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狂少 > 正文 058章 【辱人者,必自辱!】

正文 058章 【辱人者,必自辱!】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可能?

    那个笔记本怎么可能落入纪委手中??

    包厢里,何凤华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被韩国栋认可的喜悦与激动,有的只是迷茫与惊恐。

    迷茫,是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笔记本藏在他的保险柜里,而那个保险柜是产自美洲联盟军方,不要说普通人,就是一些所谓的贼王,也未必打得开!

    惊恐,是因为他知道,那个笔记本对于何家而言意味着什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旦那个笔记本里的内容曝光,就相当于给江南官商领域丢下了一颗核弹!

    “嗡嗡……”

    就当何凤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整蒙的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将他从惊骇中惊醒。

    或许是这件事情实在太严重了,他直接忽略了韩国栋,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接通。

    “你现在在哪?”

    电话接通,不等何凤华开口,听筒中便传出了其父亲何瑞的声音,语气格外的凝重。

    “我在陪韩叔叔吃饭。”

    何凤华下意识地回答着,尔后连忙问道:“爸,我刚听韩叔叔说,那个笔记本在纪委的人手里?”

    “我打电话给你就是跟你说这件事情!”何瑞满是焦急道。

    “我将它放在保险柜里了,保险柜只有我能打开……”何凤华满是惊疑地解释着。

    “听着,小华,刚我已经得到准确消息,许多跟我们家有关系的官员都被秘密带走了,包括你大伯!”

    何瑞直接打断何凤华的话,语气凝重到了极点,“这也就是说,那个笔记本肯定被人偷走交给了纪委!不出意外,上面的人很快会对我们家动手!”

    “爸,那怎么办?”

    何凤华有些六神无主,虽然他被誉为江南商界的新秀代表,被内定为何家接班人,可是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

    “小华,你听着,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电话那头,身在何家1号别墅的何瑞似乎担心有人会随时进来抓捕他,语速飞快地叮嘱道:“根据我得到的信息,上面可能连你赵叔都要动,为今之计,只有你出面求韩国栋了,只有他能将这件事情的影响压到最低!”

    耳畔响起父亲何瑞的话,何凤华额头直冒冷汗。

    因为……何瑞口中的赵叔,是何家过去一些年里的大靠山,如今和韩国栋一样,都是江南官场的巨头!

    这样的身份、地位都要被动,可想而知这次的事情严重到了何种程度?

    “嘎吱!”

    “何瑞,我们有证据证明你多次行.贿国家工作人员,触犯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构成行贿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几秒钟后,就当何凤华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警察进入了何瑞的书房,欲要带走何瑞。

    隐约听到警察的话,何凤华当下吓得心脏一抽,手机差点从他手中脱落。

    “韩……韩叔叔……”

    电话挂断,何凤华满是乞求地看着韩国栋,希望韩国栋能够出面救他和何家。

    然而——

    不等何凤华说出后面的话,韩国栋便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这次的事情明显是有人蓄意为之,事到如今,我也救不了你。”

    或许没有想到韩国栋会如此干净利落地拒绝,何凤华没来由一呆。

    “爸,您就帮帮他吧。”韩静闻言,急了,“至少要保他没事啊!”

    “行.贿要比受.贿判得轻,一般都是五年以下,五年很快就过去了。”韩国栋不为所动,他可以为了成全女儿的爱情认可何凤华,可是……他绝对不会冒着风险去救何凤华!

    何况,就算他愿意做,他背后的那些人也不会允许他做!

    “爸……”

    韩静急了,直接上前抓住韩国栋的胳膊,而何凤华则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可怜巴巴地望着韩国栋,希望韩国栋能够施恩。

    “小静,跟我走!”韩国栋面色铁青,直接起身,打算离开。

    “爸,我求你了,你救救他吧!”

    “我怎么救?连赵喜贵都被带走了,我能救吗?”韩国栋满脸怒意,似乎在责怪女儿看不清形势。

    “呃……”

    韩静张大嘴巴,无言以对,一方面,她从未见过韩国栋对她发这么大的火,更为重要的是,她知道韩国栋口中的赵喜贵同样是江南官场的巨头,既然赵喜贵被带走,那么事情的严重性就远远超出了她的预计!

    “对了,你有没有把那两个瓷瓶写在本子上?”眼看女儿不吭声,韩国栋又想到了什么,目光如刀一般盯着何凤华。

    咯噔!

    何凤华心中一震,嘴巴张开:“对……对不起,韩叔叔,我……”

    “你……”

    韩国栋见状,心如明镜,气得脸色一变,当下扭头,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对韩静,道:“走!”

    似乎,这一刻,他连跟何凤华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

    韩静闻言,先是一呆,然后……紧咬着嘴唇,一动不动地看着何凤华!

    原本她以为何凤华跟他在一起,除了为了借助他们家的势之外,很大程度上还因为喜欢她。

    而以何凤华的所作所为来看,何凤华跟她在一起,只是为了攀上她的父亲!

    只有……这一个目的!!

    心中明白这一切,韩静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似的,疼痛不已。

    “小静,我……”何凤华见状,试图做出解释,他很清楚,事到如今,只有韩静出面才能说服韩国栋救他。

    “何凤华,你混蛋!”韩静气急败坏地怒骂一声,顺手抓起茶杯砸向何凤华。

    “啪——”

    茶杯正中何凤华的额头,而且不偏不倚砸在了何凤华被叶帆丢出去砸出的那个包上,鲜血瞬间飚出,染红了他的脸庞不说,那滚烫的茶水直接将他那张英俊的脸蛋烫伤。

    “小……小静!”

    或许没有想到韩静会对自己动手,何凤华直接蒙了,之后见韩静跟着韩国栋离开,像是哈巴狗一样上前拉住韩静的胳膊。

    “放开,从今往后,我不认识你!”

    身为韩国栋的女儿,韩静在江南贵为公主,追求她的人数不胜数,她为了何凤华一次又一次地拒绝那些男人,如今得知何凤华根本就不喜欢她,这怎么能让她忍受?

    听着韩静绝情的话语,满脸是血的何凤华浑身一僵,右手本能松开。

    “何凤华,我提醒你,有些话不能乱说,否则你和你父亲就不是坐五年牢的事情了!”韩国栋见状,冷声道。

    没有回答,何凤华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像是彻底傻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

    待韩国栋带着韩静离开后,何凤华像是一下子从天堂坠入了地狱,浑身瘫软在地上,喃喃自语。

    “先……先生,您没事吧?”

    包厢门口,服务员听到动静及时赶到,见何凤华满脸是血地坐在地上,弱弱地问道。

    “滚!”

    何凤华怒吼一声,抓起身前的椅子砸向服务员。

    “啊——”

    服务员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抛开。

    哐当——

    椅子砸在包厢门上,发出一声巨响。

    “为什么会是这样??”

    包厢里,何凤华像是疯了一般,又摔又砸,哐当之声不绝于耳。

    “何凤华,我们有证据证明你多次行.贿国家工作人员,触犯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构成行贿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五分钟后,就当何凤华将包厢砸得不成样子的时候,几名警察进入房间。

    事实上,他们之前就抵达了包厢,只是碍于韩国栋在场,没有冒然进来,而是请示了上面,得到指示,等待韩国栋走后再对何凤华实施抓捕。

    “你.他.妈才行贿!”

    何凤华非但没有束手就擒,反而抓起一个椅子就朝领头的警察砸去,就像一条疯狗,完全失去了理智!

    何凤华确实要疯了。

    原本他已得到了韩国栋的认可,可以借助韩国栋的能量飞黄腾达,甚至他刚还幻想过自己今后有望跻身福布斯排行榜……

    而如今,他不但被韩国栋和韩静抛弃,整个何家都要面临灭顶之灾——他和何瑞都要去吃牢饭!

    短短时间内,他一辈子都毁了,像是从天堂跌入地狱!

    这,对何凤华的打击是无法想象的!

    “铐起来,带走!”

    领头警察躲开何凤华丢来的椅子,气得脸色铁青,冷喝着下达了命令。

    命令一出,他身后几名警察二话不说,如同饿虎扑食一般,飞快扑向何凤华,直接将何凤华摁倒在地,并且给何凤华戴上了手铐。

    “何凤华,你的罪行将加上一条袭.警!”眼看何凤华被制服,领头警察冷冷道:“带走!”

    耳畔响起领头警察冰冷的话语,何凤华浑身一震,体内的兽性像是瞬间被抽光了一般,没敢再反抗,而是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拖出了包厢。

    很快的,何凤华被警察带出土家菜馆,押向警车。

    稍后,就当两名警察要将何凤华押上车的时候,何凤华突然看到一对青年男女从一辆加长奔驰中走下。

    叶帆和苏雨馨。

    因为是周日的缘故,苏雨馨没有去公司,而是带着叶帆来西湖游玩,打算与叶帆在这家杭湖有名的土家菜馆吃午饭。

    叶帆和苏雨馨的出现,就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那股消散的兽性再次回到了何凤华体内,而且……比之前更为疯狂!

    “狗男女!”

    兽性大发的何凤华,猛地挣脱两名警察,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咆哮着冲向了前方的叶帆和苏雨馨。

    嗯?

    耳畔响起何凤华那充满恨意的怒吼,眼看满脸是血的何凤华向自己和叶帆冲来,苏雨馨直接惊得愣在了原地。

    而叶帆则是不动声色地跨前一步,挡在苏雨馨的面前。

    “给我回来!”

    在叶帆和苏雨馨及路人的注视中,完全疯狂的何凤华刚冲出去两米,便被两名警察摁倒在地。

    “走吧。”叶帆见状,笑了笑,带着苏雨馨走向土家菜馆。

    “狗男女!”

    眼看叶帆与苏雨馨要离开,何凤华完全不顾警察死拽他的头发,而是发疯地对两人咆哮。

    没有回答。

    叶帆将何凤华的咆哮当成了放屁,直接无视。

    而苏雨馨则是默哀地看了何凤华一眼。

    难……难道是他们干的?

    何凤华心中一动,呆在原地。

    没有答案,昨日嚣张的话语宛如魔咒一般在何凤华耳畔回荡。

    “苏雨馨,我不得不承认,你这次翻盘玩得很漂亮。不过……你最后这步棋简直就是画蛇添足,实在太可笑了。”

    “叶先生,你觉得,我是不是也可以以你打人的事情为借口,将你送到警局里?”

    “如此愚蠢的手段,我不会用,也不屑用。”

    “我只是想提醒叶先生,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动我一根指头。”

    想着,想着,何凤华如遭雷击,瘫软在地,脸色苍白如纸。

    辱人者,必自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