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觉醒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觉醒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道红芒从天上掉落,啪叽一声摔进了深林之中,罗玉尘仰面对着天空,天空之上的太阳刺眼的要命,可罗玉尘完全不敢闭上眼睛,因为罗玉尘知道,如果自己闭上眼睛,可能就再也睁不开了,罗玉尘不禁为自己的好运喝彩,这要是晚上可能夜晚出来觅食的猛兽就把自己吞掉了,如果这不是深林刚才自己没有摔在树上缓冲一下力度可能直接就摔死了,可能自己将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摔死的修行者吧。罗玉尘不知道天城到底有多乱,也不知道第一个摔死的修行者已经被人抢了名号。

    罗玉尘在心中默默祝福着杨秀博能脱离险境,天城大乱的后半截虽然罗玉尘没有看到,不过前半截那些出来乱跑的各种高人们杨秀博那种修为的也是一下就死的,祝福完了杨秀博罗玉尘的身体主权还是没有回到自己手中,用了化血瞬移之后浑身半点也动弹不了,燃烧浑身精血带来的速度带领着罗玉尘不知道远遁了多远,浑身的鲜血已经不知道还剩下多少,罗玉尘浑身发白,已经是严重贫血了,想到这里罗玉尘又开始默默诅咒着剑奴,如果不是自己这个便宜师傅什么也不交给自己自己也不用这么惨烈一些,剑奴交给自己的不是什么无名口诀就是自残招式。

    想到剑奴之后罗玉尘不仅想到了在皇宫内宫里的那名浑身红衣的中年男子,罗玉尘刚刚不知道怎么震飞东方凌飞之后立刻瘫软在地,罗玉尘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刚才差点就被东方凌飞如同捏死蚂蚁一样的捏碎了,罗玉尘不仅感觉到一阵后怕,心中恐惧的无以复加,罗玉尘感觉浑身的骨骼都裂开了,每动弹一下都疼的要死,不过罗玉尘知道,自己刚才莫名其妙的震飞东方凌飞,恐怕东方凌飞是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想来马上东方凌飞就会立刻再次冲回来,再次抓住自己,把自己捏的死到不能再死。

    想到这里罗玉尘立刻运功,脸颊立刻憋的通红,依然是准备使出剑奴交给自己的逃命大法化血瞬移了,刚刚逼出精血,凝练出鲜血之后罗玉尘刚要动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了,浑身上下都被禁锢住了,半点都动弹不了,罗玉尘只能看着一名穿着红衣的男子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还有那慢慢凝练的更多的鲜血……。

    那男子一步步走向罗玉尘,看着罗玉尘涨红的脸,随后很随意的就拿起了罗玉尘手中的止杀剑,端详了片刻之后说道“你会炼天血决?”随后不待罗玉尘回答便自顾自的说到“化血瞬移。”随后男子又默默的看向罗玉尘,半晌之后说道“你不是我族之人,不过既然有他的贴身兵器,想来也是他的传人了吧,那我便送你一场造化。”罗玉尘听的是云里雾里,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在这时罗玉尘双眼剧烈收缩,就看到一只庞大无比的异兽朝着自己跑了过来,一滴冷汗顺着罗玉尘的后背流了下来,罗玉尘眼珠转动,看向那男子,那男子的眼睛很诡异,眼瞳竟然是血红色的,罗玉尘很想问问,您说的造化不会就是把我喂了这异兽吧。

    罗玉尘浑身精气集中当然是不能言语,那男子也不说话,随手朝着那异兽一抓,男子的手仿佛穿越了空间一般直接抓入了那异兽的额头之中,一颗红色珠子被那男子生生的抓了出来,随着那男子的手离开异兽的额头,那异兽都是没有半点反应,而起异兽的额头竟然是没有流出半点血液,罗玉尘立刻想起剑奴说过的话“世界之大,很多拥有血脉之力的种族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有的是火,有的是水,这人的力量,是空间么……”来不及思考,那人抓着那红色珠子就那么往罗玉尘的身体了一塞,就这么塞了进来!

    罗玉尘立刻感觉到浑身被火苗吞噬,浑身热的不行,浑身每寸肌肤都在被焚烧,那男子看着罗玉尘的表情淡淡的说到“你没有我族血脉之力,这写精血你化解不了,不过也因为这样你也感觉不到疼痛,这些精血也正好补充你化血瞬移所消耗的血液,余下的灵气,想来能帮你提升一下修为。”说罢之后男子抓住罗玉尘的手,把止杀剑又塞回到罗玉尘的手中,看着罗玉尘扭曲的脸,男子随口说道“看来是你身体内的血液支撑不住化血瞬移了,你走吧,记得,我叫荆天歌。”对天当歌么,罗玉尘不知道,罗玉尘现在只能默默痛苦,这也叫感觉不到疼痛么!随后,罗玉尘便感觉到身边的禁锢消失了,随后罗玉尘一飞冲天,罗玉尘看不到身边的人想留下自己的念头,罗玉尘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闭上眼睛!

    罗玉尘看着天空,浑身上下没有半分力气,浑身终于不热了,也不知道多久,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流逝了过去,罗玉尘看着慢慢爬起的月亮,知道到了晚上,野兽都要出来觅食了,自己还是一动不能动,难道就要死在这里了么,随着第一缕月光洒下,罗玉尘心中再也不想什么野兽不野兽的了,身体在阳光之下炙热异常,仿佛就要焚毁,没想到在月光之下竟然是冻到冻结,罗玉尘亲眼看着自己身体下的小草直接被冻成冰雕,罗玉尘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会活着!刚才有只野兽要来吃了自己,可那野兽的牙齿刚刚接触到罗玉尘的身体,立刻以迅捷的速度直接冻成冰雕!罗玉尘这才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有多么的冷!罗玉尘想死,这样活着究竟还有什么意思!

    罗玉尘慢慢移动,止杀剑就插在身体边缘不足一丈的距离之上,只要爬到那里,罗玉尘就可以了断了自己!罗玉尘没想到,就算是求死,竟然也是这么难的事情!

    一丈的距离,就仿佛天险一般那么遥远,罗玉尘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终于终于,罗玉尘的脸贴在了止杀剑之上,可罗玉尘愣住了,罗玉尘看到了自己的脸,罗玉尘看到了自己的眼,罗玉尘看到自己眼瞳之中那淡淡的红色,仿佛远古就存在了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