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50章

正文 第50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姑娘,找你一分钱。”这时,锅炉前添柴大爷喊一声:“过来拿一下。”

    闻青提着青、挂面、暖水瓶,绕过锅炉弯腰接一分钱:“谢谢。”

    “拎着注意点,别烫着了。”添柴大爷说。

    “哎,谢谢。”闻青笑着,然后向胡同深处走。

    与此同时,纪彦均从车上下来,迈进代销店:“老板,拿包烟。”

    “什么烟?”

    “大前门。”

    “三毛五分钱一包。”

    “再拿一盒火柴。”

    “火柴涨价了,五分钱一盒。”

    “嗯。”纪彦均拿了烟和火柴问:“老板,这边有没有一中的学生过来租房子住的?”

    “没有吧,租房子多贵啊,学生都住宿舍啊。没听见有学生来这边租房子。”

    纪彦均说了声谢谢,拿着烟走了。

    他开着车子围着南州第一中学绕,就差没上前挨家挨户的敲门了,结果还是没有找闻青。

    一直到天蒙蒙亮,他把车子停到南州第一中学门口,头靠在座椅上,看着南州一中络绎不绝去上早自习的学生。

    “老纪!”突然有人敲门喊。

    纪彦均吓了一跳,转头看到熟人,懒懒地问:“刚子,干什么?”

    “你忘了!今天我们要坐火车走了,去赚大钱啊!马上就到时间了,你还在这儿干嘛!”刚子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去。

    纪彦均搓了搓脸,说:“哦,想起来了。”

    “走吧。”刚子说。

    “再等等,等会就走。”纪彦均略显疲惫地说:“我还没见着闻青。”

    “等毛等,啥时候不能见闻青,火车票不要钱啊!再等就赶不上了!”刚子大声说:“去去,瞧你两只眼睛都是红血丝,几天没睡了。到后面睡去,我来开车。”

    “再等一等。”纪彦均说。

    刚子不理,硬将他拉到车后座:“靠,你有钱等我没钱,为了两张火车票钱,咱们也得赶上这趟火车。妈的,你还发烧了,得,到了火车站,买两片扑热息痛就好了。”

    纪彦均到了后座就睡过去了。

    刚子开着车子,从闻青、万敏身边跑过。

    “小汽车耶。”万敏说一声。

    闻青正低头喝豆浆:“别小汽车小汽车的,赶紧喝完去上自习,请你一次不容易。”

    “哦,好。”万敏低头喝。

    二人一同进了教室,纪宁芝照旧没来。

    一直到了星期五,纪宁芝都没有来上课。闻青并没有太多想法,纪宁芝又不是小孩子,梁文华、纪友生、纪彦均可都是无条件疼爱的。

    想到纪彦均,闻青心思比以前平和很多。

    她没有多想关于纪家事情,而是星期五中午放学时,她回到往处,把背包背着,背包里装着她做的鞋子,灯芯绒布鞋样鞋,准备拿回去给姚世玲他们做。

    背着背包到教室的不止闻青一个人,因为南州第一中学每个星期五下学,都会提前一个半小时放学,方便学生回家。

    大家背着背包进教室,省得再回宿舍再回住处收拾了。

    “闻青,这次你真积极啊。”万敏看着闻青的军绿色背包说。

    闻青笑着点头:“因为我回家一趟,说不定还要再来一趟。”

    “再来一趟?”

    “嗯。”

    “为啥?”

    “有事。”

    确实有事,今天是她答应张秀英交衣裳、鞋子的时候,所以她必须回一趟县城,带上衣裳、鞋子跟车再到市里,把衣裳、鞋子交给张秀英,拿了钱之后,才能回县城。

    于是,星期五的放学铃一打,闻青第一个冲出了教室。

    如今大家对闻青积极放学,积极不上晚自习的行径已经习以为常。

    毕竟闻青长得好看。

    毕竟闻青学习好。

    毕竟闻青不学都能考的好。

    因此,闻青一放学就跑的行为,同班同学反而赞叹,学习好就是任性,连老师不说。

    闻青快速跑出学校大门,才跑出就被一把拽住。

    “闻青。”

    闻青一转头看到张秀英:“张姐,你在这儿干什么?”

    “等你啊。”张秀英身边的老何接话:“实在是要衣裳要的太多了,所以我们等不急了。”

    “我现在就回去拿衣裳。”

    “我们跟你一起去。”张秀英、老何同时说。

    闻青看了两人一眼,想着他们两个去了,她就不用再坐公交车跑一趟市里了,于是说:“好,咱们赶紧走,不然公交车上的人特别多,我们挤都挤不上去。”

    “好。”张秀英和老何同时应。

    接着三个小跑着跑到公交车站,将将好赶上公交车,三个人挤坐到两个座位上,晃晃悠悠半个小时候才到县城。

    一到县城,张秀英、老何就跟着闻青向肖姨裁缝店走。

    还未进到肖姨裁缝店,就听到噔噔噔的缝纫机声。

    张秀英一愣,跟着老何进到了肖姨裁缝店,就见肖姨裁缝店内,十多个人熟悉地踩着缝纫机,娴熟地坐着各自手中的工作,做完之后递交给下一道程序。

    墙根堆了一摞的的确良白衬衫,黑色平纹布裤子,以及白皮底鞋子。

    张秀英、老何心中喜悦的同时,没想到闻青的背后,还有这么一个熟练团队,而且平时跟闻青交谈中可以看出,闻青做得了他们的主。

    莫非,闻青是老板,开了这个裁缝店?

    “肖姨。”闻青喊一声,匆匆跨进肖姨裁缝店,直接问:“衣裳鞋子好了吗?”

    闻青一来,十个裁缝全部停下来,都纷纷站了起来:“闻青回来了。”

    “你们忙,你们继续忙。”闻青摆着手走向肖姨。

    张秀英、老何又互看了一眼,闻青这小姑娘还真是老板啊。

    “张姐,何老板,你们过来看一下。”闻青已和肖姨走到了墙角。

    张秀英、老何跟着上前。

    闻青问:“肖姨,这总共有多少套衣裳?多少双鞋子?”

    “两百套衣裳,一百五双鞋。”肖姨说。

    两百套?

    闻青暗暗点,这十个裁缝的速度超过她的预料。

    “两百套啊。”张秀英高兴不已。

    “有点少。”何老板说。

    肖姨接话说:“主要是开始那两天,不熟练,所以慢了些。你看看现在熟悉,大家伙儿都挺快的。”

    “没关系,没关系。”张秀英笑着说:“我们都拿了。”说着张秀英掏出皮包就要掏钱,一拉开皮包,就是一沓人.民.币啊。

    十个裁缝偷偷瞄了一下,心里暗暗道,真有钱啊,在老板!

    当这些钱递给闻青时,十个裁缝倒抽了一口凉气,从肖姨口中,他们知道,肖姨裁缝店的真正老板是闻青,衣裳设计什么的也是闻青,他们起初还因为闻青年轻小,有点看轻她,心里想,做衣裳哪能卖得出去,不过他们想着一个月工钱二十呢,先一个月再说。

    没想到这小闻青一下就赚这么多钱了,好几千块吧,他们一辈子都赚不了这么多。

    谁知这时,闻青却推辞了说:“衣裳不能全给你。”

    张秀英、老何一愣:“为什么?”

    “这是两家的货,不能都给你一个人。”闻青说。

    张秀英笑:“咦,你这小姑娘,给谁不是赚钱,我和老何可是来亲自取货的。”

    闻青笑:“张姐,何老板,做生意要讲究诚信,换们一下,假如来的是对方,他们和我也说同样的话,那么你们如何跟你们的客户交代?我这不就等于害人吗?你说是不是?”

    张秀英、老何顿时不说话。

    肖姨原还怕闻青说这话得罪人,几次想阻止,现在看来,她是以张秀英、老何的立场考虑这事,不但不会得罪他们,反而会让他们对闻青更加信服,这就是闻青有性子上有棱有角的魅力。

    果不其然,张秀英此刻非但不恼,反而手中的钞.票一分也没往回拿,笑着说:“这儿有三千二百块钱,一半是这次衣裳、鞋子钱,剩下的就是下个星期的预付金,反正你也说过衣裳会一直做着,这样总可以了吧?”

    “行。”闻青接过钱。

    十个裁缝看到那一沓钱,激动不已。他们终于跟了一个有钱的老板,他们想的也很简单,明天小老板就会发工钱了。

    “来来,帮帮忙,把这批货对半分,给张老板、何老板打包好了。”肖姨话音一落。

    立马有两个裁缝停下来,去把衣裳、鞋子分两分打包。

    闻青看向张秀英:“张姐,你再检查一下衣裳和鞋子吧。”

    “不用不用了,你办事我放心。”张秀英笑着说。

    几人正说着话时,外面传来一个喊声:“闻青,闻青,闻青!你给我出来!”

    语气中明显是怒气冲冲,几人同时愣住。

    十个裁缝也是好奇地向外长探看。

    “怎么回事?”张秀英问:“闻青,谁在外面喊你?”

    闻青顿时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