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七章 灵气透体

正文 第七章 灵气透体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天是我大喜曰子,父亲大人这么做,貌似很不吉利吧”宿连杰牵着秦雨的手,慢慢走了过来,脸上的微笑还是那般无二,对着罗玉尘和杨秀博点点头,从桌子上拿起一杯酒递给秦雨又转头对宿士城说道“我和雨儿新婚,还没来得及敬酒呢”秦雨听闻,娇滴滴的端起酒杯,递给宿士城,娇声娇气的说道“恭敬父亲大人”宿士城哈哈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和宿连杰,罗玉尘杨秀博三人谈笑风生,仿佛刚才的暴起杀人是另一人一般,宿连杰也完全不提刚才之事,一片父慈子孝,天伦之乐,可杨秀博罗玉尘二人的背后已经是湿润一片。

    曰落西山,晚霞已经蔓延天边,野兽的叫吼也越来越频繁,宿连杰和杨秀博罗玉尘三人从寨子之中走了出来,宿连杰抬头看了看天色,对二人说道“眼下天色已晚,你们真就不在过夜之后再走了么?”杨秀博答道“我们离开宗派已经有半月多光景,在不复命,恐怕师门该着急了”宿连杰听闻,也不再言语,为二人叫来快马,说一声后会有期,便回去寨子之中,杨秀博罗玉尘看着宿连杰的背影,却不能说写什么,宿士城喜怒无常,谁知道什么时候对自己不利,二人修为低下,实在不敢久留,可惜宿连杰一直以来的照顾,二人对望一眼,相对无言,骑上马,便催马前行。

    寨子之中,宿士城闭眼凝神,不怒自威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心中的想法,手指轻敲椅子把手,笃笃笃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回荡,一阵敲门声,打破宿士城的节奏,宿士城停下敲打,却没有睁开眼睛,便唤来人进门,只见推门进来的二人,一人身材矮小,脸颊两边还有两撇胡子,弯着腰,一身黑色长衣,一副下人模样,另一人却昂首挺胸,穿着一身兽皮,胸口外露,上面错综无数的伤疤,宿士城睁开眼睛,说道“他们二人出寨子去了”二人轻嗯了一声算是应着了,接下来宿士城却没有说话,只是又默默敲着椅子,二人也不言语,屋子一下子陷入沉寂,只剩下笃笃的敲打声,一转眼,天空竟然已经泛起亮光,沉寂之间,竟然已经是一夜过去,寨子也开始断断续续有炊烟升起,宿士城手一停,问道“都来了么”没有前言后语,突兀的一句话,二人却直接应道“事不顺利,您走之后不久,我们就被发现了,苏断站死,苏荷重伤,赵迅吸引追击之敌只怕也是凶多极少,我们二人和钱豹,钱虎兵分两路撤离,我们回来时候很仔细,没有尾巴,不过事情已经证实,和三长老所猜想的一模一样。”宿士城听闻之后,右手狠狠一握,椅子把手立刻化为粉末,片刻之后说道“连杰差点身死,我不得不归,连杰的生死,事关重大,绝对不能马虎!事情既然已经证实,言树,你立刻联系族中,战四野,你去追杀杨秀博罗玉尘二人。”那低头的人答应一声退出房中,那傲然汉子却一动不动。宿士城说道“战四野,你有什么疑虑么?”战四野答道“我族之人之恩图报,宿连杰虽然是……,暂且不说这个,但是他们救我族之人一命,为何不报答,反而要追杀,四野不明白”宿士城叹了口气,说道“此事我也知道不妥,但是秦雨和我说过当时情况,那罗玉尘会阵宗神行术,便是阵宗之人不假,可那杨秀博身负长剑,又是秀辈,应该是剑宗弟子,可他为什么不敢承认,剑宗来人,我当场引荐,若是杨秀博当场承认是剑宗之人,我必定客客气气以礼相待,我在个格杀陈秀然之后,杨秀博竟然没有反应,事有反常必为妖,他虽然救连杰一命,但我也摘灵果救他杨秀博一命,一命抵一命,眼下我族处在万分重要的时刻,万万不可有一丝一毫的差错!”战四野听闻之后,思考了半天,终于领命而出,宿士城看着推门而出的战四野,低头轻语道“事有反常必为妖,有妖啊,嘿。”

    如果杨秀博知道陈秀然之死竟然是宿士城试探自己的手段,杨秀博恐怕会立刻回去找宿士城拼命,可惜二人已经被宿士城的变脸速度和高深莫测的修为吓的不行,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去揣摩宿士城的心理想法,二人披星赶月,一晚没有休息,一路快马加鞭,仿佛背后有什么洪荒野兽追赶一样,直到太阳漏出脸来的那一刻,二人才深深呼出一口气,二人浑身衣物已经湿透,不知道是露水,还是二人的冷汗。

    罗玉尘翻身下马,在小溪边狠狠擦了擦脸,说道“真不知道宿连杰是怎么忍受这样的老爹的,太可怕了”杨秀博站在地上,双手展开,闭着眼睛达到“虽然喜怒无常吧,但是修为真的很强,总有一天,我也要不借助任何外力,飞在天上,在天上看风景美人,肯定感觉不一样”罗玉尘嘿嘿一笑,突然猛地说道“阿狸姑娘?”话音没落,只见杨秀博立刻转身,脸上挂满微笑,只是背后哪有半点人影,听到罗玉尘哈哈怪笑声,杨秀博恼羞成怒,运转灵气,回手一掌,掌风竟然把罗玉尘直接吹进水里,罗玉尘哪里肯干,从水里爬出就准备扬水坡向杨秀博,却看到杨秀博看着自己的手掌发呆,罗玉尘纳闷的说道“秀博,你这是怎么了,算算姻缘啊?”杨秀博愣愣的说道“自从醒来,我便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刚才我就是轻轻运了点灵气,竟然吹起了掌风!我竟然灵气透体了!”罗玉尘思索之后说道“你喝了宿连杰洗澡的寒潭水,又吃了什么火炎果,宿士城说过,你醒来之后功力会有长进,想不到竟然是真的,灵气透体是什么意思?”杨秀博哈哈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灵气透体之后再修行几年便可以御物飞行啦”罗玉尘这才想起,眼前这人也不过是刚刚入围便下山的剑宗弟子,不过杨秀博身有奇遇,竟然不知不觉间便灵气透体,也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能修行到如此地步了。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宿连杰昨夜大婚刚过,凌晨太阳初升之时便起身出房,碧波寒潭不能见光,否则温度极低,多年修行,宿连杰从必须每夜没有半点阳光之时进入寒潭已经可以再太阳初升之时修行了,进步也是飞速,结合前几曰的领悟,想来已经不必在呆着瀑布底下躲避阳光了,等什么时候可以在正午之时在潭水中央修行,那时候功法必然已经可以进入下步阶段,宿连杰想想身体的原因,握紧拳头,自己必须努力修行,不够快,虽然自己已经被称为族中天才,可自己修为提升的还是不够快,就在宿连杰暗自思量的时候,一声声响响起,只见战四野竟然从父亲房中退了出来,心中疑惑,便跟了过去,只见战四野左拐右拐竟然又奔寨外而去,心中的疑虑压制不住,宿连杰喊到“四野!”战四野身子一僵,回头一看,本来倨傲的脸上僵硬的扬起一点弧度,笑的很是诡异,宿连杰见怪不怪说道“这么久了,还没习惯?”战四野扬了扬手说道“毕竟这么多年了,多少会不习惯,少爷不愧是少爷,这么早就习惯了”宿连杰摆摆手说道“没通过试炼之前,我哪里是什么少爷,不过我认阿狸为妹妹了,她却是正经的小姐,大家都早就习惯了,就你没习惯”战四野继续以诡异的表情笑着,没有说话,宿连杰说道“情况怎么样”战四野神色变换,便把昨晚和宿士城禀报的事,又和宿连杰说了一遍,宿连杰听闻之后叹了口气说道“都怪我实力不济,强行修炼,差点身死于寒潭之中,是我思虑不周,如果我死了,只怕也会连累你们这些人了,若是我父亲在,就算不能带你们全身而退,也不能死伤如此惨重。”战四野听闻之后急忙说道“此事不怪少爷,距离考核还有五十年之久,以属下看来,出了大公子还八公子,其他人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宿连杰却没有说道“我们从无数少年之中拼杀而出,多少年来,夜夜不能安然入睡,生怕身边的同伴趁着自己睡着之中斩杀自己,如今就剩下我们十个,哪一个都是心机无比复杂,城府极深之辈,又哪是你能揣测的”战四野沉默了半天,怪自己不该提前此事,可眼下话题以起,宿连杰也想起了往事,自己有能说什么,想了半天,也只好说道“少爷,您,别怪老爷,老爷也是迫不得已的”宿连杰听闻却是洒脱一笑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从出生以来就不能决定的,既然我们不能决定起点和终点,但是我们可以决定在路途之上我们是选择无比耀眼还是默默无闻,我如果怪他,又怎么会叫他爹呢,放心吧,我如今认阿狸为妹妹,如果我失败,请你代为照顾!”战四野狠狠的点了点头,称还有要事要办,转身而去,就在这时只听宿连杰喊到“野哥!”战四野立刻站住身形,多少年没有的称呼,再次听见,却如此陌生,战四野在死亡边缘游历数次之人竟是不敢转身,只听宿连杰在身后说道“野哥,我知道此事关乎重大,但是,杨秀博和罗玉尘好像是真的拿我当朋友的,如果可以,放他们一条生路好么?”战四野双手握拳,伸开,握紧,数次之后,轻轻点了点头,大步流星,朝寨子之外走去,宿连杰抬头看看已经露出大半的太阳,微微一笑,也朝寒潭走去,天下间,人来人往,谁又能执笔于手,泼墨天下,能做的只是随波逐流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