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十八章 一毛不给

正文 第十八章 一毛不给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疯女人,臭女人,**的是神经病还是花痴啊,谁他妈的认识你,谁他妈的一天在脑子里想着你,你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你,再看见你老子非要把你捆起来轮你一百遍,我靠……”

    张铁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手上的长枪此刻已经成为他的拐杖,一想到那个女人那莫名其妙的一顿臭骂,还有最后那狠狠的一脚,张铁就真的悲愤了,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女子中学的女生可并不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和男中一样,女中的学生同样会学习一些格斗和搏击的技巧,而这些格斗和搏击的技巧许多都有很强的针对性,不用说,她们针对的自然是男人,至少从刚刚挨的这莫名其妙的一脚上,张铁已经感觉到了,那个红头发的大胸脯女人的脚上很有力,出腿也非常快,攻击点选择得也非常刁钻和正确,似乎经常在练习这一招的样子。

    自己先是诬陷了格力斯几个人一把,可转眼就被人诬陷了,莫非这就是报应,诬人者人恒诬之?张铁心中微微有些凛然和敬畏的感觉,在以前,张铁没有什么坚定的信仰,属于半个无神论的信徒,而自从获得了黑铁之堡后,张铁无神论的观点在慢慢崩塌,无论是那颗小树还是那个空间,在张铁看来,都已经超出了人力所能达到的范畴,除了神之外,张铁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那一切,而神,又是什么,是否真的有神灵在冥冥之中主宰着一切,转动着那神奇的命运轮盘?

    与格力斯一伙的恩怨纠葛最后走到这一步也有些出乎张铁的意料,说实话,当时张铁在广场上转身过来对着格力斯一伙臭骂一通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有几分恶搞的感觉,而这场恶搞的结果对格力斯他们来说却并不是恶搞,而是残酷,至此,张铁算是切身的体会到了唐德那句“柔软的舌头可以打断坚硬的骨头”是什么意思,语言果然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刃。

    离开野狼城堡后,张铁到离野狼城堡最近的那个铁矿矿洞去转了一圈,即使是大白天,深入到矿洞里面几十米以后就无法再看到东西,张铁只好转了回来,看来要挖矿还要自带火把才行。

    被那个死女人狠狠踢了一脚的小腿上淤青了一片,脚上有些行动不便,身上又没有带着什么照明工具,张铁只好转了回来,在野狼山谷的松林边上转起了圈子,希望能找到一根明字柴或收集一点松脂用来做火把。这松林里也有可能有一些危险的东东,在行动不便的情况下,张铁不敢一个人太过深入。

    所谓的明字柴,就是那些有着较多的松脂分泌量的松树内部常年被松脂浸透的那一部分树干,那部分树干与松树的其他部分比起来,更容易燃烧,只要砍下来,甚至不需要晒干,随便一点就着,燃烧时间又长,又不容易熄灭,完全就像在松脂里泡过的一样,是野外最佳的天然火把。

    野狼山谷里面有大片的野生松林,那些要三五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的松树漫山遍野都是,张铁来到松林的时候,松林的边缘区已经有了不少人了,男生女生都有,松林里有不少宝贝,松脂可以有许多用途,松果可以作为食物,松树底下生长着许多的野菜,那常年累月落在地上腐朽的松针上,是各种美味的食用菌和许多野生蘑菇的天然温床,每年的五月到八月的雨季,是这些东西生长的黄金时段,经常一场雨下来第二天松林里就能变一个样,有些松树刚刚长出来鲜嫩的枝叶用开水过一遍捞起来就能吃,如果不太讲究的话,仅野狼山谷里面的松林就能养活不少的人。

    女生们在松林里快活的收集着松脂和松果,采着野菜和蘑菇,男生们则在卖着苦力,特别是那些发现旁边有女生注视的男生,一个个人来疯一样,用斧头卖力的砍伐着松树,这些松树可是烧炭的好材料。

    “兄弟,能过来帮个忙吗?”

    看到张铁背着一个显眼的矿篓在松林里转悠,那边一个正在砍着树的男生喊住了张铁。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张铁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兄弟,你是不是要去挖矿,现在正来松林找明字柴做火把?”

    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有点眼力,张铁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我这颗松树估计就有不少的明字柴,你来帮我个忙,我们一起把它砍倒,再把它截成三段,这树上的明字柴和松脂全部归你,上面的松果也分你一半怎么样?”

    张铁看了看这颗腰粗的松树的树身,流松脂的地方不少,树身上的许多地方都结了厚厚的一层,估计里面的明字柴不少,就算找不到柴,这颗松树树身上的这些松脂也够做几个火把了。

    “行!”张铁爽快的放下矿篓,和这个男生一起轮流着砍起树来,已经砍了半天树的伍德干脆就把斧头丢给了张铁,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起来,一边休息一边和张铁闲聊。

    “我叫伍德,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铁,你是二中的?”

    “对,你的腿怎么了?”

    “被一个疯女人给踢了!”张铁郁闷的回答,闷着头挥动起斧头来。

    “哈……哈……兄弟,对女人可不能用强,我老妈说的,男人在女人面前一定要假装自己很绅士才行,就算你恨不得马上把她们扒光了丢到床上大干一场,也一定不要表现出来,而是要装得彬彬有礼,想要上床的时候你千万不能说要上床,而是要问她们想不想休息一下……”伍德大笑着,指了指张铁的那个矿篓,“还有,你如果想要吸引女人的话,干矿工可不行,没有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将来是个矿工!”

    这个伍德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张铁心里想到,不过嘴上却马上反唇,“难道有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将来是个烧炭的?”

    “正是我老婆叫我来烧炭的,她让我在这次试炼中不许太引人注目了,还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想来想去就只有烧炭最合适了……”伍德自豪的回答道。

    “你已经有老婆了?”张铁有些吃惊的看着伍德。

    “当然,我们从小青梅竹马,在一个院子里长大,早在两年前,有一天到外面玩,我问她要不要休息一下,然后就把她变成我的人了,她在别的学校,这次试炼一完成后,我们就要订婚了!兄弟,你要学学我啊……”

    伍德的话再次把张铁打击了一遍,张铁发现最近自己的女人缘一直不怎么样,离开了学校,再难见到黛娜老师,第一次开荤,却发现自己需要先去割包皮,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就被那个叫绮莉的死女人禁止和女生来往,然后接着就被一个花痴一样的疯女人给狠狠踢了一脚,妈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个叫伍德的傻大个早在两年前就开始享受女人的滋味了,而自己现在连女生都手都没摸过。

    被打击到的张铁不再说话,闷着头挥舞起手中的斧头来,完全把这颗松树当做仇人一样,张铁的体力让伍德都有些吃惊起来,终于,在张铁坚持不懈,用很高的频率挥舞了十多分钟的斧头之后,那颗松树在一阵咯咯咯咯的声音中,慢慢倾斜,最后轰然一声倒下。

    松树倒下的动静把附近的三个背着背篓和提着篮子的女生给吸引了过来,过来的三个人中,其中一个是金发美女,另外两个人的姿色也在中上。都是那种让人看着就感觉赏心悦目的漂亮女生。

    “这两位同学,请问这颗松树上的松果能送给我们吗?”说话的女生一头金色的长发,身材亭亭玉立,脸上的皮肤像牛奶一样雪白,声音像黄莺一样好听,脸上的笑容像阳光一样和煦,态度无可挑起,是一个标准的大美人。

    一看到这样的大美人,伍德先是红了一下脸,然后则像个绅士一样的挺起了胸膛,大方的道,“没问题,只不过这颗树上的另外一半松果是他的,想要另外一半,你们还要征得他的同意才行!”,伍德指了指站在一旁拿着正杵着斧头喘息着的张铁。

    金发大美人保持着笑脸,看向了张铁,此刻心情正极度恶劣的张铁看了这个美女一眼,想到自己刚刚背负的那个变态处罚,心情更加的恶劣起来,美女,美女现在对老子来说有个屁用,不能吃又不能摸,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发个神经,再来踢老子两脚。

    张铁当场就一口就生硬的回绝掉,“不行,我的松果我全部都要带走,一根毛都不会给你!”

    金发美女的阳光般的笑容一下子就凝结在了脸上,然后整张脸就开始变得满脸冰霜,周围几个女生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铁,这么没有风度的家伙,这么粗鲁的家伙,所有人还是第一次遇上,伍德也有些诧异的看着张铁,不知道张铁是不是受了刺激,张铁也不管几个人正瞪着眼睛看着他,自顾自的拿起矿篓就跑过去摘松果。

    看到张铁开始动手了,旁边的几个女生也不甘示弱,互相看了一眼后,一个个气鼓鼓的跑了过去,和张铁比赛起谁的动作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