是平凡的俗人村民来说,却又是隔了太远的事情。在千秋门的人马撤走之后,清水塘村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唯一还愤愤不平的大概就是那个倒霉的被砸坏屋顶的房主了,只是这飞来横祸,他还不敢找千秋门多说一句,最后也只能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只是,在某些人眼中,似乎又觉得,这平静之下的村子,仿佛也是有一点点不起眼的变化,终究是和以前的平静不太一样了。

    陆尘的日子,看起来也是和大多数人一样,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他依然每日里闲逛着,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像是一个对修仙有着希望却又不肯吃苦的年轻人,准备就这样悠闲地过完一生。

    他与人为善,与清水塘里的大多数人都和和气气的,大家都认识他,都喜欢他,但是仔细计较起来,却又似乎并没有哪一个人可以真的和他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

    岁岁年年下来,他就这样与大多数人都保持着一个若近若远的距离,安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每到天黑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回到那个山脚下,看上去有些孤独的草屋。

    不知道为什么,陆尘对黑暗并没有大多数人都有的反感,甚至于,他本人似乎更喜欢黑暗,每当黑夜来临的时候,躺在草屋中的他反而是感觉最自由的时刻。

    昏暗的阴影中,思绪总会无限地蔓延开去,然后想到很多很多的往事,又或者可以做一些不能被外人所知的秘密。

    当夜,在他的丹田气海中,那个重生的五行神盘重新现身出来,尽管这个完全是倚靠那个神秘树洞里最后一点生命之水才复生的神盘看起来格外的低劣,哪怕是千秋门这样的门派,在鉴仙镜下看到这样的修道根骨只怕也会拒之门外了。但是陆尘还是很高兴,如果这个五行神盘没有另一面的话。

    随着神盘悄无声息地翻转,黑色的那一面重新显露出来,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适应和摸索,陆尘已经逐渐摸清了在自己气海中所发生的事——困扰了自己十年的黑焰魔咒似乎已经消失了,看起来是和那生命之水同归于尽,但是不知为什么,在自己体内重生的五行神盘这个修道中人的根基,却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正常的那一面神盘上,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也就是金木水火四系神柱都没有出现,只有位在中央的土系神柱有一个最低最浅的柱子。

    这意味着,陆尘此刻虽然还是凡人之躯,但再一次拥有了可以修炼的根基,只不过天资根骨差得可以,只能去修炼土系功法,并且在道法神通的修炼进度上会十分缓慢。

    但是这一切对陆尘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难过的事,能够重生神盘对他就是最大的恩赐,出人意料之外的是,神盘的另一面,那黑色的一面。

    这个世上,至少在他的记忆中,自古以来从未有听闻过这样的事情,第一,是五行神盘从未有正反之说,第二,从来没有过黑色而空无一物的五行神盘。

    他在黑暗中静静地看着五行神盘的黑暗面,看着那神盘中央有些熟悉的小小黑火,然后屏住呼吸,慢慢地去试着催动那团火焰。

    他的神念如同绳索,慢慢地靠近那一小撮黑火,在无人知晓的黑暗里,一片沉寂中,在某一刻,他的双眼忽然睁开,没有痛苦没有感情,但在一片平静肃然的目光中,却仿佛有两团黑暗的火焰在眼眶里闪过……

    ※※※

    七月的盛夏,天气越发炎热起来,不过因为有一条看起来永远不会干涸、清澈充盈的清水溪从村里流过,所以清水塘村里的人们仍然还是过得比其他地方舒服一些。

    那是接近月底的一天,陆尘的草屋忽然被人敲响,他打开门,就看到了叮当站在门外。

    在阳光下她依然那样美丽着,哪怕脸盘上热得有一些晕红,她的额角有几滴汗珠隐隐看见,她看到陆尘就笑了起来,挥挥手对他招呼一声。

    陆尘笑了起来,让她进屋,道:“怎么想起来找我了,有事么?”

    “嗯。”叮当看起来情绪很好,很高兴,仿佛有什么天大的好事那样的欣喜,对陆尘道:“你帮我一个忙啊,好不?”

    陆尘看了看她,叮当忽然脸一红,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窘迫,尴尬一笑,道:“呃,我还没凑齐灵石,等过一段时间再还你好吗?”

    陆尘无所谓地摊摊手,道:“这个没事的,我也不急着用钱。说吧,你今天找我何事?”

    叮当道:“你带我走一趟后山的龙湖吧。”

    “龙湖?”

    “对!”叮当用力地点点头,然后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你去龙湖做什么?”陆尘有些诧异,道,“那边山高路远的,山道又不好走,平日里都不见人影,你好好的去那里要干嘛?”

    叮当笑了起来,眉眼处的欣喜之色似乎都有些压抑不住,看过去就像是一只刚下了蛋的骄傲的小母鸡,忍不住就想要炫耀一般。

    不过到了最后,她似乎还是强忍了下来,但眼角中的笑意却盈盈如水波一般,柔声对陆尘道:“我听说那边风景很好啊,就想过去看看。”

    她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地道:“我来这清水塘村几年了,从来没上过这座茶山,听说山上道路像迷宫似的,我想来想去,还是只有你能帮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