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55章

正文 第5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文.学.城.首.发.请.支.持.正.版....

    “闻青姐,他们都在说咱!”宝红去一趟菜市场,回来就气冲冲的,跑到闻青跟前就告状。

    闻青正握着剪刀剪卡其布,转头问:“谁?”

    “全县城的人都在说。”宝红气不过,脸都涨红。

    “说什么?”闻青放下剪刀,捏着白色粉笔,比着木尺子,在深色卡其布上划了一道笔直的白色细线。

    “说,说,说咱们比不上对面裁缝店,生意越来越差,说闻青姐你年轻小又是个姑娘家压不住场子,肖姨裁缝店倒闭是迟早的事。闻青姐,咱们明明是转型,压根儿不是倒闭!”宝红气愤地说:“他们胡说八道!”

    闻青放下粉笔和木尺,侧首问:“所以你跟人吵嘴了?”

    “嗯。”宝红颇有些委屈。

    闻青笑了。

    “闻青姐,你笑啥?”宝红不解:“别人都骂到咱们头上了,你还笑。”

    闻青仍旧笑:“所以现在全望成县的人都知道望成县有个叫闻青的裁缝了?”

    宝红点头:“嗯。”

    闻青笑:“那他们说我年纪小压不住场子,我也开心。”

    “为啥?”

    闻青又拿起剪刀:,悠悠闲闲地剪深色卡其布,说:“宝红,我问你,你认为代销店里的商品,在什么情况下卖不掉?”

    宝红脱口而出:“贵的卖不掉!”

    闻青摇头:“不对,有钱人会买。”

    “劣质的卖不掉!”宝红又说。

    闻青再摇头:“也不对,有人会贪便宜,还是会有人买。”

    “那是什么?”宝红想不出来。

    闻青低头干活:“你好好想想,想到答案和我说,我就解释给你听。”

    宝红挠头。

    “闻青,你看这样行吗?”这时,肖姨提着一条深色卡其布的裤子,裤子样式是闻青刚刚做出来的,肖姨从未见过的样式。

    在肖姨的认知中,女人的裤子只有一种样式,那就侧开衩钉暗扣,不管两个裤腿怎么变也都是差不多,时髦一点的就是侧开衩钉明扣子,像之前闻青给汤权制衣厂设计的衣裳,有款就是侧开衩,看上去很时髦。

    结果,今天闻青做出一个前开衩裤子,没有装暗扣,而是装了昨天她们一直去市大市场七毛钱一条的拉锁,而且是高腰。

    拉锁、高腰这些都不提,可是前开衩……前开衩啊,这个年代男人的衣裳才是前开衩,女的这要是穿着前开衩的裤子出门,一定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可是闻青偏要这样做,而且还要把之前应聘待录用的十个裁缝招回来,做这批衣裳,这,这……这肖姨有点接受不了。

    闻青接过深色卡其布裤子,笑着说:“嗯,做的不错,我去试穿一下。”说着,闻青去了后院。

    宝红直勾勾地盯着卡其布高腰裤子,直到闻青看不见了,她才说:“这裤子挺好看啊。”

    “好看?”肖姨一点也不觉得好看。

    “嗯,好看。”

    不一会儿,闻青穿着深色卡其布高腰裤回来了。

    闻青此时穿的是自制的米色衬衫,休闲宽松款,下摆宽大,她就势将下摆掖到深色卡其布高腰裤子里,高腰立时束出她纤细的腰肢,顺着腰向下,是笔直的双腿,一直到小腿肚处,裤子的裤腿线才微微向外伸展,显出了裤腿处处微微宽阔的样式,也就是阔裤腿,阔裤腿的出现瞬间显得闻青的双腿更加笔直纤细了。

    宝红一下看直眼了,她第一眼见到闻青,就觉得闻青特别好看,经常会在心里想“我要是有闻青姐一半,不,我要是闻青一小小小半好看,让我一年不吃白面,我都愿意”,这会看到闻青这么一穿,作为一个姑娘,她都被闻青的美迷住了。

    肖姨也被惊艳了一把。

    起初也不太看好卡其布料子前开衩裤子的十个裁缝,一致觉得这裤子好看,若真是侧开衩还真就不好看了!

    “好看吗?”闻青向前一步,笑着问他们。

    “闻青,好看!”宝红第一个说。

    “老板,好看。”十个裁缝异口同声地说。

    闻青看向肖姨问:“肖姨,你觉得怎么样?”

    肖姨点着头:“特别好看。”

    闻言闻青随即一笑,整个人明亮灿烂起来,她看向众人说:“好,那就这件了!先做五百条出来。”

    闻青话音一落,肖姨就赶紧走过来拉住闻青,将闻青拉到一边说:“闻青,裤子好看是好看,但是前开衩太羞了,没人敢买的。”

    闻青笑:“不摆出卖谁知道呢?”

    “可是太羞了,男的才穿前开衩的。”肖姨又说一遍:“女的穿羞了。”

    闻青说:“肖姨,我记得前两年,咱们这儿没结婚的都扎两个辫子,辩两个麻花大辫子,谁家的姑娘要是扎个马尾辫都能被人指着鼻子说不检点,臭美,甚至姑娘家回家都会挨抽。但是你看,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扎马尾的,大家不但都接受了,而且都喜欢。”

    “那不一样。”

    “肖姨时代在发展,衣裳也是。”

    肖姨虽然觉得闻青说的有道理,但是她就是觉得不太妥:“那你也不能一下做五百条啊,太多了,万一卖不出去怎么办?”肖姨担忧地说:“做生意要慢慢来。”

    闻青非但不讨厌肖姨这么说,反而感谢她在为自己着想,仍旧笑着:“肖姨,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说风险大收入高,我想试一试,如果这次裤子卖的好的话,‘逢青’就可以在服装界小有名气,他们会慕名而来,而不是我拿着衣裳去找他们,更加不会只有张秀英这两家客源。我真的想试一试这个市场的底线在哪儿,我也想知道我能凭借自己的头脑走多远,爬多高。”

    肖姨看着闻青,她想起以前的闻青,以前的闻青经常会来她店内买一块布,然后照样给她手工费,不同的是闻青会带各种颜色的细线,自己做衣裳,做的衣裳十分好看,那时她就暗暗想,如果闻青愿意给人做衣裳,望成县没有一个裁缝可以比闻青抢手。

    事实证明,闻青的实力完完全全地超出了她的预想,如今闻青的敢,闻青的冒险精神又让她看到了不一样的闻青,她也是个独立的女性,靠着自己的实力,不看公婆的脸色,如今和小小年纪的闻青一比,自己压根不算什么,闻青深远的目光,能屈能伸的精神,以及出类拔萃的硬实力,她及不上,除了欣赏还有更深的佩服。

    “好,那就五百条!”肖姨终于下定决心,跟闻青一起试一试,做生意哪有没风险的,做别人不能做,才能获别人所不能获。

    “肖姨,谢谢你的支持!”闻青笑着,接着准备让另外十个裁缝做卡其料子的裤子,结果提前通知的十个人规定时间内,只来了五个人。

    “另外五个人不来了吗?”肖姨问。

    五个裁缝不知道。

    宝红小声说:“可能是因为大家受流言蜚语的影响,觉得咱们店倒闭了,来干活也没有工钱拿,或者干了也拿不到工钱吧。”

    宝红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五个裁缝确实这么想,县城的不少是这么想的,章方方也是这么想的。

    章方方一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她借着舅妈去找梁文华打麻将,舅舅找纪友生下象棋之际,又找到了纪宁芝。

    纪宁芝自昨天在肖姨裁缝店门口受辱受伤之后,便躺在自己房间不吃也不喝,想着自己近几天来受到的侮辱,感觉人生了无生趣,连自杀的念头都冒出来了,可是胆儿太小,自杀只是想想,就把自己吓了一声冷汗,然后就被打消了。

    “宁芝。”章方方敲了一下门。

    纪宁芝不理

    章方方自己就推开了门,拎着一油纸包的麻辣猪蹄,一瓷缸鸡汤,进来了:“宁芝。”

    章方方一进来,纪宁芝就闻到了一股令人垂涎的肉味,纪宁芝吞了吞口水,不耐烦地说:“你来干什么?”她还在气章方方,因为是章方方说闻青把纪彦均藏起来的。

    章方方将猪蹄、鸡汤放在桌上,走到纪宁芝跟前说:“宁芝,我对不住你。”

    纪宁芝一转身,背对着章方方,不理她。

    章方方撩起纪宁芝床的蚊帐说:“宁芝,你别生我气了,我真不知道彦均去了沿海,我那天明明看着他去找闻青了,谁知道他找过闻青,连跟你和阿姨都不说一声,就去沿海了。”

    纪宁芝照旧不吭声。

    章方方瞥了一眼说:“之前你不是说喜欢我穿的那件荷叶领衣裳吗?我正好去市里进货,就给你买了一套。”

    给她买了一套?

    纪宁芝微微有些反应了。

    章方方继续说:“我在买衣裳的时候,你猜我遇见谁了?”

    纪宁芝心头一动,立刻想到了李传力。

    果不其然,章方方下一秒便说:“我遇到了李传力,他还问你来着。”

    “问我什么?”纪宁芝一下坐起来,精神抖擞地问。

    章方方嘴角带笑:“他问你这几天怎么没有去上课,他说一次考砸了没事,让你好好考试。”

    “真的?他真这么说?”纪宁芝激动地问。

    章方方点头:“真的。”

    “还有呢?还有呢?他还说了什么?”纪宁芝着急地问。

    “还有说,等你去学校了,他请你看电影。”

    纪宁芝听后,嘴角就扬起了笑意。

    “好了,看看我买给你的衣裳。”章方方掏出荷叶领绿色上衣,白色七分裤,一下把纪宁芝的目光给吸引住了。

    纪宁芝顿时喜欢的不得了。

    章方方问:“还生我的气吗?”

    纪宁芝说:“我忘了。”

    “就喜欢这样的你。”章方方伸手戳了戳纪宁芝的脸,然后说:“来,我给你带了麻辣猪蹄和鸡汤,听阿姨说,你一天没吃饭了。”

    “嗯,还不是被闻青气的。”纪宁芝狠狠地说。

    “其实这事儿也怪我,怪我没搞清楚事实真相。”

    “不怪你,怪闻青,不过现在好了,闻青不嫁给我哥了,以后跟我就没关系了。我也懒得理她。”纪宁芝说。

    章方方看一眼纪宁芝,笑着说:“也对,虽然伤了,被人指责了,但好歹甩了闻青这个黏人精。”

    说伤了被指责纪宁芝立刻就火上了:“她最别惹我,不让我要她好看!”

    “对了。”章方方画风一转:“你知道吗?闻青的那家肖姨裁缝店,门头拆了,听说是倒闭了。”

    “倒闭了?太好了!”纪宁芝边啃猪蹄边欢呼。

    “大家都这么说,这下我的裁缝店生意会更好了。”

    “你的裁缝店?”纪宁芝稀奇地问:“你有裁缝店?”

    “肖姨裁缝店对面的裁缝店,就是我开的。”

    纪宁芝目瞪口呆:“方方姐,你还是学生,就这么能赚钱了,太厉害了,我崇拜死你了。”

    “明天带你去看看,顺便给叔叔阿姨做身衣裳。”章方方顿了一下:“还给你哥做一套西装。”

    “好,我哥肯定会喜欢的。”纪宁芝说,心里盘算着什么样式的衣裳好看,准备明天去章方方店里做一套。

    章方方见纪宁芝恢复正常,梁文华对自己也是平日里的亲热,也就礼貌地离开了纪家。

    出了纪家的门,她没有像从前那样避着肖姨裁缝店走,而是直接从肖姨裁缝店门口走过,看着肖姨裁缝店的门头已经没了,门面店里都在挪缝纫机,没有一个人在干活,心里美滋滋的,暗想,昨天不是还送货给市里吗?今天就被打脸了吧?生意做不下去了吧?

    章方方不屑一笑,正好瞥见闻青,闻青抬眸看到她后,淡淡一笑,没有嫉恨没有仇视,反倒像老朋友一样笑着,这让章方方十分纳罕,不过闻青向来这样,说笑就笑说闹就闹,章方方不当一回事儿,仍旧一副温柔大度的样子,冲闻青笑了笑,然后回到自己的裁缝店,就等着肖姨裁缝店倒闭关门,闻青滚回农村。

    而闻青无视着外界唱衰的舆论,以三百块钱买下了肖姨裁缝店隔壁的空置房子,一天之内将两间打通,重新布置了一翻,让人赶出二十件棉布宽松长袖,二十条深色卡其布裤子,做成套挂在店内。

    一直到日薄西山,闻青这才骑着自行车顺着大土路回了水湾村。

    第二天一早,闻青穿着米色休闲衬衫,穿着深色卡其布裤子推着自行车,和姚世玲、闻亮、闻朋一起上县城。

    “大姐,你真好看!”闻朋不住地看闻青,因为闻青今天描了眉,还涂了淡淡的口红,本就美,这下更美了。

    就是姚世玲看不惯闻青的前开衩裤子,要不是闻亮、闻朋一起说服姚世玲,姚世玲一定让闻青把裤子脱掉。

    不过,虽然姚世玲答应了让闻青穿,但也是心不甘情不愿,一路上不怎么说话。

    “大姐,为啥都让咱们穿新衣裳啊?”闻朋问。

    “因为今天大姐的店新开张,所以你们要大姐的店增加人气,一会儿请你吃好的吃的。”闻青笑着说。

    开张?

    姚世玲、闻亮、闻朋想的是放个鞭炮什么就行了,谁知三人到了肖姨裁缝店,肖姨裁缝店门口冷冷清清不说,连门头都没有了。并且还时不时听路人说肖姨裁缝店这是倒闭了。

    倒闭了?

    姚世玲、闻亮、闻朋心里俱是一惊。

    “怎么连肖姨、宝红都不在?”姚世玲问,心里担心极了,但是看闻青却是不紧不慢,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对面的裁缝店内,章方方连同店员看向这边,门头拆下来已经一天多了,这下该收拾收拾东西走了吧,那十台缝纫机的钱估计也没结清吧?

    章方方静等闻青离开。

    这时,宝红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闻青姐,来了,来了!”

    “什么来了?”姚世玲问。

    闻亮、闻朋好奇。

    正在这时,路上响起了一串鞭炮声,紧跟着一辆大头鞋小汽车打头,缓缓驶过来,后面又跟了一辆与众不同的小汽车,最后面是一辆轻卡货车,货车上整齐摆放着十台缝纫机,缝纫机前架着两个不锈钢门头,门头上面极其精致地写了四个字——逢青制衣。其中逢青二字极其别致,这是县城所没有的。

    鞭炮声未停,三辆车子相继停在闻青面前,引来许许多多的好事者。

    连一直等着闻青收拾铺盖走人的章方方忍不住站起来,看着小汽车上一个年纪稍长的男人,一个年纪稍轻男人纷纷下车后,穿着讲究,面带笑容地上前去闻青握手,并让人搬上鲜花,送上红绸子,以及货车上的缝纫机,以及“逢青制衣”四个字。她只觉得一阵眩晕。

    “方方,方方。”章方方舅妈赶紧扶住章方方。

    章方方死死盯着对面,她现在才知道,肖姨裁缝店是倒闭了,却以更高端的“逢青制衣”面世,肖姨是别人的名字,逢青是以闻青的名字命名。

    什么肖姨裁缝店倒闭,谁传的这种消息?怎么会传这种消息?

    章方方抬头看向对面,闻青也在同一时间看向她,冲她淡淡一笑,章方方一愣,大脑“轰”的一声,混蛋!倒闭的传言肯定是闻青自己传的,是闻青自己传的,她利用纪家闹事儿这一个事件,精准地选择在这个点转型,然后怕人不知道似的,先唱衰自己,人的本能就是挺愿意听别人的悲惨事件的,这样一传再传,大家都知道闻青了。

    然后现在,她再找人摆足摆场,像是一个华丽转身似的,给众人心理上和视觉上的冲击,群众心里产生一个强大的反差,如果她的衣裳再有特色一点,群众们借着事件,你传我,我传你,不用她出门,就有大把的人过来定衣裳。

    章方方这么一想,差点气背过去,闻青,闻青,逢青制衣,逢青制衣,逢青……怎么这么熟悉?

    章方方想起自己此刻穿的衣裳,她没办法翻看领子,她呼哧一下转过她舅妈。

    “方方,咋了?”

    章方方不理她,伸手翻过衣领,在她舅妈的衣领上找到了一块小小的蓝布条,蓝布条上绣着“逢青”二字。

    合着,合着,她千方百计高价买的衣裳,自己珍惜、珍爱,平时小心保管小心熨烫的衣裳是闻青做的!!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