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69章

正文 第69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什么意思?”闻青问。

    纪彦均望着闻青问:“你是什么意思?”

    “与你何干?”闻青再问。

    纪彦均沉默。

    闻青面色严肃,整个人变得尖锐起来:“纪彦均,我不管你知道了什么,也不管你是怎么样帮助他人,只要挡着我的路了,我不惜一切代价荡平,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纪彦均直直望着她,目光清澈安静。

    闻青一瞬不瞬回望着他,戒备,坚定,向后退了两步,而后转身,头也不回进了学校内。

    纪彦均静静望着,心头五味杂陈。他站了许久,直到南州一中的上课铃声响起,他才回神,再看向闻青时,已不见人影。

    他抬起手腕,看了手表上的时间,距离和周续约定的时间还早,他先给刚子打了个电话。

    “刚子,你在夏城好好混,我暂时不过去了。”纪彦均握着电话说。

    “啥?你不来了?为啥?我靠,你坑老子。”刚子在彼端嚎叫。

    “只是暂时。”

    “暂时是多久?”

    “还不清楚,需要钱需要人的话,我这边给你打给你调。”

    “得,反正现在我一个也成。”刚子说,然后问:“待在南州,是为了闻青吗?”

    “嗯。”

    “娶回家得了!闻青那火爆脾气,一言不合冲谁都开炮,只有对你她还温柔些,换人都受不了。要不,你们领了结婚证来夏城单过呗。”刚子说。

    纪彦均语重深长地说:“刚子,闻青现在不一样了。”

    “咋不一样了?再不一样,还不是跟跟屁虫似的跟着你,喜欢你喜欢的不行吗?”

    “不是这个问题,你不懂,先挂了,我还有事要办,你自己在那边注意点儿。”

    “知道了。”

    “嗯。”

    挂上电话后,纪彦均开车去找周续。

    周续今天没穿制服,一上车兴趣盎然地和纪彦均说:“彦均,我琢磨了一夜,一大早去询问章方方,现在回想起来,说不定章方方还真是冤枉的。”

    纪彦均目光一闪,面色未变:“怎么说?”

    周续说:“章方方一直喊着冤枉。”

    纪彦均打着方向盘,面无表情地说:“拿着别人的心血赚钱这一点,她跑得掉吗?我是没看出来她哪点冤枉了。”

    周续嘿嘿笑:“彦均你还真是大公无私呢。”

    纪彦均笑。

    周续继续说:“一码归一码,章方方说有逢青标志的衣裳是出自闻青之手,没有逢青标志的未必不是出自闻青之手,她提供了布料厂家,说是每一批进的布料都有记录,一查就知道,最后一批她进的是劣质尼子布料,全部都在店内,压根儿一件没卖出去。这个可以证明她的清白。”

    纪彦均听言笑了。

    周续问:“你笑啥?”

    “笑你傻。”

    “怎么?”

    “狡兔三窟,我要是做了坏事,我肯定捡条正正当当的路子让你查,其他的路子我肯定不说。”

    周续摸着下巴:“你说的有道理,那么咱们去找张秀英。”

    “找她干什么?”

    “她是本案件的关键,她同时拿逢青和苏芳两家的货,章方方说她早串通了闻青,故意陷害章方方,所以,我想……”

    “用办案的手段对付张秀英?”纪彦均问。

    周续点点头。

    纪彦均面色微冷:“万一‘屈打成招’呢?”

    “我可是公安,‘度’在哪儿,我把握的住,对待老百姓用最简单的方法就能测出来,他们又不是特务,而且我们不能冤枉好人吧?另外我还打算打闻青谈一谈。”

    纪彦均沉默:“行,咱们一起去。”

    于是纪彦均、周续去了张秀英店里,张秀英起先没认出来周续,后来认出来周续了,便笑着迎接:“公安同志,你来买衣裳,看上啥衣裳了?我给我打折。”

    “不忙乎。”公安同志一脸严肃。

    张秀英心里一咯噔,这是啥情况,她不由得看向周续,又看向纪彦均,周续她是认识的,纪彦均她却是第一次见。

    纪彦均面色平静地站在周续旁。

    张秀英心里七上八下的,在给纪彦均、周续倒水时,忙让老何去告诉闻青,说是公安同志来这边了。

    老何借着送货之故跑了出去,老何一出门便向大摩广场跑,跑到逢青服装店,没找着闻青。

    肖姨见事情紧急,就让宝红去南州一中找闻青。

    闻青刚下课,见到宝红,吃惊地问:“宝红,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这个时候来?”

    “闻青姐,带头公安人员穿便衣去找张姐了,到张姐店里了。”

    闻青心头一惊:“就带头公安人员一人?”

    “不是,听何老板说,还有一个挺英俊的男的跟着,好像姓纪。”

    姓纪?纪彦均?闻青眉头不由得攒在一起,说:“我知道了。”

    “可是我们要怎么办?”宝红问。

    闻青说:“你别担心,此次事件不是大事件,不存在人员伤心等国家机密,我们只是小老板,所以公安人员问话,也只是最简单的方式,只要张姐回答过关就没事了。”

    “如果她回答不过关呢?”

    “会进行下一步的问好。”

    “然后呢?”

    “不会有然后。”闻青说,其实她想说的是,然后就是她做的事会露出破绽,被公安人员抓住痕迹,到时候会发现劣质产品中除了有苏芳章方方做的,还有逢青闻青做的。

    闻青只是以假乱真,让章方方错的更明显更严重而已。

    “那,闻青姐,你现在回去吗?”宝红问。

    闻青:“回去,你学校门口等着我,我去向班主任请个事假。”

    “好。”

    在闻青去请假时,周续、纪彦均已与纪秀英寒暄完毕。

    周续看向张秀英问:“知道我为什么穿便衣来找你吗?”

    张秀英摇了摇头:“不知道。”缓解紧张地说:“两位坐。”

    周续、纪彦均就势坐下,纪彦均坐在周续身侧偏后的位置。

    张秀英坐在周续对面,微微不安。

    “有人说你和逢青老板闻青串通一气,想霸占南州服装市场。”周续正色说,语气公事公办。

    张秀英笑:“谁说的啊。”笑容未展,见周续、纪彦均面无表情,于是不敢笑。

    “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回答是或者不是。”周续面色颇为凝重。

    张秀英不得不正色:“不是。”

    “你和闻青早有认识,是不是?”

    “是。”

    “你和闻青关系很好,是不是?”

    “是。”

    “在你心中闻青比章方方更适合合作是不是?”

    这时,纪彦均似乎是坐累了,直了直身子,一下打断了张秀英被集中的注意力,张秀英忙回答:“不是。”

    张秀英的回答令周续微微蹙眉,他继续问:“苏芳服装店刚开的是吗?”

    “是。”

    “你们是最近才认识,是不是?”

    “是。”

    “她和你在一条街,她的生意和你的生意存在竞争是不是?”

    纪彦均伸手微微扶额,映在张秀英的余光中就是一种骚扰,她立刻回答:“不是。”

    周续转头看向纪彦均,纪彦均问:“可以走了?”

    周续点了点头。

    “好,走吧。”纪彦均站起身来。

    张秀英赔笑着,却是狐疑地看一眼纪彦均,纪彦均冲她点了点头,接着与周续离开。

    这时老何回来。

    “媳妇儿,咋样?”老何冲冲走进来。

    “吓死我了。”张秀英拍着胸口说:“幸亏我见多识广,不然被他们唬住了,我们就都惨了。还好南州市公安人员素质不高,不然也惨了。”

    “咋了?”老何问。

    张秀英说:“他们开始怀疑闻青了,不对,应该是公安人员还没有完全相信闻青,倒是公安人员旁边那个纪先生好奇怪,好几次都把我思想拉回来。”

    “媳妇儿,你在说啥?”老何问。

    张秀英这才想起来:“你找着闻青了吗?”

    “没有,这个点儿闻青肯定在上课啊,不过宝红去找了。”

    “那就好,有闻青在,逢青就好了。”张秀英说。

    闻青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到逢青服装店。

    看到周续、纪彦均时,她故意面露惊讶:“公安同志,你怎么来了?来买衣裳吗?我们这卖的可都是女式的。”

    周续看到闻青后,露出笑脸,闻青除了长得好看外,留给他的影响太深刻了,聪明,冷静,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于是笑着说:“不是,不是买衣裳,只是来咨询个事儿。”

    “坐下说吧。”闻青笑示意。

    “哎,好。”周续望着闻青,脸上眼中都是笑意,这种笑意令纪彦均心里十分不舒坦,更让他不舒坦的是,闻青对周续同样是十足的笑意。

    “喝水吧。”闻青从宝红手中接过两个白茶缸,一个单手推给纪彦均,一个双手推给周续。

    “谢谢,谢谢。”周续笑着。

    纪彦均没吭声,接过白茶缸,低头喝水。

    闻青笑着问:“公安同志,你有什么事儿,问吧。”

    闻青样子坦然有礼,令周续心情舒畅,原本想为难的心思都淡了几分,加之刚才张秀英回答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因此,对闻青也如同走过场一般询问。

    毕竟,相对于他想找“陷害”的证据,章方方做劣质衣裳的证据太充分,现场人证,现场物证,时间逻辑也都十分合理。

    所以,闻青并没有受到预料中的为难,周续、纪彦均便走了。

    这让闻青十分纳罕:“他们这就走了?”

    “闻青姐,你还嫌不过瘾,听何老板说公安同志过来,我都吓到了。”宝红说。

    “不是不过瘾,就是觉得太容易了。”

    “太容易了?”宝红问:“为什么?”

    闻青答:“我也不知道。”

    与此同时,周续十分抱歉地和纪彦均说:“彦均,真不好意思,这下我可能没法子帮你的邻居了。”

    纪彦均从周续看闻青开始就不好看,此时倒稍稍恢复。

    “相对于那天当场收集的证据来说,章方方哭冤枉而收集的证据太牵强太弱了,完全没办法帮她伸‘冤’。”

    纪彦均点了点头:“怎么处罚?我回去也好和家人说说,毕竟是我邻居。”

    周续停了一下说:“处罚有两个,要么坐牢,要么赔钱加罚款。”

    “好,我知道了,我会传达。”

    纪彦均送回周续,开着车子准备回县城,经过一处报纸摊前,报纸摊前站满了人,嘁嘁促促谈论着什么,纪彦均从中听到了“闻青”二字。

    纪彦均立刻听下车细听,便听到这么两句:

    “闻青上报纸了!”

    “是前几天步行街上,火了的那个闻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