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八章 人命

正文 第八章 人命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阳转眼已经挂在天中央,杨秀博还在运功,罗玉尘在边上流水里抓鱼抓的不亦乐乎,突然林中传来一声虎啸,吓得罗玉尘一个激灵,赶忙从水中爬了出来,眼下杨秀博还在运功,罗玉尘不敢怠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在这时,搜的一声,一道亮光直接从罗玉尘耳边飞过,莫入丛林之中,一声虎啸之后,就再无半点声息,罗玉尘回头一看,杨秀博依然挂着平时的笑容,罗玉尘问道“完事了?”杨秀博拍拍身上的尘土说道“哪有那么快,也不知道你火炎果和那什么碧波寒水是什么宝物,我运功运了一早上,还是感觉有无数灵力在身体内转动,眼下看来不能着急回师门了,我必须找地方把这股灵气化掉,否则灵气曰渐散去,自然吸收的不到一成,太浪费了。”罗玉尘想了想说道“那寨子的事呢,还有灵石矿脉的事,难道就不着急了么”杨秀博说道“灵石矿脉是死物,跑不了,那寨子也不能凭空消失,眼下我先吸收灵气,否则我这灵气可就真的凭空消失了,走走走,看看咱们的午饭去,真想不到我现在用御剑诀已经可以破空了”说罢,二人便朝着深林走去,想来那老虎已经变作死物,化为二人中午腹中之食了,二人渐渐如林,一片小鸟便飞了起来,在二人头上的高空盘旋,划出一个又一个图案,看着前方鸟类的图像,战四野从飞奔状态下急停而立,惊道“灵石矿脉!”

    罗玉尘杨秀博二人经过半个多月长途跋涉,终于离开深林,回到这花田镇,相隔一月有余,二人却经历数次生死边缘的危险和宿士城随时都有可能暴起杀人的威胁,这半个多月二人快马加鞭,急速赶回花田镇,就是要在这花田镇联系剑宗,等待剑宗之人来到,并且暂居此地以等杨秀博消化火炎果和碧波寒潭所剩下的灵力为几用,二人顺着道路来到剑宗分支的当铺,店小二竟然还认得二人,急忙为二人喊出掌柜,杨秀博看到掌柜的出现抱拳说道“此处不便,掌柜的能否借一步说话?”那掌柜的神色一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罗玉尘杨秀博二人请入房中,说道“此处绝对安全,二位不必当下隔墙有耳。”杨修博四下打量之后附耳掌柜,只见掌柜的表情转换数次之后忍不住说道“此事当真!”杨秀博说道“千真万确,如若掌柜的不信,此处还有信物……”

    战四野一路跟着杨秀博罗玉尘二人于花田镇,摇摇窥视,只见二人和掌柜的秘密走入后院之后,战四野翻墙而入,找了一个隐秘之低悄悄等候,等了一会,就见掌柜的喊来一人,往那人手里塞了什么东西之后,那人乔装打扮,从后院牵马便离开了,战四野便急忙跟上,只见那人骑马速度飞快,不一会就已经离开花田镇,朝大陆飞驰前行,朝东面直接而去,战四野见四下无人,便一声轻啸,口中的啸声却甚是诡异,不一会,就见骑马之人后面不知什么时候起便聚齐了狼群!不一会便把骑马之人团团围住,骑马人被狼群连人代马直接撕碎!战四野走到骑马人之处,那狼群竟然直接避开战四野,任凭战四野从狼群中走过,战四爷翻来翻去,却不见任何东西,仔细一看,马肚子中竟然有一封包裹严密的信封,战四野拿起来翻开一看,竟然看都没看信上的字,就把信封直接搓成飞灰,甩了甩手上的血迹,又朝花田镇走了回去,却没注意到那骑马之人空中的淡淡绿色血迹。

    罗玉尘杨秀博二人在当铺后院之中翘着腿,喝着茶,甚是悠闲,当铺老板却手里拿着个透明的杯子,杯子里有条小虫,爬来爬去,就在这时,杯子中的小虫自行爆裂开来,绿色的血液崩的杯子到处都是,罗玉尘和杨秀博一愣,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当铺老板叹了口气说道“二位果然是被人跟踪了,这子母盅,母盅若是死了,子盅便会立刻死亡,眼下子盅已死,想来是母盅已经死了。”说罢,出门又唤出一人,交给那人一个信封,杨秀博上前一步,冲口袋中掏出那六品灵石,那人双手抱拳,便骑马而且,罗玉尘说道“我们二人一路之上没有见到半个人,我们怎么会被跟踪的?”掌柜的叹了口气说道“二人虽然有勇有谋,但是江湖行走的经验却是太少,江湖之上跟踪人的方式多不胜数,有时候是在被跟踪之人身下洒下香味及淡的香料,以异兽来追踪,有的是在被跟踪之人身上留下可以千里感应的法宝,甚至有可以在千里之外能听到对方声音的法宝,总之是多不胜数”杨秀博闻言一愣说道“我们什么都没有接受宿家东西,怎么可能会被跟踪呢,而且我们也洗澡过啊”这是罗玉尘说道“是马,我们一直骑着的都是宿家的马”杨秀博恍然大悟,接着却是叹气不语,这是罗玉尘说道“掌柜的,那你交给第一个人的书信里写着的到底是什么呢”掌柜的微微一笑说道“我写的是药宗发现千年乌参,秘密从金铭商会转运而走,这叫祸水东引。”罗玉尘说道“那那人就这般送了姓命?”掌柜的微微一笑,颇为自豪的说道“能为剑宗奉献生命,也算是他的福分吧”杨秀博也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罗玉尘看到杨秀博的表情之后,心中一寒,默默无语。

    晚上,罗玉尘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总想起掌柜的那漠视人命还能笑着的脸,这到底是为什么,罗玉尘不明白,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条,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死了,便是那无尽的沉默,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看着运功的杨秀博,罗玉尘忍不住说道“秀博,那掌柜的为什么可以这么轻贱的在乎人命。”杨秀博闻言之后运功的身体也是微微一僵,随后放下运功的双手,说道“踏上修行这条路,我们便不在是普通人,我们拥有普通人没有的力量,我们有普通人没有的权利,我们有普通人十倍甚至百倍的悠久生命,当权者可以把普通人的生命践踏,摧毁,控制其一生,普通人在修行者眼中,只是棋子,炮灰,甚至消耗品!”罗玉尘一愣,大吼到“那我们为什么要修行?为什么要去做那人上人?我做不到!”杨秀博不再是往曰那样的微笑叹气道“因为不甘只为这世界当一个陪衬,甚至死了之后也只是一坡黄土,我们修行者逆的不是这天,而是这些高高在上的人心!”罗玉尘怔怔无语,晚风吹过,却吹不散天上哪山雨欲来的阴沉。

    ;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