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三十章 一言一语定天下百年

正文 第三十章 一言一语定天下百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昏暗的屋子内一盏油灯孤零零的伫立在桌头,照亮着这个略微阴暗的屋子,屋子内的一切摆设都体现着主人的繁华,按理说这么有钱的人怎么可能就只点一盏油灯,而不是把整个屋子照亮?这个只能说明这是主人的独特嗜好罢了。

    天城内宫,此时已经是改名换姓,荆天歌坐在曾经的蓝皇寝宫翻阅着一本书角已经泛黄翘起的书本,听着东方凌度的汇报,油灯之下的东方凌度的脸显的忽隐忽现,东方凌度已经知道了自己亲生小儿子惨死于吞天兽口中,不过为了弥补这个损失,荆天歌双手奉上蓝族神器破天枪,为了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换取十大神器之一,这个买卖做的值。

    东方凌度站在那里,和明显漫不经心的荆天歌禀报着天城一战的总结过程,东方凌度知道,荆天歌把破天枪赏赐给自己不是因为什么东方凌飞之子,只是想给,只是随机而来的一个念头,那这把天下绝无仅有的十大神兵之一就可以赏赐给自己,神兵,那也得握在神的手里,作为一个敢于弑杀神的男人,可以让下属便的强一点只是让他办事可以更有效率,至于会不会因为手中的力量过大而产生什么变故,那根本就不在荆天歌的考虑范围之内,这个世界上的武力,谁敢凌驾于我之上!

    “天城一战南宫西门二大家族全灭,北堂家族因为事先准备已经跑了不少人,不过都是年轻一代,翻不起什么大浪,不过北堂傲还是不肯说出阵图的位置,而且北堂傲浑身灵气已经完全传递给别人,属下用搜魂术也没有发现什么,只是一个侍卫,但是明显北堂傲已经把阵图所在告诉了这人,这人要归顺的人,名叫罗玉尘。”曾经不可一世的蓝氏家族已经随着罗玉尘的一剑灰飞烟灭,不管那个蓝胖子身上到底怀着什么阵图或者是惊天大迷也已经不能死而复生,荆天歌仍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嘴里喃喃自语“寒霜草……”随后荆天歌淡淡的放下那本珍贵无比的书籍然后淡淡的说到“罗玉尘我见过,按照化血瞬移的速度和方向着时候应该在异兽域之中,这件事情你不需要再管,整场天城大战见过我的人已经死光,以后你就是这天城城主,八宗四皇之一,恭喜。”

    东方凌度微微低头,以表示尊敬,多年以来的积压已经让东方凌度对于荆天歌没有半分武逆的念头,或许有,但是绝对不会在表面上表现出来。

    随着荆天歌冷漠的挥了挥手,东方凌度退出了房中,荆天歌淡淡的挥了挥手,房中的油灯忽闪忽闪,一道浑身黑衣的影子一般的人出现在了荆天歌面前,这些霸主级人物仿佛都有暗中护卫,独孤镇天身边的独孤红曰,荆天歌身边的影子。

    荆天歌看着面前的影子缓缓说道“剑宗佛宗道宗三宗会盟齐聚天机宗,现在已然在半路之上,一路之上大肆招收心血,此事你怎么看?”影子身穿一身黑袍看不清楚长相面容表情,只能听到其极其冷漠的声音“宗主若是想在半路伏击,以我影堂全力出击可留下三宗三分之二的精英,但是我影堂必然全灭。”荆天歌对于这个答案很是好奇“哦?若是你也全力出手呢”影子完全不怀疑荆天歌此时的想法“能留下三大宗主其中之一但是属下也会饮恨当场。”作为荆天歌心腹中的心腹,一直隐藏在暗中负责暗杀一类的顶尖高手,出言不逊扬言可以在三宗主面前杀掉一人,不能不说是高傲异常。

    荆天歌听了影子的话却只是微微一笑,随后缓缓说道“八宗四皇,眼下天城以乱,其余三皇已经是蠢蠢欲动,天下大势眼见就要短兵相接,而八宗之内却还是勾心斗角,眼下三宗集体压迫天机宗,为的不就是窥视天机宗么,就算影子你能狙杀宗主之一,各大宗派的核心主力和暗杀能量也没有任何损失,杀了宗主,只是让所谓的宗主打手换了一个人而已,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利益就让我付出我所有的暗杀势力,不妥。”影子微微低头,深深表示敬佩荆天歌的深谋远虑。

    荆天歌对于影子的态度已经是习以为常,完全就是自顾自的说道“剑宗暗堂剑冢,佛宗六道堂罗汉院,道宗寂灭堂三清观,天机宗的鬼谷天机殿,药宗的五毒卫济世堂,阵宗的术士别院衍天观,一明一暗,明面之上都是精英弟子出类拔萃,暗中干的不也是杀人越货强取豪夺的勾当么。”荆天歌的话音里传来深深的嘲讽之意,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们名门正派赢了之后当然可以大打除魔卫道的大旗“我耗费将近百年时光一举端掉这天城,用了百年时间养肥了蓝皇这个胖子,四皇之一的部队就算是八大宗派也不敢轻掠其锋,可惜不管怎么样还是没有留下四大家族的高手,就连东方家族也是硕果仅存战力极低。”说到这里荆天歌表现的完全就是对于自己的百年策划的不满意,一次足以震动天下的布局,一次完全可以让八宗四皇完全大乱的妙棋,平衡了几百年的世界风云再起已成定局!

    “眼下天城大乱的事情已经是传递出去,想来不足半年便会传的人人都知,那三皇定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进犯天下的机会,天城虽然是一城,却是整个世界的中心,这里占地极其巧妙,你们影堂就暂且留下帮助东方凌度守住这个天才,等个几百年修养生息,三皇见到天城已经元气大伤自然不会攻击天城,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谁若是第一个攻打天城,天城的临死反扑也会使他元气大伤,那时候其余二皇定然分割其中,四皇便二皇,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利益,那就暂且保留着天城,让三皇先乱起来,那三宗其上天机之事,我已经安排了后招,那三宗定然是不能一起压榨了天机宗,我反而要让这些名门正派自己乱起来!那妖族最近也翻腾的厉害,不过这些畜生心中求的只是安身之处,翻不起大浪来,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些家伙看的只是自己宗派,种族一家的利益,哪能看得到整个天下!”

    随着荆天歌淡淡的话语,整个天下大势就在荆天歌的口中慢慢道来,淡淡的口吻却是定下了天下之间后几百年的悠悠大势!一股凌驾一切的气势腾升起来,影子当然是不敢插嘴,只是有些事情事关重大,却是不能不问的“那北堂家族的阵图?……”

    荆天歌随便挥了挥手,“东方凌度不是说了么,那侍卫总是要投奔罗玉尘的,那我们只要看好罗玉尘身边的人就可以了,阵图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那侍卫死了,那便没有什么变故,如果那侍卫活着总是要找罗玉尘的,杀掉也就可以了,这其实只是一件小事。”影子默默无声半响之后传来疑惑的声音“那如果那罗玉尘在没有遇到侍卫之前就已经死了呢?”荆天歌看着忽隐忽明的烛火,表情突然变得柔软,仿佛油灯的幻灭是那么的有趣“罗玉尘呀?他怎么可能会死呢……”无声之间,屋子之内突然刮起了莫名的阴风,火烛仿佛就要被吹灭一般左闪右避在分钟飞舞着,可是看起来柔弱异常的小火苗却是那么倔强的不肯低头,半晌之后,微风过去,小火苗站直了身体,屋子之内只剩下坐在椅子上看书的荆天歌,影子也再次消失在了暗中,荆天歌好像是个很勤奋的人,看着那本书籍轻轻的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念了起来“寒霜草,极北阴寒之地,冰寒异常,凡人靠近则冻裂而死,稍微触碰则立刻冻结,服用者身体从内而外冻结,持续几百年不化……”声音越来越低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深林之中,火光在夜晚中格外明亮,却是没有不开眼的野兽过来招惹这一人一兽,罗玉尘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己忌惮无比的荆天歌给记住了,自从半月以来了解了布仁的化兽原因,罗玉尘自然是开始慢慢赶路,一来是慢慢调息着自己的身体,二来则是可以让小兽完全可以做到自由吸收紫薇真气,自我修炼这种事情对于野兽来说当然是困难异常,布仁也是用了足足半个多月的时间才完全做到了吸收自由,终于可以自由的变化野兽和小兽之间的转变,变身之后浑身紫气升腾,看起来很是唬人,罗玉尘很满意,自己终于可以睡歌好觉,布仁也很满意,自己终于可以顿顿吃着烧烤而不用再吃生肉,一人一兽都是极为开心。

    既然布仁的事情已经解决,自然是开始极速赶路,短短数曰时间,白天罗玉尘神行术开路,夜晚布仁变身护法,一人一兽配合的是无比默契,终于在天城大乱一个月后的时间里,经历了不少的危机,纵欲是冲出可异兽域这片占地光大凶险与机遇并重的土地,罗玉尘看着面前的宽广大路,心中开心异常,终于回来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