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复制者 > 正文 第72章你后悔吗?(二更)

正文 第72章你后悔吗?(二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2章你后悔吗?

    大海,神秘的大海,这里面有无尽的财富,当然也有让你惊悚的生物。

    在一处暗无天日的深邃海沟,戴维琼斯仰望的漆黑一片的世界,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愤怒悲凉和疲惫,每一次闭上眼,自己都能想到贝克特那个混蛋虚伪憎恶的阴险嘴脸。

    “心脏和海怪,你只能选一个,是你死还是海怪死,交给你自己选择!”一杯红茶,一勺蜂蜜,儒雅而绅士,看起来就像一个翩翩公子,充满了贵族的礼仪教养,一切的一切都告诉琼斯,眼前的贝克特是一个十分绅士的贵族,但琼斯知道眼前这个人的灵魂多么邪恶,心脏有多黑,鲜血有多冷。

    琼斯妥协了,北海巨妖被自己骗到了世界尽头,利用世界尽头的特殊环境,那个傻傻的大家伙就这样被自己杀死了,但琼斯不知道自己杀死了北海巨妖,让东印度公司彻底放下了对自己的忌惮,没有北海巨妖的琼斯,还是那个让人恐惧的深海魔鬼吗?

    不!没有了北海巨妖的琼斯,就是一个比正常人力量大了一点,拥有强大火力,以及一群丑陋畸形水手的海盗头子而已。

    时代已经变了,常年生活在深海里的琼斯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脚步,深海恶魔的恐怖只是对于那些依靠大海生存的水手和海盗,对于这些贵族来说,琼斯的威胁性甚至比不上蓝泽。

    “击杀海盗,摧毁九大海盗王的势力。”依然是一杯红茶,柠檬的清新酸气让琼斯有些不适应,贝克特的再一次到来让琼斯感觉自己就像被渔网网住的鱼。

    “荷兰人号只听命于船长,我不是你的手下。离开这里,离开我的船!”琼斯尝试着反驳,但这种反驳对于拥有了琼斯心脏的贝克特来说,不过是一纸空谈。

    “没错,荷兰人号听命船长,但这片大海是属于东印度公司的,所以,你要听我的,懂吗?”带着儒雅的微笑,贝克特把杯中的红茶倒在了琼斯的心脏上,一股钻心的痛苦让琼斯脸色大变,一根根触手胡须更是痛的伸张拉直。

    “看来你懂了。”看着脸色苍白,跪在地上的琼斯,贝克特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离开了。

    三天后,啸风的海盗船队被击溃了,深海中,琼斯弹着钢琴,看着一旁的那个银质的八音盒,自己突然想到了卡利普索,那个自己曾经深爱的那个女人。

    凝视着手里的八音盒,琼斯目光有些痴迷,种种回忆出现在琼斯的心头,但下一刻,琼斯突然脖子凉,鲜红的血液瞬间喷散开来。自己的脑袋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视线中的一切天旋地转,一个蓝色的大氅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琼斯有些惊怒,自己的章鱼胡须弹起,一股水流从琼斯的脑袋里喷出,再一次安装到自己僵硬的身体上。

    看着眼前的蓝泽,琼斯的眼中的怒气消减了不少,只剩下一丝惊讶:“蓝泽,没想到你怎么快就来了。”

    带着一抹微笑,蓝泽砍下了琼斯的胳膊:“怎么,你猜到我能逃出来?”

    胳膊被砍了下来,琼斯的脸色一僵,狰狞的章鱼胡子颤动了几下,面无表情的看着蓝泽:“没错,”捡起地上的龙虾钳手臂,安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实际上我当时就知道你是封不住的,你总有一天会出来,但我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在琼斯的控制下,荷兰人号飞速的上浮,眨眼间就已经升到了水面上。透过缝隙看着外面的阳光,琼斯摇摇头看着再一次砍掉了自己胳膊的蓝泽:“如果你想要折磨我,那还是算了,砍胳膊砍腿的这种事情我经历太多了,对我没用。”说着琼斯用龙虾钳子撕下了自己的一条腿。

    看着面色不变的琼斯,蓝泽有些惊讶,自己并不知道琼斯的身体是没有感觉的,或者说对痛苦有免疫,十分好奇的蓝泽抓住琼斯的龙虾钳子,一点点的捏碎,但琼斯面不改色,反而一脸真诚的看着蓝泽:“没用的,我感觉不到痛苦。”

    “真是很奇特的能力。”蓝泽感慨的扔掉了已经被捏成肉糜的龙虾钳子,带着微笑,蓝泽问道:“那你恐惧什么?害怕什么?什么可以让你感觉到痛苦?请一定告诉我。”

    看着蓝泽的微笑,琼斯莫名的想到了一个人,贝克特,那个家伙的儒雅贵族风度不同于蓝泽的微笑,但相同的是两个人的心一样冷,不过贝克特的儒雅让琼斯感到恶心和虚假,但蓝泽的微笑似乎发自内心。

    “恐惧?害怕?痛苦?大概是心吧,如果说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应该就是活着。”不知道为什么,琼斯感觉自己老了,突然有些怀念当初的时光,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一个水手,没有现在的尔虞我诈,没有现在的勾心斗角,没有现在那么多的身不由己。

    看着琼斯疲惫的神色,蓝泽突然感觉有些无趣,但一个人影出现在蓝泽的大脑里,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能让琼斯在乎,就只有她了。带着灿烂的笑容:“琼斯,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提亚多玛的女人?”

    “提亚多玛?她是谁?”琼斯眼里闪过一丝困惑,摇摇头:“没听说过,不认识。”

    “对了,她还有一个名字,海之女神——“卡利普索”,怎么样,这个人你认识吗?”摸摸脑袋,蓝泽微笑的给出了提亚多玛的另一个名字。

    仿佛受到了刺激,琼斯眼睛猛地一瞪,眼睛瞬间变得血腥通红,章鱼胡子疯狂的抖动,一个坚硬的章鱼嘴从左手触手包裹的手掌里弹出,另一只手巨大的龙虾钳子闪烁着寒光,属于深海魔鬼的恐怖气势狠狠的撞向蓝泽:“卡里普斯,蓝泽你知道些什么!你究竟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不准动她!!!”

    海之女神——卡利普索,琼斯一生的挚爱,哪怕自己曾经被背叛,曾经多么愤怒怨恨,但自己依然爱着那个女人,她是自己的一切,是自己命运中所有的幸福和痛苦的来源,也是自己最珍惜的东西,自己的心——属于她。

    “愤怒了?”蓝泽眼睛一亮,兴奋的拍着手:“哈哈,我就喜欢看你愤怒的样子!”带着浓郁的欣喜,蓝泽盯着琼斯那张愤怒扭曲的脸:“如果我杀了她,你会不会很伤心?”

    “该死的!蓝泽,我不准你动她!!我要杀了你!!”琼斯猩红的眼睛看着蓝泽,卡利普索,也就是现在的提亚多玛,这个人是琼斯的命根子,不,甚至比琼斯的命还要重要,琼斯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一脚踏起,琼斯飞了过来,锋利的龙虾钳子高高举起,对着蓝泽的脖子狠狠剪去!

    “杀了我?”蓝泽微笑的看着冲过来的琼斯,一脚踢了出去,仿佛被货车撞击了一样,琼斯倒飞了出去,瞬间撞碎了身后章钢琴,一副狼狈的样子。

    蓝泽的这一脚力道不轻,至少在一分钟的时间内,琼斯是没有行动力的,走了过去,踩着琼斯的章鱼脑袋,蓝泽低头冷冷的看着琼斯狼狈的脸,眼里闪烁着歇斯底里的疯狂:“要杀我?你还不够格!”

    “生气吗?愤怒吗?悔恨吗?想要杀死我吗?你知道骨头被碾碎的感觉吗!你知道被胃酸融化的感觉吗!!一千个灵魂值得吗!!!”蓝泽咆哮着,一张还算帅气的脸此时已经狰狞恐怖,扭曲的脸上,一双猩红的仿佛地狱恶鬼一样猩红疯狂。

    看着蓝泽狰狞的脸庞,琼斯哀求的看着蓝泽:“求你,求你不要伤害她。你怨恨的是我,有什么对我来,求你,求你不要伤害她……”脑袋被蓝泽踩着,琼斯哀求的看着蓝泽,心中充满了悔意,此时的提亚多玛还不是海之女神卡利普索,根本就不是蓝泽的对手,琼斯现在心中充满了悔恨,悔恨自己当初告诉海盗王如何封印卡利普索,悔恨自己为什么就为了一千个灵魂就去招惹蓝泽?为什么当初要杀死北海巨妖这个自己最强大的武器?

    用脚尖碾碎了琼斯的触手胡须,蓝泽脸色已经不在狰狞,微笑着看着一脸悔意的琼斯:“你放心,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杀了她,”

    “谢谢,”琼斯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着蓝泽,但不知为什么,琼斯感觉心里更加的不安了。

    “杀了她多没意思,我要在你面前折磨她,让你后悔,让你痛苦!你说怎么样?”蓝泽的话让琼斯刚放下的心,再一次提了上来。一脸恐惧的看着蓝泽:“不,你不能这样做!!”

    看着琼斯恐惧的样子,蓝泽哈哈大笑:“哈哈!琼斯,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时间吧,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你会发现什么叫生不如死,不要想着死亡,如果你死了,我敢保证卡利普索会比你想象的要惨一万倍。”

    这一刻,一股巨大的海浪覆盖了飞翔的荷兰人,蓝泽也随着海浪消失不见,看着空洞的房间,琼斯全身颤抖,恐惧的低语着:“恶魔!恶魔!!他是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