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57章

正文 第57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青。”肖姨小声喊。

    闻青、汤权、王志山侧首看过来。

    “闻青。”肖姨又喊一声。

    闻青向肖姨点了点头,示意她稍等,然后和汤权、王志山说:“汤叔叔、王先生,你们先坐一会儿,店内可能有事儿,我去处理一下。”

    “去吧,去吧。”汤权笑着说。

    闻青这才起身,离开包厢,走近肖姨。

    肖姨立刻高兴地迎上来:“闻青。”

    “肖姨怎么了?”闻青问。

    肖姨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小声说:“有人买咱们的前开衩卡其布裤子,好多人买!”

    “那就卖。”闻青淡淡地说。

    显然闻青平平的反应,没能让肖姨满足:“闻青,衣裳刚做出来就有人买,你咋不激动呢?”

    闻青笑着打趣:“肖姨,咱们可是成大事的人,淡定,一定要淡定。”

    “你这小丫头。”肖姨笑着,心里确实佩服闻青可以处变不惊,然后说:“说正经的,这卡其布裤子卖多少钱一条?”

    闻青想了想说:“十一块钱。”

    “十一块钱?”肖姨惊讶:“闻青,这会不会太贵了?上次的平纹布裤子才六块钱,这卡其布要十一块钱,太贵了吧?她们会被吓跑吧?”

    “不会的肖姨,一分价钱一分货,首先卡其布质地就高于平纹布,因为高腰阔腿的设计,用料就比平纹布我,然后是拉锁、宽型松紧带、文明扣都是成本。最后,能看上这条裤子的姑娘,都是有审美,有家底的,她们会买的。”闻青笑着说。

    肖姨狐疑地问:“真的?”

    闻青点头:“肖姨,不信你回去试试看。”

    “好。”肖姨果断答应,才刚抬步,又被闻青喊住。

    “怎么了?”肖姨问。

    闻青叫来和平饭店的跑腿的,跑腿的端着木质食盒,拎着一布袋的白面馒头。

    闻青说:“肖姨,后台还有个食盒和一袋子白面馒头,你拎着,和大伙一块吃。”

    “闻青,这不行不行不行。我们拿你工钱,咋还吃你的饭啊,还是白面的。”肖姨连连推辞。

    “肖姨,拿着吧,我钱都付过了,今天是逢青制衣的第一天,哪能让你们饿着,都吃饱了吃好了,才是个好兆头,你说是不是?”闻青问。

    肖姨心里感动极了,闻青这么好她恨不得给闻青卖命。

    “拿着吧,这时候也是饭点了,你们一起吃。”闻青劝着。

    “行,那我就拿着了。”肖姨心里有诸多感激的话,但是说出来会显得矫情,她只能更努力地干活了,肖姨拎过白面馒头袋子和食盒。

    闻青又递给她一个油纸包说:“朋朋爱吃酱猪蹄,今天饭店就一个了,你带给他吃,另外你和妈多吃点肉,把别让闻亮作假。”

    “好。”肖姨笑着应。

    肖姨拎着白面馒头、食盒,带着和平饭店跑腿的回了逢青制衣店,不过她没有立刻去吃饭。

    而是先卖卡其布裤子。

    肖姨听闻青的话,告诉店内顾客,深色卡其布高腰阔腿裤子十一块钱一条。

    店内的顾客没有一个人说话,而是摸着裤子讨论着。

    “我第一次见拉锁的衣裳呢。”

    “这个腰上的宽型松紧带可以把我的腰束的显瘦呢。”

    “美的你呢。”

    “……”

    这些人讨论着衣裳的样式、布料、花样,像是没有听肖姨话的样子。

    肖姨只好又说一遍:“这裤子十一块钱一条。”怕她们一听到价格就不买了,于是补充说明:“这裤子是卡其布的,耐穿耐磨不变形,这拉锁……”

    不待肖姨说完,就有个短发的姑娘说:“老板,我要两套。”

    肖姨一愣,这就要了,旋即又强调一遍,说:“两条二十二块钱。”

    短发姑娘二话不说,掏出两张十块的,两张一块的,递给肖姨,肖姨慢半拍地接过二十二块钱。

    姚世玲赶紧扯过闻青特制的逢青布袋,为短发姑娘装衣裳。

    短发姑娘这一出手不得了,其他姑娘也纷纷掏出钱来。

    本来只有一天多的时间,十个裁缝也就做了六十条,一下子全卖光了,不少姑娘没买到,特别和肖姨交待,明天她们就过来买。

    肖姨笑着点头应着:“好好好,明天肯定有货。”

    姚世玲此时更恨不得自己会用缝纫机做衣裳。

    送走了这些顾客,就到了饭点,大家都回家吃饭了,逢青制衣店内除了自家人,也没有别人。

    本来打算收工回家吃午饭的十五个裁缝被肖姨叫住,肖姨拿出两食盒的菜,两袋子白面馒头,传达闻青的话,令十五个裁缝深感自己跟了好东家。

    这个东家小小年纪,长得好看,有能力,有魄力还大方,之前忐忑不定的五个裁缝,此刻下定决心要跟着闻青。

    放眼整个望成县,哪个老板有闻青这么大方,这么有钱的,必须忠心。

    十五个裁缝围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着大块肉,就着白面馒头,闻青体贴地点了大葱和豆酱,这个年代大多数家庭温饱问题都没有彻底解决,闻青这一顿饭简直是给了十五个裁缝开了大荤。

    每个人都低头狠吃,连粘在手指头上的油滴都用馒头给蘸干净了,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心里感激着闻青。

    闻朋更是连头都不抬,抓着酱香猪蹄呼哧呼哧啃着。

    “闻青就爱拿吃的养着闻朋,你看闻朋现在脸都胖了一圈了。”姚世玲笑着说。

    闻亮立刻泼一盆冷水:“可他还是黑。”

    “我黑是因为我天天给牛割草晒的。”闻朋为自己辩解。

    姚世玲、肖姨笑起来。

    姚世玲夹着菜问:“肖姨,闻青吃了吗?”

    “吃了,我去的时候,包厢里已经上菜了。”

    “那就好。”姚世玲略略放心,又加上一句:“闻青得多吃点,她太瘦了。”

    “不瘦,正好好看。”闻朋满嘴油汪汪地说:“大姐最好看。”

    “好好吃吧你。”姚世玲笑着说。

    与此同时,闻青、汤权、王志山三人已吃的差不多,王志山又提起自己建议。

    “其实,比赛很简单,只要你出作品就行,完全不耽误你做生意。”王志山逛爱服装设计,尤其喜欢透过一件衣裳,看待一个国家的发展,他和他的几个朋友,准备办一个全国性的服装比赛,只比赛服装,选出作品就行。

    汤权一直向他推荐闻青,他问了闻青的一些情况,认为一个没有受过相关教育的农村丫头,不会有什么令人惊艳的作品,所以对闻青是兴趣缺缺。可是,他耐不住汤权大力推崇,于是他就抱着随便看看的态度,和汤权来一趟。

    来了一趟,他就认定自己是来值了。不看闻青长得好看,不看闻青衣裳做的多好,不看闻青的皮鞋上藏有多少小心思,仅仅是她整个装扮相得益彰,远看甚美,近看心情愉悦,再看被她,被她的衣裳都惊艳了吧。

    他问闻青衣裳是否是她做的时,她回答是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闻青的作品参加自己的比赛。

    “是啊,闻青,你只要出了画稿,出了衣裳。你继续做生意,也不耽误。”汤权劝说道。

    闻青想了想说:“得把‘逢青’二字给特别注明上去。”

    “没问题。”王志山心头大喜,连忙将自己的地址写下来,让闻青画稿画好,衣裳做好,邮寄给他就行。为了表示自己的真心,他告诉闻青画稿留底稿,邮寄也要留底,他绝不盗稿子。

    闻青笑着说:“好。”

    王志山高兴地去抢着付钱,不过,只要闻青打算请别人吃饭,就有个习惯,那就是提前把钱压在前台,所以王志山并没有付上钱,但他却对闻青又一次刮目相看,毕竟在这个时代,像她这么独立、有主见的姑娘很少了。

    王志山为自己能够认识闻青而高兴。

    分别时,王志山一再强调:“要给我寄画稿和衣裳,不要忘了,不要忘了。”

    “好,好,好。”闻青连声说。

    挥别了王志山和汤权,闻青一转头就见不远处,站了五个人,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闻青吓了一跳。

    肖姨、姚世玲也疑惑。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肖姨问。

    五个人齐声说:“我们是裁缝。”

    肖姨这才恍然,这就是因为“肖姨裁缝店要倒闭”的消息,而没有按约定时间来报道余下的五个裁缝,原本他们怕拿不到工钱,所以不来了。如今见肖姨裁缝店不仅没有倒闭,反而以另外一种牛气的姿态出现,五个人可不就巴着上来了。

    “小老板。”五个裁缝中的一个裁缝,喊着闻青:“小老板,早上我家娃哭闹丢不开手,现在他奶奶回来了,我就赶紧过来了。”

    “我记错时间了。”

    “我中途迷了路。”

    “我妈妈今天生病。”

    “我去我家孩子了。”

    五个裁缝五个说法,各有各的苦衷,肖姨、姚世玲想着,正好逢青制衣店内闲着五台缝纫机呢,正好这五个人来了。

    “小老板,你看,我们现在可以干活了吗?”

    肖姨立刻露出笑脸,才张开嘴,就被闻青抢了话头:“真不好意思,逢青制衣已经招满二十个人了。”

    肖姨、姚世玲外加五个裁缝俱是一愣。

    招满了,怎么可能?明明店里有五台缝纫机是没人用的。

    “小老板,我们没按时间来,是有原因的……”一个裁缝赔笑着说。

    闻青也是笑着:“这位大姐,其实不管什么原因,你们来同我们说一声,我们都会等你,但是你们不声不吭地就爽约,我们衣裳都要的急,不能等。”

    闻青这么一说,五个裁缝臊的慌,心里怪自己听信流言,离家门这么近,一个月工钱二三十块钱,到点下工,在县城上哪儿找去。

    五个裁缝肠子都悔青了,灰溜溜地走了。

    肖姨看着五个裁缝走远,转过头来问:“闻青,我们明明没招着人,明明正缺人,你怎么不用他们呢?”

    闻青正色说:“答应的事没做到,这是不诚信。听点流言蜚语就变卦,这叫没主见。见我们实力打破流言蜚语,他们厚着脸又找上门来,这叫自私没原则。这样的人,没本事的时候是累赘,有本事的时候可能就是搅屎棍。”

    肖姨听言一愣,她没想到闻青看人看的这么透彻,她一直以为闻青只会以笑待人,今天却是见识到她严肃的一面。

    搅屎棍?没错,很有可能。

    闻青做得对。

    一旁的姚世玲欣慰地看着女儿,暗暗点头,她女儿比她有本事她很骄傲,但她同时又想这五台缝纫机不能就这么空着吧,于是问:“闻青,剩下五个裁缝上哪儿去招呢?”

    闻青笑:“妈,你别急,会有人自动送上门来的。”说着,闻青拉着姚世玲进了店内,店内已收拾一新,对于衣裳的制作,闻青其实并不用太操心,给了衣裳,分了工,肖姨和宝红就督促着完成。

    闻青也累了大半天,明天她还要去上学,而且还有答应王志山的参赛作品,所以她不打算在逢青制衣多待,和肖姨说了之后,正准备走时。

    宝红喊住了她,问:“闻青姐,你说的那个代销店里的商品,在什么情况下卖不掉,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卖不掉呢?我还没有想到。”

    闻青笑起来:“真是认真的姑娘。”闻青转而看向在手心数玻璃珠的闻朋问:“朋朋,你知道代销店里的商品,在什么情况下卖不掉吗?”

    闻朋抬眸,望着闻青,想了想:“大姐,代销店的商品怎么可能卖不掉呢?咱水湾村那个小代销店,卖啥都有人买。卖不掉的东西,肯定是我们不知道我们看不到的。”

    “对。”闻青说。

    宝红瞠目结舌:“这就对了?”

    闻青笑:“就是这么简单啊,想要将商品卖掉,首先大家要知道这个商品的存在,知道的人越多,商品卖的越好,反之,大家都不知道都看不见的商品才卖不掉呢。”

    说完闻青就走了。

    宝红还是没明白,肖姨则想了又想。

    宝红转头问:“肖姨,闻青姐啥意思啊?”

    肖姨没想明白,进店内喝了口水,剪了块布之后,突然灵光一闪问:“宝红,你觉不觉得‘肖姨裁缝店要倒闭了’这个消息有点假?”

    “怎么假了?”

    “我们店里有十台缝纫机放着,价值一两千块钱,怎么我们拆个门头,就有人说肖姨裁缝店要倒闭了呢?这话是谁先传的呢?”

    “谁传的?”宝红问。

    肖姨摇头:“我也不知道,明天问问闻青吧。”

    而此时闻青已走上大土路,天气微凉,闻青挽着姚世玲的胳膊,慢慢走着说:“妈,今天汤叔叔和那个王先生说,要拿我的画稿去参加比赛。”

    “啥比赛?”

    “服装比赛。”

    “那是啥比赛?”姚世玲不懂,但她更关心结果:“你答应了?”

    “嗯。”闻青点头,然后冲姚世玲笑笑说:“我还挺想拿冠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