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68章

正文 第68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文.学.城.连.载……请支持.正.版……其他地方均为盗.版…….

    __

    纪彦均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衔在嘴里,伸手摸裤兜里的火柴盒,忽然想到这儿是闻青班主任的家,手上一顿,忙将嘴里的烟拿掉,重新塞进烟盒中,收了起来。

    “小伙子,你找赵老师?”这时,一位大爷路过询问。

    纪彦均忙站起来:“大爷您好,请问您知道赵老师在哪儿?”

    “赵老师回乡下去了,今天回不来,得明天回。”

    “那您知道她学生的校外住址吗?”

    大爷呵呵一笑:“这个我咋会知道,明天,明天是星期一,学生都上课,你直接到学校找多省事,在这等不到的。”

    纪彦均沉默片刻,然后说:“谢谢,谢谢大爷。”

    “不客气,不客气。”大爷笑呵呵地走了。

    纪彦均站在班主任赵老师门,伸手搓了搓脸,四处望了望,没办法拎起地上的军绿色包,去南州一中转一圈,一无所获之后,再去朋友那里,取了车子,从肖姨裁缝店转过,谁知“肖姨裁缝店门头”换成了“逢青制衣”,他一怔,忙停下车上前询问。

    “早成逢青制衣了啊。”严师傅回答。

    “那闻青呢?”

    严师傅看一眼纪彦均,上下打量,见纪彦均长相英俊,气质不凡,也不是坏人面相,于是回答:“闻青是我们老板。”

    “你们老板?”纪彦均吃惊。

    “嗯,这店就是她的。”

    纪彦均听言,嘴角不由得带笑,强撑着不露出笑意,嘴角还是稍稍上扬了,问:“她人呢?”

    “去学校上学了。”严师傅打定主意,再问就不回答了。

    “好,谢谢。”纪彦均笑,然后离开。

    严师傅狐疑地看一眼纪彦均,暗想这人没毛病吧。

    纪彦均心情不错,他开着车子回到家中,家中空无一人,他打开自己的房门,洗个澡找身衣裳之后,坐在床上,一眼看到敞口军绿色包里的扎头发绳子,刚拿在手中,听到院内一院喧哗。

    “谁开的院门?”

    “车子,这是彦均的车子啊,啊,彦均回来了!”

    纪彦均忙将扎头绳子塞进包里,将拉锁拉严实,继而走出房门。

    一出堂屋,就见纪友生、梁文华急匆匆走进来,满脸带笑,后面跟着章方方的舅舅沈友邦和舅妈苏红梅。

    “彦均。”

    “彦均啊,你可回来了。”

    “彦均。”

    “彦均。”

    四个人像叫魂儿似的,你一句我一句地喊,纪彦均面色不变地喊:“爸,妈,婶儿,叔,好久不见。”

    纪友生、梁文华还来不及询问纪彦均,苏红梅就开始呜呜呜地哭起来。

    纪彦均一愣,看向纪友生问:“爸,婶儿怎么了?”

    纪友生叹息一声。

    梁文华立刻说:“闻青害方方被抓进派出所了。”

    纪彦均脸色一变,脱口而出:“闻青怎么样了?”

    纪友生等人一愣,纪彦均他怎么听的话,抓进去的章方方,又不是闻青……

    梁文华狠狠地说:“她能怎么样,她好的很呢!”

    纪彦均脸色稍缓。

    纪友生怕纪彦均没听明白,解释说道:“彦均,是方方被抓进派出所了。”

    苏红梅适时地又哭了起来:“方方被抓进派出所了。”

    纪彦均蹙眉:“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闻青。”梁文华接腔:“闻青……”

    “妈,你先别说话,让爸说。”纪彦均严肃打断梁文华,梁文华说闻青时,十句话有十句话都是似的。

    梁文华心中不忿,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她没开腔。

    纪友生按照苏红梅的话,大致把事情说了一遍。

    纪彦均半信半疑地听完。

    苏红梅哭着说:“方方就是开个服装店又没碍她的事,她就……”

    “就是,不就几件衣裳吗?大街上一模一样的东西多的是,有什么了?”梁文华又接话。

    “妈,如果反过来是闻青仿做方方的衣裳,你是不是依然说是闻青的错?”纪彦均反问。

    梁文华被堵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苏红梅、沈友邦听言一愣,合着纪彦均这是帮着闻青的?

    苏红梅立刻不愿意了,哭着指责纪彦均:“纪彦均,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帮闻青说话吗?你我句句都帮着闻青说话,我们方方咋办?我们方方对你们家那么好,白好了?”

    梁文华见此情景,忙拉着苏红梅的胳膊,解释:“方方舅妈,彦均不是这个意思,他……”

    苏红梅一把甩开梁文华的胳膊,质问:“他不是这意思是啥意思,他从一开始就不顾方方,句句问闻青,他能是啥意思!”苏红梅转头看向纪彦均:“你还当闻青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呢,我告诉你,闻青在所有县城人面前发过毒誓,她死都不会嫁给你!”

    苏红梅话音一落,纪彦均顿时抬眼,目光锐利地望向苏红梅,苏红梅心一惊,莫名地生出俱意,忙指着纪友生、梁文华说:“不信你问问,你问你爸,你问你妈,闻青是不是说过,死都不会嫁给你!”

    纪彦均转向纪友生:“爸,闻青说了?”

    纪友生点头:“她、她说了。”

    “为什么?”

    “因为……”

    “因为妈和宁芝?”纪彦均声音小到不能再小地反问,完全不敢相信。

    “我也有责任。”纪友生说。

    纪彦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天空,眼眶蓦地红了,他眨了几下眼睛恢复平静,问:“爸,宁芝是高二几班?”

    “高二(2)班。”纪友生说。

    “嗯知道了,我还有点事儿,我先去办。”纪彦均匀转身进堂屋到房间,从房间里拎起军绿色包,从堂屋出来。

    院中的纪友生、梁文华、苏红梅和沈友邦吓了一跳。

    “彦均,咋才回来就走?”纪友生问。

    “彦均,你去哪儿?”梁文华问。

    苏红梅一把抓住纪彦均问:“彦均,你走了,方方咋办?方方现在还在派出所,难道要让她一直待在派出所吗?”

    “彦均啊,方方一个姑娘家还在派出所呢。”沈友邦说。

    纪彦均被苏红梅拉住,他却看向沈友邦说:“叔,现在是新社会,国家一直宣扬的是人人平等,你们口口声声地说是闻青的错,章方方是你无辜的,如果真如你们所说,闻青、章方方会受到相应的惩罚,我们要相信国家。”

    “你的意思是不帮方方了?”沈友邦脸一沉。

    纪彦均说:“叔,章方方既然无辜,她会没事。你们放心,国家不会冤枉她。”

    沈友邦、苏红梅被堵的哑口无言,你们不是认为方方无辜,闻青没错吗?为什么要找关系呢?

    纪彦均拨开苏红梅的手,拎着军绿色的包就上了小汽车。

    苏红梅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地大哭起来:“方方啊,你对人一家掏心掏肺,到后来人对不管不顾啊,方方啊!”

    纪友生一脸尴尬。

    梁文华过意不去,一下冲到小汽车跟前,扒着车门说:“彦均,方方和你从小一起长大,她一个姑娘家在派出所里,你好歹去看看啊。”

    纪彦均看向梁文华的胳膊说:“我会去了解一下情况。”

    梁文华顿时喜悦,转过来身来就和苏红梅说:“红梅,你别哭了,别哭了,彦均答应去看方方了。”

    “真的?”苏红梅停止哭声问。

    梁文华点头:“彦均打小就这样,看着无情其实心很软,方方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他不可能看着方方进派出所不管的。”

    苏红梅抹了一把眼泪,不再哭了。

    与此同时,纪彦均的车子直驶南州一中,饶着南州一中,找了套房子,租了下来,将行李放置后,才去南州步行街的派出所。

    派出所不少人陆续开始下班。

    纪彦均熟门熟路地登记一下,进了办公楼走廊,在一间房子前停下上,敲响房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纪彦均推门而进,笑着:“周续。”周续就是今天在步行街的那个公安人员,此时办公室里就他一人。

    周续抬头一看:“咦,这不是彦均吗?什么风儿把你给吹来了,好久不见啊。”

    周续连忙起身,与纪彦均客气握手。在车霸路匪横行的头几年,纪彦均救过他,也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纪彦均笑着同他握手:“好久不见了。”

    周续松了手,连忙拿着茶缸子给纪彦均倒水:“咋了,来我这儿,有何贵干。”

    纪彦均坐到一旁的凳子上问:“周续,你今天从步行街抓了个人进来。”

    “对,一个卖假货欺骗顾客的店主,几十个客户要救退货,要退三百件左右。现在店主抓来了,嚷嚷着是被陷害的。”说着周续端着两个茶缸子,递给纪彦均。

    纪彦均伸手接过来:“谢谢。”

    “咋了,抓着你对象了?”周续问。

    纪彦均想说“没抓的是我对象”,但是权衡利弊之后,到底没说,而是只回答问题:“没有。抓的是我邻居。”

    “你邻居?”周续吃惊:“真的?”

    “小时候一块长大的。”

    “所以,你是来托关系,让我放了她的?”周续问。

    纪彦均放下茶缸说:“不是,你公事公办,我了解一下情况就行。”

    周续笑了:“要不咱们俩怎么是好朋友呢,我就看中你这儿不偏不移的劲儿,咋,你还不了解情况?”

    “我刚从夏城回来,回家家里人就让我过来,了解一下真实情况,只是了解情况。”纪彦均如实相告:“家里人的话,我不大信。”

    “成,那我就和你说说这事儿。”

    接着周续把这事儿,原原本本地和纪彦均说一遍。

    纪彦均听后蹙眉,果然,果然和爸妈所说的事情偏差很大。

    “说起来,那个叫闻青的小姑娘是个有真本事的,做衣裳都做出文化来。说实话,你那邻居就是抄闻青的。这个’抄‘非常可恶不说,顾客其实并不介意,他们介意的是章方方做了次品卖给他们。”

    纪彦均沉默着。

    “不过……”周续又说。

    “不过什么?”

    “不过这个章方方硬说自己没卖劣质衣裳,是闻青和张秀英陷害她,而且案件确实有几个疑点。”

    纪彦均一惊,面上无波问:“你是指若真是陷害,闻青有能力陷害章方方,章方方没能力陷害闻青?”

    “对!彦均你也真是厉害。”周续摸着下巴说:“这两个确实是疑点,张秀英也是个疑点,所以明天我得亲自去把这条线捋顺了,才好定罪。”

    “明天我跟你一块去,行吗?”纪彦均说。

    周续一愣:“当然行,这又不是杀人放火的大事,当然行。而且我是便衣打探。”

    “嗯好。”

    “就这么说定了。”

    纪彦均点点头问:“去不去喝一盅?”

    “大老板你请?”

    纪彦均笑:“我请。”

    “要不要去看看你邻居?”周续问。

    纪彦均笑:“不看了,我信你信国家。”

    “你小子会说话。”

    纪彦均微笑。

    接着纪彦均和周续吃了一顿后,送周续回家,然后自己再回出租房那里。

    躺在木板上,耳朵里响的都是那句:

    “她死都不会嫁给你。”

    “她死都不会嫁给你。”

    “……”

    不一会儿脑海中浮现的又是闻青美好的样子:

    “我嫁你呀。”

    “我愿意嫁给你。”

    “彦均,你过来给我扎头发吧,扎一个马尾就行。”

    “彦均,我这口红好看吗?你喜欢这颜色吗?”

    “……”

    各种声音各种画面充斥着,同时又冒出一些有的没的画面一涌而上,他的头很疼,一夜睡的昏昏沉沉。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估摸着快到南州一中上早自习的时间,便起身,换了衣裳,向南州一中走。

    与此同时,闻青已经喝了开水下了楼,踩着朦胧的晨色,从学校对面买了两个包子,用油纸包着,边咬着边向学校门口走,一抬眸看到了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纪彦均。

    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纪彦均终于等到闻青了,他向她走来。

    闻青没动。

    “早上就吃这个?”纪彦均问。

    平时闻青都是下了早自习再吃饭的,但是昨晚忙太久,忘了吃饭错过了饭点,家里的挂面也没了,她只好现在就买包子充饥。

    “嗯。”闻青咽下口中的包子,用油纸包住包子,塞进书包里,然后问:“你从夏城回来了?”

    “嗯。”

    “找宁芝?”

    “不是,找你。”

    闻青一点也不奇怪他找自己,平静地抬眸,看着他问:“什么事儿?”

    纪彦均脑中又响起那句“她死都不会嫁给你”,他心中一滞,双手不由自主地插.进裤兜,又掏出来,然后望向闻青,天色灰朦朦的,闻青的脸蛋也蒙上薄薄一层朦胧之色,显得更加的好看,但是好像瘦了些。

    “你最近好吗?”纪彦均问。

    “好。”

    纪彦均又开口说:“我昨天刚回来。”

    “哦。”

    “我最近住中山路。”

    闻青不作声。

    “我……”

    闻青打断他:“你是因为章方方的事过来的吧?”

    “不是。”

    闻青当作没听到说:“昨天那个公安人员说了,这事儿本来就是章方方与顾客的关系,与我无关,所以你找我也没用。”说着闻青背着书包,向学校内走。

    纪彦均转头看着她的背影:“真的与你无关吗?既然做,为什么不做干净点?”

    闻青一愣,停下步子,慢慢转头看向纪彦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