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道人心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道人心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火光冲天,四中奎木狼群竟然是暂时不敢动弹,纵横天下无数年的火麒麟名不虚传,野兽本来就怕火,更何况是种族阶级差距巨大的麒麟很奎木狼,火麒麟刚刚前蹄失去禁制,威能立刻散发出来。

    宿士城等人借着奎木狼群截取火麒麟,没想到火麒麟还没完全解封就压制住了奎木狼群的凶姓!眼下奎木狼群威慑于火麒麟之威竟然是不敢再继续进攻了!金铭商会成员见状立刻全都撤回围在阵图外围,一面提防着奎木狼群再次进攻,一面立刻加紧攻击阵图,如今阵图不仅没有保护到金铭商会资源的安全,反而是给宿士城等人加了一道护身符。

    罗玉尘见狼群不在进攻立刻瘫坐在地,连着吐了好几口血,撕碎上身的衣服包扎起身上的伤口,罗玉尘不是金铭商会内部成员,没有盔甲防身,没有坐骑护体,只能拼杀死战奎木狼,虽然金铭商会内部成员们截住了大部分奎木狼,罗玉尘等人应对的只是漏网之鱼,但是也不是罗玉尘这点修为能抗住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罗玉尘捡起了地上的一柄剑,就那么灵犀之间竟然施展出来了剑宗剑法才能活下来,边上的杨秀博和罗玉尘一样,身上无数伤口,好在杨秀博修为高罗玉尘不少,帮着罗玉尘不少,这二人才能在这夜战之中活下来,眼前尸体遍地,奎木狼群和人类的尸体混合在一起,完整的尸身竟然不见一个,就算是韶华钟挡住了天上散落的雨血,可无数人狼死战还是把地面染成了红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都有自己的愿望,可就是这么一个晚上,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这,这些人的家人,梦想,愿望,再也没有实现的一天,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地上的尸体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远处的奎木狼群也已经没有多少,可还是远远超过金铭商会成员的数量,野兽嗜血,闻着地上的血腥味奎木狼们暴躁的呲着牙,可金铭商会内部阵图之中冲天而起的火柱,和火柱所散发出来的火麒麟的压制,却让奎木狼群不敢越雷池一步,奎木狼群不进攻,金铭商会立刻修正,金铭商会内部成员们更是在坐骑之上直接疗伤起来,这一场死战金铭商会内部成员的尸身就不在少数,毕竟这么惨烈的战争就算是铠甲着身,也不能幸免的,眼下战场诡异的暂时凝结了起来,只剩下天上三长老和张逸致还在死战之中,宋龙和封老处于狼群之中,宋龙再次祭出塔来压住自己二人,封老和宋龙轮番修养和控制塔身,眼下只能做到勉强自保而已,就在这时,阵图之上,韶华钟突然又是暗淡一瞬,四周破阵的金铭商会内部成员眼见有效,数名反应灵敏之人朝前一冲,想趁着机会冲进阵图之内保护金铭商会的资源,转眼之间冲的最快之人就要冲进阵图之内,一只手掌,直接从阵图镇伸出,拍在了这人的头颅之上,那头颅立刻粉碎,鲜血直接四散于天,还不待四周之人反应过来,“啪啪啪”声音连续响起数声,朝着阵图之内冲击的数人,立刻死于非命!宿士城昂首挺胸,傲然一人站立于韶华钟之上,俯视着整个包围着阵图的众人,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人敢向前一步,就在迟疑之间,韶华钟的暗淡之色已经不复存在,阵图再次被封闭起来,宿士城擦了擦手上的鲜血,直接扑向金铭商会众人,虎入羊群,屠杀开始!

    从第二次火麒麟发威威慑群狼到宿士城发威屠杀只是几息的事情,彭志辉看着眼前的火柱眼中锋芒不断吐息,好像在剧烈思考什么事情,彭志辉看着火柱低声自语道“五行麒麟威震天下,是妖族之中都能排的上名号的大能,这金铭商会秘密不少,竟然在不惊动天下的情况之下抓住了这火麒麟!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虽然眼下火麒麟看似仍旧威猛如常,可火麒麟明明知道奎木狼族救援还出手威慑,恐怕是这火麒麟已经伤入肺腑,命不久矣!恐怕是在劝告奎木狼群背后指挥之人速退!”金之晓在第一次麒麟震怒之时立刻打断运功,慌张的站起,只不过金之晓受伤颇重站起之时甚至站立都十分吃力,知道火麒麟第二次发威才蹒跚的站起眺望着战局,听到彭志辉低声自语便接口说道“眼下奎木狼群不敢妄动,阵图之中还有高手,我必须前去收回韶华钟,不知道道长可不可以主卧一臂之力!金铭商会上下感激不尽,必有厚报!”彭志辉微微一笑,娃娃脸十分惹人喜欢,彭志辉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剑说道“无量天尊,修行之人当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不过在下有一事不解,不知道您可不可回答贫道?”金之晓听见彭志辉答应出手,立刻双手抱拳行了个礼,刚要说话,就见彭志辉一剑斩来!金之晓本来就是重伤之躯,彭志辉对金之晓又有救命之恩,心中没有半分防备,二人站的又是十分靠近,彭志辉这一剑来势凶猛,金之晓避之不及,直接被一剑斩去双手,修行之人一身道行基本都在手上,彭志辉这一剑算是彻底废了金之晓,金之晓连连后退,可彭志辉得理不饶人,直接冲上前一剑挑了金之晓双脚!然后直接一剑插进了金之晓丹田之处,长剑一抛,金之晓忍不住惨叫一声,彭志辉手中拿着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药丸趁着金之晓大喊只是直接塞进了金之晓嘴里!金之晓直接躺在了地上,奈何金之晓之强,一身修为再也施展不了半点!

    彭志辉看着地上的金之晓说道“您别用这么怨恨的眼神看着我,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我二人各为其主,我心中有事不明,需要你回答,你是金铭商会车队队长,修为不可能如此之低,肯定还留有后手,否则以天上那位如此修为怎么可能让你当上这队长,恐怕一夜死战到现在,你的修为还没有发挥出一半吧,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否则,生不如死!”少年道人娃娃脸,本来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表情,可说出的话却让金之晓冷到了骨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