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裸爱成婚 > 正文 035 大结局

正文 035 大结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那些一年到头都在工作的人们来说,能够享受每天睡到自然醒,没有手机电话打扰,不接近网络的彻底放松,那才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惬意生活。(~

    早上八点钟,权初若枕在男人温暖的怀抱,慢悠悠转醒。最近她的生物钟,自动调节,完全适应如今的假期生活。

    身边的男人还在睡,权初若挑起眉,看着他俊逸的脸庞,不禁低低一笑。仰起头,在他嘴角极轻的亲了下,她小心翼翼掀开被子,穿衣服下床。

    洗漱之后,权初若换了套运动装,她把长发梳成马尾,从楼上卧室下来。

    这座温泉度假别墅,设施一流。整片别墅区,地处幽静的山间,四周绿树环绕,有山有水,空气清新。

    别墅区外面有片空地,建造着不少大棚。那里面种植着各种蔬菜,水果,现吃现摘,绝对新鲜绿色食品。

    这些东西都是度假村特供的,凡是住在这里的游客,都能随时来采摘。

    权初若提着一个竹篮,悠哉的迈着步子来到大棚。她弯下腰拔起一撮小葱,晶莹的水珠剔透,鲜嫩程度可见一斑。

    这边茄子长得也不错,权初若挽起袖子,开始摘菜。两个茄子,三个西红柿,还有土豆和青椒,摘好蔬菜,她又从隔壁大棚摘了不少新鲜的草莓,这些食物,足够她和陆景亨一天吃的。

    回去的路上,有个小院,里面圈着十几只鸡。第一次来拣鸡蛋,权初若害怕的直往陆景亨身后躲,后来老农告诉她,只要不攻击那些鸡,它们都很安分。

    顺利的拣出两个鸡蛋,捏在手心里甚至还有温度。权初若心满意足的往回走,边走边琢磨着早餐吃什么。

    回到别墅,她洗干净手走进厨房,带上围裙后开始准备早餐。半个小时后,陆景亨洗漱下楼,闻着厨房里飘出的饭菜香,眼底的笑容温柔。

    “老婆,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腰间环上一双大手,权初若并没挣扎,嘴角的笑容拉开,“那当然,其实做饭不是很难。”

    她把揉好的面团擀好,把平底锅放上油,开始煎葱油饼。来度假前,她特别跟兰姨学做的,这段时间锻炼下来,竟然也能有七分像。

    陆景亨低头,将下颌垫在她的肩上,神情慵懒而放松。他每天极为享受这种生活,有老婆伺候,两人一起摘菜做饭,每晚手拉着手在山里走走,看看星星,闲暇还能去钓鱼。

    “出去等着。”权初若推了他一下,有他在身后捣乱,她施展不开手脚。

    陆景亨并没有纠缠,在她脸上亲了亲,转身离开厨房。他拿着碗筷出来,自动自发的摆好桌子,然后把电视打开。

    客厅这台电视,算是他们唯一的娱乐工具。原本别墅里通好的网线,陆景亨也让人拆了。既然是度假,那就应该是二人世界,没有任何打扰。

    很快的功夫,权初若端着盘子出来,笑道:“可以吃了。”

    小葱拌豆腐,煮鸡蛋,小米粥,还有葱油饼。这丰盛的早餐,看的陆景亨都要流口水。他帮着盛好粥,拿起筷子开吃。

    “嗯,好吃。”咬了一口酥脆的葱油饼,陆景亨赞不绝口。

    权初若笑了笑,自己也尝了口。虽然还是比不上兰姨的,但也不差,味道极好。

    “老婆,我们中午吃什么?”陆景亨喝了口粥,挑眉问。

    早上这顿还没吃完,就惦记中午?果然是吃货!

    权初若撇撇嘴,往菜篮方向指过去,道:“喏,都在里面。”

    男人扫了两眼,神色稍有失望。虽然农家饭好吃,可他是食肉的啊,天天吃素,这个有些受不了!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钓鱼吧?”陆景亨勾起唇,试探的问她。

    又钓鱼?

    权初若明亮的双眸闪了闪,这个星期都已经第三次了,钓鱼很有意思吗?其实不用说她也明白,陆景亨是嫌弃午饭太素,没有肉吃条鱼也是好的。

    不想虐待他,权初若乖顺的点点头,并没戳穿他的小心思。

    用过早饭,陆景亨主动洗碗,他动作麻利的收拾好,便带着渔具,拉着权初若走出别墅,往后面的池塘走去。

    这座度假温泉村,是陆景亨的二哥投资修建的,因着陆家二少爷的爱妻程度,整座度假村的设施都很人性化。基本上游客能想到的,这里都有。

    不过钓鱼是个有耐心的事情,对于性格急躁的权初若来说,不能不算作煎熬。陆景亨下了钩,耐心的坐在遮阳伞下等,他稳稳坐上良久,不说话不斜视,神情自若。

    但是权初若看着平静无波的水面,只觉得要抓狂。平时上庭,她不怕对手激烈,只怕没有刺激,让她过瘾。

    可现在她干巴巴的坐在这里,面对着毫无起伏的鱼竿,彻底郁闷!

    “陆景亨,还要等多久啊?”抬起腕表,权初若又一次瞪着表,不耐烦的问。

    “嘘——”陆景亨手指点在唇边,小声道:“快了,别着急。”

    池塘挺大的,里面的鱼都是野生的。周围没什么人,除去他们,还有两位上了年纪的男人,也是同样的气定神闲。

    颓然的叹了口气,权初若觉得后悔。她就不应该出来,在家睡觉多美?跑来这里晒太阳做什么,热的要死!

    想起热,她更觉得阳光毒辣,把头上的遮阳帽压的更低。

    汗水顺着她的脸颊边滴落,运动装的后背都潮湿。权初若鼓着腮帮子,终于忍无可忍,“陆景亨,我不钓了!”

    “上钩了——”

    陆景亨咻的站起身,按住她的手背,动作奇快的往后收鱼线。权初若手指被他牵着,只能随着他的动作一起。

    鱼竿有种下坠的感觉,鱼线转动起来也不算顺滑。权初若原本并没当回事,可她盯着鱼竿弯下的弧度,心底竟然也升起某种期盼。

    须臾,当她看到自己鱼竿上吊着那条大鲤鱼,瞬间换了副模样,激动的跳起来,“哇,我钓到鱼了。”

    陆景亨看着在他怀里,兴奋到不能自已的权初若,笑问:“好玩吗?”

    “嗯。”权初若肯定的点头,将水桶提过来,她把鱼钩松开,将钓上来的鱼放进去,蹲在边上看,忍不住赞叹,“好大啊,真漂亮。”

    这条鲤鱼的尾巴有些发红,通体的鱼鳞完整光华,它摆着尾巴游来游去,胡须摆动。

    陆景亨偷笑,伸手揉揉她发红的小脸,道:“我们回去,天热了。”

    回到别墅,权初若很小心的把鱼从水桶里倒出来。她特别腾出一个很大的木盆,将鲤鱼养在里面。生怕它饿着,她还掰了一些馒头喂养。

    陆景亨倚在门边,见到她有些可笑的举动,不禁勾唇,“临刑前都要吃饱。”

    临刑?

    权初若抬起头,瞪着对面的男人,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吃鱼啊。”陆景亨眼神发亮,心想这条鱼肯定鲜美,“老婆,咱们是红烧还是清蒸。”

    “不许!”

    权初若蹭的站起身,双手叉腰,“陆景亨,不许你吃它!”

    “为什么?”

    “不许杀生,它多可爱啊!”

    “……”

    陆景亨敛眉,耐心的解释,“老婆,鱼就是给人吃的。”

    “谁说的?”权初若瞪他,恨声道:“陆景亨,你能不能有点爱心?”

    吃鱼和有爱心,有什么关系?

    “老婆,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

    权初若护着盆里的鱼,大有一种‘你敢吃它,我就吃你’的凶悍!

    好吧,陆景亨败下阵来,黯然转身。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在家睡懒觉,辛辛苦苦钓鱼还不给吃,这是什么情况啊?!

    叮咚——

    别墅外面有人来,陆景亨扫了眼监控器,把门打开。

    “三少。”度假村的经理,按照吩咐过来送东西,“这是二少让我送来的。”

    打开保温盒,陆景亨闻到肉香,双眼瞬间来神。宫保鸡丁、糖醋古老肉、黄焖牛肉,还有权家久负盛名的红烧肉。

    “二少说,让您和三少奶奶尽情吃,明天我还会送来。”经理将东西都留下,然后识相的闪人。

    好久没吃肉,权初若也有些馋。她拿来碗筷,看到陆景亨已经下手开吃,鄙夷道:“慢点吃,有很多。”

    这几样都是他爱吃的,怎么慢啊?

    红烧肉的味道跟家里的一模一样,权初若吃了几口,心头微动。出来度假快一个月了,她有些想家,想家里人。

    午饭饱餐一顿,陆景亨换上泳裤下来,不顾权初若的阻拦,强迫她也换上泳衣,将她拉进院中的池中,跑鸳鸯温泉。

    这个时候泡有些热,好在温度已经控制过。权初若靠在池边,舒服的叹了口气,“哎,这种生活,可真是好,无忧无虑,无欲无求。”

    陆景亨往她身边蹭过去,清澈的池水中,权初若身上海蓝色泳衣下包裹的身段玲珑有致。男人掌心托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压在怀里。

    无忧无虑倒是真的,可无欲无求,这怎么可能?

    他现在满身血液都在沸腾,想要一直将她压在身下,欲求不满!

    “唔!”

    权初若秀气的眉头紧锁,压抑的低喘伴随着娇嗔,“别……咬我。”

    “呵呵——”

    男人低沉的笑声,夹带着他不怀好意的逗弄,池中飞溅起来的水花起伏,“那你求求我,嗯?”

    因为这种事情哀求,很没有面子。可此时他们在露天的温泉池中,虽说这片别墅区隐秘性很好,但如果有人看到,权初若还是没法接受。

    她只希望他能早点结束,早点放过他。

    “求你,好不好。”权初若微微直起身,双手攀住他的肩膀,扬起红唇在他耳边低喃。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陆景亨的耳后,他全身肌肉瞬间紧绷,眼底的神情在片刻间变的凶如猛兽。权初若突然意识到不好,她本是真心求饶,可怎么好像变成挑逗,更加刺激了他呢?

    “说,你爱我吗?”陆景亨俯下身,健硕的胸膛贴上她的后背。

    池边搭着湿漉漉的泳衣,权初若手指勾紧,咬着唇出声,“嗯。”

    她低低的轻叹,几乎不敢开口,生怕抑制不住喉间的口申口今。

    陆景亨不满意,勒住她的腰,强势逼问。

    “爱我吗?”

    “嗯……爱……”

    “有多爱?”

    “……很爱。”

    “愿意让我爱你吗?”

    “愿意……”

    “爱你哪里?这里,还是这里?”

    男人手指轻点,在她身上煽风点火。

    权初若卯足一口气,猛然间伸手推开他,骂道:“陆景亨,你真不要脸!”

    “这种时候不需要脸,”陆景亨反手圈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拉进怀里,低头吻住她的唇,动作更加占有,“不要脸你才喜欢,对不对?”

    权初若回答不了,唇瓣被他咬住。她摆脱不了那一阵阵的狂热,身体在叠加到某个点时,不可抑制的颤抖爆发。

    喜欢吗?

    权初若垂下头,整个人虚弱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嘴角的弧度轻勾。大抵是喜欢的吧,这种缠绵的占有,没人能够抗拒。

    晚饭是在床上吃的,权初若双腿都发酸,窝在被子里不想动。陆景亨端着餐盘进来,见她气鼓鼓的一张小脸,很明显是在生他的气。

    怨他弄疼她了。其实陆景亨自己也知道,可那种时候他总是不受控制,完全掌握不好力度。

    “吃饭了。”陆景亨把饭菜端到床边,俊脸的笑容温柔。

    权初若背靠着床头,见他笑的一脸荡漾,心里的怒火更旺。她沉着脸,那小眼神嗖嗖的飞射,好像尖刀般锋利。

    她用表情告诉他,她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尝尝这个。”意识到她要发火,陆景亨事先想到对策。他掀开盖子,将煮好的玉米浓汤捧到她的面前。

    玉米的香气浓郁,还伴随着奶油香味。权初若本能的咽了咽口水,犹豫着要不要喝?如果她喝了,陆景亨是不是更加有恃无恐?!

    眼见她犹豫挣扎的纠结模样,陆景亨好笑的拿起勺子,将他汤轻轻吹凉,送到她的嘴边,道:“乖,先把肚子填饱,然后再想怎么治我。”

    还算他有点自知之明,哼!

    权初若接过勺子,低头开始喝汤。这个季节的玉米应季,甜甜糯糯的口感,尤其好吃。一碗玉米浓汤很快见底,她意犹未尽的咂嘴,忽然想到什么,挑眉盯着面前的男人,“陆景亨,你会做饭?”

    她突然发飙,陆景亨差点招架不住。他忙的举起手,选择坦白从宽,“我只会煮这个。”

    “真的?”

    陆景亨把碗放好,表情诚恳的点头,“真的。”

    看他不像说谎的样子,权初若也没在逼问。把晚饭吃掉后,她满足的倒在床上,轻轻舒展开四肢。失去的体力,终于补充回来。

    山里边的夜晚,比起城市算是凉爽的。洗过澡,权初若穿着睡衣坐在露天阳台,微微仰起头欣赏着满天的繁星。

    这里空气好,污染少。夜晚的星空,比起城市都要美。

    陆景亨跟着出来,在她身边蹲下,将驱蚊药水抹在掌心揉开,而后往她身上涂,“怎么又忘记用这个?前几天谁被蚊子叮的满身痒。”

    权初若坐在躺椅里,把胳膊和双腿都架起来,非常享受他的伺候。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晚上蚊子多,而且那蚊子的个头,真是吓人!

    “好了。”陆景亨给她涂完花露水,又从屋里拿出吹风机。他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修长的手指穿过她湿润的发丝,道:“以后要把头发吹干,夏天也会感冒。”

    他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可遇见权初若的事情,陆景亨的性格就会反差,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

    权初若听习惯了,也不觉得怎么样。她偏过头,明亮的双眸落在他的脸上。

    阳台墙上有壁灯,昏黄的光线晕染在男人的额头,暗影下他的五官轮廓清晰。权初若心头微动,眼角的神情温柔,“老公,你会永远都对我这么好吗?”

    头发差不多吹干,陆景亨关掉吹风机,薄唇含笑,道:“现在知道,我对你好了吗?”

    “小气!”

    权初若知道他还记着以前的事情,不禁轻斥。她抬手圈住陆景亨的脖颈,将脸靠在他的肩头,“如果再过五十年,我们八十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

    那副画面,陆景亨也曾经想象过。他握着怀里人的手,轻轻托在掌心,道:“我们会老了,身边会有一大群的孩子,有儿子有女儿,有孙子有孙女。”

    “噗——”

    权初若在他怀里轻笑,打趣道:“你真能想啊,连孙子孙女都想到了。”

    “如果咱们的孙子争气,没准还有重孙子。”陆景亨笑着补充,深邃的双眸泛起的神色温和,丝毫不见往日的厉色。

    随着他的话,权初若眼前也勾勒出幸福洋溢的画面。孩子们围绕在他们身边,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真好。

    半响,权初若高高的仰起头,神情虔诚的望着夜空,沉声道:“感谢。”

    陆景亨看着她严肃的模样,狐疑道:“你感谢谁?”

    抬手往天上指了指,权初若眼底带笑,直言道:“感谢老天让我遇见你。”

    听到她的话,陆景亨先是一愣,继而温柔的笑起来。他伸手捧住权初若的脸颊,慢慢俯下脸,将唇落在她的嘴角。

    这个吻,不含任何**的色彩,只是表达他此时心底的动容。

    “老公,”权初若努努嘴,冲着前方指过去,“咱们应该买块地,等到我们退休以后就来这里盖间房子,回归田园。”

    “嗯。”

    陆景亨赞同的点头,“在这片度假村的后面,我三年前就选好了一块地。”

    “哇,你早就买了啊!”权初若惊讶,同时暗暗佩服,还是她老公眼光好,有远见。

    陆景亨抱紧怀里的人,低头盯着她明亮的眼眸,一字一句,缓缓开口,“以后我们来这里养老,无论那时候我们有多老,我的身边有你,你的身边有我,那就好。”

    权初若眼角微湿,紧紧扣住他的手指,彼此交扣的十指缠绕。所谓婚姻的本色,无非就是有一个人,永远陪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

    悠哉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来度假村放假已经有一个多月,权初若有些乐不思蜀,她放松下来,便不想投入到那种整天紧绷着神经的日子。

    这天吃过晚饭,权初若收拾好东西回到卧室,陆景亨在楼下摆弄东西。她全身都是汗,忙的走进浴室洗澡。

    洗过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整个人也跟着舒服很多。权初若站在镜前梳头,她眼角的余光一瞥,看到架子上什么东西后,霎时怔住。

    她上个月经期是什么时候?

    权初若记得,她来度假的时候正好赶上大姨妈未完,所以多带了几包卫生巾。可这个月她根本没用过那东西,大姨妈也没有光顾。

    打开浴室的门,权初若匆匆翻出包里的记事本。她习惯在经期第一天,用红笔圈住日期。当她看到上个月画红圈的日子后,俏脸立刻僵住。

    按照这样算,她经期已经过去十天,可是大姨妈并没有来。这是以前都不会出现的情况,回想着最近这段日子她的反常情况,权初若心中隐隐肯定什么。

    夜晚躺在床上,身边的人翻来覆去睡不着。陆景亨蹙眉,伸手将她搂在怀里,“怎么失眠了?每天你都是小猪一样的作息时间,今晚这是怎么了?”

    权初若枕在他的心口,轻轻咬着唇。她知道陆景亨很想要孩子,所以没有确定前,她不想告诉他,害怕空欢喜一场。

    “我想回家了。”权初若伸手圈住他的腰,低低的开口。

    她的声音透着失落,陆景亨算计着出来这么久,也应该回去了。毕竟他们都是有工作在身的人,不可能脱离太久。

    “好,我们明早回去。”在她额头亲了下,陆景亨语气安抚。

    权初若嗯了声,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她听着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很快的功夫进入梦想。

    第二天早起,陆景亨亲自准备的早餐。他特别去摘的玉米,煮的玉米浓汤。最后一顿早餐,他们吃的尤其丰盛。

    早饭后不久,便有司机将车开过来。陆景亨将收拾好的行李箱搬上车,牵着她的手,从别墅里走出来。

    在这里住了一段日子,权初若对这栋小别墅很有感情。她恋恋不舍的回头,那模样看着很伤心。

    陆景亨将她抱在怀里,诱哄道:“以后咱们放假就回来小住,行不行?”

    “这是你说的。”权初若抓住他的承诺,生怕他耍赖。

    男人轻笑出声,心想这个小傻妞儿,他还乐不得回来住呢!住在这里多好,有人专门伺候,还能随时随地把她扑倒,贪恋这里的人,是他好不好!

    “我答应你。”陆景亨在她嘴角亲了下,拉开车门让她上车。

    权初若坐在副驾驶,伸手扣住安全带的时候,手下的动作特别轻柔。她小心的将带子移开,生怕会勒住肚子。

    陆景亨扫了眼她的怪异行为,并未放在心上。

    “慢点开车。”

    权初若柔声叮嘱他,在他眼神专注开车的间隙,她将掌心轻轻贴在性乖,你要快快长。”范培仪摸着权初若的肚子,嘴里念叨着。她把昨天新买的婴儿衣服拿出来,分给楚乔和女儿,每人一份。

    陆景亨剑眉轻佻,镇定的开口,“妈,您准备的东西少了。”

    范培仪皱眉,不解的看向他。

    权老太太听着这话,忽然挑眉看过来,似乎猜到什么。

    “医生说,我老婆怀的是双胞胎!”陆景亨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双胞胎?!”

    “真是双胞胎?”

    “姐,姐夫,恭喜你们!”

    家长们都高兴傻了眼,只有楚乔回过神,开心的搂住权初若道喜。两位准妈妈,兴高采烈的交换着育儿心得。

    沙发里,权晏拓颓然的叹气。完蛋了,从今后他在这个家里,算是彻底没地位了!

    这一年,权家双喜临门,不仅迎来孙女,同时还迎来一对讨人喜爱的龙凤胎。

    五年后。

    权初若下班后,开车回到陆家别墅。自从生了孩子,她和陆景亨就搬回家住,家里两个孩子都需要人照看。

    “三少奶奶。”佣人接过她的车钥匙。

    权初若应了声,提着皮包上楼。绕过旋转楼梯,来到三楼,自从陆家这对龙凤胎降生后,三楼就成为他们的专属。

    陆家之前已经有个一对双胞胎,后来又添龙凤胎,一时间在全市成为热门话题。这些年还有不少人津津乐道。

    刚走上楼,迎面扑过来一具小身子。权初若赶快伸手接住,把女儿紧紧搂在怀里,“美美,不许跑这么快。”

    美美梳着小辫子,穿着一件白色公主裙,对着妈妈讨好的笑,往她怀里腻歪,“知道了。”

    权初若伸手将她抱起来,边走边问,“哥哥呢?”

    “看书。”

    推开书房的门,权初若抱着女儿走进去,果然看到儿子坐在窗台上,腿上放着一本书。她叹了口气,秀眉微蹙。

    小家伙穿着一条背带裤,脸上带着个黑色眼镜框,老气横秋的端坐,一丝不苟的表情。这孩子智商很高,他的年纪与他掌握的知识程度,完全不成正比。

    “天天,在看什么呢?”权初若把女儿也放在窗台上,笑着往他身边凑过去。她觉得自己就够不爱笑了,可她儿子更不爱笑。

    “你没兴趣。”天天推了推黑色眼镜框,面无表情的回答。

    权初若眼角一沉,他的语气,丝毫也不像五岁的孩子,成熟干练的让她头疼。

    “哥哥,你给我讲故事好吗?”美美扭着小身子,往哥哥身边凑。

    天天根本不买账,眼睛依旧盯着书本,“浪费时间。”

    哥哥不讲故事,美美很受伤,委屈的往妈妈怀里靠,“妈妈,美美也想要朵朵那样,她有弟弟陪她玩,为什么我没有?”

    呃——

    权初若撇嘴,心想这个问题要怎么解释?

    正在为难之际,一双大手抱起女儿,搂在怀中安抚,“美美乖,你有哥哥不好吗?”

    “哥哥不跟我玩。”美美靠在爸爸怀里,表情很伤心,“朵朵说,她妈妈肚子里有小天使。美美也想要小天使!”

    陆景亨伸手给女儿把眼泪鼻涕擦干,笑道:“这样啊,那爸爸也给妈妈肚子里放进一个小天使好不好?”

    权初若脸色一僵,狠狠的瞪着陆景亨。

    美美眨了眨眼,瞬间不哭了,“真的咩?”

    陆景亨亲了亲女儿的额头,那表情很认真,一点儿也不像开玩笑。

    “爸爸,把美美交给我。”忽然间,沉默是金的儿子开口。他从窗台上跳下来,站在陆景亨面前,那副表情,活脱脱是个哥哥。

    陆景亨把女儿放下,只见天天牵过她的手,带着她往外走,“哥哥带你去玩捉迷藏。”

    对于儿子的一反常态,权初若很不解。她拉着陆景亨的手,两人靠在门边听着这对兄妹下楼的对话。

    “哥哥,能不能不玩捉迷藏?”

    “那你还要小天使吗?”

    “要。”

    “那就要玩捉迷藏。”

    “呜呜呜,哥哥,为什么这样?”

    “傻瓜,如果你想要妈妈肚子里有小天使,爸爸就会让我们玩很长很长时间的捉迷藏!”

    “……那我不要……小天使了。”

    楼梯间的说话声渐渐远去,权初若脸色铁青的回头,吼道:“陆景亨,你不要脸!”

    陆景亨摸了摸鼻子,伸手把卧室的门锁上,“老婆,这次换我们玩捉迷藏。”

    一个小时后,玩捉迷藏玩的很彻底的两个人,大汗淋漓的倒在卧室的床上。权初若动了动手指,脸颊潮红的骂道:“陆景亨,你平时都是怎么教孩子的?”

    “我教的没错啊。”陆景亨亲了亲她红肿的唇,餍足的低喃:“玩捉迷藏,是最花时间的游戏。你以为咱儿子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权初若无语,咬牙切齿,道:“陆景亨,儿子还不是像你!”

    “呵呵……”

    陆景亨但笑不语,眼底的神情温柔。像他吗?明明很像她才对,头脑冷静,性格内敛,不拘言笑,甚至做事认死理的毛病都一模一样。

    楼下的花园里,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传来。陆景亨低头吻住妻子,深深的热吻。

    权初若本能的回吻住他,嘴角的笑容潋滟。她轻轻在心尖低喃,一遍又一遍:陆景亨,我爱你,爱我们的所有!

    这世上最浪漫的事,是有他(她)陪你慢慢变老,永远捧你在手心。

    (番外完)

    ------题外话------

    番外到此结局,感谢亲们一路相随。如果喜欢这个故事,还请大家支持汐的新文。过年后新文开始更新,我们不见不散!爱你们~~

    汐的新文《娇妻难养,老公太凶猛》链接地址在留言置顶,搜索作者名也可查。

    婚后第一次,昏暗逼仄的车厢里。

    她被压进座椅,眼见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面容噙着笑。

    “我们的大小合适,深浅匹配,极度契合!”

    她和他的关系,仅限于结婚证上的两个名字,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一张结婚证书,绑住她两年。

    ……

    ps:推荐妖娆媚妖《宠妻上天,萌妃要翻墙》,轻松幽默,极致宠文!有兴趣的亲们都要去看看,不容错过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