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尘惊天 > 正文 第一章 少年

正文 第一章 少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路里镇每年的七月,都是阴雨不断,天上有下不完的雨,就像是每年七月的时候因为天气适合劳作导致矿脉高产导致无数人争斗不休死伤无数的血,连绵不绝。

    路里镇,本来是一个边陲小镇,只是后来有猎户打猎的时候发现了矿脉,于是就热闹了起来,矿脉是修行者锻造武器,器具,防具不可缺少的资源,虽然路里镇发现的只是一段低级的铜矿没有任何灵石的存在,但是以后的事谁说的准,说不定哪天老天爷心情好,赐给路里镇的矿脉里出了灵石,那路里镇就发达了,到时候来往的商人,也能带动这个小镇的发展,就像现在一样。

    罗玉尘很郁闷,应该说罗玉尘一直很郁闷,罗玉尘是个孤儿,瓜子脸,小眼睛,头发过眉,身材中上,从小不知道从哪里来到哪去,听养大他的陈三说,罗玉尘是个天才,所以陈三把自己一辈子的本事传给了罗玉尘,于是罗玉尘就从小跟在陈三边上,看着陈三靠本事挣钱,靠本事吃饭,也看到陈三因为本事不过关,有眼无珠偷到了修行者身上,或许是修行者真的有那个天天在酒馆了说书的老头说的那般慈悲心肠,所以陈三没死,但是去被废了一条胳膊,罗玉尘也就只能在十二岁那年就上街偷东西,今天罗玉尘在偷东西的时候跟人不小心过了界,和同行宋六起了争执,挨了一顿打,他们人多示众,所以只能罗玉尘郁闷了。

    罗玉尘走走停停,摸了摸被打松的牙,心里暗想,老子这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扬起头,颠颠手里的钱包,嘿嘿傻笑“没想到在、宋六这小子钱包满厚的吗”然后心满意足的走进路里镇唯一的小酒馆。

    “伙计,给我来二个馒头和二斤,不,一斤牛肉,老子也尝尝牛肉啥味的”不理会周围人鄙视的目光,罗玉尘翘起腿横坐在了椅子上,“老子从小穷了这么多年,可下摸了把大钱,一会吃剩下的,给陈三拿回去,也算是改善改善伙食”。然后细细数了一遍饭钱,确定没有给多,才低头啃起了来之不易的牛肉。

    “想不到这胖子蛮有钱的嘛,一二,好家伙,总共二十多两,这亮晶晶的石头又是什么。”罗玉尘拿起从宋六那偷来的钱包,翻来覆去查了好几遍,竟然发现了一块没见过的石头,罗玉尘拿起石头,顺着阳光一看,外面那层顺着阳光变成透明,里面还是黑色的石头,“这是什么”。

    “这位兄弟,你这块石头是哪来的”在罗玉尘看石头的是时候,一个身材修长,尖嘴猴噻的中年人靠了过来“这位兄弟,我看你这块石头很是特别,我出一两银子,你卖给我怎么样”罗玉尘抬头看看这人,撇撇嘴,拿起吃剩下的牛肉,站起身,走出了酒馆,却没有看到这尖嘴猴噻的人眼里透出的阴狠。

    罗玉尘刚走出酒馆,一抬头,就看见宋六指着这边直勾勾的冲了过来,罗玉尘拔腿就跑,宋六在后边追“姓罗的,你给我站住”罗玉尘把酒坛像后一抛,然后直接像城外开跑,好在路里镇不大,不大一会罗玉尘就跑到了城外,刚缓一口气,就感觉脑后有风,罗玉尘想也不想,直接像前一扑,一个懒驴打滚,直接翻了过去,眼见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擦着脸颊飞了过去在罗玉尘身前直接爆炸开来,直接把罗玉尘掀翻了过去“掌心雷!”。罗玉尘还没等爬起来,宋六等人已经冲到眼前,罗玉尘破口大骂“宋六,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一个钱袋子,你至于用掌心雷?”。宋六气喘吁吁,也不问钱袋子的事直接喝到“石头给我”罗玉尘一愣,什么石头,宋六的阴沉的脸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说道“没什么石头,你把钱袋子给我,我分你一半怎么样”罗玉尘嘿嘿一笑道“你见过肉进狼还吐出去的么?”话音没落,就见宋六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直接向着罗玉尘砸了下来,罗玉尘向后一仰,可躲过了宋六的拳头,却躲不过宋六身边人的飞脚,直接被踹了出去,只见宋六向身边的人挥挥手,边上的人递上来一把三尺长刀,直接对着罗玉尘当头砍了下来!

    罗玉尘反应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着那刀离着自己脑袋越来越近,一道光,罗玉尘只能看见一道光直接挡住了宋六大三尺大刀,是一柄剑,一柄长剑,剑握在一个一身灰衣的少年手里,“昨天不是还偷么,今天改杀人越货了?”少年长发到脖,灰色发束,方方正正的脸,本来是不怒自威,说话却很是平易。“昨天偷了我的钱包,害的我在野外住了一夜,今天没找你,你却自己来了呀?”说话间,剑口一转,直刺向宋六,宋六嘴里不回话,刀直接横挡在面前,却只见那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直接刺破了长刀,铁质长刀就好像是豆腐,一点都没有阻挡住长剑的步伐,长剑一转,把长刀划断成两截,听见宋六一声惨叫,一只耳朵也顺着长剑滑落在地。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想起,“好一个剑宗弟子,好一个剑宗剑法。”罗玉尘在酒馆看见的身高不足五尺,尖嘴猴腮的中年人从远处走了过来,“剑宗弟子每五年遍入世循走一番,寻寻资质良好的少年,看看天下局势,想不到,如今的二十三代剑宗弟子,也会仗势欺人了?”

    少年搀扶起罗玉尘,看向那人说道“我剑宗的事,还轮不到别人过问,不过这人昨曰偷我钱包害我野外住了一夜,我割他只耳朵,也只是罪有应得吧”那人哦了一声直接说道“哪这事就暂且不提,我且问你,最近闹得沸沸洋洋的矿脉,是不是可以产出灵石,哪少年手里的六品灵石,是不是就是那个矿脉产出的!”那少年直起身子,表情变得严肃道“剑宗弟子,杨秀博,敢问阁下是谁,又是哪里听说此事?”那人站住脚步,抬起头来看着杨秀博说道“没否认,就是事实!?”话音未落,身子直接暴起抬手成抓直接抓像杨秀博,杨秀博措手不及,刚推开身边的罗玉尘,哪人就已经突进到眼前,杨秀博直接身子后仰堪堪躲过,却只见那人身子爆出一阵声音,身子直接放大,手臂又向前探出三分,直接按在杨秀博胸前,杨秀博直接喷血后退,手中长剑直接震飞,那人竟然平时是缩着骨头的!

    那人不给杨秀博反应时间,步步杀机,招招落向杨秀博要害,杨秀博步步后退,突然说道“矿脉就在……”那人心急矿脉攻势慢了一分,就在一瞬间,杨秀博右手握拳竖起食指中指手掌向上一抬,口中喝道“疾!”地上的长剑顺着口令射向那人背后,那人若是继续进攻就是他死杨秀博伤的局面,直接横闪躲避,杨秀博挥手接剑,反攻于那人,那人先手以失,只能步步后退,杨秀博仗着剑利,那人手无寸铁眼见撑不了多久,一来一回,不过数秒的光景,罗玉尘与宋六等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宋六摸着断耳,眼中一份阴毒闪过,猛的从口袋里掏出二枚掌心雷,直接朝着杨秀博的背后抛了过去,杨秀博听到脑后有风,又看到刚才宋六拿掌心雷炸罗玉尘,就知道肯定是这宋六怀恨在心,要至自己于死地,这掌心雷是天机宗的产物,只是流传在民间的平凡产物,不带一点灵气,平时就算炸在自己身上都炸不开自己身上的护身真气,可眼下自己正在搏命,眼前这神秘人明知道自己是剑宗弟子,却还敢至自己于死地,而且从功法来看根本看不出来是哪门哪派,虽然不强,可自己也不是什么高手啊,自己必须把矿脉的消息回报师门,来不及多想,杨秀博把一身功力汇集于丹田,全力爆发,震退神秘人,那掌心雷直接爆在杨秀博后背,杨秀博不管不顾,手结印决,汇集灵气于长剑,疾!长剑直接破空射向神秘人,把神秘人左臂直接斩下!

    “御剑诀!”神秘人脸色巨变,身子直接爆退至百米以外,“不对,师尊说剑宗御剑诀聚灵御剑,以灵御剑,怎么只见剑身不剑灵气,剑身也不见丝毫灵动!此人和我一样只是外门弟子,根本不会任何高深法诀!”杨秀博爆发真气,又被掌心雷所伤,直接摔倒在地上,神秘人见杨秀博已经没有再战之力,说道“说出矿脉下落,我给你个痛快、”杨秀博惨然道“剑宗学艺三年,本来只是打抱不平,没想到竟然葬身于此,放心不老您大驾,我自行了断就好”说罢,竟然要咬舌自尽。

    神秘人一愣,修行者逆天而行,每个都是桀骜之辈,比如刚才杨秀博的拼死一战,神秘人的断臂爆退,修行者因聚集灵气,寿命都很是悠久,甚至传说曾经有得道大能之人竟然活到一千二百岁才登仙羽化,如今道家掌门赵庭也已经四百多岁,依然也是一副中年面孔,一般活的长久的都比较怕死,所以神秘人看到杨秀博要自杀也愣了一下。

    就在这一愣之时,罗玉尘抱起杨秀博,飞奔而出,神秘人怒起直追,百米距离转瞬即逝,杨秀博叹了口气“没想到死之前还被人抱着。”罗玉尘却嘿嘿一笑,死?那可不一定大喝道“兵临斗者皆列阵在前!疾!”只见罗玉尘双脚竟然汇集灵气,划出灵带,直接冲了出去,速度奇快无比,神秘人根本追不上!

    阵宗神行术!!!神秘人怒吼之下却也只能看着二人越跑越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