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狂少 > 正文 032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正文 032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河医院。

    苟志风和王桂花夫妇已为苟伟办好了转院手续,只等着苟伟换完药便可转院。

    而苟伟也被从手术室推到了一间高级病房。

    病房里,苟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脸上和腿上分别缠着绷带,整个人像是木乃伊一般。

    “我的腿怎么动不了?”

    移动病床上,苟伟醒来后下意识地要动,结果发现双腿像是失去知觉一般,根本动弹不得,脑海里不禁闪现出被叶帆踩断腿的画面,当下哭丧着叫了起来。

    “儿……儿子,医生刚给你打了麻药,等药劲过去你就可以动了。”

    王桂花就苟伟一个儿子,往日里恨不得将苟伟捧在手心里,此时见苟伟吓得乱嚎,连忙上前安抚。

    “真……真的吗?”

    或许是叶帆的残忍手段给苟伟留下了太深的记忆,苟伟尚未从惊吓中回过神,一时间不敢相信王桂花的话。

    “真的!”王桂花连连点头,道:“我们现在带你去东海做手术,只要做了手术你就没事了!”

    “去东海?”

    苟伟一愣,随后倒也没有想为何去东海治疗,而是满是恨意地问:“我们去了东海,打伤我的那个杂种怎么办?”

    “你放心,你爸已经打电话找人了,打伤你的那个人渣这辈子别想走出监狱了!”王桂花一脸恨意地说着,那感觉若是叶帆在身旁,便要将叶帆撕碎一般。

    “爸,那个杂种打断了我两条腿,我要亲自断他四肢!”

    苟伟闻言,喘着粗气看向苟志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似乎……对他而言,只有亲手卸了叶帆的四肢才能出气。

    “断四肢都是便宜他了,他要掉脑袋!”想到之前刘保军说上面已经派人对付叶帆,苟志风满脸阴笑。

    嘎吱!

    苟志风的狠话刚落下,房门被人推开,李彬带着王凯和胖警察径直走入。

    “我是春江派出所所长李彬,这是我的证件。”

    很快,在苟志风、王桂花和苟伟一家人的注视中,李彬三人走到病床前,其中,李彬亮出了自己的证件,道:“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调查今晚cc酒吧的案件……”

    “事情的具体经过我已经跟你们刘局长说过了,你们就不用多问了!”

    苟志风看也没看李彬的证件,便将李彬后面的话堵了回去,在他看来,如今叶帆已经死定了,这时候警察来调查纯粹属于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苟先生,根据cc酒吧提供的视频,我们怀疑你儿子涉嫌故意杀人!”

    若是在几个小时前,有人用刘保军压李彬,李彬必定会给面子,但此时,刘保军在李彬眼里只是一个仕途即将走到头的可怜虫罢了。

    “你……你说什么?”

    这一刻,苟志风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否则眼前的警察怎么会说出自己儿子故意杀人这种话来?

    不光是苟志风,就连王桂花也被李彬的话搞蒙了,而苟伟则是想到了什么,眸子里流露出了几分恐慌。

    “苟先生,我们怀疑你儿子涉嫌故意杀人!”李彬面不改色地重复了一遍。

    “你放屁!我儿子的腿都被打断了,怎么可能涉嫌故意杀人?”王桂花从惊愕中回过神,对着李彬三人张嘴就骂。

    身为苟志风的老婆,她也许会对刘保军这样的官员尊敬,但派出所所长这样的角色在她眼中根本连官的边都沾不上,自然不知道尊敬两个字怎么写。

    “你嘴巴干净点!”

    王凯原本就对苟家暗中耍阴的手段很不爽,此时见王桂花像是泼妇一样张嘴就骂,当下板起脸喝道。

    或许没有想到小小的警察会如此厉害,王桂花被喝得一怔。

    与此同时,苟志风脸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他沉吟了一下,缓缓开口,威胁之意很浓:“你们说我儿子涉嫌故意杀人,他要杀谁?什么时候的事?我提醒你们,有些话不能乱讲,否则需要承担相应责任的。”

    “你儿子苟伟涉嫌故意杀害一个叫叶帆的人,没有得逞。”李彬正色,道:“嗯,就是今晚和你儿子在cc酒吧门口发生争执那个人。”

    “你放屁!你才故意杀人,你们全家都故意杀人!”王桂花一听就急了,再次骂了起来,而且比起之前更为难听。

    王凯脸色一变,上前一步,道:“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辱骂我们,对我们进行人身攻击的话,我们便认为你妨碍公务,届时,你将和你儿子一样,都要承担法律的责任!”

    “嘿!我刚也说了,有些话不能乱讲。”

    苟志风的脸色一片铁青,他冷冷地盯着李彬三人,一字一句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说我儿子故意杀人。但事实是,我儿子被人打断了腿!而你们刘局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告诉我,警方会对凶手严惩!”

    “要不我给你们刘局长打个电话证实一下?”说到最后,苟志风怒意冲天,打算搬出刘保军给李彬三人难堪。

    王凯冷笑:“你打吧。”

    “好!”

    苟志风真是气着了,他虽然知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的道理,但在他看来,眼前这三个小鬼实在是太得寸进尺了。

    话音落下,苟志风不再废话,直接拿出手机,拨通刘保军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很快,听筒中传出了语音小姐的动听声音,不过……这声音落入苟志风的耳中,却是让苟志风一怔。

    短暂的愣神过后,苟志风不甘心,又打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无法接通。

    李彬、王凯和胖警察三人见状,不禁都笑了。

    不知为何,看到三人的笑容,苟志风心中涌现出了不好的感觉,不过他却没说什么,而是又拨通了刘保军家中的电话——因为和刘保军来往密切,他不但有刘保军家里的座机号码,连刘保军家在哪里都是知道的。

    “喂。”

    十几秒钟后,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了一个妇人的声音。

    “嫂子,我是苟志风,我找刘局长有点事。”

    或许是气得不轻,或许是心中涌现了不好的直觉,苟志风想尽快落实,为此,他没像以往那样用商人式的客套开口,而是直奔主题,之后才意识到什么,亡羊补牢,道:“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和刘局长。”

    “苟志风的电话。”

    刘保军的老婆闻言,先是一怔,然后扭头请示刘保军。

    经历了一开始的惊惶不安后,刘保军在妻子的安抚下渐渐冷静了下来,并且与妻子分析着今晚的事情。此时听到妻子说是苟志风的电话,他像是条件反射一般,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苟志风……”

    “刘局,您不是告诉我,上面已经派人去对付那个江湖人士了吗?”

    刘保军接过电话,刚要说什么,被心急的苟志风打断,“怎么这会春江派出所的人来说我儿子涉嫌故意杀人?”

    “苟志风,**还有脸打电话给我?”

    刘保军憋了一肚子火,本想给苟志风发泄,结果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苟志风打断,而且……苟志风还用一种质问的口吻问他,直接令他火冒三丈,“我他妈还想问问你呢?你那个孽障儿子到底做了什么?”

    “呃……”

    耳畔响起刘保军劈天盖地的怒骂,苟志风有些蒙了,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苟伟。

    “爸,不管我的事,我没有故意杀人!我真的没有!”苟伟原本就吓得不轻,此时见苟志风看来,当下心虚地否认了起来。

    苟志风闻言,倒也没有多想,又对刘保军,道:“抱歉,刘局,刚才我也是有些急。我儿子说他没有涉嫌故意杀人!”

    “抱歉有用吗?苟志风,我告诉你,董局亲自过问这件事情了,让老子明早去局长办公室交班!”

    刘保军像是被点着的炸药桶似的,声音吼得特大,“你最好祈求你儿子没做什么,否则连累老子被撸掉的话,你也好过不了!”

    “啪!”

    话音落下,刘保军气急败坏地直接扣掉了电话。

    “嘟……嘟……”

    通话结束,听筒中传出了忙音,可是苟志风耳畔却回响着刘保军最后那番话,目光情不自禁地再次移到了苟伟身上。

    “爸,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苟伟吓得六神无主,再次主动辩解,却不知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让李彬三人基本确定了他故意杀人的判断。

    “苟先生,你还要打电话么?”

    李彬见苟志风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有意无意地提醒,道:“如果你还要打电话的话就继续,如果不打了,那我们将对你儿子进行审讯,还请你跟你妻子回避一下!”

    “志风,小伟他到底怎么了?”

    王桂花虽然撒泼惯了,但却是个势利眼,不但知道看人下菜碟,而且也懂得审时度势,此时见苟志风表情不对劲,心中也有些不安了。

    “你老实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跟那个人发生争执?”

    苟志风死死盯着苟伟,虽然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理智告诉他,肯定是苟伟做了什么让对方抓到了把柄,从而颠覆了局势。

    “我……我喝多了,开车不小心撞到他,然后他就打我……”苟伟惊恐不安地撒谎,没敢说出是苏飞羽指使他开车撞断叶帆腿的事实。

    “是吗?”

    不等苟伟说完,李彬冷冷地打断,“我怎么听说是你故意开车去撞他,要将其撞死……”

    “不……不是我!是苏飞羽!!”苟伟心急地否认,却没想到直接说出了内幕。

    “苏飞羽让你开车撞死叶帆,对么?”

    李彬笑了,在他看来,苟伟这类纨绔子弟比那些懂得反侦察的犯罪分子好对付多了。

    没有回答,苟伟满是恐惧地看向苟志风,大声哀嚎了起来:“爸,不管我的事,都是苏飞羽的意思,你一定要救我!”

    “孽子!”

    回答苟伟的是一脚!

    哐当——

    怒火攻心的苟志风,直接一脚将苟伟从移动病床上踹了下去!

    ……

    ……

    ps:哥们、姐们,收藏不太给力啊,您要是喜欢,请将本书放入书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