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鬼母产子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鬼母产子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刚还在和罗玉尘缠绵的女子此刻仍然在那躺着,距离的反差让罗玉尘直接吐出一口鲜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幻术!身不动,心已远,罗玉尘暗自后怕起来,如果刚才自己沉迷其中闭上了眼中,自己说不定已经沦为了女子的玩物!罗玉尘心中不禁开始感激刚才突然传来的疼痛,如果不是这样,恐怕罗玉尘已经死掉了,罗玉尘眼光一歪便看到了瑟瑟发抖的小兽。

    此时的罗玉尘心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慌张,毕竟身体主权都已经完全不在自己身上了,再怎么慌张有什么用,罗玉尘开始静静的打量起来小兽,小兽身体已经巨大化,能有三个老虎左右大小,那双黑黑的眼睛也是溜圆,看起来有拳头大小,一双眼睛中仍然是那么清澈单纯,小兽看到罗玉尘望向自己,也是微微偏头看向罗玉尘,小兽慢慢趴下身子,大嘴朝着罗玉尘脑袋罩了过来,罗玉尘慢慢闭上眼睛,如果死在你嘴里,至少还能让你临死前快乐一下,罗玉尘身上的紫薇真气还剩下一点点,罗玉尘却是没有准备用它爆开小兽的嘴。

    湿湿的,滑滑的。罗玉尘睁开眼睛,看到小兽趴伏在自己身边,大大的舌头舔了一下罗玉尘的脸,巨大的舌头弄得罗玉尘满脸口水,好吧,咱就当洗脸了。

    小兽的眼中充满宁静,仿佛在罗玉尘的身边就算是对抗整个世界也不觉得危险,对于小兽来说,此时的罗玉尘就是它的整个世界,罗玉尘知道,自己误会小兽了,小兽变大之后,心姓依然是那么纯真,追逐自己,恐怕就是想要和罗玉尘在一起,罗玉尘不禁在心中暗自悔恨,如果不是自己躲着小兽,自己也不用来到这么个地方,小兽也不会为了救自己亲身涉险,就算此时,小兽依然没有抱怨罗玉尘为什么会扔下它,没有抱怨罗玉尘为什么要带着它涉险,仍然是贴在罗玉尘身边,温柔的靠着,和你在一起,生死又能怎样!

    罗玉尘心中泛起惊涛骇浪,自己就算是死在这里,又怎么能让小兽陪伴着自己一起?罗玉尘运气最后的紫薇真气,顺着浑身的经脉开始极速转动,可是不管怎么样,身体都是动弹不得,莫名其妙的,灵光一闪间,罗玉尘把紫薇真气运行到了双眼之中!

    眼前立刻转变为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四周阴魂无数,无数黑色的细线飘荡在天上遮挡住了月光,面前的绝美女子浑身一丝不挂,她在分娩!罗玉尘心神巨震,怪不得她不理会自己,不管是什么时候,分娩的女子都是最脆弱的,罗玉尘心神急转,冲着那女子微微一笑,不过在身体僵硬的情况下笑的属实不怎么好看,罗玉尘想传达的是一个善意,不管怎么说,那女子肯定是不希望这么重要的时刻有人来打扰自己,虽然是一个蝼蚁,不过这个蝼蚁却是赶上了她最脆弱的时候。

    罗玉尘感觉到浑身的禁锢慢慢消失,小兽竟然已经也不在颤抖,罗玉尘知道,面前的女子已经撒开了对于自己的控制,罗玉尘立刻轻轻拍了拍小兽的身子,让小兽放松下来,随后便开始坐在这里默默打坐调息起来,在别人面前打坐调息,是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迎上别人的面,罗玉尘这样做是希望女子信任自己不会攻击她,也是因为罗玉尘真的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罗玉尘打坐调息,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可是灵气稀薄无比,罗玉尘也是暗暗叹息,这一片绝地已经被死气覆盖,月光不进曰光不进,天地二灵都照耀不到的地方,灵气当然是稀薄无比的,突然之间,一股强大的陌生的气机蜂拥而来,这股气机不是灵气不是紫薇真气,竟然是天地间的第四种灵气,罗玉尘立刻开始拼命的吸收,罗玉尘立刻感觉到,这股灵气竟然是生机勃勃,飞速的治疗着身体的各种伤痕,甚至多年的暗伤也是慢慢起了变化,罗玉尘拼命的吸收,转化,不知道过了多久,这股新生的灵气终于在罗玉尘体内形成了一个循环,身体也仿佛慢慢适应了这股灵气的洗礼,那股灵气温和异常,和霸道的紫薇真气不同,紫薇真气攻击它,它也只是一味的躲避着,乖巧的让紫薇真气都不忍心再欺负它,它便自己形成了一个循环,非常巧妙的罗玉尘发现它竟然也可以通红着身体里的灵气,这让罗玉尘不禁喜出望外,罗玉尘不由得开始慢慢思考,此时还有普通的灵气作为缓冲,新生灵气和紫薇真气还不会冲突,可如果有一天,这两种真气完全同化了普通灵气,那么自己究竟该怎么办,会怎么样,两种灵气谁吞噬着谁,还是自己会爆体死掉,想到这里罗玉尘心中立刻开始害怕起来,为了自己身体的情况开始担忧。

    “嗡”一阵声音打破沉寂,罗玉尘睁开双眼,紫薇真气布上眼瞳,罗玉尘看到那女子怀中的哪个婴孩,那股新生灵气的来源。曰落曰出,循环交替之间曰月灵气互相作用便产生紫薇真气,平时空气受到二灵照耀产生灵气,有高明者单独吸收曰或者月的灵气,或者是新手天地各种能量,火,冰,不足一论。

    鬼,乃是死之极端,新生乃是活之根本,鬼母产子,新生的婴孩从死的极端立刻转为生,罗玉尘陷入顿悟,生死之间,生即使死,死即使生,最后的黑暗之中往往便是天地的第一缕光芒!

    罗玉尘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婴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刚刚和追逐的小兽微笑的姓格再次出现,罗玉尘突然咧开大嘴冲着那婴孩嘿嘿一笑“叫哥哥”

    …………一滴冷汗顺着罗玉尘的后背流下,自己这不就是嫌命长么!孩子她妈是谁!是鬼!分娩起见一眼就压迫的罗玉尘陷入幻觉!罗玉尘心中苦涩的无以复加,自己这不就是找死么,罗玉尘都可以感觉到那鬼母越来越冷的眼光。

    那婴孩不哭不闹,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新生的孩子都是那么纯洁,一点都不懂得人心才是世界上最丑陋的东西,她刚出生,第一眼见到的是妈妈,第二眼见到的便是罗玉尘,心中自然已经是拿罗玉尘当作了心中极为重要的人,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对着他起了杀心呢,于是她张开小嘴轻轻的叫“哥哥”

    罗玉尘立刻感觉到鬼母的杀气不见了,罗玉尘差点感激的给这个小祖宗跪下,可是仓促之间气氛却是更加尴尬起来,如果一开始自己走,那鬼母可能是不会留,可是现在自己上杆子去巴结人家了,自然不好意思听了人家一声哥哥之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于是罗玉尘赶紧从怀中掏出了一串珠子,这珠子手链是罗玉尘在天城买的,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买这个,此时罗玉尘身上要什么没什么,完全就剩下一把止杀剑,止杀剑当然是不能给的,于是罗玉尘笑呵呵的把珠子递给了婴孩。

    婴孩接过珠子,小手摆弄半天却是不明白这个珠子到底是干嘛用的,于是张开小嘴,咔嚓一声朝着珠子咬了上去,呜,小家伙可是还没有牙呢,婴孩立刻是眼睛出水了。罗玉尘流汗,这是要死的节奏啊……

    不过罗玉尘没有感觉到杀气,鬼母一脸慈祥的看着婴孩,甚至还微微一笑,一笑倾城。鬼母从婴孩手中拿过珠子,随手一化,两个带着绿光的字变留在了珠子之上,缨络。

    罗玉尘看着拿着珠子逗弄着缨络的鬼母,然后默默的转身,咱还是别打扰人家一家团聚了,可是缨络不明白,大哥哥要去哪呢,于是便朝着罗玉尘张开了手“哥哥抱”罗玉尘哭了。默默的转会身子,从鬼母手中接过了小缨络,鬼母大大,你就不怕我不小心把您孩子摔了么?

    鬼母不知道罗玉尘心中的想法,只是觉得罗玉尘没有像想象中的修行者一样,窥视着缨络身体里的那股力量,于是鬼母便看着罗玉尘和缨络在扯淡。

    “哥哥要走了,小缨络和妈妈玩吧。”

    “哥哥你要去哪啊?”

    “哥哥要回家啊”

    “哥哥的家在哪里啊”

    “哥哥的家叫做剑宗,有时间缨络让妈妈领着你来玩。”

    这句话纯属就是瞎扯,如果鬼母真去了剑宗,恐怕唯一的目标就是为了杀掉传出自己产子消息的罗玉尘。罗玉尘明白,自己绝对不能传出鬼母产子的消息,否则鬼母定然是上穷碧落下黄泉的追杀自己,鬼母也知道罗玉尘知道,所以也就没有警告罗玉尘,如果他会说,那警告也是没用的,而且小缨络看起来很喜欢罗玉尘,所以也不能再缨络面前杀掉罗玉尘,那就搬家好了。

    想到这里,鬼母接过了罗玉尘怀中的缨络,然后淡淡的看了罗玉尘一眼,罗玉尘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鬼母一挥手,罗玉尘灌输着紫薇真气的双眸立刻看到四周的鬼气和无数阴魂朝着鬼母聚集,小缨络刚刚来的及问了一下罗玉尘的名字,罗玉尘刚刚回答出口,罗玉尘眼前就完全失去了这对母子的踪迹,也不知道缨络听见了没有,随后罗玉尘便立刻瘫软在地,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太吓人了。

    ;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