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49章

正文 第49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我.在.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

    梁文华怔住。

    纪友生见情况不对,忙解释:“彦均,你妈不是那个意思……”

    梁文华自己也知道自己失言,怎么能在儿子面前说这种话。

    纪彦均直直望着梁文华,问:“妈,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梁文华说不出来话。

    纪宁芝未发出哭声。

    纪友生不知如何打圆场。

    纪彦均转头看向纪宁芝的门:“纪宁芝,出来,说说闻青怎么欺负你了,出来!”

    纪宁芝在房内吓的一个激灵,愣是不敢动。

    纪彦均上前,一脚踢开门。

    纪宁芝吓的尖叫一声。

    纪彦均上前拉住她的胳膊。

    “妈,妈,妈……”纪宁芝大哭大叫起来。

    纪彦均面色阴沉,丝毫不放手,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往外拉。

    “妈,妈……”纪宁芝嚎啕起来。

    梁文华拽着纪彦均的胳膊:“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她是你妹妹!”

    纪友生也拉着纪彦均:“彦均,彦均,冷静点,冷静点。”

    纪彦均不管不顾,扯着纪宁芝往外扯。

    “妈,妈……”

    “彦均,你放手,这是你妹妹。”

    “彦均,彦均……”

    一整个院子里哭声喊声一片,纪彦均停下,回头看着哭成泪人的纪宁芝,问:“闻青怎么欺负你了?”

    “宁芝,你快说吧,你哥真生气了。”纪友生在一旁劝。纪彦均很少生气,一生气起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梁文华也问:“宁芝咋回事儿?”

    纪宁芝不得不松口,说:“闻青她考了全校第一,我没有。”

    话音一落,纪友生松开口纪彦均的手,叹息一声:“唉!真是……”

    纪彦均看向梁文华。

    梁文华十分尴尬,但她确确实实打心眼里不喜欢闻青,第一反映就是闻青做了什么坏事。

    纪彦均松开纪宁芝,转身进了堂屋。

    纪友生察觉不对劲,伸出手指指了指纪宁芝,又指了指梁文华,怒其不争的架式叹息了一声,追着纪彦均进堂屋,一直跟到纪彦均的房间。

    纪彦均进到房间后,从柜子里拉住大皮箱,说是大皮箱,其实是木片搭配皮质做成的方方正正的大箱子,箱子外是铆钉钉的金属明锁,以及把手,便于携带。

    纪彦均把大皮箱打开,将床上的格子被单抽掉,也来不及叠了,直接塞进大皮箱中去,低头把红蓝拖鞋、柜子里的女式衬衫、男式衬衫、桌上的口红、桌上的发丝、桌上的头发丝,以及他的衣裳统统塞进大皮箱里。

    纪友生被吓住了,问:“彦均,彦均啊,你这是要干啥?”

    “我想出去一段时间。”

    “那也不用把一屋子的东西都拿走啊。”纪友生急了。

    纪彦均继续收拾:“爸,今天妈当着我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你别往心里去,你妈肯定知道错了。”

    纪彦均停下来,看向纪友生:“以前当着闻青的面,一定说的比这过分。”

    纪友生顿时语结,梁文华确实说过,他为了平衡家庭,所以从来没有和纪彦均说过。

    纪彦均继续收拾东西。

    “那你现在走了算什么?”纪友生问。

    “不算什么,就是想出去一段时间。”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纪彦均将大皮箱箱盖上,三边上锁,拎起把手,回头看一眼房间,伸手将墙上的一张红纸揭掉,塞进裤兜,这次他没再锁门,提着大皮箱向堂屋走。

    “彦均,彦均,你听爸说一句,别走,这才多大的事儿啊,一家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彦均彦均。”纪友生小跑着追纪彦均:“彦均,彦均,彦均……”

    正在院中的梁文华、纪宁芝闻声看过去,就见纪彦均提着大皮箱向院内走。

    纪宁芝愣住。

    梁文华一下慌了,纪彦均经常出差,最长的是一去三个月,但他从来都是拎个小包,带些必需品,从来没有这样拎着大皮箱过,这是要离家出走啊。

    “彦均,彦均,你这是干啥?这是干啥呀?”梁文华慌起来了,连忙扑上去,抓着纪彦均的胳膊:“你这是干啥?”

    纪彦均拨掉梁文华的手,向院外走。

    梁文华一把搂住纪彦均的胳膊:“彦均,你这是要干啥呀,不说清楚我不让你走。”

    “哥……”纪宁芝也懵起来了。

    “彦均啊,别走了。”纪友生在一旁说:“有什么事情咱一家人说开了不就行了。”

    纪彦均深呼吸一次,说:“妈,第一次我说要去水湾村提亲,你说得找媒人。第二次你说媒人回乡下老家了,过段时间就回来。第三次你说不是黄道吉日,再等等。我都信了,因为你是我妈。”

    梁文华一愣。

    纪彦均转过头来,望着梁文华:“妈,我想你一直都不明白一件事情,一直以来,不是闻青扒着咱家不放,是我喜欢她,我不放开她。”

    听言梁文华浑身一震。

    纪宁芝也呆住,不可能,明明是闻青喜欢她哥的。

    纪彦均说完,伸手稍稍用力,挣脱了梁文华的手,说:“爸,妈,你们平时注意身体,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们。”

    说完,纪彦均走出院子,院外响起汽车发动的声音。

    梁文华恍然回神,一下晕过去。

    “妈,妈,妈!”

    “文华,文华!”

    纪友生、纪宁芝同时喊。

    纪友生连忙抱着梁文华,伸手狠掐梁文华的人中,梁文华醒来之后,呜呜地哭起来了:“我怎么养了这么个有了女人忘了娘的东西,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东西啊……”

    “文华,好了好了,彦均都说有时间会回来了看的,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别太管啊。”

    “放屁!除非我死,不然我绝对不让闻青那个死丫头进门!”

    纪宁芝低着头,想着她哥去哪儿。

    纪彦均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去哪儿,不过,他顺着本意开车到了南州市第一中学门口,把车子停在学校门口,想去学校找闻青,估计她在上课,于是就在门口等着。

    等着等着,等到了学生全部放学。

    他立刻下车,走进学校,想去教室,发现他并不知道闻青在哪个班,只好到女生宿舍楼等。

    才刚宿舍楼跟前就听到有人在讨论:

    “知道吗?这次高二年级文理用的数学卷子都是一样的,结果文科班的闻青,数学分数直接碾压我们班的第一名。”

    “还不止吧,我听说闻青的科科都逼近满分。”

    “太牛了,不过据说闻青当年也是以总分数一数二进入一中的。”

    “牛,不过她中途近一年没来上课,居然一来直接就全校第一,金光闪闪的尖子生。”

    “那可不是。”

    纪彦均听后,嘴角扬起笑意,原来他的青青这么优秀。他心头愉悦,站在树下等,等了半天,正准备和宿管阿姨沟通一下,让她帮忙喊一下闻青,结果就看了许珊珊。

    许珊珊先跟纪彦均打招呼:“你好,你不是宁芝的哥哥吗?”

    “我是。”纪彦均说。

    “来找宁芝?”

    “不是。”

    许珊珊疑惑。

    “我是来找一下闻青,麻烦你帮个忙,把她喊下来。”纪彦均说。

    许珊珊:“闻青不住宿舍了啊。”

    纪彦均一愣:“什么时候的事儿?”他怎么都不知道。

    “开学一个星期后,她就搬出去住了。”

    “搬出去住了?”纪彦均自言自语。

    “嗯。”许珊珊接话。

    “搬哪儿去了?”

    许珊珊摇头:“不知道。”

    “谁知道?”

    “没人知道。她平时都很忙碌的样子,连晚自习都不来上。”

    纪彦均心头顿凉,和许珊珊说了谢谢,失落地从女生宿舍楼处走向学校大门口,连许珊珊问他宁芝什么时候回来,他也没有回答。

    坐上车子后,他发动车子,开始漫无目的地寻找闻青。

    而此时闻青正在一家代销店里,抱着老式电话,给肖姨打电话,原本是问衣裳鞋子的进度,以及十个裁缝和水湾村鞋工的状况,谁知姚世玲也在县城。

    闻青抱着电话,就和姚世玲聊起来了,她嘴角带着笑:“妈,我考了全校第一。”

    姚世玲第一次打电话,或者确切地说,是第一次见电话机,开始握着电话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用,听到闻青的声音后,她第一反应不是女儿考这么好,而是:“闻青,你咋跑电话里了?”

    闻青哈哈笑起来:“妈,这是新科技。”

    “啥科技,闻青你声儿咋变了,和你在我跟前说话声有点一样了。”姚世玲又说。

    闻青费了好一段口舌,才将她的注意力从电话机上移开,然后如其他孩子一样,想把自己优秀的一面说给父母听,渴望得到父母的夸赞,于是闻青又说一遍:“妈,我这次考试,考了全校第一。”

    姚世玲这才关注到女儿的成绩:“真的?”

    “真的,老师都夸我了呢。”

    “太好了,你要好好学习,报答老师啊。”姚世玲在电话彼端语言朴实。

    闻青笑着:“好,我会好好报答老师。妈,你把我考全校第一这事儿,跟朋朋说说,刺激刺激他,也让他好好学习。”

    “刺激有什么用,闻亮也是回回全校第一,他天天跟着闻亮屁股后面上学,也没见得了刺激,不还是贪玩的不得了。”

    闻青笑起来,好像闻朋确实耐刺激性比较强。

    闻青转而问了姚世玲一些水湾村做鞋子的事情,姚世玲说王婶人挺仗义,有她在,另外几个人都遵守规矩,定时定点地做鞋子,中途也不开溜。

    “我看她们做的鞋子都比我做的好。”姚世玲说:“还比我快。”

    闻青笑:“可只有你是我妈啊。”

    姚世玲笑起来,才笑过就问:“闻青,快别说了,我听说电话费老贵了,别打了,打这一次够你坐几趟公交车的吧?”

    不待闻青说,姚世玲又说:“星期五能早点回来就早点回来,妈到四叉路口去接你,给你做酱肘子吃,啊,一个人在学校好好的,别惹事,说话别那么冲,咱就好好读书,其实事别管,啊。”

    闻青听的心里温暖,说:“好。”

    “那挂电话了,打电话老贵了。”

    “好。”闻青没有挂电话,将电话放在耳边,听着那边的动静,暗想妈妈应该不会挂电话,果然那边就传来说话声。

    “肖姨,这电话咋挂?”姚世玲问。

    “把电话把子按上面就行了。”肖姨说。

    “咋按?”姚世玲一边问一边捯饬两下发出细小的声响,还是没有挂对电话,接着又说:“用这玩意儿说话还要钱,我不如把闻青喊回来,好好说,只要花五分钱车费,我还能见着闻青,这说话还收钱,这不好。”

    闻青嘴角带笑地听着姚世玲的声音,直到传来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她才挂上电话。

    接着付了钱,重新拎着青菜、挂面,走到暖水炉前接热水,准备提着暖水瓶回去,这样就不用浪费煤气再烧热水了。刚提起暖水瓶一转头,看见一辆小汽车停在眼前。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