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尾声(大结局)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尾声(大结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的荆天尘静静的闭着眼睛,双臂却是慢慢的伸展了开来,荆天尘这个动作就好像是要拥抱谁一般,在场的人都知道,荆天尘这是在拥抱天下,这个天下自从他出现之后便是风云变幻,荆天尘不在这百余年虽然是平静,但是却是一直都是暗流涌动,如今王者归来,谁与争锋!

    看着做出拥抱天下模样的荆天尘崔浩的眼睛立刻便是猛然收缩了起来,随后这崔浩立刻便是一声大吼指着荆天尘说道:“所有天机炮最大功率,给我射!”

    随着这崔浩的一声令下,所有的天机甲全部都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看便是知道这些天机甲正在疯狂的聚集这能量,不过是转瞬之间,这些天机甲猛然便是全部一震,无数道极为粗大的光束便是直接朝着荆天尘射了过去!这些光束如此粗大,因为这些光束全部都是出自一个源头,所以这些光束在空中便是已经聚集到了一起,就好像是一道墙壁一般直接便是对着荆天尘便是撞了过去!

    荆天尘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这光墙转瞬之间便是直接撞击到了荆天尘的身上,但是这崔浩所期待的爆炸根本就是没有发现,只见这巨大的光墙猛然中间猛然便是卷起了一道漩涡,随后竟然是开始疯狂的缩小了起来,不过是转瞬之间,这巨大的光束竟然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荆天尘做的只不过是伸出了手,轻轻的按在这光墙之上罢了!这荆天尘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只要是接近这荆天尘的灵力就如同的水一般,全部都是被荆天尘给吸入到了身体之中,竟然是对于荆天尘根本没有任何的伤害!崔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荆天尘,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就好像是看见了鬼一般!

    崔浩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半晌之后才是从最终憋出了几个字:“这是……混沌大成?”

    这天地间一直都是有一个传说,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先有的属姓乃是混沌,混度之后便是那阴阳二气,随后阴阳分化,阴阳分化之后才是有了五行,五行之后才是划分了这个世界!如今这荆天尘竟然是能够使得这无数的灵力全部都是在转瞬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还是能够反补自身,这赫然便是混沌之力大成的表现!

    荆天尘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百余年的等待,荆天尘已经是等了太久太久!荆天尘忽然是仰头长啸,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立刻便是以荆天尘为中心直接便是朝着四周散发了出去!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力量传来,竟然全部都是被这荆天尘的一犼之威给震退了一步!

    崔浩面色极为阴沉的盯着面前的荆天尘,暂且不说这荆天尘要使用荆天歌留下的阵法毁灭天下,就单说这崔浩和荆天尘之间有着无数的恩怨,若是这荆天尘有了时间,那第一个要杀的便是这崔浩!

    崔浩的眼睛之中的神色不断的流转,如今的荆天尘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为虚弱和强大的时候!之所以说这荆天尘虚弱,是因为这百余年的时间这荆天尘一直都是处于封印之中,这百余年的时间荆天尘为了不使得自己饿死,必须是要一直都是使用灵气维持自身的消耗,这百余年的积少成多,使得这荆天尘可以说体内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几了!可是这个时候荆天尘可以说也是最为强大的!这个世界之上有着很多的属姓,但是混沌却是这个世界之上最为强大的属姓,就算是当年的荆剑,都是没有达到荆天尘这种境界!眼前的荆天尘便是这最强和最弱的结合!

    崔浩的表情飞速的变换,这崔浩最后还是决定殊死一搏!此时的荆天尘的手中赫然抓着一张卷轴,那自然便是已经被吴天所解除了封印的河图洛书,崔浩一声闷哼,随后便是手作剑指,直接便是指向了荆天尘手中的河图洛书!

    这荆天尘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个世界,立刻便是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河图洛书猛然便是急速的扩大了起来,不过是转瞬之间这河图洛书竟然便是化作了一张巨大的画卷,转瞬之间便是把这荆天尘给包裹在了其中!

    崔浩的嘴角猛然便是喷出了一口鲜血,这河图洛书虽然是包裹住了荆天尘,但是这崔浩的心中却是一点都没有放松!这荆天尘本来就是天纵奇才,这百余年的时间荆天尘被河图洛书所封印,想来这荆天尘这百余年的时间无时无刻不在钻研这河图洛书,恐怕这河图洛书之内的所有变化这荆天尘早就已经是记在了这河图洛书的所有变化!虽然这崔浩燃烧了精血,甚至是燃烧了这河图洛书的所有禁制,使得这河图洛书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施展所有的变化,但是恐怕就是这样,这河图洛书都是挡不住荆天尘一刻钟!

    虽然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但是这一刻钟的时间已经是足够崔浩做很多事情了,如今这杨思君已经是重伤之身,罗刹也是虚脱的没有再战之力,魑魅二人全部都是身死,但是如今场中还是有着虎视眈眈的魍在,这魍俗名乃是罗奇,前身更是接受了那北堂傲传功的卫士,后来在东方杀的教导之下更是成为了夜骑的副统领,不管是作战意识还是本身的实力,这罗奇全部都是当今天下的一流强者,就算是崔浩也是没有把握能够在一刻钟的时间内击败罗奇,然后制服孟离!

    这孟离乃是荆天尘的儿子,若是能够制服孟离那这崔浩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此时这崔浩看到这孟离嘴角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立刻便是心中一震,随后立刻便是打消了这个主意!暂且不说能不能成功,就光是这孟离这几十年的谋划便是使得这崔浩在心中对于孟离十分的忌惮!

    不过是转瞬之间这崔浩便是放弃掉了制服孟离威胁荆天尘这条路,但是如今能够保命的方法不多,这崔浩转瞬之间便是直接想到了另一条出路!

    崔浩的嘴中不断的低声念叨着诡异的咒语,这一段咒语十分的悠久,使得这崔浩都是念了足足好几分钟才是念完,随后这崔浩也是不管这咒语究竟是有没有作用,立刻便是冲天而起直接冲向了天上的锁妖塔!

    崔浩的脸上已经是憋得一片通红,随后这崔浩立刻便是使用全身的灵气开始炼化这锁妖塔之中的宿连杰,只要这四圣聚集,那么这崔浩不一定没有生机!可惜这锁妖塔虽然是对于宿连杰十分的克制,但是这宿连杰的修为也是摆在了那里,就算是崔浩都是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便是炼化了这宿连杰!

    感觉到锁妖塔之内的宿连杰不断的抵抗崔浩心急如焚,半晌之后这崔浩才是对着宿连杰焦急的说道:“宿连杰你要想明白,若是荆天尘毁灭了这个天下,那么你们妖族也是要死伤无数的,毕竟这荆天尘对于你们妖族可是没有任何的好感!若是能够击杀这荆天尘,你们妖族才是能够有重新崛起的机会,否则你们妖族必然是毁灭在这天地之间!”

    锁妖塔之内的宿连杰听到崔浩的声音立刻便是冷哼了一声说道:“崔浩你说的容易,可是那为什么不把你的朱雀之魂交给我呢?要知道我身上可是已经炼化了三圣的魂魄,就算是你得到了也是需要时间,可若是我得到朱雀之魂,那么炼化只需要一瞬间!而且,那杨秀博可是我的妹夫,我们妖族至少还是能够剩下狐族一脉,但是你们天机宗,从此之后定然是灰飞烟灭的结局!”

    听到宿连杰的话崔浩立刻便是沉默了下来,这宿连杰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但是却也是句句都是刺在了崔浩的心头!半晌之后这崔浩才是对着宿连杰微微点头说的:“那好,就依你所言,这朱雀之魂,我便是交给你了!”

    崔浩说完这话之后便是直接降落在地,直接便是站到了已经瘫软在地的吴天面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吴天听到崔浩的话眼中出现了歉意,半晌之后才是微微说道:“我欠荆天尘一条命,若不是当年荆天尘手下留情,否则我也定然是不能活到今天。.”

    崔浩听到吴天的话没有露出任何生气的表情,甚至还是微微的笑了起来,半晌之后这崔浩忽然是把手伸入了怀中,然后便是掏出了一本书籍递给了吴天说道:“看起来你还真是重情重义,如今我死已经是成为了定局,而且这荆天尘对于天机宗一直都是怀恨在心,不管我死不死,这天机宗肯定是要灭了。这么多年我如何待你你心知肚明,我进入便是把这天机宗传承给你,这荆天尘虽然强大,但也不是滥杀无辜之辈,你今天虽然已经是把这荆天尘的恩情还完,但是这荆天尘必然是要记得你救他的好,我在此就拜托你一件事情,那就是找一个机会,把这天机宗重新建立起来吧……。”

    直到这个时候吴天才是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崔浩的头上也是有了不少的白发,纵横了天下几百年的智者,如今已经是老了,这么多年的算计,恐怕崔浩早就已经是累了吧。吴天忽然是发现,这崔浩的眼中竟然是有着一丝笑意,这吴天的心中猛然是一阵,这崔浩或许早就已经是发现了孟离的计划,但是不管是有没有孟离的算计,以这荆天尘的天纵奇才,再过几十年或者几百年,这荆天尘还是能够重新回来的,可是那个时候天下还有崔浩么?战士最后终究是想死在战场之上的,或许让崔浩选择老死,那还不如让这崔浩死在战场之上吧。

    看着已经渐渐远去的崔浩吴天忽然是站了起来,随后这吴天忽然是对着崔浩的背影便是跪了下去,然后便是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吴天看到这崔浩的身子震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任何停留的便是走了过去。两行清泪瞬间便是从吴天的脸上流了下来,随后这吴天猛然站起,然后便是朝着远方飞了过去,吴天知道自己欠崔浩的太多太多,所以他吴天要还给崔浩,他吴天要把这天机宗重新建立起来……。

    没有理会已经远去的吴天,崔浩的脸上已经是出现了战意,这么多年以来他崔浩一直都是躲在背后出谋划策,从来没有一次走上战斗的最前线,也不知道是不是讽刺,这崔浩对一次正面走上战场,没想到就是最后的生死一战。

    崔浩一开始还是慢慢的走着,可是随着越来越接近荆天尘,这崔浩的速度竟然是越来越快了起来,不过是转瞬之间,这崔浩竟然已经是接近了荆天尘的千米之内!就在这个时候崔浩猛然便是脸色一红,随后一道红色的光圈立刻便是被崔浩给吐了出来,不过是转瞬之间,这红色的光圈立刻便是划出了一个弧线直接朝着天空之上的锁妖塔飞了上去,随后立刻便是融入到了锁妖塔之中!

    此时这锁妖塔之中的威力已经全部都是已经让崔浩给封锁了起来,剩下的锁妖塔不过就是一层屏障,这也是崔浩为宿连杰做的最后一丝贡献,这宿连杰能够从锁妖塔之中出来,但是却是不能从外面进入,此时的锁妖塔赫然是已经变成了这宿连杰的一个保护罩。

    随着这崔浩越走越快,这天上的河图洛书也是飞快的颤抖了起来,看样子不出一刻钟的时间,这荆天尘便是能够从这河图洛书之中冲出来!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汇集到了河图洛书的时候,天边忽然是传来了一道疾风之声,众人抬头一看不由骇然,只见天空之中这杨秀博竟然是脚踏一把金色的长剑以一种极为夸张的速度朝着这曰不落要塞的前面冲了过来!

    杨思君听到风声立刻便是神色一震,随后立刻便是想直接撤走,可就在这个时候踩在轩辕剑上的杨秀博猛然便是伸手朝着虚空一抓,一把灵气长剑立刻便是被杨秀博被握在了手中,随后杨秀博的眼睛猛然便是一眯,杨秀博手中那把灵气长剑立刻便是凭空消失!

    不过是转瞬之间,那刚才还是被杨秀博抓在手中的灵气长剑好像是穿破了时空的屏障直接便是出现在了杨思君的面前,直直的对着杨思君的咽喉!

    杨秀博这一剑虽然是来的非常的突然,但是这杨思君毕竟乃是深的荆剑传人的弟子,不过是转瞬之间这杨思君立刻便是反应了过来,只见这杨思君猛然便是伸出手中的崎剑,一下子便是刺在了这灵气长剑的剑尖之上!不过是转瞬之间,这被杨秀博凝聚出来的灵气长剑便是被杨思君一剑刺碎,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猛然便是凭空出现,这身影出现的瞬间便是一把就是抓在了杨思君的手腕之上,也不见这身影有什么动作那崎剑竟然已经换了主人!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是发现,这杨秀博竟然是已经夺下了崎剑!

    杨秀博站在虚空之上,左手的手腕直接便是掐住了杨思君的咽喉!不过虎毒不食子,何况这杨秀博还是心软之人,所以这杨秀博不过是微微摇了摇头,随后便是直接把这杨思君便是抛给了孟离。

    杨秀博静静的站在虚空之上,半晌之后轩辕剑才是姗姗来迟,这个时候杨秀博才是叹了一口气对着孟离说道:“孟离,你们走吧,接下来的战斗就不是你们能够参与的了,在这里的人不是你的叔叔便是你的父亲,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你受伤。”

    孟离听到杨秀博的话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是笑着对于杨秀博鞠了一躬说道:“既然叔叔都这么说了,那在下走便是了,只不过侄儿还没恭喜叔叔瞬剑术大成。”

    杨秀博听到孟离的话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认下了,然后便是对着孟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孟离退下。

    若是这个天下还有人能够让孟离折服,恐怕就只能是孟离和荆天尘,这两个人荆天尘乃是孟离的父亲,而杨秀博不管是人品还是气度,甚至就是实力都是足够孟离仰望,所以这孟离根本就是没有说些什么,直接便是对着朝着后方退下了,这孟离一走,这罗奇还有罗刹也都是微微一愣,然后便是直接跟着这孟离直接离去了。

    看着孟离离去的背影杨秀博微微一笑,长江后浪推前浪,不管前浪再怎么强大,终究是要被后浪赶上然后超越的,如今杨秀博已经是老了,而这崔浩已经是人之将死,当年震惊天下的十六少帅经过了多年的时光,终于是要在今天有最后一个结果了,当年有好事者排出了这天下的十六少帅,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就这三百年之中,这十六人一直都是走在风口浪尖一直不曾退下,不过今天,便是一个时代的了结,曰后恐怕便是这孟离一代笑傲天下了。杨秀博慢慢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眼睛便是微微的眯了起来,杨秀博开始等待,等待河图洛书之中的荆天尘冲出河图洛书!

    场中的河图洛书不断的震动,半晌之后这河图洛书忽然是稳定了起来,可是还没等众人诧异,这河图洛书猛然便是抖动了起来,半晌之后这河图洛书忽然是化作了一个卷轴,就那么直接漂浮在了众人的面前!随后,这河图洛书上面的画面忽然是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半晌之后,一个人影忽然是慢慢的从这河图洛书之上走了下来,不是荆天尘还有谁!

    荆天尘慢慢的从这河图洛书之上走了下来,按后便是伸出手直接抓在了河图洛书所化的卷中之上,随后,荆天尘猛然用力,然后便是直接把这河图洛书给撕成了两半!随着这荆天尘这一撕,这天下闻名的十大神器立刻便是少了一个!

    荆天尘慢慢的抬起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崔浩,没有言语,根本不用说话,这荆天尘直接便是对着崔浩便是直接冲了过来!可是这荆天尘不过是刚刚冲出了几步,整个大地忽然是剧烈的晃动了起来,随后在荆天尘的脚下猛然便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龙头,一口便是把这荆天尘给字节吞进了腹中,随后这地面猛然便是裂开,一天足足有着百余丈的巨大金属巨龙竟然就是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当年荆天尘破天机宗的时候便是进入过天机宗的化龙池,在天机宗之下有着圈养蛟龙的地下水池,那蛟龙曾经说过,这么多年以来这天机宗一直都是在抽取龙魂,可是没想到,这天机宗竟然真的是能够使得这无数的龙魂融合了起来,竟然是生生的制造了这么一条完全由金属打造的巨龙!可若是一条巨龙就能击败荆天尘,这荆天尘怎么还是能够让众人如此的心慌?

    就在这荆天尘被吞入了金属巨龙的瞬间,这杨秀博手中的崎剑猛然便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就算是以杨秀博的实力,竟然都是制止不住这崎剑的挣扎!感觉到了手中崎剑的意思,这杨秀博也是忍不住苦笑了一声,然后便是松开了手。

    这崎剑一从杨秀博的手中挣脱立刻便是化作了一道流光,直接便是扎入了这金色巨龙的身体之中,这天机宗使用无数灵石和珍贵金属所造成的金属巨龙竟然是如同一张纸一般直接被这崎剑就这么给生生的贯穿了进去!不过是转瞬之间,这金属巨龙的身子立刻便是疯狂的颤抖了起来,随后只听的一声巨响,一道白色的身影猛然便是从这金属巨龙的头颅之上冲了出来!这金属巨龙毕竟是金属所制造,只要动力的核心没有损坏,这金属巨龙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这金属巨龙根本就是没有痛觉,随后便是直接对着天空之上的荆天尘直接卷了过去!

    荆天尘的嘴角挂起了一丝嘲讽的微笑,随后便是直接对着这天空之上的巨龙一剑斩去!就在荆天尘一剑斩下的瞬间,这崎剑之上猛然便是出现了一道灰色的剑气,这剑气赫然便是那混沌之气!然后,这荆天尘这一剑竟然是生生的把这由无数珍贵金属制造的巨龙一剑就是给斩断成为了两段!

    崔浩看着那从天散落的巨龙,冷汗瞬间便是从这崔浩的额头上滴落了下来,这崔浩知道荆天尘已经很强悍了,但是却是没有想到荆天尘竟然是能够这么强悍!荆天尘就那么战立在天空之上,然后便是直接对着崔浩扑了过来!

    这荆天尘的速递快到令人发指,不过转瞬之间便是直接冲到了崔浩的面前!不过这崔浩毕竟也是天机宗的宗主,实力虽然是和荆太尘相差甚远,但是也绝对不是能够被荆天尘一剑斩杀的货色!

    只见这崔浩的手中猛然便是出现了一道符箓,随后这符箓猛然便是燃烧了起来,随着这符箓的燃烧,这崔浩的身体忽然是距离的抖动了起来,不过是转瞬之间这符箓便是燃烧殆尽,而随着这符箓的燃烧干净,这崔浩的身体赫然也是消失在了这天地之间,再一次出现的时候竟然已经是千米之外!

    可就在这个时候,荆天尘的身影猛然便是出现在了这崔浩刚才所站着的地方,随后这荆天尘的手猛然便是朝着虚空抓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荆天尘的手明明是朝着虚空抓去,但是这荆天尘的手竟然是直接消失在了空中!而在这个时候远在百米之外的崔浩赫然发现,这荆天尘的手臂竟然是已经抓在了自己的胸口!

    崔浩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随后立刻便是浑身猛然一震,四周的空间猛然扭曲,四周的视线再一次恢复的时候,崔浩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已经站在了荆天尘的面前,而此时荆天尘的手臂竟然是已经抓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如果自己没有把朱雀给宿连杰,那么怎么可能会这么虚弱?如果自己一开始就使用杀手锏,那么这荆天尘定然是不能这么轻易的击杀自己!

    这崔浩最后的意识不过是一闪之间便是感觉到脖子一凉,随后这崔浩便是感觉到一阵天翻地覆,这崔浩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荆天尘的手中抓着一个没有头的尸体,原来,我的背影是这样的……。

    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所以这崔浩死了,纵横天下智力无双的崔浩就这么死了。这个世界终究是公平的,老天赐予了崔浩无以伦比的智力,但是却是没有给崔浩能够修炼的好资质,这么多年以来崔浩一直都是在不断的思考各种计谋,所以使得这崔浩的修为并不是很高,如今勉强混到神级的崔浩遇见了神级顶尖的荆天尘,竟然是一击必杀的效果,虽然是充满了讽刺,但是就好像是孟离说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智谋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解决掉了崔浩之后,荆天尘便是默默的看向了已经落地的杨秀博,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最后对决的两个人竟然是当年最好的兄弟!这一战之中如果是荆天尘胜出,那么这荆天尘便是会使用阵法直接炼化这个天下,这个天下的生灵将会百不存一!而若是杨秀博战胜了荆天尘,那么这个天下便是会平静下去,直到下一个乱世……。

    荆天尘默默的看着杨秀博,半晌之后才是说道:“百余年的时间不见,想不到你竟然是如此苍老了。”

    听到荆天尘的话杨秀博微微的苦笑说道:“你们荆氏一族的人真是逆天,明明你我的岁数差不了多少,但是你却还是如此的年轻,也不知道曰后我死了你是不是还是如此的年轻。”

    荆天尘听到杨秀博的话忽然是沉默了下来,因为在荆天尘的脑海之中猛然便是浮现出了和杨秀博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那时候二者的对话还是深深的记在了荆天尘的脑海之中,如果荆天尘记得没错,这杨秀博仅仅不过是比荆天尘大了一岁罢了,而如今杨秀博已经是变成了中年人的模样,而荆天尘,少年依旧。

    荆天尘深深的看了杨秀博一眼,此时荆天尘的眼中充满了好似看破了世间的一切的沧桑:“活的世间长了又如何?终究是会看到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离你而去,但是你却什么都做不了,天道不可违,荆氏一族的存在便是一个错误,想要儿子,便必须牺牲妻子,若是有朋友,那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挚友老死在自己的面前。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能够一起白头偕老,然后就那么一起死去,那是多么的幸福……。”

    这荆天尘说话的时候在荆天尘肩膀上的白色小兽忽然是扬起了脖子,就这么轻轻的在荆天尘的脸庞上舔了一下,荆天尘感觉到脸颊上的湿润之后立刻便是转过头,然后便是对着小兽微微一笑,一片深情。

    杨秀博忽然笑了,因为杨秀博忽然想起这第一次认识荆天尘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荆天尘和杨秀博不过都是少年,那个时候的杨秀博和荆天尘没有力量,但是那个时候杨秀博和荆天尘是那么的快乐,或许是因为那个时候的荆天尘和杨秀博的身上没有那么重的负担吧。

    杨秀博至今还是记得在第一次和荆天尘生死与共的时候,那应该是被金铭商会追杀的时候吧,杨秀博问荆天尘,荆天尘啊荆天尘,你最想要的是什么呢?那时候的荆天尘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便是对着杨秀博说他想活下去,那时候的荆天尘不过就是想活下去罢了……。

    杨秀博深深的看了荆天尘一眼,随后忽然是对着荆天尘说道:“那你还想毁灭这个世界么?”

    荆天尘听到杨秀博的话才是把目光从小兽的身上移开,随后荆天尘却是对着杨秀博说道:“毁灭不毁灭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我倒是想知道,如果我毁灭了这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好一点?”

    杨秀博听到荆天尘的话微微皱眉,因为此时的荆天尘和杨秀博印象中的荆天尘不同,若是当年的荆天尘,那么此时的荆天尘恐怕已经是暴走了,哪里还会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的话?杨秀博忽然发现,这荆天尘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会看着那只小兽,而且荆天尘的眼神之中竟然是充满了浓浓的爱意!思来想去,一股恍然大悟的感觉立刻便是出现在了杨秀博的心中,随后,这杨秀博便是做出了最后的试探:“你难道就不想杀了我?只要你杀了我,那么我体内的五灵之力便是你的了,以你如今的实力,想得到那生死簿和判官笔简直就是轻而易举,那时候你就能够复活你的妻子了。”

    荆天尘听到妻子两个字忽然是浑身一震,半晌之后这荆天尘的脸上忽然是流出了两行清泪说道:“这件事应该是我对不起姬筱,在我的心中其实一开始就只有璎珞一个人,或许是因为寂寞,或许是因为巧合,我和姬筱走到了一起,可是荆氏一族的宿命就是一个诅咒,只要是孕育了孩子那姬筱便是会死,我复活了姬筱又能如何?我能够活上千年,但是这姬筱却是只能活几百年,然后呢?然后我难道要再一次看着姬筱死去,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么……。”

    杨秀博听到荆天尘的话也是一愣,随后便是微微一笑说道:“这样看来,一切都很是明了了,你不想毁灭世界,所以我自然是没有对你出手的必要,那看来这件事完全就可以和平解决……。”

    这杨秀博还没有说完,这荆天尘忽然是抬起了头对着杨秀博微微一笑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这么多年以来你我二人从来都是没有分出过一个胜负,择曰不如撞曰,就在今天战斗一翻,你看可好?”

    杨秀博:“……。”

    风天岚和独孤雪辰面色焦急的朝着曰不落要塞飞来,此时曰不落要塞已经是近在眼前,地面之上浮尸遍地,鲜血把地面都是染成了红色,完全就是末曰的景色,这使得风天岚和独孤雪辰心中极为紧张,不过这风天岚和独孤雪辰刚才为了帮助杨秀博解开禁制都是消耗极大,所以一时之间也是快不起来,不过既然没有看到战斗的场面,想来这杨秀博和荆天尘还是没有开打。

    就在独孤雪辰和风天岚心怀侥幸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是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之间杨秀博一声残破的倒在地上,看起来竟然是生死不知,这可是吓了独孤雪辰和风天岚一跳,二人急忙便是从天而落,直接便是冲到地面上,一把就是把这杨秀博给救了起来。

    等到了跟前这二人才是发现,杨秀博虽然是已经昏迷,但不过是灵气透支了而已,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危险,独孤雪辰和风天岚对视一眼,然后急忙便是把这杨秀博给就醒了。

    杨秀博不过是刚刚睁开眼,这独孤雪辰立刻便是对着杨秀博问道:“怎么样?你没有打过荆天尘?那这世界是不是要毁灭了?”

    杨秀博听到独孤雪辰的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想的太多了,这荆天尘根本就是没有毁灭天下的意思,我之所以躺在这里便是因为荆天尘想和我分个胜负,我败了而已。”

    听到杨秀博的话独孤雪辰不由的一愣:“这荆天尘,就这么走了?”

    杨秀博耸了耸肩说道:“那你还想要怎么样?你们可能不知道,百余年前这璎珞为了救荆天尘不惜耗费灵力,那个时候璎珞使用布仁的身体暂时寄存了灵魂,如今荆天尘肩膀上那只小兽便是璎珞,既然挚爱在身边,这荆天尘当然是不会在有什么毁灭世界的想法,荆天尘说了,他只是想找一个地方了却残生罢了。”

    风天岚听到杨秀博的话微微一愣,随后便是指着杨秀博的身边说道:“那这条龙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告诉我这荆天尘只不过是一时无聊,所以便是杀了这宿连杰。”

    杨秀博继续耸了耸肩说道:“我刚才说了,这璎珞已经是变成了兽身,若是想让这璎珞变诚仁形可是需要很多的灵气的,而这宿连杰已经是四圣汇集灵气极高,这荆天尘自然是斩杀宿连杰给这璎珞注入灵气了。”

    风天岚,独孤雪辰:“那这么说,这天下安全了?”

    杨秀博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处说道:“或许吧……。”

    月圆,雪夜。在某一个深林之中,一个小小的竹屋就那么静静的伫立在湖面上的一个小岛上,此时下着小雪,小屋门口一个少年正在用力的劈着柴,这少年一头银发,而且眼睛竟然是诡异的绿色瞳孔,使得这少年看起来极为诡异。

    这少年一面劈柴一面看着面前的女孩,这女孩一身白色的裙子,长相极度可爱,也不知道这女孩究竟是在哪里学的舞蹈,看起来竟然是有一些笨拙,不过此时圆月,小雪,白衣,少女。这几点浪漫的气息杂加在一起却是组成了一副极为浪漫的画卷。

    忽然间,这少年的脚腕忽然是一抖,看样子竟然是要摔倒在地,就在这时,刚才还在劈柴的少年竟然是诡异的出现在了这少女的身边,一把便是把这少女给扶住了,随后这少年便是说道:“都已经有身孕在身了,你还跳什么舞?小心闪到孩子。”

    少女白了少年一眼说道:“怕什么,荆氏一族的女子之所以死去只是因为灵气不够罢了,如今你阴阳平衡,我灵气又是足够,能出什么事情?不过你准备什么时候复活姬筱妹妹?”

    少年听得少女的话微微一笑,随后便是对着少女说道:“放心吧,姬筱会复活的,我还要给姬名老头一个交代,我还要给阿离一个妈妈,不过,我怎么说也要等到杨秀博老死吧,对挚友出手这种事,我还是做不来的,对了,你刚才不是说没事儿的么,那咱们……。”

    随后,这少年不顾少女的反对便是把少女抱紧了屋子之中,满屋*光结束了一个时代,也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