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复制者 > 正文 第68章蓝泽归来(一更)

正文 第68章蓝泽归来(一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8章蓝泽归来

    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飞翔的荷兰人号静静的漂浮在上,戴维琼斯正用望远镜看着黑珍珠渐渐地沉没,放下望远镜,琼斯看着远方:“杰克斯派瑞,你的债还清了!”

    说完,他狠狠地合上望远镜。但突然,琼斯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猛地一回头,满脸触手疯狂蠕动,脸色紧张的看着手下的海鲜水手:“打开箱子!”

    海鲜水手们面面相觑,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戴维脸色一沉,声音猛地提高八度:“快打开箱子!我要亲眼看看它!!!”

    海鲜水手们急忙转身去拿箱子。

    戴维回头望着大海,用愤怒至极的目光望着黑珍珠号沉没的地方,该死的,不对劲,斯派瑞刚才的作风太不正常了!

    用钥匙开了箱子。一群海鲜怪物围绕在箱子旁边。

    戴维扒拉开海鲜怪物,亲手打开箱子,向里面一望——空的!!!

    戴维猛地抬头,气得浑身发抖,触手胡须剧烈的颤抖,

    “杰-克-斯-派-瑞!!”

    数天之后,在海的另一半,贝克特勋爵的办公室

    贝克特正坐在办公桌前,优雅的调制着自己的红茶。

    一名副官一脸尊敬的报告:“我们派出去的船已经全部回来了。”

    贝克特勋爵优雅地抿了一口茶:“有箱子的消息吗?”

    副官摇摇头:“没有,但有一艘船在海上救了一个人,他就在门外。”犹豫了一下,副官掏出一个黑皮夹,放在办公桌上“他有这个。”

    贝克特看了副官一眼,拿起皮夹打开看了看,掠夺许可证?这不是被那个叫伊丽莎白的小姑娘拿走了吗?摇晃着银质的汤匙,贝克特感觉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随后,门口传来惠灵顿的声音。

    一把扭开夹着自己的士兵,惠灵顿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我在那****令上填上了我的名字。”

    贝克特看见了诺灵顿,挥挥手让他过来,一如既往的优雅:“你想要这张纸生效,就要拿东西来交换,比如,斯派瑞的罗盘?”

    “不。”惠灵顿摇摇头,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我拥有的比罗盘还要好。”

    说着,将一个布袋丢在桌子上,布袋在桌子上有节奏地颤动着。

    贝克特紧紧盯着布袋,眼里闪过一丝愉悦:“戴维琼斯的心脏?不错,这是一个很好的筹码!”

    ……分割线……

    晚上,那个女巫居住的岛,通向小木屋的河道

    在女巫房子外的小河里,黑珍珠号的幸存者,滑着小船,来到提亚多玛的家。

    河的两岸闪烁着无数的烛光,大家默默地望着围在他们船周围的捧着烛光的若隐若现的虚无缥缈的人们,在提亚多玛的家里,一种悲凉、凄惨、迷茫的情绪,压抑着每一个人。

    威尔机械地一遍又一遍地用随身的小刀戳在桌子上,然后拔出来,再戳,心情十分复杂。

    提亚多玛端着一盘酒杯走出来,将酒杯递到伊丽莎白面前,伊丽莎白摇了摇头,自己现在不需要酒,虽然自己很想要麻醉自己。

    提亚多玛怜爱的看着伊丽莎白:“酒可以驱散身上的寒冷以及忧伤。”

    伊丽莎白望了望她,然后犹犹豫豫地拿起一个酒杯,眼里充满悲伤和复杂的泪水。

    随后提亚多玛来到威尔面前:“抱歉,这很让人遗憾。”

    威尔看了看她,没说话,自己现在的心情很累。

    达尔玛:“我知道你以为只要有了黑珍珠号,你们就有机会可以战胜琼斯并解救你父亲的灵魂。”

    威尔拿起一个酒杯,望着前方说,苦笑了一声,摇摇头:“现在无所谓了。黑珍珠号沉没了,和她的船长一起去了。”

    提亚多玛站起来,去给其他人递酒杯。

    “是啊,”坐在门口,仰望天空上的星星的吉普斯的心情有些复杂,有些自豪,也有些沮丧,一声叹息:“没有了斯派瑞,世界的光彩又黯淡了几分。”

    皮特和杰瑞接过酒杯,一声不吭的喝着闷酒。

    吉普斯看了大家一眼,自嘲的笑了笑:“斯派瑞是个混蛋,是个垃圾,是个最坏的海盗,自私自利,而且还经常骗我们。但没想到最后的时候,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一旁的伊丽莎白紧握着手掌,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明白是自己害了杰克,后悔?大概吧,心中仿佛有一条蛇在啃食这自己不安的心脏,伊丽莎白后悔这么做,想要告诉大家事情的真相,但她又不敢告诉大家。

    吉普斯举起酒杯,一脸伤感的嚎叫:“向杰克斯派瑞致敬!”

    瘦子杰瑞举起手中的酒杯,语气从来没有如此悲哀过:“不会再有像杰克那样的船长了!”

    胖子皮特举着酒杯,抹着眼角的泪水:“他是一个好人,一直都是。”

    伊丽莎白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好像在感慨什么:“没错,他是个好人……”

    威尔举起酒杯,没有说话,如果斯派瑞现在活着,自己一定会杀了他,坑了自己,亲了伊丽莎白,足以让自己绞死这个该死的海盗,但他救了自己,用自己的生命救了自己和伊丽莎白,威尔感觉自己迷茫了,一口喝完酒杯里的酒,威尔叹息的说道:“如果斯派瑞还活着,那该有多好啊!”

    威尔的话让提亚多玛眼前一亮,带着神秘的微笑:“如果我有方法,你会去做吗?”

    威尔望着提亚多玛,没说话,提亚多玛心中一叹,又转头看向伊丽莎白:“那么你呢?你会做吗?”

    伊丽莎白也只是望着她不回答,自己和斯派瑞以及威尔之间的关系太乱了,伊丽莎白也不知道自己希不希望斯派瑞活着。

    提亚多玛走到屋子中央,冲屋子里的其他人大声说:“你们当中有人会那么做吗?”看着吉普斯眼里闪过的精光,提亚多玛心中一喜,蛊惑的说:“你们愿意航行到世界的尽头去找杰克——和他的黑珍珠号吗?”

    大家沉默着,突然,吉布斯走了出来,看了看大家,坚定地说:“我愿意!”

    接着,皮特也站了起来目光坚定的说道:“我愿意!”

    杰瑞看着皮特,也站了以来:“我愿意!”

    哑巴举起酒杯,他肩上的鹦鹉替他说:“我愿意!”

    伊丽莎白看着威尔,眼里流出泪水:“我也愿意!”

    威尔心中一颤,叹息了一声:“愿意”

    提亚多玛笑了,一切都在提亚多玛的计划中,带着微笑:“好极了,如果你们有勇气面对世界尽头那魔鬼出没的海岸!那么你们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

    “砰!……砰!……砰!……”

    一双熟悉的脚,伴着熟悉的脚步声,踏着楼梯走下来,伊丽莎白脸色一变,站了起来,走近楼梯,紧紧地盯着看。

    “砰!……砰!……砰!……”

    门口的吉普斯走过了来,所有人都围在楼梯口,紧紧盯着下来的人——巴博萨!!

    巴博萨狰狞的微笑着看着大家:“那么,谁能告诉我,我的船在哪儿?”

    说完,不死猴跳上主人的肩头,举起一个绿苹果,巴博萨大大地咬上了一口,苹果汁顺着他的嘴流下来。

    与此同时,在加勒比海底,一大提示音划过,蓝泽睁开了巨大的眼睛。

    “叮!加勒比海盗2聚魂棺完成!加勒比海盗3世界尽头开始!”

    最近加勒比很乱或者说世界都很乱,蓝泽被封印了起来,琼斯的心脏落到了贝克特的手里,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东印度公司前进的脚步了,世界越来越小,特别是琼斯的那只北海巨妖死了之后,世界上能阻拦贝克特的已经不多了。

    这是大趋势,是谁也无法阻拦的大趋势,历史前进的车轮碾压了一切。

    数月后,新加坡,古老的桥上上满青苔,蓝泽一身蓝色的大氅,走在泥泞的街道上,一身整洁干净的蓝泽和周围狼狈不堪的环境格格不入,看着一个个眼神惊恐慌张的大众,蓝泽摇摇头心中不由得感慨这个世界的基层大众太苦了,贝克特这个家伙真是一个混蛋。

    远处,烟雾缭绕,一群衣着整齐的海军踏着小碎步在碎石堆砌的小道上一路小跑,抚摸着路边的青石,青苔的冰凉滑腻让蓝泽感觉很舒服。

    啸风,九大海盗王之一,新加坡的海上之王,一个阴险狡诈,无利不早起的海盗,比起巴博萨,啸风更加残忍无情,实力也更加强大,在这个时代,想要活得很好,就必须要有一颗坚硬残忍的心。

    人迹罕见的街头,提亚多玛推着小车漫步前行,丝毫没有发现蓝泽到来,一旁的那只猴子不安的躁动让提亚多玛有些心烦意乱。

    轻抚着猴子的脑袋,提亚多玛眼神冰冷但笑面如花“如果再动,我就捏死你!”

    一把抓住猴子的手臂,从提亚多玛的手里拖了出来,蓝泽微笑着看着提亚多玛:“不,提亚多玛,你可不会捏死它,这个猴子可是巴博萨的命根子。”

    被点破身份的提亚多玛身躯一震,一抹杀机在眼里一闪而过,手掌不知道何时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尖刀上,一抬头,提亚多玛愣住了“蓝泽?”

    “好久不见,海神提亚多玛,听说斯派瑞死了?”抚摸着怀着颤抖的猴子,蓝泽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