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72章

正文 第72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其.他.均.为.盗.版.请.支.持.正.版.....

    ----

    “去去去!小孩子说话没个忌讳!”姚世玲嗔怪道:“快出去,一会儿牛吃乏了,小心甩你一身的牛料。”

    “好。”闻青笑着出牛棚问:“妈,亮亮,朋朋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马上就放学了。”

    话音一落,闻朋背着书包,飞似的跑进院子,红领巾都跑歪了。

    “大姐,这是砖啊?”闻朋看着拖拉机上的砖问。

    “对。”闻青笑着上前,要给闻朋解掉红领巾。

    “别解,我要当一天的少先队员,晚上放学才能解。”

    “……好,我给你系正。”闻青说。

    闻朋昂起头抻着脖子让闻青系正,问:“大姐,砖是咱家的吗?”

    “嗯。”

    “咱家要盖瓦房了?”

    “嗯!”

    闻朋两眼放光说:“我们以后可以住瓦房了,大姐,你知道吗?我们教室还是茅屋呢,学校就一间瓦房是老师办公室,我去过,可干净了,也不掉灰,二哥的教室是瓦房,二哥学校都是瓦房,是国家盖的。”

    闻青听着笑:“亮亮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他老师又拖堂,我等不及自己先回来了。”

    “闻朋,把书包放下,快去给卸砖的大叔们倒点水喝。”姚世玲扶着木盆不敢走开,怕牛把木盆拱到地上给踩坏了。

    “好。”闻朋甩掉书包就往堂屋跑。

    这时,王婶他们陆续下工,看着码了一人高的青砖,大吃一惊。

    “闻青,你这是要盖砖瓦房?”王婶问。

    闻青笑着:“是啊。”

    王婶、周大姐等人羡慕不已,要知道整个水湾村一间砖瓦房都没有,都是黏泥巴混着麦糠做成坯子,看天气垒的土房,在水湾村通俗称之“茅屋”。

    不过,王婶、周大姐等人没有之前的嫉妒,反而十分关心问:“闻青啊,这青砖多少钱一块?”

    “四分。”闻青回答。

    “这么多砖,多少?”

    “一万两千块砖,盖两间砖瓦房。”

    这么多块砖?王婶、周大姐等人倒抽一口凉气,抬头一看,又见一辆拖拉机突突地拉着瓦片过来了。

    “还有瓦啊!”王婶、周大姐齐声说。

    闻青笑:“没瓦怎么住人?”

    “瓦多少钱一片?”王婶又问。

    闻青如实说:“三毛二分钱一片,两间房七百片瓦差不多了。”

    王婶一听,忙上前,拉着闻青的胳膊说:“这又是瓦又是砖的,花了不少钱吧,闻青,婶告诉你别请工人盖房子了,找你王叔、周大哥的,他们都会盖房子,不要钱,还有水泥的什么的,买个一二十斤抹砖缝就行了,黏土混麦糠结实着呢,都交给你王叔搞,你不用担心!”

    闻青没想到王婶这么对自己掏心窝子,心里高兴:“行,那就麻烦王叔他们了,不过,我得给钱,一间工价六十五块钱,两间一百三。”

    “不要钱,不要钱的!”王婶摆着手:“我这就跟你王叔说,下午就让他找几个人给你打地基盖房子。”

    “谢谢王婶了。”闻青笑着。

    王婶摆着手,和周大姐他们离开闻青家,边走边讨论:

    “闻青是赚着钱了啊!”

    “你可别眼红出坏点子,闻青帮衬咱们村的还少吗?”

    “肯定不眼红啊,我替她高兴呢,自从有了闻青咱们水湾村比其他村富多了。”

    “一会儿我让我家那口子也来帮闻青盖房子。”

    “我也叫我家男人过来。”

    与此同时,姚世玲喂好了牛,过来问:“闻青,你不会真让王大他们免费给咱盖房子吧?”

    “肯定不会,会给钱的。”闻青笑说。

    “那就好,咱不能欠别人的。”

    “知道了。”

    闻青在家里待一会儿后,去队长那里做了片刻,和队长说鞋子的事情。

    闻青递给了队长一说新鞋子,向队长说明现在逢青在扩张,需求量增大,所以逢青制鞋厂也要扩大,可以不必拘泥水湾村,招别的村长的人也行。

    “闻青,你放心,我一定办好。”队长说,他没想到闻青的生意这么好,而且是越来越好,他指挥做的鞋子,每次都能卖光,当然还是闻青设计的好,不管怎么样,他的干劲越来越足。

    闻青笑:“队长,我很放心,你让逢青制鞋厂越来越正规,真是辛苦你了。”

    “哪里的话,辛苦的是你才是。”

    闻青笑了。

    闻青和队长又讨论了一些厂子的事后,闻青准备走。队长妻子感激闻青,硬拉着闻青让闻青留下来吃饭。

    “闻青,我特意去城里割的肉,你无论如何也得留下来吃一顿。”队长妻子说。

    闻青各种理由找遍了,队长妻子才愿意放人。

    闻青回答家后,姚世玲饭菜已经做好,特意用了酵母,蒸了一锅香喷喷的白面馒头,光闻着就香喷喷又甜甜的。

    “大姐,大姐,快吃白面馒头!”闻朋喊。

    “姐,你回来了。”闻亮照旧一副成熟懂事的样子。

    闻青问:“亮亮,馒头你蒸的?”

    闻亮回答:“我就和个面。”

    “你真棒。”闻青说。

    “快洗洗手吃吧。”姚世玲从厨房出来,一碟清炒土豆片,一碗豆酱,一小碟辣椒油:“锅台上面有稀饭,端来一下。”

    “好。”闻青去洗手,洗好之后端了两碗稀饭坐在桌前,掰了馒头蘸了辣椒油就往嘴里放。

    “别这样吃,伤胃!”姚世玲说,但是闻青蘸了辣椒油的馒头已经到了嗓子眼,姚世玲又加一句:“跟你爸一样。”

    跟你爸一样……让闻青一愣,瞬间嗓子眼火辣辣的,连胃里都觉得热热的。

    “大姐,你咋了?”闻朋问。

    姚世玲接腔:“是不是被辣到了?赶紧喝点稀饭冲一冲。”

    闻青听话地低头喝稀饭,但是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

    午饭后,她没有待多久,去了县城,和严师傅说一声,麻烦他近两天让县城的人给水湾村逢青制鞋厂装部电话,姚世玲家也装部。

    严师傅答应了,闻青便坐上公交车到市里,她没有回绿地花园,而是去了市医院。

    她挂了号,找到了医生。

    医生见她面色红润,精神状态都好,狐疑地问:“看病?”

    “嗯。”

    “有病例吗?”

    “没有,第一次看。”

    医生坐在椅子上,说:“坐。”

    闻青说了声谢谢之后坐下。

    医生问:“哪里不舒服?”

    闻青想了想,说:“胃。”

    医生又问:“怎么个不舒服法?”

    闻青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说自己的来意:“医生,我想给胃做个全面的检查,看它是不是隐含什么疾病之类的……”

    医生又是狐疑地看向闻青,他有点摸不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是什么情况,不过既然病人要求要做,有备无患嘛。

    “很贵的。”医生说。

    闻青回答:“没关系。”

    接着医生用这个年代所能达到的医疗程度为闻青检查一番,并且向闻青询问数次,最后说:“你的胃非常健康。”

    闻青这才放心下来,暗想上辈子生病也是三十岁以后,还有十多年呢。

    “要想胃一直健康下去,平时饮食作息都注意些,保管八十岁都是胃好牙口好。”

    “谢谢,谢谢,谢谢医生,我会注意。”闻青说着谢,然后开心地走出市医院,笼罩在头顶一天的阴霾随之散去。

    闻青步伐轻盈地向逢青服装店去,刚到逢青服装店就见肖姨正在招待一个顾客,那顾客似乎不是本地人,腔调陌生,肖姨、宝红听起来似乎很吃力,沟通起来磕磕绊绊,肖姨着急,那顾客也着急。

    “闻青姐。”宝红看到救星一般,跑过来:“闻青姐,店里来个顾客,要找你,坐好一会儿了,说话我和肖姨都听不太懂。”

    “我进去看看。”闻青说。

    这位顾客确实不是本地人,叫郭建,郭建是做服装生意的,看了报纸慕名找到逢青服装店,想从逢青服装店这儿订购五千套衣裳。

    “五千套!”肖姨、宝红惊的张大嘴巴。

    “闻青,我没听错吧?”肖姨问。

    闻青说:“没有。”

    那五千套太吓人了,这一下子就是十几万啊!

    不会是骗子吧?

    郭建笑着说:“不是骗子,我先付两万块钱定金,再签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对了,我认识你们南州的纪彦均,他开运输公司的,我和他是长期合作,不信你可以问问他,这次这五千套衣裳和鞋子,同样的我想让他送到富城,由他送我放心。”

    又是纪彦均,闻青只觉得脑仁疼。

    “闻总,怎么样?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考虑,三天后我再过来,行就签合同。不行,也没关系是吧。”郭建说。

    闻青笑了笑点头:“好的。”

    郭建走后,肖姨、宝红就淡定不了了。

    “五千套啊!”

    “十多万啊!”

    十多万,多么诱人,闻青很心动,可是上辈子她就听说过很多生意上的骗子,骗的人倾家荡产,万一郭建付了定金后续不付了怎么办?

    闻青不得不从实际出发,那就是合同,她首先得找个律师或者懂合同法也行啊。

    十几万,说实话她想要,非常想要,十几万可以解决眼下逢青的诸多问题,比如让逢青这个品牌完美衔接起来,达到更加的规范化,有序化。

    同时她觉得风险大回报大,不去试试怎么会知道结果?

    她几乎是离开下定决心,这个单子她接!至于这个单子可能牵涉的纪彦均,她不能因为与一个人有怨有恨,就不让他或者她呼吸同一片天空的空气吧?

    这么想着,闻青就开始了下一步的计划,她去找赵老师,通过赵老师找到赵老师一个同学,又辗转找到了一个精通合同中各种问题的律师。

    而在此期间,她经过纪宁芝知道了章方方从派出所出来了,但是精神状态极差,把自己关在家里,谁也不见。同时她也接受处罚,除了要赔四百六十件双排扣呢子大衣外,还有一千五百块罚款,共计要掏出去一万两千块左右。

    苏红梅一下气病了。

    沈友邦反正没有这么多钱。

    章方方把两个店卖了也凑不齐这些钱。

    纪宁芝自然是来指责闻青的。

    闻青不以为然反问:“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让她模仿我了吗?我让她做劣质衣裳糊弄顾客了吗?有理你去找派出所?”

    一连串的发问把纪宁芝堵的哑口无言。

    闻青这时才发现当一个女人有了事业有了奋斗的目标后,曾经那些鸡毛蒜皮的赌气斗气真的就不放在眼里了。

    比如上辈子,纪宁芝一句“是你死乞白赖地缠着我哥,我哥喜欢的是方方姐”都能把她惹毛发脾气,还要去向纪彦均求证。

    而现在不管纪宁芝在她面前说什么,她都没了上辈子的怒气,反而像看无知少女一样看着纪宁芝。

    然后闻青笑笑离开学校,找到律师,一起来到逢青服装店。

    没想到纪彦均也在。

    纪彦均看向闻青,闻青出于要合作的由头,冲他点了点头。

    纪彦均也点了点头。

    “郭先生,让你久等了。”闻青接着看向郭建说。

    “没有没有。”郭建笑着,用别扭的普通话说:“我也是刚到。”

    接着闻青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律师身份,

    纪彦均、郭建一愣,随即两人暗暗点头,事前种种细节写进合同,总比事后扯皮的好,作为生意人,郭建很欣赏闻青这一点。

    接着,闻青、郭建二人针对合同提出各自的看法,包括衣裳价格、样式、出货时间、交货时间、尾款付清时间,细节问题等等。

    郭建原以为闻青小不懂,所以专门带个律师来把关,谁知道全程律师没插嘴几句,完全都是闻青在说,当真是令郭建刮目相看。

    而纪彦均默默地坐在一旁,时不时目光扫在闻青的脸上,闻青的身上,然后认真听着闻青与郭建的讨论,不错过二人的任何一句话。

    一直到下午合同的初版才算敲定。

    第二天是周末,闻青、郭建又花了半天,才算正式签合同,这份合同签完之后,郭建当即付了两万块,以免闻青的资金不足以生产出五千块钱,其实他又小瞧了闻青。

    闻青签定一份合同后,需要和纪彦均再签一份合同!保证五千套衣裳按时安全地送达富城。

    闻青说一个条件,纪彦均回答一句:“行,没问题。”

    闻青再说一个,纪彦均又回答一句:“没问题。”

    “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闻青末了加一句,她非常不愿意和纪彦均一起去,但是十多万啊,她不亲自去她不放心。

    逢青现在是新品牌,她还没有牛气到,让郭建自己雇车子拉衣裳到富城,她坐着收钱就行的地步。

    正好五千套衣裳出来她放寒假了。所以,这一趟她必须去。

    纪彦均看了她一眼,说:“路上会颠簸。”

    闻青:“我知道。”

    “那行。”纪彦均说。

    “签字吧。”闻青说着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合同推给纪彦均。

    纪彦均接过后,快速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合同即日生效。

    郭建立刻笑起来说:“好了,大家合作愉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