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62章

正文 第62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买?”闻青问。

    “嗯,衣裳刚一做出来,没来得及打包,那边人就要买。”宝红说。

    闻青沉默一会儿。

    “闻青姐,这次衣裳还卖不卖给他们?”宝红问。

    “卖,为什么不卖?”

    “可是他们以前抢咱们生意,坏的很。”

    “宝红,如果他们有什么坏心,也不是不卖给他们就能避免的。”闻青平静地说。

    “那,如果他们一直买呢?”

    闻青思忖片刻:“那就一直卖,我们是开门做生意的,不卖东西还开什么门做什么生意?”

    宝红犹犹豫豫地说:“那好吧。”

    “嗯,就这样,挂电话了。”

    “诶等一下。”

    “怎么了?”

    宝红嘻嘻笑:“闻青姐,你啥时候回来啊,我好长时间没见你了。”

    闻青笑:“星期四下午。”

    “嗯,我们等你。”

    “好。”

    星期四下午,南州市第一中学学生再一次要疯狂起来,与之前放假不同的是,高一、高二、高三年级的学生,全部挤在操场上,挤不下了,就挤到操场外。

    校长站在操场最高处,在全体老师的陪衬下,手握着大喇叭慷慨激词喊:“是祖国给了我们生命,是祖国给了我们生活,是祖国给了我们一切的一切!”

    操场上掌声如雷。

    校长仍旧握着大喇叭喊:“明天,明天就是咱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诞辰日……”

    校长站在台上足足喊了一个小时,话题归到学习上:“你们要好好学习,报效祖国!”

    “是!”台下齐声喊。

    校长这才满意,一声散会,学生们在老师的监督下离开操场,回各自班级。

    各班班主任免不了交待一声,不要忘了学习之类,然后放学。

    闻青虽然不是第一个奔出教室,但也是名列前茅。

    在同学们欢呼“放假了,放假了”的欢呼声中,闻青跑到校门口。

    “肖姨!”闻青喊,挥手:“这边!”

    “闻青。”肖姨的目光终于越过人头攒动的校门口,定在了闻青身上。

    “这边。”

    肖姨向闻青走。

    两人不用多说,汇合之后步伐一致地向国有制衣厂去,这次两人没有租自行车,而是租了牛车去国有制衣厂。

    国有制衣厂的效率真不是盖的,说是明天交全货,结果今天就交齐了。

    闻青放假,正好和肖姨一起把衣裳载回县城,租自行车的话,还要去还自行车。租牛车的话,付了钱牛车车主拉着牛车就走了,省事。

    不一会儿,闻青、肖姨外加一个拉牛车的,到了国有制衣厂,将所有半成品衣裳打包到牛车上之后,闻青按合同交钱。

    “上次预付金一百,还差你八百,给。”闻青数了八张一百的,交给制衣经理。

    制衣经理笑着接过来,问:“你是自己开厂子吗?”

    闻青点头:“是。”

    “那可惜了,我们本来不想着聘请你来我们这儿上班呢。”

    闻青笑笑:“有机会再合作。”

    “嗯。”

    从国有制衣厂离开之后,闻青、肖姨一路跟着牛车去公交车站。

    “肖姨,你觉得我买辆车怎么样?”闻青问。

    “买什么车?”

    “小汽车。”

    肖姨吃惊:“谁开?”

    “我开。”

    “开汽车得有那什么照什么证的吧?”

    “驾照。”

    “你有吗?”

    “学就有了。”

    肖姨不太懂这个,她只觉得:“小汽车好贵啊。”

    闻青笑:“钱可以慢慢赚嘛,买了车就不用天天等公交车了,多浪费时间啊。”

    说着二人就到了公交车站,公交车还没来,二人卸了衣裳,付了牛车前,就在公交车站前等,边等边闲聊。

    “闻青,你知道吗?”肖姨说。

    闻青问:“什么?”

    “章方方不买咱们店里的衣裳了。”肖姨笑着说。

    “为什么?”

    肖姨没说话自己先笑了:“你说章方方傻不傻,她的店就在咱们店对面,买咱们的衣裳在咱们对面卖,上哪儿能卖掉,这不是傻这是什么?”

    闻青没有像肖姨那样笑,一转头看见纪宁芝、章方方从不远处走来。

    同一时间,纪宁芝、章方方也看到了闻青。

    “真是冤家路窄!”纪宁芝朝着闻青翻了个白眼。

    章方方笑:“宁芝,别这样。闻青挺好的。”

    “好屁好!她最恶毒!”纪宁芝气呼呼的咕哝一句:“我哥到现在都往家里打电话,我爸妈可担心了。”

    “彦均又不是小孩子,不用担心的。”章方方说。

    纪宁芝将头偏到一边。

    章方方笑着走到公交车站前,看向闻青,笑着:“闻青,你好。”

    闻青也笑:“你好。”

    章方方看着地上的衣裳,问:“拿衣裳呢?”

    闻青:“嗯。”

    章方方又说:“前几天我舅妈从你们那买了些衣裳,客户挺喜欢的。”

    “谢谢。”闻青面色平静,暗想章方方就是有一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不管多么强硬的事实摆在她面前,她都恬不知耻地当作没看到。

    比如:对面裁缝店是她舅妈的吗?明明就是她自己的。

    比如:上辈子闻青和纪彦均夫妻之名夫妻之实都有,章方方却一副“我是受害者”的样子。

    “车来了。”肖姨说一声。

    章方方、纪宁芝立刻想挤上车,毕竟这个点儿,挤晚了就是没座位的。

    闻青不说话,弯腰拽起半袋衣裳,往肩膀上一甩,差点打在了章方方和纪宁芝的脸上,吓的两人往后退,还被灰土呛了一口。

    “你干嘛!”纪宁芝大声喊。

    闻青回头:“哦,对不起,袋子不长眼,你们离远点。”

    纪宁芝气的跺脚。

    章方方在那么多人面前,形象是要的,于是拉着纪宁芝的胳膊说:“好多人在呢。”

    闻青内心“呵呵”一声,她让扛着袋子,站在门口,让肖姨上车,上所有的人都上车,偏偏借着袋子堵的纪宁芝和章方方上不了车。

    “闻青!”纪宁芝跺脚大喊。

    人上的差不多了,闻青拉着袋子上车,正好有一个座位,她坐到肖姨身边。

    “还上不上车了你们?”售票员冲着章方方、纪宁芝喊:“快上,快上,下一班车不知道什么才能到,人还是多,快上,一个人才五分钱啊。”

    章方方、纪宁芝硬被喊上车,上车后发现所有人都坐着,只有她们站着。

    纪宁芝气的紧。

    章方方都忍不住咬牙。

    “开车。”售票员喊一声。

    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向前走,走一会儿停一会儿,上几个人,终于公交车上挤的满满的。

    纪宁芝、章方方都是娇贵的,平时很少坐公交车,放假时不是纪彦均来接,就是章方方舅舅来接,哪受得了人挤。

    “哎呀,你挤什么挤啊,你看你身上脏的!”纪宁芝喊。

    “干活的身上哪有干净的。”

    “你离我远点!”

    “……”

    半个多小时的路上,就听见纪宁芝狂躁的发声,甚至和其中一位客人吵嘴。

    章方方也讨厌这么多人挤着自己,看着闻青悠闲地坐着,与肖姨欢快地聊着,恨不得上前掐死闻青。

    “好了好了,别吵了,下车,都下车。”售票员喊一声。

    门一开,纪宁芝、章方方烦躁地挤开所有的人,气呼呼地下车,走之前不忘狠瞪闻青一眼。

    “什么人,当公交车是你家的啊,大家都不容易,将就将就都想快速回家,没见过这样的。”售票员小声嘀咕。

    其他乘客附和。

    闻青心情很好地下车,拎着衣裳这才说:“肖姨,我刚才拎着衣裳,往肩膀头那一甩,甩的我肩膀有点疼。”

    肖姨笑起来:“你啊你……回去我帮你看看。”

    “好。”

    闻青、肖姨才走两步,宝红、姚世玲过来接了。

    “妈。”闻青一见姚世玲就心头踏实。

    姚世玲笑着接衣裳。

    “不用不用,我拎就行了。”闻青说。

    姚世玲硬是一把拽过闻青手中的衣裳:“瞧你这几天又瘦了。”

    闻青捂着脸看肖姨:“没有吧,我觉得我吃挺多的。”

    姚世玲拎着衣裳笑:“走,回去吧。”

    闻青、姚世玲等人笑着走着,前面的是纪宁芝和章方方。

    纪宁芝脸色不悦地扯着衣裳闻了闻说:“都是那些人身上的汗味,恶心死我了。”

    章方方也不高兴:“我先回去洗个澡。”

    “我也回了。”

    纪宁芝脸色不悦地回家,一进家门就见纪友生正和梁文华吵架。

    纪友生:“你咋不和彦均说闻青的事儿?”

    “说啥,说啥,有啥好说的,我让我儿子在外面安心赚钱怎么了?”梁文华说。

    纪友生气的不理梁文华。

    纪宁芝上前问:“妈,怎么了?”

    梁文华笑着说:“你哥打电话回来了。”

    “哥说什么了?”

    “你哥说过年再回来。”

    “哦,那挺好的。我挺不想他回来见闻青的。”纪宁芝说。

    “我也不想。”梁文华说。

    与此同时,闻青已到了逢青制衣店内,逢青制衣店内大家正在有条不紊地做着卡其布高腰阔腿高腰裤。

    “小老板。”二十个裁缝喊。

    闻青没忍住笑起来,看向肖姨问:“谁让喊小老板的?”

    宝红举起手来,说:“闻青姐,我让喊的,大家不能总叫老板名字吧。这样不够拉风。”

    “有道理。”闻青表示赞同,然后说正事:“你们把手上的裤子做完之后,先停下来,把今天的半成品做成成品,这是最后一批,我们先给交货了,好不好?”

    “好!”二十个裁缝齐声说好。

    闻青又笑着说:“交了货,我就请你们吃饭,星期六发工资一人多发五毛钱。”

    闻青此话一落,一下把裁缝们的兴趣调到了最高,大家干起活来,分外有劲,甚至不少人,都到了下班时间,他们仍旧在做衣裳,这让闻青很欣慰,只好让他们先回家,明天继续。

    接着,闻青骑着自行车载着姚世玲回家。

    姚世玲坐在车后座上问:“闻青,一个人加五毛钱工资,一下就要多交十多块啊!”

    闻青笑:“妈,物价在上涨,与其让他们的工资顺着物价被动地涨,不如我来给他们涨,还卖了他们人情,是不是?再说,这次我们赚了不少,一会儿我给王婶她们也涨五毛钱工资。”

    “咋还涨啊!”姚世玲心疼钱。

    闻青笑着说:“回头咱们村的女人都赚钱了,咱们村的男人不能闲着啊。”

    “那他们干嘛?”姚世玲问。

    闻青说:“以后,水湾村就是做鞋子的,逢青制衣是做衣裳的,卖衣裳的话就在南州。咱们村的男人可以把鞋子、衣裳送到咱们自已家的店里,和别人家的店卖。”

    “这能成吗?”姚世玲问:“地里的活儿谁干?”

    闻青:“回头和村长商量一下,找临村人来干。”

    “村里人同意吗?”

    “钱多当然就会同意了。”闻青笑着说:“还有,妈,我觉得我们二队队长人挺不错的,我想请他帮着看店管理。”

    请队长?

    姚世玲担忧起来:“闻青,这不行吧?你这摊子铺太大了,你能管得过来吗?”

    闻青笑:“能啊,妈,不信你等着看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