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61章

正文 第61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正.版.其.他.均.为盗.版.请.支持.正.版.

    -

    “真没有?”赵老师问。

    闻青答案如一:“没有。”

    “那行,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赵老师掏出钥匙,打开办公桌小抽屉,抽出一张纸,递给闻青:“看看吧。”

    闻青疑惑地接过一张纸,上面这样蓝色墨水写着:“举报:高二(2)闻青同学与高二(9)班张雷同学乱搞对象,严重影响本校风气,带坏其他同学,望老师及校长严肃处理。”

    “是不是这么个情况?”赵老师正色说:“这种事情属实会被校长大会批评,不但你们,连你们的父母都难做人。情节严重会被开除的。”

    闻青自然知道这个年代“搞对象”的舆论压力和处置方式,只是她问:“张雷是谁?”

    赵老师看向闻青,闻青确实一脸茫然。

    “你不认识?”赵老师问。

    闻青:“我不认识。”

    “真不认识?”

    闻青看向赵老师:“我连本班同学都认不全,怎么会认识外班的?”

    赵老师低声说:“那就奇了怪了,不认识别人举报你们干嘛,而且我和张雷班主任吴老师是同时收到举报的。”

    “那校长肯定也收到了。”闻青突然说。

    赵老师一愣。

    下一秒,办公室外校长阔步走进来,身后跟着吴老师,以及这两天给闻青送信的那个男生。

    他就是张雷?闻青真是觉得自己受了无妄之灾,幸好她是流言蜚语中长大的,若是换作这个时代的别的女生,估计都哭的要死要活了。

    “怎么回事?”校长黑着脸问,显然他也收到举报了。

    赵老师连忙笑着说:“校长,刚才我问了闻青,都是没有的事儿,是误会。小孩子闹着玩的。”

    校长是个迂腐的老头,守旧维护派,时常批判时下孩子长歪了,对于乱搞男女关系的,也是极其痛恶,于是一旦发现苗头,立即斩草除根。

    “误会?误会会在学校传开,会影响这么坏?”校长厉声说。

    “也没有传开吧?”赵老师说。

    吴老师接话:“对啊,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事儿,肯定是误会。”

    两个班主任各自维护自己的学生,尤其是赵老师,极尽言辞地把闻青从这件事情中摘的干干净净。

    闻青心里热热的,本来她不怕这事儿,不过此时看赵老师这么维护自己,她实在感激,她更加也不想让赵老师为自己顶锅。

    校长却认为无风不起浪,于是说:“听说闻青每天都不上晚自习,一个学生不上晚自习要干什么?”

    赵老师还未开口,闻青先说话了:“校长,我家穷,不上晚自习是为挣学费。”

    “挣学费?”校长眯着眼睛看向闻青。

    闻青面色平静地说:“嗯,不挣钱就没钱交学费,我光顾着挣钱根本没时间处对象。”

    张雷见此情景连忙说:“校长,是我给闻青送情书,她没收,她没和我处对象。”

    “那为什么有人说你在学校里大喊大叫说闻青接受你了。”校长反问。

    “那、那、那是我个人美好的幻想。”

    校长一时说不出话来。

    赵老师和吴老师对看一眼,两人赶紧趁势在校长耳旁说好话。

    张雷这时偷偷看闻青,心里颇为内疚。

    闻青瞥也不瞥他一眼。

    末了校长严厉说道:“这次就放过他们,让他们两个好好写检讨,反思,任何阻碍学习,影响学校风气的苗头都扼杀在摇篮来。要做就做国家有用的栋梁之才,先国后家,不能再写悄悄的信!太不像话了!”

    “校长说的是,校长说的是。”赵老师、吴老师连声说。

    校长这才离开。

    赵老师、吴老师互看一眼,吴老师连忙带着张雷走,怕闻青和张雷待在一处,又被传谣言。

    张雷临走前对闻青又说:“对不起,对不起。”

    闻青没说话。

    张雷默默地跟着吴老师走了。

    赵老师则说:“闻青啊,以后要注意啊。”

    “是,赵老师。”闻青低头。

    “知识改变命运,你可别犯糊涂啊。这事儿是可大可小,上纲上线起来可以毁了一个人的路的。”

    “是,谢谢赵老师。”

    “嗯,回去吧,好好学习,有问题找我谈。”

    “是,赵老师。”

    闻青从学校办公室出来。

    她就纳了闷了,谁闲的没事儿整这一套,纪宁芝?

    应该不是纪宁芝,纪宁芝一直认为闻青喜欢的是她哥,所以不会乱点鸳鸯谱,而且纪宁芝不是一个有脑子的人,她有理没理都认为大吼大叫最有力度,绝不会用这种含蓄的方式。

    那么是谁呢?

    很显然,举报之人把她当成一般女生看,认为装个“搞对象”的名声给她,她就会像其他女生那样羞的无地自容,连辩解都不辩解,然后只知道哭?然后再退学?

    所以,举报之人不了解她,那么是谁呢?她自认没得罪人啊,难道只是看不惯她恶作剧?

    闻青想着想着,已经到了教室。

    “报告。”她喊一声。

    政治老师:“进来。”

    闻青坐回座位,瞥了纪宁芝一眼,纪宁芝对她仍旧如平常一样的讨厌,她同样无视。

    万敏凑过来问:“闻青,老班找你干啥?说你谈对象?”

    “你怎么知道?”闻青问。

    “班里同学都在传。”

    “哦,我没谈。”

    “我就说嘛,你肯定没谈,大伙儿也都相信你。”

    “谢谢。”闻青笑着说。

    课间休息时,同学们都出去运动,闻青、万敏坐在原位,万敏又凑过来说:“其实是纪宁芝在处对象。”

    闻青看向万敏,突然就想开学没多久,她出校门口时,看到纪宁芝请别人吃饭时,有个男生蹭纪宁芝走路。

    “听说叫李传立,是高二(10)班的。”

    “李传立?”

    “对。”万敏声音又小了几分:“昨天晚上李传立还用石子砸二零二宿舍的窗户,给纪宁芝送零食,纪宁芝可开心了。”

    “李传立对纪宁芝特别好?”

    “算是吧。”

    闻青听言沉默,倏地站起来。

    “怎么了闻青?”万敏被吓了一跳。

    “下节课是数学课,我去问数学老师题目。”说着,闻青抱着书就奔向办公室。

    数学老师极其喜爱和人讨论数学题目,尤其是和学习好的同学。

    因此闻青来问题目,他相当认真地为闻青讲解。

    闻青则看看办公桌上放着数学作业本,高二(2)班和高二(10)班的。

    “老师,你说的太对,你这么一讲我就明白了。”闻青说。

    数学老师呵呵笑:“明白了吧?”

    “明白了明白了。”闻青胳膊肘一戳,高二(10)班一摞作业本全部散落在地。

    “啊,对不起。”闻青说。

    “没事儿,捡起来就行。”

    闻青立刻蹲下.身,一本本地捡,发现李传立时,把他的作业本放在最上面,看着班级一栏的“高二(10)班”这几个字,和脑中的“高二(2)班”笔迹完全吻合,闻青不确定地又翻了几页作业本,确定之后,她合上作业本,把所有作业放到桌上。

    正好上课铃响,数学老师说:“走,去上课。”

    “好。”闻青笑着。

    因为确定了举报之人,闻青心情不错。不过,她还没想出来还击的方法,下午放学的铃声响起,她想起肖姨应该交了货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当下提着布袋,照常飞奔出学校大门,不意外地看到了肖姨。

    “肖姨。”

    “闻青!”肖姨快步走过来,脸上带着笑。

    “都交给张秀英了?”闻青问。

    “嗯。”说着肖姨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号码说:“这是咱们店里的电话号码,电话装好了。”

    “你把号码也给张秀英了吗?”

    “给了!”

    “那就好,纸条你拿着,号码我记住了。”

    肖姨吃惊地问:“这就记住了。”

    闻青笑:“这才几个数字啊。”

    “上学的人脑瓜子就是好使。”肖姨说完之后,拉着闻青往背人处走,从衣兜里掏出一把钱:“这张秀英给的下次衣裳钱,她可真积极啊。总共有一千块钱,她说算是预付金,免得你不给她留衣裳。”

    “好。”闻青接过钱来。

    “装好,这都人来人往的。”肖姨提醒。

    “嗯。”闻青笑着,然后和肖姨一同回绿地花园。

    两人边走边说着,说是对面裁缝店这两天,除了有极个别的人去做几件衣裳,那边的衣裳一点也卖不掉了。

    闻青说:“天渐渐凉了,短袖自然不好卖了。”

    “可是,他们要进我们的货卖。”

    “要进我们的货卖?”闻青问。

    “嗯。”

    闻青沉思。

    肖姨说:“今天上午,刚出来的五十条卡其布高腰裤子会卖给她们了,宝红是收了钱之后,才知道买这五十条裤子的人是对面裁缝店。”

    闻青不说话。

    肖姨:“宝红让我问你,她是不是做错了?”

    “没错。”闻青说。

    “我想也是没错。”肖姨说:“咱们开门做生意的,就卖东西赚钱,卖给谁都是卖,就是怕对面裁缝店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闻青笑了笑:“不卖就不会做幺蛾子了吗?”

    肖姨认同这句话。

    闻青笑了笑:“卖!只要章方方她敢要,有钱买,要多少我都卖。”

    “行!咱堂堂正正做生意,咱也不怕谁。”肖姨笑着说。

    闻青笑:“对!咱们就要赚她的钱!”

    “对!”肖姨笑起来。

    到了绿地花园之后,闻青和肖姨说了一下,十月一号是星期五,那个她会放假,然后在星期五之后,肖姨每天的任务就是把国有制衣厂的半成品衣裳,运回望成县进行最后的加工,然后再运到市里来,给张秀英他们,同时逢青制衣得空便做卡其布高腰裤子。

    “嗯,好,闻青你放心,不就一天带几百件衣裳回县城吗?完全不是问题。”肖姨说。

    “嗯,肖姨你办事我放心。”闻青说:“从明天开始我要忙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儿?”

    “冬装,和逢青在南州市的店面。”

    “在南州市也要开店?”肖姨问:“那得多少钱?”

    闻青笑了笑:“肖姨,你知道这三千件衣裳卖完之后,逢青制衣可以至少有一万五千块资本吗?”

    “一万五千块?”肖姨张大嘴巴:“一下就成了万元户。”

    “没错,一万五千块,所以我这段时间会很忙,除了上学外,冬装的样装,还有王志山让我参赛的作品都是急,这段时间逢青又是刚起初,肖姨你多多辛苦了,我会尽快招人协助。”

    肖姨笑:“闻青,你说哪里话,你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闻青笑,然后说:“现在我去找一下房东,把这套房子买下来。”

    “买这房子干什么?”

    “住。”

    说着闻青就站起身来,和肖姨说了几句,然后出了房门,去找房东。

    房东看到闻青后大吃一惊,第一反应是:“房子你不买了?”

    闻青笑:“不是,我是来交房子钱的。”

    房东一愣:“你有钱了?”

    “对,我赚到了。”

    房东震惊:“这才两天啊。”

    “嗯,两天我就赚到了。”

    房东不敢相信闻青居然会有这样的本事,两天事情就能赚四五百块钱,放眼整个南州市,一两天赚四五百块钱的,还真没有几个吧。

    闻青掏出五张一百的,笑着递给房东说:“房东,谢谢你愿意给我这么久的缓冲时间,不过我看今天就可以把手续办了,不会耽误你和你爱人的行程。”

    房东看着五百块钱怔了一会儿,原本他还想着,万一闻青拿不出来钱,他可能抹不开面子什么的,这下好了,闻青这么有能耐,提前把钱送来了,当下开心不已,伸手接过钱:“那我就拿着了。”

    “嗯。”闻青笑。

    房东拿了五百块钱后,把之前闻青压在他那儿的六十八块钱还给了给闻青,然后带着闻青到房管局,赶在房管局下班之前到达,交出身份证明、房契等材料,然后房东和闻青签了几份文件,去财务室按房间面积交了五块钱房产权税费,闻青就算真真正正地拿到房契,也就是说,绿地花园五栋四单元二零一室是闻青的家了。

    “谢谢你,房东,一路顺风,祝你和你爱人平安健康。”闻青伸手友好之手,与房东相握。

    房东笑着:“闻青,你是我见过最有本事的姑娘。”

    “谢谢。”闻青笑。

    与房东告别后,闻青怀揣着房契心里可激动了,她有自己的房子住了,房契上写的是她闻青的名字,过两年南州市拆迁建设方面发展,房契统统换成房产证,到时候房产证写的还她闻青的名字。

    自她重生以来,她学会了一点,再灰暗的人生都能凭借自己的努力,将其点亮。

    她心情愉悦地从绿地花园外的饭店里,买了荤菜,和肖姨也算庆祝了一下。

    “闻青你真棒。”肖姨夸奖。

    闻青笑着:“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肖姨笑起来。

    当天晚上,肖姨用缝纫机做衣裳,闻青则趴在桌前画稿子。

    第二天一早,闻青去上课,肖姨去拿衣裳,送回县城。

    中午闻青放学时,去公用电话处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宝红接的,听到闻青的声音,连忙说:“闻青姐,章方方那边要买五十套咱们的衣裳!”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