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毒酒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毒酒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玉尘抱着思思按照思思所指点的方向飞行,一路之上思思都是乖巧的指点方向,半分都没有所谓的魔教中人的歹毒,罗玉尘心中却是思绪万千,洗个澡都能遇见劫色的算是运气不佳,可是如果洗个澡遇见劫色的都是魔教中人那肯定是早有安排的事情了,作为魔教中人,魔教早就已经潜入黑暗之中多年,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罗玉尘敢拿自己的脑袋担保,魔教中人剩下的每一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罗玉尘看着怀中的思思姑娘,心中说不出的感慨万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这次自己不往坑里踩,人家都说出了是魔教中人,下一次来的肯能就是不温温柔柔的思思姑娘而是不知道战斗力多少的恶人绑架了,罗玉尘心中明镜的知道,自己还是乖乖的跟着去安全一些。

    事情果然是不出罗玉尘所想,罗玉尘抱着思思都还没有捂热乎,慢慢的四周开始慢慢飞去了四个人,四个人都是御器飞行,不过这四人却是成犄角形状把罗玉尘拱卫在前,看起来好像是保护罗玉尘一般,不过罗玉尘明白,这完全就是监视!罗玉尘却是不敢有丝毫妄动,生怕就被死人合力击杀当场!

    不知道飞了多久,罗玉尘已经感觉到身体内的灵气已经不够用的时候,四周开始暗了下来,不知不觉间一座大山在罗玉尘面前展现出来,深林之中大山无数,罗玉尘也是没有在意,就在这时,一直在后面包围罗玉尘的四人却是突然动了起来,罗玉尘心生机警,就要运气真气来,不管能不能脱围而出,不管怎么样都要来上一个垫背的再说!

    可是罗玉尘心中的心思刚刚升起还没等实现就立刻被人发现,罗玉尘怀抱中一直老老实实的思思突然伸出粉指,速度奇快的在罗玉尘心口,腋下等地方连点数下,罗玉尘立刻感觉到浑身本来在经脉中翻滚的灵气立刻遇到了什么阻碍,一下子不能贯通,转瞬之间罗玉尘便感觉身体已经僵硬,已经是半分动弹不得,怀中的思思巧然一笑翻身而起,脚踏花环接住罗玉尘的止杀剑,反手又把罗玉尘抱在了怀中,对着罗玉尘是微微一笑。

    罗玉尘眼皮下颏,告诉怀中的布仁不要轻举妄动,怀中的布仁早就是已经通灵异常,小声叫唤一声,便转着大大的眼睛开始四处打探,罗玉尘身体虽然是不能动但是耍耍嘴皮子的力气还是有的“不知道在下这算不算牡丹花下死了?如果要真是,能死在这么妹的妮子怀里到是不错。”

    思思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反而挑逗姓的挺了挺胸部,甚至还伸出粉嫩的小手在罗玉尘脸上摸了一把,也不知道这双小手究竟粘上过多少的鲜血。

    如果想杀自己,不至于等到现在,早早就有机会了,罗玉尘到是要看看,这背后之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不过魔教的实力果然是深不可测,一个小小的喽喽思思,竟然身怀药宗秘技点脉术,有意思。

    四周的四人却是没有因为罗玉尘和思思二人而停下脚步,而是直直的冲向了大山,四人手中打出一样的灵诀,整个山东中央竟然出现一片虚空,罗玉尘眼瞳微缩,挖空大山而借助山体布下阵,好大的手笔,如今各个宗派之间早就已经是相互渗透,除了心腹是谁也不相信谁,各个宗派的招式早就已经是早有流出,其中流出最广的便是这阵宗术法,毕竟术法早就有了,只是当年的鬼谷子一声研究阵法又是阵中天纵奇才,这才让阵宗实力雄厚。

    往山中飞去,山中早就已经被掏空,地面之上也甚是宽广,罗玉尘看着地面之上的不少孩童罗玉尘不禁皱眉,这魔教竟然在天城隐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竟然是已经可以招收弟子培养资质高的孩子了!这种情况在各个宗派之中都有,从孩子培养起来忠诚度不用怀疑,而且从小修炼进境也是飞速,剑宗等大宗早就已经是可以培养孩子,这些孩子长大之后经过无数历练,其中极为优秀的便作为宗派打手一般的存在养了起来,比如剑宗剑冢!

    罗玉尘还没等多看几眼,前方已经到了尽头,毕竟山体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思思抱着罗玉尘来到了一处满是住宅的地方,绕了几圈,便来到了一处普通的房屋面前,随后便解开了罗玉尘身上的禁制,目的很明确,就是让罗玉尘进到屋子内去。

    罗玉尘看着转身潇洒而且的思思不由得摸了摸鼻尖,自己就这么没有吸引力么,怎么说刚才也是有过肌肤之亲的,罗玉尘看了看面前的屋子,深吸一口气便推门走了进去,自己能怎么办,在敌人的大本营了还打算杀出去?别傻了。

    屋子不大,一桌一床,桌子前作者一个女人,在看着什么密保,眉毛时而皱起时而舒展,女子看起来不是很美,甚至左脸之上还有一道疤痕,不过罗玉尘心中却是开始担忧起来,孩子,老人,女人!江湖上最危险的三中人!

    女子没有抬头,只是轻轻的说道“座。我叫祝无言。”然后祝无言便推了推身边的茶杯,罗玉尘这才注意到祝无言身前的茶杯竟然有两只,想来早就计算好要抓住自己了。

    既来之则安之,罗玉尘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椅子上面,随后抓起了茶杯,掀起盖子一看,里面却是空空如也,罗玉尘不仅苦笑,这服务真是到位,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干脆茶都不到了,得,咱自己动手吧,罗玉尘抓起面前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水,而且还很好心的给祝无言倒了一杯。

    茶水入口,蛮苦的,一点也没有什么苦后甘甜的感觉,罗玉尘敢喝这杯茶水就是因为罗玉尘知道,既然大费周章的抓自己前来,肯定不会就这么杀了自己,或许威逼,或者利诱,自己怎么也得等对方出招才是。

    可是罗玉尘没有想到这招来的这么快!罗玉尘苦笑的心都没有了,浑身上下每一处都痒的不行,而且自己身上半分也是动弹不了,就连生死之气和紫薇真气也只是缓缓转动,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这二种真气还是太少了,也就是说罗玉尘还是太弱了。

    痒的感觉比疼难受,罗玉尘此时是想动也动不了,布仁一见主人难受至极终于是再也忍受不住,呲呲叫唤之后便飞速窜出,口中的利齿暴露出来,利齿之上微微发绿的唾液显示着奇毒无比,祝无言好像是没有半分发现,仍然是坐在那里看着密信,布仁的牙齿距离祝无言的粉颈不足三寸,可是却再也咬不下去,布仁身体停在半空中,半分动弹不得,罗玉尘苦涩异常,艹纵体外灵气,这已经是即将灵气化兵的程度了,自己遇见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没有给罗玉尘更长时间的思考,祝无言放下了手中的密信,轻轻的抓住布仁,然后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转头,就那么看着罗玉尘说道“让你座,没让你喝茶。”

    罗玉尘能怎么说,茶是自己到的,是自己喝的,自己能怪谁!罗玉尘心中真是敢怒不敢言,打也打不过,甚至还不讲理!罗玉尘怎么就不信了,祝无言难道会没事闲的放一杯有毒的茶水在那里看密信的时候没事喝一口然后和罗玉尘一样的满地打滚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