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67章

正文 第67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纪彦均?”章方方怔怔地看向苏红梅。

    “对。”

    “彦均会来帮忙?”

    “会,他肯定会帮忙。”苏红梅坚定地说。

    “走吧。”公安人员催促。

    章方方登时发慌,紧紧抓着苏红梅的胳膊,声音变了腔:“舅妈!”

    “女同志,别让我们动粗。”公安人员声音硬绑绑的。

    章方方、苏红梅心里俱是一惊。

    讨说法的顾客冷眼看着章方方,心里唾弃的很,敢做假货,就得接受应有的惩罚。

    “方方,你先去。”苏红梅劝着。

    “舅妈。”

    “方方,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回县城,找你舅舅,再找纪彦均,纪彦均一定会帮咱们,他们一定会还咱们一个清白的。”苏红梅说。

    章方方几乎要哭出来,这么多人看她出糗,看她进派出所,此刻她想的不是丢人不丢人,而是她会不会坐牢,国家是打假的。

    “舅妈,你们一定要帮我。”章方方带着哭腔说。

    “我知道,我知道。”苏红梅连声说。

    公安人员的话,谁都不敢违抗。

    “走了。”公安人员一声令下,顾客自动给他散开了一条路。

    闻青走上前问:“公安先生,这事儿是否有需要我的地方?”

    公安人员看一眼闻青说:“不用,这事儿本来就和你们逢青服装店没有关系。”

    肖姨、宝红一听,顿时喜悦。

    闻青面色仍旧平静。

    公安人员却看向张秀英说:“你要随时配合调查。”

    “是是是。”张秀英连忙称是。

    “你们两个统计一下,在场劣质产品有多少,卖出去统共有多少。”公安人员对他的同伴说。

    “是。”他的同伴应。

    接着,公安人员在前走着,章方方低着头跟着。

    围观顾客都对她指指点点。

    “这么年轻心太坏了。”

    “就是,不但模仿逢青的衣裳样式,做的假货,还怪在闻青头上。”

    “对,太恶心了。”

    “……”

    章方方的头埋的更低了,心里恨不得把闻青给撕了,然而恨却是没用,她还是得老老实实地跟着公安人员走。

    领头的公安人员带着章方方一走,本就不平静的步行街更加喧闹了。

    一是大家都在传播苏芳服装店做假货的事儿。

    二是留下的公安人员正在统计数字,承诺派出所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

    不管是这两种中的哪一种喧闹,苏芳服装店的臭名是出去,同时逢青服装店的美名也出去了。

    “逢青的老板是个小姑娘耶,长得特别好看。”

    “你们知道吗?原来苏芳的衣裳样式都是抄袭闻青的,闻青都有画稿的,而且她的‘逢青’都在注册商标了呢!”

    “逢青服装店在哪儿?”

    “在大摩广场呢,今天要不是闻青解释,我还真不知道逢青的衣裳代表着那么多意思,真是与众不同。”

    “……”

    这些话纷纷飘入肖姨、张秀英、宝红的耳中,三人替闻青高兴,可以才高兴没多久,就见苏红梅匆匆地从苏芳服装店出来,目不转睛,神色十分凝重地出了步行街。

    宝红小声说:“她是去搬救兵了。”

    肖姨看向闻青,接了一句话:“听说是搬纪彦均。”

    张秀英也看向闻青。

    三人皆知道上次纪家到逢青制衣店闹事的情况,也大致知晓闻青与纪彦均的关系。

    但是此时并未见闻青脸上有一丝波澜。

    闻青看张秀英说:“张姐谢谢。”

    张秀英笑着小声说:“我这是帮理不帮亲。”

    闻青笑,然后看向肖姨、宝红:“我们赶紧回去吧,经过这事儿,咱们店的生意一定非常好了。”

    “可是,这里的公安人员还没有走。”宝红说。

    闻青问:“你刚才没听带头的公安人员说吗?这事儿本来就来和咱们没有关系。”

    “所以咱们现在回去?”宝红问。

    “对。”闻青说:“走,回去做衣裳卖衣裳去。”

    接着闻青、肖姨、宝红三人与张秀英告别,离开步行街,向大摩广场走去。

    刚一回到逢青服装店,就涌来了不少顾客买衣裳。

    肖姨、宝红立刻就忙碌起来,闻青也跟着忙起来。

    一直等到闲下来,闻青才说起自己要回学校了。

    肖姨这才和闻青提:“我听那个苏红梅的意思是,找了纪彦均了,事情就能解决了。”

    闻青:“嗯,纪彦均人脉比较广。”

    “那……”肖姨顿了一下,她并没有见过纪彦均,但她见过纪彦均的妈妈和妹妹,两个极其极品的人,想尽一切办法刁难闻青,那么纪彦均也会刁难闻青吗?

    “什么?”闻青笑着问。

    肖姨到底还是说出了口:“听苏红梅的语调,纪彦均和章方方的关系似乎很好?”

    闻青点头说:“嗯,章方方的舅舅家离纪家很近,两家关系一直不错,章方方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县城,和纪彦均算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这个词……令肖姨眉头一蹙:“那纪彦均会不会帮着章方方对付咱们,毕竟,章方方在咱们这摔了一个大跟头。”

    闻青听言沉默,想起上辈子章方方各种以受害者身份在纪彦均面前晃悠,纪彦均虽没有帮着自己说话,但也没有站在章方方这一面过。闻青不由得开口:“不会……吧。”她到底还是加了个“吧”字。

    听闻青这么说,肖姨倒是有些担忧了:“那怎么办?”

    闻青看向肖姨,却是笑了:“怕什么,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可是纪彦均人脉广的话,那我们……”

    “我们有实力。”闻青笑着说:“肖姨,相信我。”

    肖姨抬眸看向闻青,从闻青的眼神中她看到无畏,看到坚定,看到令人相信的某种东西,肖姨不由得被感染:“嗯,闻青,我相信你,相信我们逢青会越来越好。”

    “对。”闻青笑着说,然后闻青又和肖姨说了一些店面需要再招人的想法。

    肖姨笑着说:“放心,这事儿交给我来办就行了。”

    “好。”闻青点了点,然后背着背包,出了大摩广场,一路向绿地花园走去。

    边走边想,纪彦均会如何处置章方方这件事情呢?会替章方方翻案反告她吗?

    闻青想不出答案,也想不出纪家会因为章方方出事,又搅起怎么样的轩然大波?这会儿苏红梅应该已经到了县城了吧?

    事实上,苏红梅不但到了县城,还带着章方方的舅舅直奔纪家,一到纪家苏红梅登时嚎啕大哭起来,救着梁文华救救章方方。

    梁文华、纪友生一愣,问:“咋回事儿?方方咋了?”

    苏红梅知道梁文华讨厌闻青,于是可劲儿地把事情都怪在闻青身上。

    梁文华一听,果然动怒,不悦道:“又是闻青,她就没有消停过。”

    “文华,你等方方舅妈说完,怎么什么事情都怪闻青。”最后一句话纪友生说的极其小声,几乎只有他自己可以听到。

    苏红梅又继续说,说是所有人都冤枉章方方了,但是公安人员还是把章方方带到派出所了。

    “带派出所了?”梁文华、纪友生同时发问,“带派出所”这四个字可不是小事了。

    “嗯。”苏红梅哭着点头。

    “这个闻青太过份了,章方方一个姑娘家,就算犯什么错,也不该送派出所,这不是毁人姑娘家的名声吗?何况不就几件衣裳一模一样吗?一模一样又怎么了,准你卖包子就不准我卖包子了?忒小家子气了!”梁文华气愤地说。

    梁文华越说,苏红梅越哭:“这可咋办啊!派出所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地方,方方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这怎么受得了啊!”

    苏红梅一声哀过一声的哭,把章方方对纪彦均的好,对梁文华的好,对纪友生的好,对纪宁芝的好一一哭出来。

    章方方对纪彦均始终如一。

    章方方对梁文华百般惦记。

    章方方对纪友生尊重敬重。

    章方方对纪宁芝爱护有加。

    哭的纪友生、梁文华都不好意思起来,不待章方方的舅舅说话,梁文华就先开口说了:“友生,我记得彦均有几个朋友是公安,要不就让彦均问问情况吧,方方一个姑娘家在派出所总不好吧,是吧?”

    “成,搬个电话给彦均,让他找找关系问问情况。”纪友生说。

    “谢谢,谢谢。”苏红梅抹着眼泪说。

    章方方舅舅也在一旁说话。

    纪友生便起身走到条几跟前的电话机前,从条几抽屉里掏出一个电话本,翻了几页,开始按号码。

    梁文华、苏红梅、章方方舅舅在旁边屏息听着。

    不一会儿,那边接通了,传来刚子的声音:“喂,你好,我是刚子,你哪位?”

    纪友生连忙说:“是刚子啊,我是彦均爸。”

    刚子立刻礼貌说:“叔,您好您好。”

    纪友生笑呵呵地问:“刚子,彦均在吗?你让彦均接个电话,我找他有点事儿。”

    “彦均?叔您不知道彦均几天前就回去了吗?”刚子问。

    纪友生一愣:“回哪儿去?”

    “南州啊,估摸着这会儿已经下火车了。”刚子说。

    纪友生心情复杂地挂上电话。

    梁文华、苏红梅同时问:“怎么样?怎么样?彦均怎么说?”

    纪友生直接说:“彦均已经回来了。”

    梁文华惊喜:“那人呢?”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梁文华疑惑。

    纪友生说:“彦均三天前就出发回来了,现在应该到了南州火车站,但是我们都不知道。”

    梁文华顿时怔住,她自己的儿子她清楚,为了怕她担心,平时出差换个地方都打电话通知,自从这次离家出走后,他什么事情都不跟她说了。

    这……

    “那我们到火车站去找彦均啊!”苏红梅说。

    “对,去火车站找!”梁文华立刻附和,她倒要问问纪彦均这是在闹什么。

    说着梁文华就开始收拾收拾,准备去火车站。

    而此时南州火车站纪彦均穿着灰色长袖,黑色裤子,看上去英俊但却有些疲惫,拎着一个军绿色的包裹从出站口出来。

    出来后,他没有找城乡汽车车坐回县城,而是向南州一中走,结果赶上今天是星期天,南州一中学生寥寥无几。

    上一次他没想到去找闻青的班主任问闻青的住址,这次想到了,询问看校老头,找到了班主任赵老师的住址,谁知赵老师回乡下还没回来。

    纪彦均受挫地将军绿色包狠狠甩在赵老师的门口,皱着眉头坐在包上,掏出烟开始抽。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