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58章

正文 第58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冠军不好拿。”姚世玲说。

    “嗯。”闻青点头:“不过,我尽力。万一我拿着了呢?”

    “行,妈支持你。”姚世玲说。

    闻朋在一旁拍着胸脯大喊:“大姐加油!我以我校优秀少先队员身份,无条件支持你!”

    闻青笑起来,摸着闻朋的脑袋:“谢了啊。”

    一家人说说笑笑,半个小时后到了水湾村,回到自己家院子时,王婶、周大姐等人正在院子里做鞋子,连牛棚中牛槽里的牛草,王婶她们都给上了。

    姚世玲、闻青互看一眼笑了。

    接着闻青到自己房间收拾行李,明天她要上课,今天晚上必须得回市里,不然赶不上明天的早自习,她平时就不上晚自习,可不能不上早自习。

    临走前,闻青把做鞋子的事情向众人说了一遍。

    五个人肯定是不够的,还要请五个人来,这事儿王婶做主。如果人多院子挤的话,可以却她二叔的院子。

    王婶顿时激动不已,感觉自己像是大生产时期里的队长了,一下子身份就不同,责任更大了。

    另外,白皮底鞋子要做,灯芯绒鞋子要做,都挺急的。这个让姚世玲和王婶合理安排一下,如果做的多卖的好,会有奖励,也因为下个星期五是国庆节,虽然这个年代还没有“国庆黄金周”。“国庆长假”这一说,但是国庆节放个一两天的假庆祝国庆也是正常的,既然是庆祝,那么闻青也在村里放点福利当作庆祝,前提是鞋子做得多,做得快。

    王婶又激动了一把,拍着胸膛保证,绝对没问题。

    闻青这才背着背包要走。

    王婶、周大姐等人送上自家做咸菜、糊面豆子、糖精炒玉米粒等给闻青。

    “闻青,你带着,我听说你们学生可苦了。食堂里的菜油少肉少又贵,喝水都要钱是吧?这大白菜是我冬天的时候腌的,一直放在地窖里,里面放了辣子,就馒头可好吃了,你拿着。”

    “这个糊面豆子我炒的。”

    “还有糖精炒玉米,没事儿的时打打嘴,吃着玩儿。”

    “……”

    闻青知道整个水湾村都是徘徊在温饱线上,能够拿出这些东西,足以证明大伙儿对她已经改观,闻青心里高兴,但她不会拿,要知道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在这个年代都金贵着呢。

    闻青自然没拿,笑着说:“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放久了也不好吃了,是不是?”

    “带你同学一块吃。”王婶说。

    闻青笑起来,故意说:“那不行,这么金贵的东西,我可舍不得带其他同学吃,这样吧,你们留着,等下星期五我回来,我想吃了,我就去你们家里讨,你们给吃吧?”

    “给吃,给吃,当然给吃。”王婶、周大姐等人连声说,这才没有硬塞给闻青。

    闻青和姚世玲便出了院子,姚世玲平常也都是把闻青送到大土路上。

    二人还没有上大土路,大刀妈拿着两个鸭蛋过来了。

    “闻家大嫂子,闻家大嫂子!”大刀妈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脸色涨红,鸭蛋壳上有微微的汗渍,似乎握在手里很久了,可能她本人都徘徊在闻青家院子许久了。

    “大刀妈,啥事?”姚世玲问。

    大刀妈面露尴尬,怯怯地看一眼闻青,闻青原本在村子口碑就不好,敢打敢闹敢撒泼,她二叔又是坐过牢的。村里大部分人都憷闻青的,大刀妈也是,她听说闻青刹性子了,但还是有点怕闻青,强自笑着:“闻、闻青你去上学啊?”

    “嗯。”闻青点头,笑着问:“婶儿你有啥事吗?”

    闻青对她笑了,对她笑了……大刀妈瞬时心潮澎湃起来,那天她捂着大刀的嘴,把大刀关进猪圈,不让大刀给闻朋做证,要是依着闻青以前的性子,闻青应该踹开她家的门,拿着菜刀架在她脖子让她说实话,结果闻青对她笑。

    “大刀妈,咋了?”姚世玲不解。

    闻青却看出她的心思了。

    “闻家大嫂子,闻青……”大刀妈欲言又止,最终说出口:“那天,大刀确实和朋朋一起捡爬拉猴壳了,我……我们大刀爸家就一个男人,大刀爸又是软弱的性子,我们要是得罪了王婶,我们家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没事儿。”闻青笑着开口说:“婶儿,都过去了。”

    没事儿?都过去了?

    大刀妈吃惊地望着闻青,闻青居然说没事儿,居然没骂她,闻青真的不一样了。

    姚世玲笑着说:“你看,闻青都说没事了。”现在闻家闻青就是一家之主了。

    “可是我……”大刀妈实在内疚。

    闻青笑着说:“都是邻居,天天见面,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和解之后,和平相处,团结互助,不就好了。”

    闻青几句话说的大刀妈哑口无言,心里高兴又笑不出来,匮乏的语言让她不知如何接话,不自然地手心蹭了蹭裤子,蹭掉手心的汗,也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笑说:“有知识的人就是不一样,闻青说起话来文绉绉的,但是好听。”

    闻青、姚世玲没忍住都笑起来了。

    大刀妈也跟着笑,笑起来却是极不自然。

    末了闻青才说大刀妈来的重点:“婶儿,你也会做鞋子吧?”

    大刀妈身子一僵,忙点头:“嗯嗯。”

    闻青笑着:“正好我这边缺人,你看你有空的时候能不能帮个忙,和王婶他们一起给我做鞋子,一个月工钱照给二十块。”

    大刀妈感觉天上飘下来一百块钱,她站着不动钱就飘到她手心了,而且闻青说的是“帮个忙”,她的心里又是愧,又是喜,又是感激,曾经对闻青的偏见一扫而光,此刻巴不得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在做鞋子上。

    大刀妈几乎是立刻答应:“能,能,能,我能。”

    闻青笑着:“那好,一会儿我妈回去就和王婶说。”

    “哎哎哎。”大刀妈喜不自胜,心里翻滚着各种情绪,激动坏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手中的两个鸭蛋,连忙将手上握了许久鸭蛋,塞给闻青说:“这是我家鸭子下的两个蛋,你拿着吃,学习费脑子,多吃点好的。”

    “不不不,婶儿我不能要。”闻青推辞。

    “拿着,拿着。”大刀妈怕闻青把鸭蛋又还给自己,推搡一会儿,确定闻青手上握稳了鸭蛋,连忙就跑,跑着回头说:“闻青,你拿着吃吧,拿着吃吧。”

    闻青握着两个热乎乎的鸭蛋哭笑不得。

    姚世玲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妈,一会儿你把鸭蛋还给大刀妈。”闻青把两个鸭蛋递到姚世玲手中。

    “你不要?”姚世玲问。

    闻青拉着姚世玲向大土路走,说:“你没听朋朋说吗?说大刀妈怕鸭子丢蛋,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逮着鸭子摸鸭屁股,要是摸不到蛋形,就放鸭子出院子。如果摸到蛋形了,就用鸡罩子把鸭子盖住,直到鸭子把蛋下下来,她才放鸭子出去。大刀妈这么看中鸭蛋,我才不好意思拿。”

    姚世玲听言点头:“那我回去就还给她。”

    “嗯。”

    姚世玲又问:“闻青,为啥你要大刀妈给咱做鞋子呢?说起来,上次的事儿,她挺伤闻朋心的。我想不通,你昨天都不用那五个裁缝,今天会主动用大刀妈。”

    闻青笑了笑说:“那五个裁缝和大刀妈不一样。大刀妈虽然也是因为咱有本事了,她才过来道歉,但是她一直都有悔意,朋朋去她家时,她对朋朋都分外好,一直不来咱家不道歉可能是怕我拿刀砍她。”

    拿刀砍她……

    姚世玲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闻青继续说:“而且大刀妈的出发点,是为了她的家,当时王婶欺负咱家,不伸头帮忙的又不止大刀妈一家。总的来说大刀妈是胆小、怕事、护家,但心不坏,做鞋子的手艺又好,多一份力量总比多一个敌人好,是不是?”

    姚世玲听言连连点头。

    “最最重要的是,我想让咱们水湾村所有的人都富起来,都盖瓦房、平房、楼房,装电,装上电话,买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闻青笑着说。

    闻青说的姚世玲一愣,都盖瓦房、平房、楼房,装电,装上电话,买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那得多少钱啊,姚世玲直接说:“怎么可能?”

    闻青笑:“妈,你相信我,很快的。”

    姚世玲只当闻青是年少轻狂,也不打击她的豪情壮志说:“好,妈相信你。”

    “谢谢妈。”

    说着母女俩已走到大土路上,姚世玲照旧和闻青说,吃好喝好睡好,收性子,别惹事。

    闻青笑着答应着,然后踏上笔直的大土路。

    姚世玲照旧在大土路路口,望着闻青走远,不时喊:“闻青,走路靠右边走,注意着车。”

    闻青回头喊:“好,我知道了。”其实路上顶多有牛车,自行车,撞上了也没事儿,不过她听话地靠右边走。

    “闻青,你走路好好走路,别走神儿!”姚世玲又喊。

    “好,妈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闻青回头,远远地又冲姚世玲挥手。

    姚世玲一直站在路口,直到看不到闻青的身影了,她还站着,等了一会儿,看着隔壁村庄有人骑着自行车回来,她忙问:“大哥,你回来可看到一个小姑娘了?”

    “看到了。”那人说。

    “她走到哪儿了?”

    “马上就到县城了。”

    “哦,谢谢,谢谢。”姚世玲这才安心往村里走,走到村里没过一会儿,开始下雨了,姚世玲担心闻青又淋着雨,要送伞去,王婶、周大姐劝着说,闻青肯定早到了县城,她才没有去送伞。

    而此时,闻青刚好走到大土路的尽头,哗啦啦下起雨了,正准备跑时,听到有人喊她,她转头一看是纪友生。

    “闻青,闻青。”纪友生撑着伞过来问:“闻青,你咋不带把伞?”说着把手中的伞递给闻青,他也是带着伞去市场接梁文华的。

    “不用。谢谢纪老先生。”闻青直接拒绝伞。

    “闻青啊,彦均在沿海那边还没有安顿下来,所以我还没有联系上他,等我联系上他了……”

    “纪老先生。”闻青抢白:“我二叔曾经说的话,你不用当真,但是那天我说的,还请你当真。雨越下越大,我走了。”说完,闻青跑着去逢青制衣店。

    纪友生愣了下,叹息了一声,暗想彦均跑哪儿去了,怎么现在还不往家里摇个电话呢!纪友生愁眉苦脸地向市场走。

    闻青跑到逢青制衣店时,店内已经开工,十五个裁缝五个裁缝做平纹裤,五个裁缝做的确良白衬衫,五个做卡其布前开衩高腰裤子,分配均匀合理。

    肖姨在布匹前算布料,宝红则在另外一件敞开的门面店挂衣裳,并且接待客户。

    “肖姨。”闻青喊一声。

    肖姨、宝红赶紧迎上来。

    “外面下雨了?”肖姨问。

    宝红赶紧去拿毛巾让闻青擦头上的水。

    “嗯,下的小,不大。”闻青接过宝红递过来的毛巾,擦着身上点点水迹问:“肖姨,你在干什么?”

    肖姨把本子递给闻青看:“闻青,这是我们剩余的布料,我刚才算了一下,按照我们每天用料来说,现在这些布料只够用的星期三就没有了。”

    闻青接过本子看了看,确实如此,然后说:“那再买。之前我们买布料的那家是不是说过,如果买的多,他给打对折。”

    “可是他们说要买五百块钱以上。”肖姨说。

    闻青立刻掏出六百块钱说:“买六百块钱的。”

    肖姨吓了一跳:“真的买?”

    “嗯。反正会一直用。”闻青说。

    若是以前,肖姨一定会劝闻青不买这么多,但是这次闻青做的卡其布高腰裤子如此好卖,她是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于是此时完全无后顾之忧便要买了。

    肖姨拿到钱后,准备一会儿就去打电话,让人送布料过来,然后她以朋友的身份问闻青:“闻青,你身上的钱该花的差不多了吧?”

    闻青笑:“钱赚的就是留着花的。”

    “这星期生活费有吗?没有我这儿有。”说着肖姨就要掏自己的钱,闻青连忙阻止:“我有,我有。”

    “真有?”

    “真有。”

    肖姨这才不强求,接着和闻青说了一下刚才就有五六个裁缝来应聘了,闻青给出了建议,然后让肖姨自己做主,人品好,衣裳做好这两个是重中之重。

    肖姨点头。

    闻青说了几句之后,拿着去四叉路口等公交车,宝红嘻嘻哈哈地说要送闻青到四叉路口。

    等到宝红回来时,一脸的不敢置信。

    肖姨问:“宝红,怎么了?”

    宝红抬头看着肖姨说:“肖姨,你知道吗?闻青姐说‘肖姨裁缝店要倒闭了’是她传的消息。”

    肖姨一愣。

    “居然是闻青姐传的。”宝红说。

    肖姨当即反应过来,不由得想对闻青竖大拇指,这下整个转型事件都解释清楚了,怪不得闻青从头到尾都是淡定从容的样子,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肖姨暗暗惊叹,这次转型成功,不但是闻青用实力,她更懂得利用所有对自己不好的言论。比如这次逢青制衣开业,汤权给的排场,成功扭转了纪家事件的负.面.影响,现在望成县的人一提闻青,都是她多么有能力,自然而然地就说纪家人如何如何不堪。

    可以说,闻青不费一字一句,用行动,用事实说话,让望成县的人对她另眼相看了。

    还有对对面裁缝店的打压……

    肖姨再看向如此只有上了年纪才去的对面裁缝店,已经冷清无比了,肖姨不由得惊呼出声:“闻青太厉害了!”

    “啥?”宝红问。

    肖姨转头正色说:“宝红,闻青这事儿,你可别乱说,只有咱们俩知道,她这是为咱们好,没有闻青,咱俩连饭都吃不上。”

    “好,我知道了。”宝红被肖姨的严肃镇住。

    此时,闻青已经坐上了公交车,因为下了场雨,公交车行驶的速度慢了些。

    闻青转头看向被雨滴飞花的车窗,下雨了,一层秋雨一层凉,就这两天大家应该就会收起夏季的衣裳,至少短袖的衣裳都会收起来了,半截袖的可能要等等,长袖的要到下个月月中。

    也就是说,短袖的衣裳应该不会有人再买了。

    半截袖的很少人买。

    所以,章方方裁缝店生意会空前的差,因为章方方店里主打的两套衣裳是她给汤权制衣厂做的夏季款。

    而现在已经到了秋季,并且很快就会入冬。

    从另外一方面讲,闻青想了想,她应该加快出活儿的速度,怎么出活儿快呢?

    闻青这么想着,就到了市公交车站。

    车门一打开,雨滴就往车里飞。

    “终点站到了,终点站到了,都下车了啊。”售票员大声喊着。

    闻青下车就撑伞,顶着雨和凉风,快速地离开公交车站,直奔绿地花园,进了绿地花园,上了二楼看到门口站着房东。

    闻青一愣,然后笑着:“房东,你怎么来了?”

    房东一脸尴尬,手上握着钞.票,干笑着说:“闻青你回来了。”

    闻青看一眼房东手上的钱,大约有二十块块钱,她租这房子是八块钱一个月,押一付三她付了三十二块钱,她住了大约一个半月,按天数来算,她的房租到今天是十二块钱,那么如果房东要退钱给她,就是要退二十块钱。

    难道说房东是来让她退房的?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