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56章

正文 第56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居然是闻青做的!

    章方方闭上眼睛,压制着内心滔天的怒火,不甘和膈应,平息片刻,突然睁开眼睛,倏地转身,噔噔地向后院奔去。

    “方方,你干啥?”章方方舅妈苏红梅问。

    章方方完全不理人,绷着脸径直进了后院,等到她再出来时,身上的衬衫、裤子、鞋子全部换了一遍。

    “方方,你咋突然换衣裳了?”苏红梅疑惑地问。

    “不想穿了。”章方方不耐烦地回答。

    “你这衣裳没刚才的那套好看。”苏红梅说。

    章方方努力压制着怒火,才没有当场对苏红梅发火,而后将怒火转移,转移到对面逢青制衣店上。

    逢青制衣店的鞭炮声已停止,别致醒目的“逢青制衣”已经挂在了店面之上,让人眼前一亮的同时,又觉得这块门头相当高端。

    肖姨、宝红、姚世玲、闻亮、闻朋以及十五个裁缝一脸懵然,全程瞠目结舌,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宝红,咋回事?”肖姨问,她只是去个厕所,出来店门口就挤满了人,又是鞭炮声,又是门头,又是小汽车,又是红绸子,又是鲜花的,这是要干啥呀?

    “我不知道啊。”宝红一脸茫然的样子说。

    “刚才不是你喊‘闻青姐,来了来了’的吗?你怎么会不知道?”肖姨问。

    “我就是不知道啊。是闻青姐让我这么喊的。”宝红一头雾水地解释说:“闻青姐昨天晚上回水湾村之前,就和我说,让我一大早就在前面包子铺等,还给了我五毛钱,让我吃早饭,说是如果看到四叉路口方向有大头鞋车子和拉着缝纫机的货车开过来,就让我就回店里,然后开始喊‘闻青姐,来了来了’,一直喊到咱店门口。所以,我就喊了。”

    肖姨目瞪口呆,继而问:“所以,你就是瞎咋乎,其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宝红点点头:“嗯。”

    肖姨更加疑惑了,转而看向闻青,闻青正笑着和汤权说谢。

    “汤叔叔,今天真是非常感谢。”闻青笑着说。

    汤权也笑着说:“我也是被你弄糊涂了,不过是想来看一看,你这小丫头在搞什么把戏。没想到……你这小丫头做生意可真是有一套啊!”说着汤权向闻青介绍身边的男人:“我们的同行,王志山,很有影响力的同行。”

    闻青看向王志山,王志山约摸三十岁,瘦瘦的,衣着干净考究,带着金丝边眼镜,看上去相当精明。

    “你好,王先生。”闻青再次伸手,笑着且举止落落大方:“我叫闻青。”

    “我好,鄙人王志山。”

    一握即分,闻青依旧面带笑容,王志山镜片精明的双眼,则盯着闻青的脸看了一下,主要注意力则是在闻青的衣裳鞋子上。

    上衣是米色衬衫,衣襟是透明圆形小扁扣。

    裤子是深色卡其布阔腿裤,腰部嵌着的是一条宽型松紧带。

    鞋子是坡跟小皮鞋,样式传统中带着时髦。

    王志山忍不住开口问:“衣裳、鞋子都是你自己做的?”

    闻青笑着,大大方方地说:“对。”坡跟小皮鞋是她买皮子,买了鞋底,借助修爷大爷的修爷工具和经验,也是自己做成的

    王志山打量一通后,眼中微不可见地闪过一丝亮光,不再说话。

    而此时,闻青仍旧同汤权站在店外聊,这让几次伸手邀请店内做的姚世玲、肖姨不解。

    肖姨可劲儿地冲闻青眨眼睛,好歹把人请进店内啊闻青,闻青全当没看见。

    姚世玲扯着闻青的衣裳:“进店内吧,进店招呼,在大街上成什么样子。”

    闻青这才笑着伸手说:“汤叔叔,王先生,请。”

    闻青这才跟着汤权、王志山进了逢青制衣店。

    肖姨、姚世玲、宝红则去张罗着卸缝纫机,闻亮、闻朋在一旁看着有没有可以帮忙的地方。

    闻朋望着崭新的十台缝纫机,小声问:“二哥,这缝纫机都是咱大姐买的吗?”

    “我不知道。”闻亮说。

    这时货车司机说一声:“你大姐叫闻青是吧?”

    “对。”闻朋说。

    “这就是闻青买的,一千七百五十块钱一次性一分不少的,全都付了。”货车司机说。

    一千七百五十块钱,一次性一分不少全付了?

    一直唱衰的路人纷纷倒抽一口凉气,一千七百五十块钱啊,这得多有钱才可以一分不少的全付了?

    谁说肖姨裁缝店要倒闭的?是,肖姨裁缝店是倒闭了,但是逢青制衣起来,这个逢青制衣可比肖姨裁缝店要大三倍,要高档十倍。

    谁说闻青年纪小不懂事压不住场子的?闻青人有钱着呢!旁边一直空着的门面好像现在也是闻青的了,都已经和原来的店面打通了呢?

    看着一台台被抬进逢青制衣的缝纫机,路人们看待闻青的眼神都不同了,之前同情闻青骂纪家,此刻仍旧羡慕闻青照样骂纪家。

    “一家门面店,一千七百五十块钱的缝纫机,又是门头又是车的,这一次得花多少啊!”

    “你刚才没听说吗?那两个男的一个是开厂子的,一个是从帝都过来的,都是有钱人,有钱人跟有钱人才能处一块儿,我告诉你闻青肯定也很有钱,不然人家为啥平白地开车过来祝贺你新店开张?”

    “对对对,昨天纪家还骂闻青扒着她家不放呢,现在想想,人闻青一个小姑娘凭手艺就开了一家店,买了二十台缝纫机,这是大手笔啊!”

    “纪家那一家子别提了,狗眼看人低,闻青都不要纪家了。”

    “对!纪家的那个小姑娘尤其没素质,我听我侄女说,闻青是南州一中的第一名,尖子生,纪宁芝好像每科都低于平均分,就这还口口声声说闻青没素质没文化,她自己泼妇骂街一般,我看啊她才是没素质没文化的那一个,不知道害臊。”

    此时,恢复了两天终于回归到正常情绪的纪宁芝,从章方方哪里得知今天闻青可能就卷铺盖走人,心情愉悦地过来欣赏一下闻青的“惨状”,顺带她让章方方给自己做套好看的衣裳,穿给李传力看。

    谁知,她还没走到章方方的裁缝店门口,就听到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她好奇地循声过来,看到肖姨裁缝店的门头果然没有了,换成了十分高档的“逢青制衣”四个字,她心头一喜,哈哈,肖姨裁缝店真的倒闭了,现在连店面都转让了,换成了逢青制衣。

    她正高兴之际,突然就瞥见门口笑靥如花的闻青,非但如此,许多路人纷纷向她道贺,从路人的口中,她才知道肖裁缝裁缝店不是没了,是改头换面了,这下眼前的店面是从名字到实际,全部都是闻青的了。

    纪宁芝如同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冰水似的,路人对纪家的咒骂,对她的鄙夷一句句地刺入她的耳中,她原来的好心情一扫而尽,取而代之的是她愤怒,她羞恼,她自我树立了两天的心墙“轰”的一声倒塌。

    她捂着脸唔唔地哭着跑回家了。

    梁文华正在家里洗衣裳,见此情景问:“宁芝咋了?”

    “闻青,闻青……”

    “闻青又欺负你了?”梁文华脸一板。

    “闻青她现在是有钱人!”纪宁芝哭着说。

    “啥意思?”梁文华不太清楚状况。

    纪宁芝跺脚说:“闻青的肖姨裁缝店不但没有倒闭,反而越做越大,她现在店里有二十台缝纫机,十五个裁缝工,还有两个大老板来,开着牛气的小汽车来祝贺她开张大吉!”

    听言,梁文华愣住,问:“真的假的?”

    “你说呢?我都是亲眼看到的!”纪宁芝抹一把眼泪:“那些邻居一个个都巴结着她,说说说咱家没素质!”

    “谁说的,我找她理论去!”找谁?县城那么多人都说了,她们找谁?梁文华到底是没动,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闻青,真这么有钱了?”

    梁文华仍旧不敢相信,当场傻眼了,闻青怎么就有钱了呢?

    当然,不敢相信的也不是她一个人,闻青身份强烈的反转,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

    几乎是转眼之间。

    逢青制衣开张。

    两辆小汽车,一辆货车。

    十台缝纫机。

    十串鞭炮。

    两个店面……等等,这些在望成县,每一样都是“万元户”的身份象征,都集在了闻青身上,并且飞速在望成县角角落落传开,不少人再看闻青时,都觉得闻青周身金光闪闪,连闻青穿的前开衩裤,似乎大家接受度也高了。

    比如有人说:“闻青穿的是前开衩裤子啊!”

    “有钱人就是洋乎。”

    “我觉得挺好看啊。我就不喜欢穿侧开衩的裤子,所以我都是穿松紧带的,这个前开衩的我挺喜欢,不过,如果不是闻青带头穿,我肯定不敢穿,她穿了,那我也穿。我去买件穿穿看。”

    “我觉得有点害羞,不敢穿。”

    “你不敢穿我穿,我就觉得穿在闻青身上可好看了,我身段和闻青差不多,我穿肯定也好看。”

    “……”

    肖姨压根儿没有想到,昨天才做的前开衩裤子,今天就有人要来买,完全不需要拿到张秀英的店里试卖,不需要从市里向县城发展,直接就让县城人接受了?

    来买卡其布阔腿高腰裤子的大都是年轻的姑娘家,本身这些姑娘都挺爱美的。

    肖姨光顾着高兴呢,结果这些姑娘一问:“这裤子多少钱一条?”

    肖姨一愣,她一直不看好这条裤子,而且昨天一直忙着做衣裳,今天一大早就忙着开业转型的,完全没想到会卖出去衣裳,所以她不知道价格啊。

    “不、不、不好意思。”肖姨连声说:“你们稍等一下,本来我们老板做衣裳都是先自己穿的,觉着好看了再卖,所以价格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们稍等一下,我去问问看。”

    “那你快点,我们等着呢。”

    “哎哎哎。”肖姨应着,让宝红看着店,她去饭店找闻青。

    今天汤权、王志山给闻青挣足了面子,闻青必须要请两人一顿以表感谢。

    原本闻青是让肖姨、姚世玲、宝红、闻亮、闻朋外加十五个裁缝一起去,开了四桌。

    结果大家都不同意,一来闻青这个老板,着实大方,他们都感激喜欢。二来这个年代菜、肉、面都金贵,哪能因为闻青好,就都吃闻青呢。

    闻青无法只好独自去,不过她让饭店准备了简单的饭菜,一会儿也会送到逢青制衣店内。

    此时,肖姨心头火热,就一个想法,这下“逢青”要火了,既然县城的人能够接受前开衩卡其布高腰裤子,那么南州市里的人就一定更容易接受。

    她真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接受度这么高。

    这么想着,她的步子迈的更快了。

    而逢青制衣店内,随着肖姨的离开,原本空出一间门面店,留着卖衣裳的。这会儿集中了越来越多的买衣裳。

    相对于逢青制衣店内的一群年轻人,章方方的裁缝店就是稀稀落落上了年纪的人,拿着布料去做衣裳的。

    章方方看一眼这些上了年纪的,越看越烦,越烦越闹,再瞥一眼逢青制衣店内的热闹情景,气的一把将手中茶缸子掼在地上,茶缸子立刻掉了一层白瓷。

    “方方,你这是咋了?”苏红梅又问。

    “咋了咋了咋了!你能不能不要说话,让我静一静,行不行!”章方方吼道。

    苏红梅吓了一跳,店内的其他客人也被吓的怔住。

    章方方不管不顾,甩手就走。

    苏红梅尴尬地招呼着客人。

    差不多同时,肖姨已经到了县城最大最“豪华”的和平饭店。

    和平饭店仅有的三个包厢都是没有装门,因此肖姨一眼就看到了闻青、王志山和汤权三人。

    她还没开始喊,就听到王志山说:“闻青,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这个提议,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