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59章

正文 第59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房东,你找我有事儿?”闻青问。

    “嗯。”房东应。

    “那进来说话吧。”闻青笑着,把雨伞竖在门口,从背包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客气地把房东请进门。

    房东一进门微微怔住,一个月前这儿空空如也,一个月后这儿宽敞明亮,角角落落都是干干净净的不说,正对客厅处的阳台上,摆了一排绿茵茵的植物,整套房子明亮怡人。

    不过,房东的心思没办法集中在这儿,他心里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闻青说。

    “房东,你喝水吗?我现在去烧。”闻青放下背包就要去厨房。

    “别别别……”房东立刻开口叫住闻青:“闻青,别忙乎了,别忙乎了,我说两句就走。”

    闻青回头看房东,面带笑容,站正了身子,显然极其有礼貌:“房东,你说吧,我听着呢。”

    房东见此情景,面露难色,捏着钞.票的手紧了紧,酝酿了一会儿才说:“闻青,实在对不住,我这房子、房子没法子再租给你了。”

    闻青刚才已经猜到这层意思上,所以此时并无惊讶,面色淡然地问:“为什么?”

    一个月前,她和朋朋找了半天,才找到这套令她满意的房子,如果现在让她退租,一时半会儿她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是这样的,我和我爱人原本就不是南州人,只是在这儿生活了近二十年,不过,中国人的情结嘛,落叶归根。上个月我爱人兄弟去世了,让我和我爱人想回老家的心更加坚定。所以,决定卖了这里的房子,回老家去。”房东实话实说。

    闻青听言沉默。

    房东抱歉地说:“闻青,真对不住,这事儿也突然。这样吧,我给你四天时间,你好好找房子。这四天呢,我也不收你房租了,找到房子我帮你搬,你看行不?”说着房东将二十块钱房租退还给闻青。

    闻青没接,略略思考了片刻,问:“找好买家了吗?”

    房东摇头:“没有,虽然现在用人单位都分房子,但是没有门路的工人,还是分不到房子的。而且我这房子也不贵,回头房子空出来,写个牌子挂在小区门口,两三天就能卖掉。正好不耽误我和爱人星期天出发回老家。”

    闻青点了点,而后问:“多少钱?”

    “什么?”房东没跟上闻青的思绪,他以为闻青说的是他手上的房租,谁知闻青接着就说:“这套房子多少钱卖?”

    房东一愣,想着现在市场上也没规定一套房子卖多少钱,大都是估个差不多,于是说:“五百块,五块钱就卖。”

    闻青沉默一会儿说:“我买可以吗?”

    房东一怔,问:“你买?”

    闻青:“嗯。”

    房东:“五百块不是小数目,你家里又不是没房子住,你爸妈会给你钱买房子?”房东明显把闻青当成伸手向父母要钱的学生。

    闻青笑了笑说:“我不向我爸妈要钱,我自己赚钱。”

    “你自己赚?”

    闻青点头,然后从衣兜里掏出四张五十纸.币说:“我今天的六百块钱刚买了布料,不然也够给你的。”说着闻青抽出一张五十的纸.币,递给房东说:“一个月房租八块,一个星期也就是两块钱房,也就是说,你手上二十块钱有十八块钱是我的,再加上这五十,也就是六十八块。房东,看看这六十八块钱,做为这套房子的定价行吗?截止到这个星期五,如果星期五我没办法交给你四百三十二块钱,我这六十八块一分不要,当是给你们的火车票钱和延时费。”

    房东目瞪口呆地看着闻青,他一直觉得闻青是个礼貌讨喜的学生,却没想到闻青说起房子和钱来,说的头头是道,颇有些生意人的样子,令他怀疑闻青是真的自己在赚钱,再看看墙边的缝纫机,还是蝴蝶牌的缝纫机,这得要一两百吧,南州一中的学生,有谁上学带带着缝纫机的?

    房东想着闻青平时穿着就比一般姑娘好看,或者真的就是在自己赚钱,再说了,闻青自己也说了,如果星期五她没办法交上来四百三十二块钱,这六十八块钱,就给他当火车票钱和延时费。

    若是闻青交了四百三十二块钱,他就不会找人来买房子了。

    以上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房东都是赚的,于是他说:“行,就这么定了。”

    闻青笑:“好。”

    接着两人就写了个字条作为证据。

    房东这才和闻青告别,然后离开了房子。

    闻青关上门,站在门边,看着手里的一百五十块钱,或许背包里还有几块钱零钱吧。

    她盘算着自己钱的去向,总体来说,她赚了很多,之所以手上没钱,是所有的现钱都换成了布料、缝纫机、逢青制衣店,因此她手上就没钱了。

    而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赚的不够多。

    这么想着,闻青又想起了星期五要交给步行街两家的的确良白衬衫、平纹裤、白皮底,张秀英已经付了全款,另外一家也付了八百。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原计划供货,这个星期五除去三十二个人的工钱,她可能赚不到四百三十二块钱。

    “事情都赶在一起了,如果不搞排场,如果不请客,如果又买十台缝纫机等等,用钱也不会这么紧。”闻青自言自语地说着:“这不是借口,最大的理由是赚太少。”

    闻青说完之后,又想了一遍,为了确保能够赚更多,她必须在一个星期内能出多少货就出多少货,这样才能稳赚四百三十二块,甚至可赚更多。

    那么……闻青大脑中灵光一闪,想到办法了,她立刻去翻背包,找零钱,然后拿着伞拿着零匆匆跑下楼,跑到代销店处,拿起公用电话给县城打电话,找肖姨。

    肖姨正忙的晕头转向,听到闻青打电话来,忙去接。

    “肖姨。”闻青喊。

    “闻青啥事,刚走又打电话来,可以再等一天,明天就有人给咱店里按电话了。”肖姨笑着说。

    闻青没心思谈这些,而是直接说:“肖姨,你给卖布的打电话了吗?”

    肖姨惊呼一声:“啊,太忙了,我给忘了,我一会儿就打。”

    “没打的好。”闻青说。

    肖姨疑惑:“什么意思?”

    “先别打。”

    “为什么?”肖姨问。

    闻青说:“我想花六百块买一千二百块钱的布。”

    肖姨吃惊:“怎么可能?”

    “肖姨,明天你来市里一趟,带着换洗衣裳,你可能要在我这儿住个三四天。有什么事儿你交待一声宝红,实在不行,让人通知我妈在逢青制衣住两天也行。”闻青说:“还有,来时带一块六尺窄幅深色卡其布。”

    “为什么?”

    “等你明天来了,我和你细说。”

    “好。”肖姨虽然疑惑,但她更相信闻青做的都是对的,于是利索地答好。

    挂上电话后,付了电话费,闻青撑着伞回到住处,按亮了厅内的灯,取出木尺、粉笔、剪刀、白色线、黑色线,白色的确凉布、平纹布,然后开始量、画、拆,然后上缝纫机走针。

    但是,她没有走完针,而是将衣裳最耗时的地方做到完美,留一到三个地方没走针。也就是说,这是个半成品。

    做完两个半成品后,闻青十分满意的同时,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她抬头一看,天已经黑透。

    她实在太饿了,好在上个星期她把厨房用具都置办齐了不说,厨房还有一袋挂面,两个鸡蛋,一把小青菜虽然放了两天菜叶子都耷拉下来,不过没有坏。

    闻青洗洗切切之后,快速地下了一大碗青菜鸡蛋面,从背包里掏出姚世玲给她装在罐子里的咸菜,放在桌上,她捧着一碗面,坐到桌前,就着咸菜,呼哧呼哧吃完,吃的满头大汗,胃饱心情就好,她洗了碗锅之后,不再碰衣裳,坐在桌前开始复习一下上个星期的课程,再预习一下明天的课程,直到夜深,闻青洗了热水澡之后,躺在床上很快入睡。

    第二天一早上完早自习,闻青在学校门口花了一毛钱买两个包子和一碗淡豆浆,匆匆吃过之后,开始上上午的课程。

    一进教室就见到了纪宁芝。

    纪宁芝来上课了,看上去比之前老实了一点,不过两节课的功夫,又和许珊珊打成了一片。

    闻青老实听课,压根儿不管她。

    四节课一过,闻青立刻往学校门口跑,其实不少男生追着她塞情书给她,她之前都是好心拒绝,今天她时间紧急,被缠的烦了,接了一个就跑走。

    把那个男生高兴当场又蹦又跳,喊着:“闻青接受我了,闻青接受我了!”

    而闻青急冲冲的,终于跑到南州一中门口。

    “闻青!”肖姨拎着印有“逢青”二字的布袋走过来。

    “肖姨,让你久等了。”闻青拍着胸口喘气。

    “没事没事儿。”肖姨笑着:“先站一会儿你喘喘气。”

    “没事儿,走走就喘过来了。”闻青拉着肖姨走,走到租自行车的地方,租了一辆自行车,骑着载着肖姨向郊区行。

    “闻青,咱们这是去哪儿?”肖姨坐在自行车后座问。

    “去制衣厂。”

    “汤权制衣厂吗?”

    “不是。”

    “那是哪儿?”肖姨问。

    “哪个厂子闲,咱们去哪个厂。”闻青说。

    “你怎么知道哪个厂子闲?”

    闻青笑着说:“我观察过啊。”

    “哦。”肖姨似懂非懂的,然后又问:“为啥要找制衣厂?”

    “让他们帮咱们做衣裳。”

    “咱们自己不是有裁缝吗?”

    “赶上事儿了,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出活儿。”闻青用力蹬车蹬子说:“秋天就要结束了,我们要抓住它的尾巴,好好赚一笔,这才有钱做冬的衣裳,要知道冬天衣裳成本高。”

    肖姨只知道闻青是多找厂子,帮忙出衣裳,就像上次找汤权制衣厂帮忙做衣裳一样,主要是为了供不应求,所以才引用外力。

    只是,肖姨不知道闻青是让人厂子做半成品衣裳。

    连制衣厂经理都惊讶地问:“要做这衣裳?这衣裳还没做好吧?”

    “嗯,就要做这样的。”闻青说。

    “要多少件?”

    “闻青说截止到星期四下午,你们做多少钱我要多少件,布料、针、线我来提供,手工费一件三毛,我先给你一百块钱定金,等全部交货后,一次付清。”

    “三毛太低了啊。”制衣厂经理人说。

    闻青笑着:“薄利多销不说,拿块布请裁缝做套衣裳,针、线不出,手工费不过一块多钱,一套衣裳是两件,而我这只是半成品,你觉得呢?”反正你们厂子效益不好,都快没活儿干了。

    果然制衣厂经理答应道:“行,签合同吧。”

    “现在签。”

    “什么时候布料送过来?”

    “两个小时后。”闻青说。

    从制衣厂出来,闻青载着肖姨去市里的布行。

    期间肖姨问:“闻青,为啥不让他们做成品呢?”

    闻青笑:“大家都是裁缝,看个衣裳样子,就能做一个八.九不离十的,若是让他看全了,他抢了我的生意怎么办?再说了,回去我们还要自己加‘逢青’标志。”

    肖姨还来不及佩服,她们二人已经到了布行。

    闻青带着肖姨直奔布行,找到了白色的确良布和黑色平纹布,挑三捡四一番,不但杀了价格,闻青又凭借气场和语言能力,花三百块以及打了三百块钱的欠条,成功地买下六百多块钱的布,立下字据星期六另付三百块钱。

    不但布店老板没气没恼,反而推销说:“你放心,我们家布料肯定比别家好,你用了还想用,星期六你保管拿着三百块钱来谢我,还会进我家的布。”

    闻青笑着说:“真这么好的话,我星期六买八两红糖谢谢你。”

    “好,小姑娘,我等着你。”

    就这样,布店老板叫来三轮车,准备给送货上门了。

    肖姨悄悄对闻青竖大拇指。

    闻青把肖姨拉到一边说:“肖姨,我快到上课时间了,等会儿你一个人和布店老板把布料送到制衣店可以吧?”

    “可以。”肖姨说:“光凭年龄我就比你压场子。”

    闻青笑:“行,那下午的时候,你按照我的方法,再找一个布店,再送同样的的确良白布和黑色平纹布去制衣厂,那个制衣厂是国有的,所以信誉上绝对没问题,最主要是你要把握好布料。”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上课吧。”肖姨说。

    “你一会儿买点饭吃。”闻青说:“下午在学校门口等我一会儿,我下午放学早。”

    “好,我知道,你也吃点东西啊。”肖姨说。

    “嗯,我知道。”

    接着闻青便骑着自行车,先把自行车还了回去,然后从路边买了个饼,三两口吃完,到学校水龙头跟前,接了两口水咕噜咕噜地喝下肚,把嗓子眼的饼给咽下去,一阵饱腹感令她精神舒服多了。

    不过,这会儿已经打铃,紧赶慢赶还是在班主任赵老师的后面到了教室。

    “迟到。”闻青站在教室门口喊一声。

    班主任赵老师是反感同学迟到,正要说“出去站会儿”,毕竟这个年代体罚学生完全不算什么,甚至有家长会特别交待“娃儿要不听话,你就打,没事儿,把他给打服了知道学习就成了”,所以此时班主任赵老师扭头:“出……”话没说出来,就顿住了,而且是面带笑容地问:“出这么多汗啊。”

    闻青也怕被罚站,低头说:“怕迟到,跑着来的。”

    “嗯,学习态度很端正,进去坐下吧。”赵老师和蔼地说。

    “谢谢赵老师。”闻青低着头回到桌位。

    其实同学说悄悄话:

    “老板居然没有让闻青出去站会儿,太神奇了。”

    “你要是不上晚自习,也考全班第一,你上天老班都不拦着你。”

    “有道理,谁让闻青学习呢。”

    “应该是说,谁让闻青长得美呢,跑的脸红扑扑的像苹果一样好看。”

    “猥琐!”

    “……”

    纪宁芝听着这些人的讨论,咬着牙握着笔的手紧了又紧。

    闻青坐回自己的座位就开始擦汗,接着认真听课。照旧是一放学,拎着包直奔学校校门。

    “闻青!”肖姨笑着站在校门口冲闻青招手。

    闻青跑过去问:“肖姨,事情都办好了吗?”

    “办好了!”肖姨高兴的很:“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

    “准备明天开始收钱!”闻青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