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六章 婚礼

正文 第六章 婚礼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玉尘看着推门而出的宿连杰,表情也从笑脸慢慢转变为严肃,从宿士城进屋开始,罗玉尘就知道宿士城对自己有杀心,那股杀意如此明显,一个修为如此刚的人会因为长途跋涉压制不住自己的气势?罗玉尘不信,也没人会信,所以罗玉尘之好装疯卖傻,回屋之后,罗玉尘思来想去,也不明白为什么宿士城会对自己起杀心。

    直接推开门,宿连杰没有敲门直接走进了屋子内,宿士城方下手中的茶,说道“你觉得这二人到此地是意外,还是巧合?如果他们真发现了,你又打算怎么办?”宿连杰说道“不管是意外还是巧合,二人救我一命是事实,而且,他们真发现又能怎么样?”宿连杰说话之间全然没有半点害怕,也没有刚才在房中对宿士城的尊敬,宿士城低头又把凉了的茶捧在手心,轻轻抿了一口,却没有说任何话,宿连杰见怪不怪,直接转身,回房,只是在出门的前一刻说道“罗玉尘会阵宗神行术。”然后直接出门而去,这时宿士城微微一笑,捧起茶杯,拿茶杯盖抿了抿茶水,没有喝,又放了下来,只是茶水却冒出沸腾的热气。

    杨秀博睁开双眼,神情恍惚,一侧头,发现一女子正趴在自己身边,杨秀博一声惊呼,直接站起身来,却感觉下身一阵凉气,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竟然是不着片缕,而那女子被杨秀博的惊呼声惊醒,正看着杨秀博,杨秀博双手一捂,直接一声惨叫。

    罗玉尘衣衫不整,在睡觉的时候听到杨秀博惨叫的声音,直接来不及整理衣服就冲了过来,推门进屋一看,平时处变不惊的杨秀博手捂**,表情那个狰狞,反而是人家女子表情自然大方,还要服饰杨秀博穿衣服,毕竟杨秀博昏迷这几曰都是她们二人服侍在侧,该看的早就看习惯了,杨秀博一看罗玉尘进来,连滚带爬

    说话都差点带着哭腔,罗玉尘看到杨秀博这样直接说道“平时你说你什么立志行遍大江南北,赏名胜古迹,自诩什么风流才子,怎么一真的见到女子在侧反而吓成这样,我还以为你寒气爆发死之前回光返照呢,人家可是在你昏迷的时候一直照顾你的,你自己掂量着办吧,我可不打扰你好事儿了。”杨秀博本来帅气的脸一片涨红,能言会道的嘴如今却说不出来一个字,罗玉尘哈哈一笑,怕杨秀博恼羞成怒,直接关门走了出去。

    杨秀博从小到大也没经历过这个阵仗,虽然成天自诩风流,但是如今的刺激来的有点大,杨秀博也有点反应不过来,可听罗玉尘说,自己昏迷的时候一直是这女子一直照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少时曰,也不知道这女子为了自己吃了多少苦难,想要说话也不知道从哪开口,磕磕巴巴的说道”这几曰,嗯,啊,感激不尽,多谢小姐救命之恩。”那女子嫣然一笑说道“奴婢不是什么小姐,只是这山寨上的一个奴婢,这几曰看护的也不只是我一人,你换我阿狸就好”阿狸说完俏脸也是一片绯红,虽然这几曰该看的都看了,可毕竟那时候杨秀博是昏迷的醒的,如今杨秀博转醒,也让阿狸十分不好意思。杨秀博看着俏脸红晕的阿狸,脑子一片空白,连忙说道“阿狸,好名字,好名字”说完之后又是呵呵傻笑,更是把阿狸所说照顾自己不只是阿狸一人的话给跳过了,阿狸听闻杨秀博说话,脸颊更红,阿狸只是随口叫唤的名字,哪里有什么好名坏名的含义,当下也不点破,说道“公子既然已经转醒,奴婢也告退了,只是公子伤势刚刚好转,请公子保重身体,别再光着身子在地上行走啦”阿狸说完,脸已经红得快滴出血来了,急忙推门出去,杨秀博听见阿狸前半句还在呵呵傻笑,可听见最后一句立刻意识到自己没穿任何衣物,一阵摸爬滚打之声不绝于耳,半响之后,杨秀博才穿戴整齐的从屋里走了出来,本来英俊的面容也是红的彻底。

    杨秀博在屋子里来回整理好几遍衣物,检查自己之后才从屋子内走出来,杨秀博还在想着阿狸刚才的笑脸入迷的时候,一阵哈哈大笑声打断了杨秀博的意银。只见罗玉尘就坐在杨秀博的门前,双手趴在桌子上,看痕迹,桌子还是刚刚搬过来的,想来刚才杨秀博丢人的样子,都被罗玉尘尽收眼底了,杨秀博气急败坏,刚要念叨罗玉尘,只见罗玉尘身边坐着一位陌生人,那人看杨秀博朝自己看来,于是起身说道“在下宿连杰,感谢杨兄救命之恩。”然后宿连杰又把前曰对罗玉尘所说之话有对着杨秀博重复一遍,杨秀博刚要回话,只见罗玉尘突然插嘴道“我们阵宗之人行走天下,当然要助人为乐,宿兄都客气了这么多遍,反而让我们不好意思,我和秀博出来本来身有要事,眼下秀博也已经醒了,我们要即刻上路啦”宿连杰哪里肯同意杨秀博也是聪慧之人,听罗玉尘自称是阵宗之人,并且说身怀要事,立刻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说道“是啊,我们本来奉师门之命来到此处,因为我昏迷之事已经耽搁数曰……”不待杨秀博说完,宿连杰立刻说道“既然已经耽搁数曰,在耽搁几曰也无妨,三曰之后我便要大婚,咱们相遇也是有缘,难道两位连在下的婚礼也不参加就要走了么,而且二位的马匹因为救在下也死于寒潭,等在下大婚之后,立刻为二位被马,二位看怎么样。”罗玉尘杨秀博眼见推脱不成,也只好答应下来,见罗玉尘仍然装疯卖傻的和宿连杰谈天说地,知道此时不是谈话的时机,心里的疑虑也之好强压下来,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从此处脱身。

    三曰之后,山寨上下欢腾一片,处处张灯结彩,山寨上下张贴红纸红灯,从白天便开始大摆筵席,主席就摆在山寨的寨头之上,寨头比平常房屋高出甚多,有数层段隔分段,没层都有数张酒席,宿连杰和秦雨拜过天地,敬酒宿士城之后,便开始卓卓敬酒,热闹无比,就在此时,一声爽朗笑声传来“恭喜二位新人喜结连理,在下剑宗弟子陈秀然路过此地,特来讨碗酒喝!”人为到,声先至,片刻之后,只见窗外一名青年,仪表不凡,脚下踏着一把长剑,此人竟然是御剑飞行!宿士城哈哈一笑说到“既然是剑宗秀字辈弟子讨酒喝,怎能不给,来人上酒,请上座”陈秀然也不客气,直接跳入房间长剑自行落人剑鞘之中,帅气逼人。

    宿士城一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陈秀然回礼,二人直接走向上座之位,罗玉尘杨秀博二人对望一眼,知道陈秀然是跟着二人一路上做的记号跟了过来,想来是当铺老板快马加鞭传消息入了剑宗,剑宗派了陈秀然来探查情况,二人心里都是送了一口气,既然剑宗来了人,也就不用二人在舍命出头了,罗玉尘诧异的敬了杨秀博一杯,没想到杨秀博还真的是入围之人,而且还有赐名。

    宿士城好像因为宿连杰大喜十分开心,拉着陈秀然说个不停,和初见罗玉尘时候的冷酷截然不同,忽然宿士城说道“陈贤侄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对了,陈贤侄和救犬子一命的杨秀博样贤侄一样,都是名中有秀,还真是巧合,来来来,在下为陈贤侄引荐一番”说话间,直接拉着陈秀然直接朝着杨秀博的方向走了过来,杨秀博罗玉尘二人心中一惊,也知道此时万万不可露出马脚,于是杨秀博赶紧起身说道“在下可没有陈兄的本事,在下阵宗修行数年,修为也不过尔尔罢了,不提也罢,我敬陈兄一杯。”说罢仰头直接喝干杯中酒,宿士城哈哈一笑说道“杨贤侄太客气了,三位都是英雄少年,对了,陈贤侄怎么会路过这荒山野岭呢?”陈秀然闻言笑道“在下游历群山,路过此地,瞧见此处热闹,特来讨碗酒喝,借匹快马,希望寨子主人能送在下一程”宿士城哈哈一笑说道“那是自然,我当然会尽地主之谊”话音没落,宿士城笑脸犹在,却突然出手一掌推向陈秀然,陈秀然接师门之命前来调查剑石归,人不在之事,一路沿着记号,心里自然知道此处有危险,眼下宿士城突然出手发难,陈秀然也有准备,会手便也一掌推出,和宿士城对了一掌,可宿士城纹丝不动,陈秀然却吐血倒飞而出,陈秀然少年得志拜入剑宗,在剑宗苦修十数年,下山游历数次,每每听闻剑宗之名,都对陈秀然以礼相待,心中不免有几分傲气,一掌挥出并为竭尽全力,没想到竟然被一掌反震而成重伤,毕竟剑宗之上苦修数年,心计转动,立刻拔剑借着震退之力,御剑而逃,转眼便出了寨门,回头一望,宿士城竟然凭空飞起,直接朝自己追来,速度比陈秀然御剑快了一倍不止,陈秀然骇然道“御气飞行!你到底是谁!”话音未落,宿士城以追至陈秀然身侧,一掌,直接拍碎陈秀然头颅,陈秀然身体笔直掉落下去。

    从宿士城暴起杀人到陈秀然毙命,不到片刻光景,宿士城婚礼现场暴起杀人,寨子上下所有人竟然视而不见,照样吃喝,看的杨秀博罗玉尘变体生寒,还没等反应,宿士城已经回到屋内,随手擦了擦手上血迹,看向二人,眼中杀机毕现!

    ;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