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二章 黑心

正文 第二章 黑心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连下了几曰的阴雨散去,雨后的阴霾散去,几曰来饥饿的野兽也出来觅食。一条饿狼来回寻觅,想为这几曰的饥饿的肚子找点东西,可找了很久却不见一点动静,要不就是附近的老虎狮子,老狼很郁闷,只能对着月亮嗷嗷发泄。

    “嗖”一阵破空声划破长夜,一把长剑,正插在老狼身上,直接致死。杨秀博拔出狼身上的长剑,嘿嘿一笑道“在野外呆了三天了,终于有点东西可以打打牙祭。”长剑归鞘,拽起狼尾,杨秀博乐呵呵的向回走去。

    “今天改善伙食啊,你的伤好了?”罗玉尘点火,拔毛,非常熟练的把老狼放在火上,准备晚饭,对着边上的杨秀博说道“你说你是剑宗弟子,那天下都有什么宗派啊,剑宗厉害么”杨秀博在边上运气调息说道“哪有那么快,我爆发真气,又硬抗了掌心雷,现在功力顶多回复二成,我们剑宗是剑法扬名天下,还有很多宗派,药宗的丹药,阵宗的阵法,天机宗层出不穷的手段器具,道宗貌似讲究什么天人合一,佛家呢就是一群天天想长生,却不吃肉,不喝酒,甚至连媳妇也不娶的一群怪人,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修行,我也只是一个刚入门三年的普通弟子,哪里知道那么多。”罗玉尘想了想,问道“那前几曰和你死磕的神秘人是哪门哪派的啊?”有罗玉尘这么打岔,想消停运功已经不可能,好在杨秀博也是比较喜欢说话的人,索姓不再运功,和罗玉尘谈起天来“天下除了几个大宗派,小门派也多不胜数,那神秘人暴起用的是千门锁骨,锁骨本来只是小门小派用于入室偷窃,可那人却用来暴起伤人,他的攻势好像是鹰教鹰爪,可步伐却又是八卦步,还能一语道破我是剑宗二十三代弟子,这个人,不简单,不过不用想他,他左臂以断,除了药宗丹药,再不可能续肢,这人看来已经中年,看来也不会再有什么奇遇,一身修为基本算废了。”罗玉尘听得出神,本来是很严肃的事,可看着明明和自己年岁差不多大的少年,说话却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这位大叔,芳龄几许啊”杨秀博白了罗玉尘一眼,也不生气,把火扑灭,拽下一条后腿,边啃边说道“我是十四岁进的剑宗山门,每天早起和所有师兄弟练剑,已经三年,堪堪入围,你呢?”罗玉尘也有样学样,拉起一条狼腿啃到“我今年十六,杨哥,你说的入围是什么意思啊?”杨秀博说道“剑宗每十年开宗收徒,来者不拒,然后所有人在一起练剑五年,受不了的就走了一批,然后师长们寻找其中资质好的或者是品质好的,收为徒弟,算是入围,其他的收为外门下山去打点山下产业”罗玉尘一愣,说道“这么说来,你练剑三年却下山来,原来是受不了跑下来了啊”杨秀博一听差点把狼腿直接摔在罗玉尘脸色,可能是觉得浪费,不理会罗玉尘的嘲讽,说道“哥哥我是天赋异禀,师门说让我回家省亲,然后回去正式拜师,可我无亲无故的没亲可省,就来回溜达遇见了你这事,对了,你怎么会阵宗神行术的。”一说道这神行术,也不知道陈三怎么样了,罗玉尘不免心里有点忐忑,接着说道“我本是一孤儿,陈三把我抚养长大,是他教我的,我的回去看看陈三怎么样了,剑宗怎么走,我以后也要拜师剑宗,”杨秀博把狼骨头想一扔,说道“也好,我正要回师门报告关于矿脉之事,可惜样品丢了,我在剑宗之上等着你小子,不过你小子可要小心,哪神秘人找不到你我不会善罢甘休,你所说那宋六对你又是知跟知低,这样吧,反正时间还来的及,我就陪你走上一遭,然后一起去剑宗师门,咱们一起行走天下!”

    三天不归,路里镇还是一样的平静,因为矿脉之事闹得沸沸洋洋的人群,还在期待着可能发现灵矿的消息,可罗玉尘在杨秀博口中知道,杨秀博手中的灵石,可不是在路里镇出土的,就在前几天罗玉尘把灵石还给杨秀博说出来龙去脉的时候,还被杨秀博鄙视了好久。

    路里镇在近半个月以来因为矿脉之事,热闹很多,来路不明之人也是众多,二人中罗玉尘就会跑,而且人多的地方也施展不开,战力近乎于零,而杨秀博因为前几曰和神秘人死磕的旧伤未愈,担心被宋六等人发现,也不敢招摇过市,好在罗玉尘从小生长在这路里镇,路里镇又不大,罗玉尘对于路里镇是知根知底,基本属于闭着眼睛也不会走丢的地头蛇,不知道罗玉尘从哪搞来二顶帽子,把二人的脸遮挡住,好在最近路里镇陌生人急速增多,蒙面着脸的也不只是二人,所以二人也不算是引人注目。

    二人左拐右拐,来到罗玉尘所居住的破庙,可能是最近阴雨连天的关系,破庙里很是阴冷,“可能是你那位陈叔叔怕被饿死,所以自己去找伙食去了”杨秀博大咧咧的往地下一座看着罗玉尘说道“我们就在这等他一会吧”却发现罗玉尘脸色僵硬,本来不大的眼睛竟然开始慢慢红润不由一惊,还没等发问,就听罗玉尘说道“不对,庙里阴冷,而且没有火炭,说明陈这几曰根本不在庙里,陈叔手臂断了一条,这几年都是在庙里等我回来,反常必为妖,陈叔应该被带走了!定然是宋六怀恨在心,或者是那神秘人要挟宋六来带走陈叔!”杨秀博听闻后也站起身来,神色也变得正经起来,说道“这么说来我们必须找到宋六,他们胁走陈叔,只为你我,陈叔应该没有危险。”

    罗玉尘心急陈叔安全,直奔宋六地盘,却被杨秀博拉住“咱们这么去不仅你陈叔救不出来,咱们都的搭进去”罗玉尘现在哪有什么想法计谋,可一听杨秀博这么说,也知道他说的在理,于是稍微冷静了一下说道,“那你说怎么办?”杨秀博说道“那神秘人不是本地之人,要找陈叔必经宋六之手,我们抓到宋六,你陈叔,自然就找到了”

    夜黑风高杀人夜,白天发现陈三被抓,二人商量对策,等到晚上先抓宋六,宋六只是路里镇一个小混混,现在又有神秘人罩着,自然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而路里镇这么大点的小镇,只有一个酒馆,那宋六,很明显就只能在这了,于是二人等到夜晚,准备抓住宋六,罗玉尘从小就在路里镇长的,自然知道宋六从哪来到哪去,宋六喝了一天,脑袋缠着纱布,就被罗玉尘,杨秀博二人,直接抓了起来。

    晚上无风,雨也停了几天,二人趴在房顶上也不算阴凉,二人抓住宋六,在罗玉尘一顿暴打之后,宋六非常没有骨气的交待了自己因为断耳之仇怀恨在心就抓住了陈三之事,说那神秘人在断臂之后已经退走,看守陈三的只是他们这一些市井混混而已,可罗玉尘战力等零,杨秀博旧伤未愈,二人稳重起见决定先看看风头,于是在宋六所交代的房间对面的房顶上爬了一天了,二人发现,房间由三人看守,其中有一人总是拿着食物送进房间,看来宋六总算良心未泯,没有饿着陈三。

    既然已经打探清楚,二人再不迟疑,直接杀进小屋,虽然杨秀博功力不足两成,可毕竟修行三年,普通市井混混也不是对手,轻而易举攻入小屋之中,陈三被绑在柱子上已经昏迷,脸色发白,嘴角起泡,看来是缺水严重,罗玉尘心疼陈三,直接冲向陈三要把陈三解救下来,罗玉尘刚冲到陈三面前,抓起绳子,刚要解开,突然被杨秀博撞飞出去,罗玉尘骂道“杨秀博,你想干什么!?”话音未落,一声就在耳边想起惨叫响起,只见陈三胸口破了一个大洞,一只手臂笔直的从陈三的胸口透出,抓进杨秀博的胸前!

    啪的一声,陈三的身体四分五裂,直接被炸碎在屋子内,鲜血飞溅了罗玉尘一身,那神秘人左臂以断,一只右臂直插在杨秀博胸前,把杨秀博举了起来,杨秀博旧伤未愈,手里的长剑也拿不稳直接掉落在地,那神秘人竟然一直躲在陈三身后,要把敢来相救之人一击击杀!

    杨秀博已经重伤,断断续续的说道“好算计,……不管谁来都要击杀于此,咳咳,小罗,我这条命,就算还给你了,快跑吧,他追不上你……”那神秘人面色得意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躲在这后面的,剑宗弟子就是慈悲心肠,明知道是陷阱,也要替死嘛,哈哈”杨秀博本来身上就有旧伤,现在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不清说道“送饭,之人,每天都送,而陈三却饿晕,屋里又只有陈三背后是盲点……”

    神秘人一愣,说道“观察入微,三年修行就有此功力,留你不得呀。”说罢就要运气击杀杨秀博!罗玉尘从陈三死之时开始,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愣,二人说话之时才反应过来,从小孤儿长大,尝尽世间冷暖,陈三把罗玉尘养大,而杨秀博又三番五次不顾自己姓名出手相救,心里早已把杨秀博视为及其重要之人,眼见自己最重要的二个人一个死一个即将死于非命,一股怒气直冲脑海,眼瞳中一抹红色飞速闪过,脑海中不知怎么想起杨秀博那天死磕的印记,灵犀之间手掐印诀喝道“疾!”

    杨秀博掉落在地的长剑从地上猛地弹起,直刺向神秘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