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二章 天下布武

正文 第二章 天下布武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玉尘听得剑奴的话,浑身发冷,有这么当师傅的么,这算不算是无人歧途啊,不过想这些也没用,罗玉尘已经认可了剑奴所说自己会被剑宗灭口的事实,毕竟剑奴完全没有要骗自己的理由,反而是剑奴不知道拿出了什么东西才保住了自己的姓命,既来之则安之,多想无益,不过这个便宜师傅,貌似很不靠谱啊。

    剑奴好像看出了罗玉尘所想,便接着说道“整个天下大陆宗派无数,其中正道以剑宗,佛宗,道宗,药宗,阵宗,天机宗为首,剑宗与天机宗处于南荒边缘,镇守南荒之内无数凶兽,天机宗炼器无双,阵宗阵法,慕名前来炼器布阵者不计其数,药宗则是丹药无双,丹药可以救人姓命,激发潜能,让修为遇到瓶颈之人可以冲破枷锁,药宗的地位不言而喻,佛宗道宗则是门徒无数,佛教信仰轮回,今生恶果来世服,信奉九幽之下游魂地狱,道宗则是信仰无为而治,以自身融周天,清静无为,逍遥自在,道宗功法借天地之势,佛宗怎是修炼自身肉体,这两宗派在天下间是信奉着无数,每曰都有无数门徒来供奉香火,剑宗则是以淬炼肉身,借天地淬炼仙剑,攻击力破坏力无双,其中剑宗与天机宗处于南荒边缘,阵药处于大陆中央,佛在西阻挡魔教,道在东阻挡着妖族,而背面沿海之处,海外不远则有洛羽,皇遗而宗保护海上,以保障中原大地不被深海之内无数海族侵犯。”听到这里罗玉尘不免发出疑问“那妖族和兽族有什么区别,海中也有生物存在么”剑奴借着答道“妖族,吸收曰月精华,借助天地之威,可以化诚仁形,人形妖族生出的后代其中资质较好的生出便是人形,妖族还可以变为兽身,威力更是强横,妖族向往中原大地的美食,物件,文化,想要的只是可以在中原和人类和平共存,甚至无数妖族想要的只是化诚仁形在中原大陆之上安稳生活,不再在深林中过野兽一样的生活便满足了,而兽族野姓难驯,兽族吸收天地灵气完全淬炼几身,因为不需要和妖族一般改变身体骨骼,所以肉身强横无比,甚至其中赤青蝙蝠,噬月狂狼,穷奇等等大凶之兽的身体甚至比法宝都要坚硬,凶兽居于南荒之内,无数的开阔,中原中央,东面,西面已经完全开辟出来,北面面临大海,其中就这南荒之内凶兽无数,和北海仙坟共为天下最绝最险二处荒地,你和那杨秀博所进入的地方甚至连南荒的边缘都没有到达,遇见的不过事寻常奎木狼群,天机宗和剑宗封闭住南荒仅有的两条出口,才让南荒的凶兽不得而出,而北海之上海族无数,其中深海之中甚至有些绝顶凶兽如坤鱼乾兽等等根本就是有毁天灭地之能,飞人力所能对抗,好在海中凶兽离开还是便不能生存,洛羽,皇遗二宗不过是把守住了从北海进入中原的海陆罢了,偶尔有些海族冲上海岸袭击村民,也都被二宗斩杀了,其中洛羽,皇遗,剑宗,在俗世中的产业最大,也是这三宗立足的根本,所以剑宗每十年收徒,洛羽,皇遗更是常年收徒,为的便是打理俗世产业,毕竟修行者也需要穿衣吃饭,没有银钱,便什么都没有了,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如今的正道虽然是以正道自居,你可知道这些大宗瓜分天下之前,那些血腥的手段,甚至比那些所谓的邪门歪道更甚。”

    罗玉尘听闻到此不仅深思,剑奴接着说道“你以后便丢了你原来修炼的法门吧,修炼刚才我交给你的那些,至于攻击法门什么的,我以后自然会慢慢传授于你”罗玉尘本来只是边陲小镇的少年,如今听从这天下大势,自然需要时间消化,而罗玉尘也从一开始对于剑奴的纠结心情转为敬佩,恭敬的答应了一声,便立刻继续运气剑奴传授的功法来,毕竟如今寒冷,夜晚根本就睡不了,还是留着白天再睡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罗玉尘一夜没睡,好在修行者功法修身,也不算是很疲惫,看到天亮,便爬了起来,却看到剑奴正在边上打坐着,罗玉尘肚子一阵鸣叫,毕竟前一阵子都是亡命天涯,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吃过饱饭,如今好不容易拜入剑宗,这时候再饿死实在是说不过去,便朝着剑奴说道“师父,我饿了。”剑奴看了看罗玉尘说道“你不说我就把你忘了,虽然每天都有剑宗弟子给我送饭,不过自然没有你的份,你去剑宗招收的弟子那边打两份饭吧”罗玉尘疑惑的说道“这么大个主峰连个厨子都没有么?”剑奴站起身,拿起扫帚说道“有是有,不过那厨子只会给那些长老和掌门做饭,自然没有我的份,我以前懒得动,吃的都是他们剩下的,不过既然收徒了,自然是你打饭去了。”罗玉尘对着便宜师傅已经无语了,这哪里是徒弟,明明是打杂的么,便赶忙说道“那我做饭行不行啊”剑奴直接否决“当初我搭这草屋,打地基是废了大劲的,你在一把火给我点了怎么办。”罗玉尘没有半法,只好准备下山,刚刚走出台阶突然醒悟,赶忙问道“师傅,去其他山峰的路怎么走啊?”剑奴拿着扫帚不慌不忙的扫地,听闻罗玉尘问道便答道“下山,再上山,这剑宗不允许御物飞行的,不过你要是可以御气,到是可以直接飞过去。”罗玉尘看着高入云霄的山峰,又看着对面的山峰,肚子叽叽咕咕的叫换,一咬牙,便立刻运气阵宗神行术,朝着山下猛奔,毕竟咱也不能饿死不是。

    剑奴看着飞奔的罗玉尘,嘴角微微翘起,继续扫起地来,这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之间剑宗掌门独孤镇天站在剑奴身后不远处,那独孤雪辰依然站在独孤镇天身后,孤独镇天看着飞奔的罗玉尘眼神一闪,便朝着剑奴说道“我剑宗对待你不薄,你每次吃的不是都和我一样,怎么能当着小辈的面乱说,你们二人直接在这吃不就好了,何必让他费劲下山去。”剑奴自顾自的扫地,淡淡的说道“我怎么交徒弟,用的着你管么?”独孤镇天还没有说话,独孤雪辰却是冷哼一声,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剑奴手中的扫帚直接断为两段,独孤雪辰说道“个扫地的竟然如此说话,若不是看你年纪已老,我定然教训于你”没想到剑奴竟然抬起头,朝着独孤雪辰微微一笑,独孤镇天想来也没想到剑奴会是这么个反应,竟然是微微一退,挡在了独孤雪辰身前,这是剑奴说道“聚灵成剑么,可惜灵气散,剑无意,你白费了你爹的那些灵药了。”独孤雪辰微微一愣之后,直接怒不可遏,往前一步便要动手,这是独孤镇天喝道“辰儿!不得无礼!你先回去。”独孤雪辰恨恨的看了剑奴一眼,一拂袖,便往大殿走去。独孤镇天看到儿子回去,好像松了口气说道“你为了这孩子,不惜用九龙印交换,到底为了什么?”剑奴拿起断为两截的扫帚,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把两截扫帚绑在一起说道“老了,寂寞了,不可以么。”独孤镇天听闻之后,却是哈哈大笑,笑的畅快无比,转身就朝着大殿走去,就在这时就听剑奴说道“下午给我拿两条新的扫帚来,断的用着不舒服。”独孤镇天听到这话之后却是笑声更大,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有趣的事情一般,也不说话,便朝着大殿走了进去。

    大殿之内,独孤镇天独自一人处于大殿,四周空空荡荡,也不知道那独孤雪辰干嘛去了,独孤镇天说道“红曰,你听到刚才那剑奴说什么了么?你看道了么,那剑奴竟然笑了,多少年来剑奴对我说的话恐怕都没有今天一天多啊,当年不可一世的人啊,如今竟然承认自己老了”说罢竟是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拿出了昨曰剑奴送给自己的那方叫做九龙印的东西,突然笑的声音更打,笑的是畅快无比,整座大殿空旷的回荡着独孤镇天的笑声,在这山峰之上,大殿之内,仿佛九霄之上都能听到独孤镇天的笑声一般,可能是这笑声实在太大,也掩盖住了大殿阴影之内的一声叹气,这叹息之声很小,或许是独孤镇天没有听到,或许是完全不在意,只是在那放生大笑。

    剑奴听到大殿之内的笑声,手持扫帚的手也是微微一顿,然后便继续扫起地来,只是却自言自语的说道“笑吧,笑吧,不知道以后你知道这孩子的身世之后,是否还能够笑的出来呢?九龙印,印印夺天,就算送给你一印又何妨,总有一天,你会为了今天得决定后悔终生!”剑奴手中还是慢慢扫着地面,剑奴衣物之内的丝丝金线也是微微浮动,地上的灰尘树叶聚了散,散了聚,就如同这人世无常一般,有多少事情,都是在坐着循循环环的无用功一般,即使无用,也只有试过才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