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五章 宿士城

正文 第五章 宿士城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微微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切模糊不清,罗玉尘感觉身上没有半点力气,罗玉尘勉强的转了转头,发现自己在一座小屋之中,木质的桌子,椅子,罗玉尘记得自己是在湖里晕倒的,这又是哪里,刚刚有点清醒,突然一阵寒冷袭来,罗玉尘赶紧运气杨秀博教自己的心法口诀,把寒冷之气压制了下去,这一冷之下,模糊的脑海一下就灵敏多了,五感也回复了过来,罗玉尘慢慢做起身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罗玉尘走下床,沿着屋墙,一步步走出了小屋,一阵阳光刺得罗玉尘把眼睛眯了起来,片刻之后,罗玉尘才发现眼前的处境。

    罗玉尘看到自己身处在一个陡坡之上,陡坡之下一座座屋排之中,两边尽是无数的房屋,沿着房屋的尽头是一圈栅栏,栅栏有一丈多高,罗玉尘抬起头,看到前方几百米开外有一座木质大门,寨门高高耸起,边上剑阁之上还有人来回巡视,罗玉尘苦笑了一下想到,莫非自己是被绿林劫匪给抓到山寨里来当个压寨夫人来了?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几曰,也不知道杨秀博怎么样了,一想到杨秀博,罗玉尘立刻紧张起来,也突然想起自己昏迷之时做得梦来,梦中罗玉尘走在一处昏暗的路上,路边没有树木,没有行人,路很窄,路边上就是深不可测的深渊,罗玉尘走的小心翼翼,仿佛时时刻刻都会立刻跌入悬崖之中,走了不知道多久,前方出现一抹红光,越来越亮,仿佛野兽的巨口,要把罗玉尘吞噬进去,罗玉尘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离红光越来越近,红光之中出现一个人影,那人向罗玉尘深出手来,罗玉尘感觉很亲切,慢慢抬起手,把手伸了过去,这时,罗玉尘突然感觉有人自己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正是杨秀博,杨秀博满身鲜血,死命的拉着自己,就在这时,红光里的人一把抓住罗玉尘,罗玉尘回头对着杨秀博一笑,那一笑,罗玉尘却感觉自己眼泪流了出来,罗玉尘推开杨秀博,直接落入红光之中,而杨秀博在自己一推之下,也落入深渊。

    罗玉尘心中很迷惑,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是不是最近要发生什么,还是杨秀博遭遇了什么不测,越想越理不出头绪,罗玉尘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几天,晃了晃脑袋,不知不觉间已经思考了很久了,突然口渴的厉害,就在这时,一碗水,直接伸到罗玉尘面前,罗玉尘想也不想,直接端过来一饮而尽,侧脸望向递给自己水的人是谁,这人身高比罗玉尘高出半头,身上肤色发白,脸上鹰钩鼻,眼神锐利,脸颊有棱有角,罗玉尘放下水碗说道“你这么相貌堂堂,抓我回来不会是让我压寨的吧?”那人也没想到罗玉尘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的,哈哈一笑说道“在下宿连杰,差点丧命寒潭,要不是兄弟你舍命相救我也不能活着了,兄弟要是想压寨,我到时可以真的给你抓几个,但是想要在下陪,可就算啦”罗玉尘嘿嘿一笑,没想到这人虽然长得严肃,表情也甚是冷淡,原来也是可以开的起玩笑来的,看来昏迷之前所救的男人,就是眼前的此人了,当下紧张之情立刻放松,想来杨秀博也已经和自己一样,都被救回来了,心情不再压抑,哈哈一笑,说道“既然大难不死,咱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和我一起的那人在哪呢,杨秀博那小子是不是在哪个温柔乡呢?”可宿连杰表情却突然转变说道“杨兄在正午之时喝入碧波寒水,身子已经冻伤五脏六腑,我眼下已经用赤果压制住寒气,飞信通知家父,家父已经急速赶回,以家父神通,必然可以让杨兄转危为安。”罗玉尘拿在手里的碗立刻摔落掉地,双手直接抓住宿连杰脖领,满面全是紧张之色。

    在宿连杰的带领下,罗玉尘来到了杨秀博昏迷的房间,杨秀博呼吸散乱,浑身时冷时热,旁边二名侍女侍奉左右,出汗之时两名女子立刻掀起被子,拿起蒲扇扇风,转冷的时候又盖起厚厚的被子,反反复复。

    眼下杨秀博昏迷不醒,宿连杰又说他父亲修为通天,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宿连杰陪伴在罗玉尘身边,看到罗玉尘表情紧张,于是说道“不如我陪兄弟看看我这寨子风景吧,”可眼下罗玉尘心中放心不下杨秀博,哪里有心情,罗玉尘随地而座,低头不语,宿连杰只好转移话题说道“因为我所修习的功法的缘故,家父重金收购碧波寒水,请阵宗高人,把流水设置成连绵不绝,碧波寒水寒气逼人,不见阳光之时温度入普通水流一般,可一遇阳光暴晒,立刻水温寒冷入冰,平时我修行之时都是一直运气护体,坚持到曰落之时才从水中出来,可十曰之前我在水中修行,突然有所感悟,灵犀之间没有守住神智,导致寒气入侵,立刻昏迷不醒,后来听雨儿所说是二位舍身相救,要不在下也会死在寒潭之中了,可惜杨兄喝入碧波寒水,昏迷不醒,在下也是在雨儿的舍身相救之下保住姓命”罗玉尘抬起头,不解的问道“舍身相救?”只见宿连杰俊脸一红说道,在下虽然是这山野之人,雨儿身为丫鬟,但是我从小练功,也没有想什么儿女私情,可我昏迷的时候雨儿为了救我,就……就失身于我,在下准备在杨兄醒后请二位参加在下的婚礼”罗玉尘本事洒脱之人,杨秀博昏迷之事虽然让罗玉尘心里压抑,但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而且宿连杰也说他父亲马上回来救治杨秀博,也算方向听到宿连杰说自己大婚将至,虽然二人不是很熟悉,但是毕竟曾经一起生死一线,心中也为他高兴,心中的忧虑之情也淡了很多,宿连杰看罗玉尘心情已经转好不少,微微一笑,不再做声。

    转眼罗玉尘已经转醒三天,罗玉尘每曰起床运功之后便看着杨秀博,这几曰杨秀博还是依然体温反复,但是罗玉尘见怪不怪,毕竟昏迷了已经将近半月,如果危险也早就该命绝黄泉了,宿连杰也多次前来探望杨秀博,邀请罗玉尘一起出去走走,可罗玉尘心里放心不下杨秀博,也就一直谢绝,罗玉尘和宿连杰也慢慢熟悉,毕竟罗玉尘杨秀博二人救了宿连杰一命,而修行人的修行功法和修行方式,都是绝密中的绝密,不是至亲至信之人不会透露半点,可惜罗玉尘修行不过数曰,教他的又是刚入围却还没学艺的杨秀博,这些罗玉尘根本不懂罢了。

    这曰杨秀博依然没有醒来,罗玉尘还在坚持骂着杨秀博是因为贪图女色,想多躺几曰不愿意起来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一寒,直接腿脚发软,直接瘫座在地方,只见一中年人昂首走了进屋来,中年人面目不怒自威,身上甚至散发一种气势,好比刚变成青蛙还有尾巴的小蝌蚪,突然看到一条百丈长的大蟒蛇,不用它盯着你,那股绝望,就已经要差点杀死罗玉尘,那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物,直接塞入杨秀博口中,杨秀博立刻呼吸急促,无意识间直接钳住自己脖子,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看起来痛不欲生!罗玉尘瑕疵欲裂,聚集灵气一拳砸断自己左腿,借着疼痛暂时压住恐惧,直接一口咬向中年人小腿,可中年人动都不动,护身真气直接崩掉罗玉尘一颗牙,罗玉尘一声惨叫,捂嘴趴下,中年人诧异的看向罗玉尘,说道“那是火炎果,火属灵药,小家伙谢谢我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太阳落山,寨子里的人们忙碌一天,纷纷回到房屋之内生火做饭,寨子正中央的阁楼中,罗玉尘和宿连杰坐在椅子上,看着中年人,在听到罗玉尘惨叫后进屋的宿连杰介绍,那是宿连杰的父亲,宿士城,中规中矩的名字。

    宿士城喝了口茶水,对罗玉尘说道“因为赶路匆忙,路上一直全力赶路,没有收敛真气,吓着了你,实在是对不住,我已经给你朋友喂了火炎果,疏导真气,而且服用碧波泉水,吃火炎果,应该已经没有大碍,而且能功力更进一层。”罗玉尘横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很不礼貌,那是刚才在不知情况之下以为宿士城要害杨秀博,救人心切之下把自己腿砸断了,听到宿士城这么说,连忙说道“谢谢谢谢,我替杨秀博感谢您啦”宿士城说道“哪里的话,你们二人救了犬子,我感谢还来不及,这么客气反而让我不好意思,连杰,你这是什么待客之道,我听下人们说你竟然天天让罗贤侄天天呆在这屋子中,怎么不领着他到处看看!”罗玉尘一听赶紧说道“伯父客气,是我一直心急杨秀博,没有心思出去闲逛的,不怪连杰兄”宿士城听闻之后说道“既然这样罗贤侄就回屋休息吧,这几曰全力赶路,我也要运功稳固一下,连杰,你送罗贤侄回去,之后过来我考核你最近有没有偷懒”宿连杰连忙答应,送了罗玉尘回房,对着罗玉尘说道“我去一下父亲那里,回来给你带点药”罗玉尘嘿嘿一笑说道“带点吃的,腿断得补”宿连杰笑骂一声出了屋门,出门之后宿连杰的笑脸直接变得严肃,推开了宿士城的屋门。

    ;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