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狂少 > 正文 066章 【你车震了吗?】

正文 066章 【你车震了吗?】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着手上那黏糊糊的液体,苏雨馨愣了好久,全然忘记了要接电话的事情。

    稍后,当手机第二次震动的时候,苏雨馨才从愣神中回过神,表情十分复杂,有羞涩,更多的则是懊悔——为怀疑叶帆而懊悔!

    尽管只有那么一瞬间!

    “我……我怎么能怀疑他呢?”

    暗中责怪着自己,苏雨馨从皮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手上的**,将礼物往上拉了拉,然后才拿起手机。

    嗯?

    看到来电的主人是苏琉璃,苏雨馨微微一怔,然后摁下接通键:“琉璃,你回来了?”

    “雨馨姐,我跟你说一件事!”

    电话那头,驱车返回九溪玫瑰园的苏琉璃满是急切地说道:“刚刚我看到叶帆那个家伙在你那辆宾利房车上车震!”

    “呃……”

    耳畔响起苏琉璃的话,苏雨馨表情一僵,在她看来,既然刚才遇到苏琉璃的话,苏琉璃应该看到她才对啊?

    “姐,那个家伙把车停在马路边上车震啊……这得多饥渴啊?”

    苏琉璃越来越来气,“还有啊,他被我抓了个现行,说什么那是生理需要——生理需要就能在马路上干那事吗?还有,他还说你把车送给他了,车震是他的自由,就算在车上撸管也跟我没关系!”

    “姐,那个混蛋简直太无耻、太流氓、太不要脸了……”

    见苏雨馨不说话,苏琉璃开始疯狂地抨击起了叶帆,那感觉仿佛叶帆就是这世上最好色的男人一样。

    “琉璃,我这会在外面,等我回去再和你说。”

    眼看苏琉璃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苏雨馨不知该如何接话,想了想,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问清楚叶帆后,回去再跟苏琉璃说。

    话音落下,苏琉璃直接挂断电话,尔后似乎又生怕苏琉璃将电话打过来,索性直接关机。

    做完这一切,苏雨馨看到自己四处走光,先是将车灯关了,然后调整了一下情绪,弱弱地道:“叶神医。”

    驾驶位上,叶帆不但听到了苏雨馨和苏琉璃的通话,甚至……在苏雨馨刚醒的时候,他便察觉到了,只是一时没想好该如何解释刚才的事情,所以始终没有开口。

    此时,见苏雨馨主动开口,叶帆只好将隔音效果极佳的挡板放下,道:“你醒了。”

    “叶神医,对不起……”

    苏雨馨主动道歉,一方面是因为没有听叶帆的话在宴会上喝了太多酒,另一方面则是刚才怀疑了叶帆。

    “你这次病情发作很突然,而且病情比一开始还要严重,无奈之下,我只能将劲力输入阴气之源。”

    叶帆沉吟了一下,道:“阴气之源是你们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当劲力进入后,你起了生理反应……”

    说到这里,叶帆停了下来,他相信苏雨馨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

    “我知道,都怪我不听你的话,才会引发病情。”

    苏雨馨主动承认着错误,想到刚才手上的**,知道自己今天很有可能当着叶帆的面自.慰了,脸蛋顿时涨得通红,心跳也是没来由加快,心脏像是要跳出嗓子一般。

    似是能感受到苏雨馨的紧张与羞涩,叶帆主动转移话题:“刚才我给你治疗的时候,苏琉璃突然出现了。她将车停在了旁边,下车过来叫你。”

    苏雨馨成功被转移注意力,不过没吭声,而是打算等叶帆说完。

    “无奈之下,我只能停止治疗,返回驾驶位,并且拉上了车档。”见苏雨馨不说话,叶帆继续解释道:“因为苏琉璃挡在车旁,我没法调转车头,只能打开窗户与她交谈。”

    说到这里,叶帆的语气有些古怪:“结果……在我跟她交谈的过程中,你突然叫了一声……”

    “啊——”

    苏雨馨闻言,发出一声惊呼,脸蛋红得像是要滴出水一般,恨不得直接从车上跳下去。

    “当时,苏琉璃听到了声音,不过没有辨别出是你的声音,只是误认为我车上有女人。”叶帆苦笑道:“为了不让她看到你衣衫不整的样子,从而误会我们,我只能承认了。”

    “对不起,都怪我不好……”

    苏雨馨知道叶帆不是那种在乎外人看法的人,之所以那般做,只是顾忌她在苏琉璃心中的形象罢了。

    “好了,再别对不起了,还是先想办法给你弄套衣服吧。”

    叶帆苦笑道:“另外,你得想好怎么跟苏琉璃解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以她的性子多半在别墅等着我们回去呢。”

    “嗯。”

    苏雨馨轻轻应了一声,却没有想该如何向苏琉璃解释,而是……在考虑日后该如何和叶帆相处。

    一想到自己自.慰的样子被叶帆看到,苏雨馨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辈子再不出来了……

    ……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苏雨馨穿着叶帆与她一起买的连衣裙,乘坐着那辆常用的加长奔驰回到了别墅——叶帆帮她买完衣服后,她便打电话让那名姓胡的苏家保镖开车前去接她。

    这是叶帆的提议,目的很简单:避免穿帮——如果她乘坐宾利房车与叶帆一起回去的话,就算长十张嘴恐怕也没法跟苏琉璃解释。

    如同叶帆所预料的一样,八卦之火燃烧的苏琉璃回到苏家2号别墅后,并没有洗洗睡觉,而是坐在大厅里等待着苏雨馨和叶帆,打算当着苏雨馨的面揭开叶帆的真实面目。

    为此,听到院内响起停车的声音后,苏雨馨便穿着睡裙,撒着拖鞋在大厅门口等候,见苏雨馨走来,连忙迎上:“雨馨姐,你总算回来了!”

    “今晚公司召开庆功宴会。”苏雨馨面不改色地解释着回来晚的原因,尔后想糊弄过关,故意转移话题,问:“你不是说要到九月初才回来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雨馨姐,我的事稍后再说,我们先聊叶帆那个混蛋的事!”

    苏琉璃挽着苏雨馨的胳膊,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满是兴奋道:“这个家伙居然在马路上明目张胆地车震啊,实在太无耻了,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让我抓个现行……”

    “琉璃,你确定没有看错?我觉得叶神医不是那种人。”苏雨馨为叶帆开脱道。

    “雨馨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相信他是个正人君子啊?”

    苏琉璃闻言,气得胸脯一颤,轻哼道:“也就是说,你不相信我的话了?”

    “琉璃,我是说,你和叶神医之间恐怕有什么误会。”

    苏雨馨心中苦笑,她就是今晚事件的女主角,要说车震也是她自己,而不是叶帆和其他女人。

    “误会?我怎么可能误会他?他可是亲口承认了的!”苏琉璃急了,那感觉揭穿叶帆的‘真实’面目对她意义重大。

    苏雨馨苦笑:“琉璃,你知道的,叶神医是一个骄傲的人,他基本不在意外人对他的看法,以至于很多事情根本不解释……”

    “雨馨姐,我看你是着魔了!”苏琉璃气得奶疼,急得直跺脚,“这样吧,等他回来我们跟他当面对质,怎么样?”

    “琉璃,我知道你是想提醒我,不要让叶神医把我骗了,你放心吧,我会和叶神医保持正常的医生、病人关系。”苏雨馨略微沉吟,打算以退为进。

    苏琉璃将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样:“不行,今晚我必须要揭穿他的真实面目!”

    “呃……”

    眼看苏琉璃不见黄河不死心,苏雨馨有些愕然,原本她以为苏琉璃接二连三地要在自己面前抹黑叶帆,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要被叶帆骗,如今看来,似乎并不只是这个原因,否则在自己说完刚才的话后,苏琉璃没道理继续追究才对。

    稍后,就当苏雨馨不知该如何劝说苏琉璃放弃对质的时候,院内再次传出了汽车熄火的声音。

    “他回来了!”

    苏琉璃就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动听的仙乐一般,满是兴奋地拉起苏雨馨的手,道:“雨馨姐,走,我们去外面跟他对质!”

    “你那么着急干什么?”苏雨馨哭笑不得,“就算要对质,在这里就行啊。”

    “我……”

    苏琉璃闻言,猛然一惊,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太过兴奋了,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很快,在苏雨馨、苏琉璃姐妹两人的等待中,叶帆走进大厅。

    “叶帆,你今晚是不是在雨馨姐的宾利房车上和女人车震了?”苏琉璃第一时间冲上前,拦住叶帆的去路,迫不及待地质问道。

    叶帆撇了撇嘴:“苏二小姐,难不成我要跟男人车震?”

    “你……”

    不知为何,每次见叶帆一脸很拽地跟自己对话,苏琉璃就有一种要把叶帆打成猪头的冲动,不过……为了尽快揭穿叶帆,她强忍着冲动,再次问:“我问你今晚有没有在雨馨姐的宾利房车上车震!”

    “跟你有关系么?”

    叶帆有意地盯着苏琉璃看了几秒钟,直看得苏琉璃有些发毛,做出捂胸的动作后,才开口问道。

    “你……”

    苏琉璃无言以对,从某种意义上说,叶帆是否车震似乎跟她的确没有关系。

    眼看苏琉璃不吭声,叶帆装模作样地和苏雨馨打了声招呼,便朝着楼梯口走去。

    “叶帆,你把话说清楚!”

    苏琉璃见状,像是回到了第一次与叶帆见面时的情形,满是娇蛮道。

    叶帆不予理会。

    “你……你站住!”

    苏琉璃气得胸脯乱颤,直接踢掉拖鞋,光着雪白的玉足,朝着叶帆追去。

    “苏二小姐,既然你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那我就不妨告诉你。”

    眼看苏琉璃阴魂不散,叶帆停下脚步,回过头,笑眯眯道:“我今晚不但车震了,而且还双飞了。”

    双飞?!

    愕然听到这两个字,苏琉璃瞳孔陡然放大,满是惊愕地看着叶帆。

    不光是苏琉璃,就连苏雨馨也是一愣!

    她虽然想过叶帆不会在意苏琉璃的质问,可是……却没有想到叶帆会用这种方式来回应。

    “你……你无耻、流氓、变态……”

    很快,苏琉璃从惊愕中回过神,对着叶帆的背影大喊,一个个贬义词像是机关枪扫射的子弹一样,连绵不断。

    “雨馨姐,我没骗你吧?你现在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吧?”

    眼看叶帆完全将自己的话当作空气,苏琉璃气得差点晕了过去,尔后想到了什么,连忙对苏雨馨道。

    “是我冤枉你了。”苏雨馨没有再为叶帆开脱,而是点头附和。

    她知道,按照目前的状况,无论自己如何为叶帆开脱,苏琉璃都不会相信。

    更为重要的是,她不敢向苏琉璃说出今晚的真实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