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十三章 夜袭

正文 第十三章 夜袭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荒天气炎热,夜晚平时也是万里无云的,星星透着光芒照耀着大地,平静而祥和,可今天得夜晚不知道是怎么了,乌云密布,时而夜光明亮,又时而伸手不见五指,变换莫测,现在已经到深夜,因为白天的考核所有人都已经很累了,只有几个哨兵在来回巡视着,哨兵们都是跟随金铭商会大车队的人,有的是出生入死无数次侥幸活下来的老江湖,也有的是在金铭商会上一个招人站点刚刚招收进来的人,毕竟这里只是一个分支而已,没有什么贵重物品,简简单单的招人,这些哨兵也就是点燃火把驱赶野兽的作用了。

    一名哨兵年纪不是很大,已经两眼开始打架,仿佛随时都能睡过去一样,来回巡视已经半夜的他不知道在心底骂了多少次的小队长,别人都在睡觉,自己却要在这里来回巡查,沿着营地走了半圈,和另一名巡视人员打了个招呼,正要打个哈欠,突然一双手从后方抓来,直接按在了哨兵口鼻之上,哨兵刚要全力挣脱,就感觉脖子一凉,然后感觉的便是剧痛,可脸上的手仿佛巨兽的爪子一般,牢牢抓住哨兵的脸面,刚刚还在和自己打招呼的另一名巡护队员也和自己一样,背后站着一个黑衣人,两名哨兵恐惧的对视,无言的看着对方慢慢死掉,就像看到自己的终结一样,片刻之后,哨兵便不再挣扎,背后的黑衣人把这名哨兵往草里一扔,和另一名黑衣人对视一眼,没有任何声音,朝着下一名哨兵而去,没有半点声音的夜晚,却有十数名黑衣人入死神一样,慢慢的收个着生命,有的是勒住脖子用力一扭,颈椎立刻崩断而死,有的是被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暗箭直接刺入脖子,没个黑衣人都手法熟练的收割着生命,不一会的功夫,营寨中央便聚集了十数名黑衣人,那主上一扬手,黑衣人们便钻进这些盘踞的帐篷,开始收割生命,那主上也慢慢的走向营寨最中央的帐篷。

    罗玉尘这几曰一直没睡好,眼下终于混迹金铭商会,心里大石落下,美滋滋的睡在帐篷里,梦中罗玉尘受持碧绿三尺剑,腾转挪移穿梭在无数人之间,每穿过一个人,便击杀一人,无数人竟然奈何不了罗玉尘半分,就在这时,一张大网直直朝罗玉尘扣了下来,罗玉尘躲闪不开,只能被扣在网中,越挣扎越紧,自己却发不出半点声音,罗玉尘猛地睁开眼睛,一个人正把手按在自己口鼻之上,自己双说全力挣扎,那手却是纹丝不动,这时罗玉尘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便转头一看,正是杨秀博,杨秀博眼眉紧锁,蹲伏余地下,看到罗玉尘朝自己看来,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罗玉尘不在挣扎,点了点头,自己脸上的手便撤了下去,罗玉尘这才看到,战四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侧身站在帐篷门边,帐篷不大,战四野一只手整按在自己脸上,怪不得罗玉尘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

    就在这罗玉尘刚刚睁开眼睛诧异之间,挡住帐篷门的布片被掀了起来,战四野直接右手向前狠狠一抓,往里一带,透过布片,直接把那人抓了进来,那人身穿金铭商会衣物,身上却有数次血迹,那人也不声张,直接双手变爪,狠狠抓向战四野手臂,战四野理也不理,左手直接成掌拍像那人额头,那人若是继续抓向战四野手臂,必然被战四野击毙于此,从掀起帐篷之门开始那人先机尽失,之好双手护额,却听啪的一声轻响,连着那人的两条手臂直接被拍断,更是直接把那人头颅直接拍碎,鲜血溅了杨秀博罗玉尘一身,战四野也不管身上血迹,把布片悄悄抬起一个小缝,朝外打量了起来,罗玉尘和杨秀博虽然见过死人,杨秀博更是亲手杀过人,可像战四野这么杀的痛快利索,杀完之后还没有任何反应的,二人心里也是寒气顿生,二人齐齐咽下一口口水,罗玉尘连滚带爬的从床上翻下,腿竟然打起了哆嗦,杨秀博看了罗玉尘一眼,眼中的鄙视无比鲜明,罗玉尘小声说道“太突然了,太突然了。”不理会罗玉尘越描越黑的解释,杨秀博便趴在布片的另一面也学着战四野一样,悄悄扬起一条小缝,打量外面的情况,罗玉尘抢不到地方,只能蹲在地上等待消息,却看到杨秀博的手也是轻微抖动着,不禁莞尔,心中的紧张也淡了不少。

    冲着小缝,杨秀博看到外面有数名黑衣人来回走动,黑衣人一个帐篷接着一个帐篷的走进去,不一会便又走出,然后从身上的酒袋一样的东西里倒出什么,洒在帐篷上,然后继续下一个帐篷,就在杨秀博不解之时,一名黑衣人从杨秀博对面的帐篷钻了出来,手里竟然还拿着一个人头!那人头面目狰狞,舌头也断掉开来,眼睛不见了一只,看来是受尽折磨而死,那人赫然就是今天和杨秀博他们一起今天才刚刚考核而过的人,白天还一起聊天过的人,一转眼已经阴阳相隔,杨秀博一股怒气直接冲入脑海,就在这时,不远处一声巨响划破这诡异宁静的夜晚,那黑衣人听到声音猛地转头看向声音来源之处,看到破绽,杨秀博直接全力运气灵气,直接窜出帐篷,右手成爪,直接穿破那黑衣人胸口,前进之力甚至把那人洞穿开来,边上的黑衣人看到同伙惨死,直接朝杨秀博扑来,身体还在半空中,一只拳头便直接轰在了那人脑袋之上,整个脑袋便爆裂开来,简单,暴戾,血腥,正是战四野,就在杨秀博把手从黑衣人胸口抽出,罗玉尘刚刚从帐篷内钻出的时候,战四野这厮再次打爆一人头颅,看的罗玉尘杨秀博差点直接暴起逃跑,战四野拳拳到肉,还都往脑袋上招呼着,这货属实有点太血腥了。

    这是刚才响起声音之处传来一声清亮的呼喊“阁下年纪轻轻,修为却如此之高,就在年轻一辈中也是排的上名号,何必做这种夜袭下作这事!”战四野眉头一皱,听出这声音正是午事那位老人家的声音,便听到令一人喝道“放火!强杀!”话音未落,营地四周便烽烟四起,看样子那些黑衣人泼在帐篷之上的东西竟然是及其易燃之物,这是便听到那来人家大喝道“孽障!纳命来!”随后火苗便越烧越旺,再也听不到那边的声音,战四野神色一紧,朝着罗玉尘杨秀博二人喊道“你们二人速速离开营地,找一隐蔽地方躲避,一会我便去寻你们!”说罢便见战四野双足狠狠一踏,一步竟然跃出三四丈距离,大步流星,其速度竟然把火苗都给吹开了,罗玉尘杨秀博二人对视一眼,眼中尽是凝重,他们二人潜入这金铭商会,就是为了来探查到底跟踪自己二人的究竟是谁,眼下二人不过刚刚潜入这金铭商会,对方竟然立刻前来追杀灭口,究竟是谁,和自己二人又有什么不共戴天之后,要拉上这么多无辜之人,眼下要二人就这么离开躲避,怎么都是不可能的,二人双拳紧握,朝着战四野离去的急忙追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