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八章 深夜屠杀

正文 第八章 深夜屠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深夜,万籁俱静,特别是黑炎城实施宵禁以来,每当晚上过了十二点,黑炎城就像一个忙碌了一天的巨人一样,酣然进入到了梦乡。

    就像鸟儿在白天歌唱,蛇鼠们在夜晚出没一样,黑炎城的夜晚,对某些人来说,就显得要比白天可爱得多,特别是在火车站附近的那一片三教九流混杂的地区,十二点以后出来活动的,照样大有人在,当然,如果运气不好被巡逻的城卫军和治安官们抓到的话,只能自认倒霉了,宵禁之后被抓住的后果有什么——一顿皮肉之苦,黑炎城外格兰斯堡监狱一段时间的苦役,再加上成为这段时间江湖好汉们酒桌上的笑料——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没有了,对某些见惯了风雨的江湖好汉们来说,这点后果实在是不算什么。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很多,也因此,在晚上十二点之后,火车站附近某条小巷里那家名叫“毒蛇的财宝”,带着浓重的拓荒者风格的酒吧也就格外热闹。像张铁这样老实的苦逼青年,自然不明白黑炎城的夜生活究竟有多么丰富。

    初来乍到的哈克和斯内德在火车站附近摸索了大半夜后,才找到这家名为“毒蛇的财宝”的酒吧,然后在过了宵禁的时间后,才推开酒吧外面的两道门走了进去。

    “毒蛇的财宝”酒吧不大,凌晨12点以后,正是这个酒吧热闹的时候,整个酒吧有三十多个人,大多都是拓荒者的装扮,有的人在高声谈论大笑着,一边大笑一边摸着身旁年老色衰的妓女的胸脯,还有的人则在酒吧灯光的阴影处低声交流着,偶尔可以看到正坐在桌子旁边的两个人用宽大的袖子遮住自己的手,和对方的手在外人看不到的袖子里比划着什么,有的满意的则微微点点头,不满意的则摇摇头,无法达成交易则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这是拓荒者们使用的交易方式,不用嘴,而是用被袖子遮住的手来谈,这种交易隐蔽性极高,交易什么,价格多少,只有当事的双方才知道,哪怕人家就坐在你面前商量着把你干掉的事情和干掉你的价钱,你也不可能知道,拓荒者们有自己的一套手语和交流方式。

    哈克和斯内德进入酒吧的时候,许多人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继续干着自己的事情,还有的,那些有着更加敏锐直觉的拓荒者,似乎感觉到了哈克和斯内德的危险,而不着痕迹的把自己放在酒吧桌子上和身边的兵器悄悄往自己身边挪了挪,放在了更顺手的位置。

    哈克和斯内德刚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微微有两分姿色的酒吧侍女已经扭着腰风骚的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弯下腰,故意让自己低胸裙口的一对**映入两人的眼帘,“两位,想要来点什么?”

    “两杯黑松酒,有什么吃的?”斯内德问道。

    “吐司,豌豆,牛肉烫,脆皮香肠!”

    “给我们两人一人来一份!”

    “好的!”

    酒吧的侍女走开,而看到新来的两个陌生人点的食物,许多悄悄投放在两人身上的目光也移开了,那些要来酒吧闹事的家伙,很少会在闹事前还有心情吃上一餐的。

    斯内德和哈克两个人要的食物很快被侍女端了上来,看到侍女端上来的食物,斯内德没有吃,而是从怀里拿出一截用银丝裹着的晒干的枯枝一样的东西在每种食物和酒水里戳了一下,然后再看看手上的草根与银丝的颜色,才放心吃起来,折腾了这一夜,两个人是真的饿了。

    这种用银丝裹着的噬魂荆棘的树根试毒的手段,也是所有拓荒者所掌握的技能,银丝和噬魂荆棘的树根搭配在一起的绝妙组合,可以发现相当大一部分的有毒物质,包括那种最让人为之色变的稍微一丁点就有可能会要人命的“强力老鼠药”,这几乎是每个拓荒者都会养成的餐前习惯,也因此,看到两人试毒,大家都见怪不怪,酒吧老板和侍女也都习以为常,在这些拓荒者聚集的酒吧,除了熟客以外,许多新来的人都会这么做,这并非有意为之,而是他们已经养成的生活习惯。

    酒吧里那些高声谈论着的客人们在议论着黑炎城市政厅再次提高了探索和绘制黑炎城周边地图上北方和西方黑色区域的价格,对那些黑色区域每平方公里粗制地图的绘制价格现在已经提高到了46个金币,而且每延伸一公里,这个价格还上浮百分之五,这几天,有几波自觉实力超人一等的拓荒者已经组团去捞金了,但究竟那些人有几个能有命活着回来,则是未知之事。

    哈克和斯内德吃完东西,假装听了一会儿酒吧里的消息,然后作势欲走,让侍女过来结账,哈克掏钱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自己身上的钱袋摸了掉到地上,从钱袋里滚出两个金币,然后哈克连忙把钱袋收了起来,付了帐后和斯内德就出了酒吧。

    在两人刚刚走出酒吧后,一直坐在酒吧某角落的一个家伙也跟着站了起来,在把自己手上的那杯酒一口饮尽的时候,还故意洒了一些酒在自己身上,然后这个家伙也跟着出了酒吧。

    酒吧里所有的人对此都见怪不怪。

    “灰鼠庞德这家伙终于等到今晚的猎物了,嘿……嘿……”酒吧里有人不良的笑了起来,然后所有人就都把刚刚走出酒吧的那三个人抛到了脑后,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只要别人不影响到自己,许多人都会选择对身边的事视而不见,这也是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之一。

    灰鼠庞德一出了酒吧,左右看了看,就看到刚刚走出酒吧的哈克和斯内德正往左边的小巷走去,然后灰鼠庞德的眼睛一眯,接着就像一个醉汉一样步伐踉跄的朝两人追去,那两个人在庞德走近的时候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但看到庞德一幅醉汉的样子,似乎也没在意,在庞德慢慢靠近哈克,接着脚下一踉跄,伸手向哈克怀里摸去的时候,庞德的手指刚刚摸到哈克的衣角,庞德就听到了一声冷笑。

    “出手太慢了!”

    灰鼠庞德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的那只手已经被人铁钳一样的抓住,他正想拿出老套的把戏装醉叫喊,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匕首的刀刃刚刚切到肉里,切开了一丝细细的伤口,灰鼠庞德立刻一头冷汗,接着就被哈克小鸡一样的抓在手里捏着嘴,把他带到了小巷旁边的一个处于视觉死角的黑暗阴影中。

    “带我去见你们老大,我们有事找他!”那个抓着他的大汉似乎没有多少耐心,一把他丢到地上,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只是……啊……”被捂着嘴叫都叫不出来的灰鼠庞德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右手,就在刚刚,他感觉右手一凉,然后一低头,就看到右手手腕主动脉被匕首割开后正在飙血的情景,被匕首割开的伤口像一张正在吐血的怪兽的嘴,把灰鼠庞德吓得差点晕过去。

    “在你的血液流干之前,你大概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浪费!”玩着匕首的斯内德冲着灰鼠庞德笑了笑。

    “我们老大是布列斯,六级的黑蜘蛛,我们还有十几个兄弟,得罪了我们黑手帮,你们会后悔的……”事已至此,灰鼠庞德凶狠的叫了起来,却没注意到哈克在听着这些时脸上的那一丝不屑。

    “也许吧,但是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在这里等死,或是带我们去找你老大,让他救你……”斯内德满不在意的说道。

    ……

    半个小时候后,黑炎城火车站附近扒手老大布列斯的老巢里,哈克和斯内德正被十多个面色不善,拿着武器把他们团团围住的黑手帮的人包围着,黑手帮的老大布列斯浑身的战气不断翻腾着,那翻腾的战气慢慢在他身后凝聚出一只朦朦胧胧,两米多高的黑色蜘蛛的巨大影子,一干黑手帮的帮众和被哈克踩在地下用一只手掐着自己右手血管的灰鼠庞德目光羡慕而激动的看着布列斯——一个已经跨入六级位阶的战士,一个已经凝练出战气的六级战士,足以让布列斯带着黑手帮的一干帮众在黑炎城的火车站附近混得风生水起,并把任何胆敢挑战黑手帮的人撕得粉碎。

    “怎么办?”哈克问斯内德。

    “你们两个,该问的都问完了,我们黑手帮没有你们要找的那个黑头发的小子,整个火车站附近的扒手也没像你们描述的这号人,现在,你们伤了我的人,是不是该给我们黑手帮一个交代了,想后悔,晚了!”布列斯狞笑着,一挥手,一干黑手帮的打手混混们也一个个脸色狞恶的拿着武器慢慢靠近哈克和斯内德。

    “全都杀了吧,他们见过我们,跑掉一个都会很麻烦!”斯内德说道。

    听到这话,脸色一变的布列斯怒吼一声,一拳向哈克的脑袋上打下去,布列斯一动手,所有黑手帮的帮众都拿着手上的武器向哈克和斯内德出手。

    哈克上前一步,一脚就把灰鼠庞德的脑袋踩得像西瓜一样爆开,然后同样一拳向着布里斯的拳头打去,在两人拳头即将相交的刹那,布列斯脸色一变,因为哈克的身后,在转瞬即逝之间,同样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只不过与自己的黑蜘蛛相比,哈克身后出现的那个身影,是一条有着许多只脚的巨大的蜈蚣。

    “千足蜈,七阶战士,不可能……”布列斯惊恐的大叫一声,然后两个人的拳头就撞在了一起,哈克的拳头摧枯拉朽的将布列斯的整只手臂一下子完全粉碎,然后打在布列斯的胸膛上,从背后穿出来。

    只一招,黑手帮的支柱就轰然倒塌了,黑手帮的帮众前面的还来不及反应,后面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丢下武器转身开始逃跑。

    斯内德的身影像条蛇一样,诡异的扭曲着,从快要临身的兵器空隙中钻了出去,瞬间就出现在转身逃跑的两名黑手帮的帮众后面,然后手上的匕首就像毒蛇的吐信一样温柔的从那两名黑手帮帮众的脖子上抹过,还不等这两个人倒下,斯内德又出现在几名黑手帮帮众身边,手上的匕首几乎同一时间又抹过几个人的脖子,在连续几次闪现之后,跑得最远的那个人还没跑出七步,然后所有人都定定的站住了,包括最早开始攻击斯内德的那几个人,所有黑手帮帮众的脖子和气管都开始喷血,然后差不多一起倒下。

    从动手到结束,总共用的时间还不到五吸,黑手帮的这栋宅子里,就只有两个人站着,浓郁的血腥味开始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怎么办?”刚刚杀了一堆人的哈克就像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又问了斯内德同样一句话。

    斯内德这个时候刚刚陶醉的用舌头把自己匕首上的鲜血舔干净,“先处理一下这些尸体吧,最少要让人两天之内发现不了!”

    “烧了不好吗?”

    “那个酒吧的人今晚见过我们,除非我们两个能把那里的人全部干掉,否则黑手帮这里今晚出事的话,一定会有人联想到我们两个身上。而只要过了两天,我们在这里再放一把火的话,就没有人会想到我们了!”斯内德谨慎而老辣的说道。“这些家伙在火车站附近厮混,这里是他们的老巢,一定藏着他们搜刮来的不少东西,我们搜一搜,说不定能捞到一些好东西,那个黑头发的小子在晚上还敢在火车站附近的街道上乱跑,那他一定非常熟悉这个地方,一定经常来这里,我们这几天就守在火车站附近,一看到那小子就找机会把他拿下再说!”

    “如果找不到那个小子呢?”

    “如果一个星期还找不到,那我们就逃吧,逃离安达曼联盟,逃离布莱克森人族走廊,逃得越远越好,不要让头目们找到,不然我们两个会死得很惨!”斯内德幽幽的说道。

    “好!”

    ……

    一个小时后,哈克和斯内德离开了黑手帮的老巢,在离开的时候,还给这老巢的大门外上了把锁,装出人去楼空的样子,相信短时间内,在黑手帮的威名之下,没有人敢闯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而两天之后的一把大火则可以彻底让黑手帮烟消云散,不会留下一点证据。按照常人的思维习惯,谁能想到早在大火前两天,黑手帮就已经覆灭了呢。

    黑手帮,黑手帮算什么东西,在离开黑手帮老巢的时候,哈克狠狠对着黑手帮的老巢吐了一口吐沫。

    ……

    在黑手帮覆灭的时候,正是张铁点燃神宫明点的时候,张铁自己都没发现,就因为一块不起眼的小木牌,他已经被卷入到一场巨大的危机之中。

    此刻的张铁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希望,自己的青春似乎已经不再惨绿……

    ____

    黑铁上三江了,感谢各位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