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二十章 局

正文 第二十章 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玉尘往前走了一会,就发现整个皇宫内宫都被一种不知道什么法宝散发出了的屏障挡住了,罗玉尘在金铭商会可是经历过奎木狼群夜袭金铭商会事件的,韶华钟可是给罗玉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大规模防守法宝是十分难得的,一般来说都是只能防护一个人的小型防御阵法都是十分难得,这种大规模防御的法宝威力莫测,罗玉尘尚有自知之明,也就在地上躲在一边默默观看,毕竟北堂傲进攻的天城,眼下虽然是占尽优势,但是只有一夜时间,和天城交和的更大门派还有没反应过来,各种散修也是在听到消息在往这边赶过来,北堂傲可是比他罗玉尘要着急的多。

    罗玉尘默默在边上隔岸观火的时候,北堂傲悬浮于天上,一身衣服随风飘荡,端的威武不凡,在北堂傲身后无数人悬浮于天,一眼望不到边,随着北堂傲一步向前,整个天城上方再无一点生息,漫天烽火狼烟,也掩盖不住北堂傲那份冲天霸气。

    北堂傲往前一步也不言语,守住皇宫的一方自然有人应答,只见飘出一人,这人也是器宇轩昂仪表不凡,不过一夜的征战此人身上也是颇为狼狈。这人上来之后却是完全不惧怕北堂傲的气势,明明是占尽下风还是儒雅的说话“北堂大哥,蓝皇多年以来待你不薄,为何要反叛?”北堂傲表情不边,随口便达到“蓝义荒银无道,弄得天怒人怨,我北堂一族联合西门南宫一起围攻天城,东方凌度,你降了吧”北堂傲话音一落,整个内宫之内一片嘈杂,这北堂傲竟然是联合了三大家族一起攻打天城,只留下东方一脉以一敌三!东方凌度却是不管整个战阵的喧哗而是一挥手,背后无数的人便朝着北堂家族直接冲杀了过去!

    北堂傲可能也是没有想到为什么东方凌度没有拖延时间而是竟然是反攻了过来,竟然是站在那里没有动手,这一下子就是立刻失去了先机,两方人马是立刻混战在了一起,不过所有人可能都有自知之明,整个战场虽然是混战不堪,但是没有一个不长眼的去搔扰北堂傲和东方凌度二人,在这个战局混乱的中心,二人就好像是龙卷风的中心一般,不管四周乱成什么样子,但是二人身边却是完全平静。

    北堂傲一直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此时在想了写什么,东方凌度却是微微一笑,儒雅非常,东方凌度看着北堂傲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事已至此,北堂兄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挽回不了大局了。”说话之间完全不像是自己身处下风,而是一种万事在握的安稳。北堂傲摇了摇头突然说道“我曾经和你一样发誓效忠荆氏,可没有效忠单纯的任何一个人,我和你选的,可不是一个人。”话音一落东方凌度也是一愣“荆氏眼下只余一人,你效忠的是谁?”北堂傲听闻之后也是一点都不回答,而是朝着东方凌度直接冲杀了过去“东方老弟,你我不战一场,怎么去除西门南宫的戒心?”话音未落,一掌便直接朝着东方凌度脑袋之上拍了过去,这一下子要是拍实,恐怕东方凌度也要命绝当场!东方凌度也是不敢和全力出手的北堂傲对抗的时候还分心的。二人立刻混战成一团,整个天城上方立刻混乱不堪!

    罗玉尘正在抬头看天,身边突然有一人擦着罗玉尘的身子向前走去,罗玉尘立刻是吓出一身冷汗,这要是对着自己出手恐怕自己没有反抗的机会,罗玉尘不仅一阵后怕,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不过罗玉尘很快便认出了那人是北堂傲让自己跟上的时候派在自己身边的人,罗玉尘仔细一看,之间极远的地方还有一人和这人一起往前走着,这二人一直走到内宫禁止边上之后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然后映在了那防御法宝之上,一道细细的裂痕立刻从那人的地方朝着四方散开过去。

    罗玉尘看到这里立刻心中狂跳,心中不解的地方立刻是都立刻明白了起来,为什么北堂傲出手之前整个天城没有任何动作,为什么天城一禁城没几天天城就开始大乱了起来,为什么天城之上防御滴水不漏唯独这地面之上没有任何防备,东方,北堂。想到这里罗玉尘嘴角再次勾勒起那玩世不恭的笑脸,这次布局真的是宏大异常啊,灵石矿脉,佛道剑探查遭到伏击,夜袭天机,天城大乱,逼宫天城,罗玉尘心中立刻明悟了一般,抬头再次望向天空混战的北堂傲和东方凌度的眼神也是更加冷峻,把整个天下玩弄于鼓掌之中,北堂傲,东方凌度,你们的手笔可真是不小啊。

    罗玉尘心中是波涛汹涌,恐怕除了自己一开始的时候被杨秀博带上剑宗是意外,其他的都是预谋好的吧,一旦计划偏离了轨道,立刻便有人来接应自己,误入宿士城山寨立刻便有陈秀然前来接应,恐怕就是杨秀博不把剑石送去剑宗也是一样的接过,自己误入金铭商会便立刻有陈成轩前来接走,恐怕也是有安排在身的,想通这点,罗玉尘已经是完全相信了剑奴所说的话了,自己如果是拜入剑宗,恐怕立刻会有杀身之祸!杨秀博一直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缘分,可眼下罗玉尘已经明白,杨秀博是剑宗挑起天下大乱的一个棋子,不过杨秀博恐怕是不知道一切的,否则怎么可能拉上自己一起趟着浑水!

    罗玉尘眼中已经满是杀机,天机,剑宗,北堂,东方,自己只是大概猜出了一个范围,可为什么总是感觉好像少了一点什么。天城大乱,金铭商会夜袭这些明显都不在剑宗考虑之内,否则也不可能损失那么多人,到目前为止,剑宗完全没有损失一个太上长老,窦天华是埋伏,那天城之内肯定不是,窦天华看起来是马上要死之人,可要死之人能那么快就醒么,天城之内一开始是按照安排走的,可后来陈成轩遁逃肯定是假不了的,整个事件扑所迷离,罗玉尘已经想不通到底是谁在算计着谁,到底谁是误入了谁算计谁的局,就在罗玉尘钻进死胡同的时候,一阵微微的咔嚓声音响起,罗玉尘一看,四周的裂痕已经连接到了一起,这天城的防御圈,要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