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45章

正文 第4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我.在.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

    纪宁芝走后,梁文华又买了条鱼,然后回家。

    刚到家中,纪友生迎上来,笑问:“今天买这么多菜?”

    “一会儿彦均回来。”梁文华笑着说:“方方也来。”

    “方方来干啥?”纪友生笑容敛去。

    “来吃饭。”

    “她上个星期不是刚来吃过吗?”纪友生问。

    “等会儿还来。”

    纪友生皱眉:“方方也是一个大姑娘了,总往咱家跑,这样不好。”

    梁文华脸一摆:“咋不好?以前闻青天天来,你怎么不说不好?”

    “闻青不一样,闻青以后是要嫁到咱家的,自己人。”

    “什么自己人,胡说八道!”梁文华一把夺过纪友生手中的菜,气冲冲地进了厨房。

    纪友生:“……”

    这时,纪宁芝带着章方方进院子。

    “爸。”纪宁芝笑着喊。

    章方方十分有礼貌地喊:“叔叔好。”说着,递上来一盒茶叶:“叔叔,这是买给您的茶叶。”

    纪友生连忙摆手:“方方,别别别,你舅舅挺爱喝茶的,带回去给你舅舅喝啊,彦均给我带的瓜片,我到现在还没喝完。带回去给你舅舅喝,啊,宁芝啊,你们玩儿,我去看看彦均到大路了没。”说着纪友生就走了。

    章方方脸上微微难堪。

    纪宁芝一把接过来茶叶说:“我爸就爱作假,你别理他,茶叶放条几上,保准他三天一过就会喝了。走,到我屋里玩去。”

    章方方又去和梁文华打了声招呼,才到纪宁芝房里。

    在纪宁芝房里,黑白电视机播放着抗日剧,章方方心不在焉,不一会儿问:“宁芝,你哥的房间一直都锁着的吗?”

    “以前不锁的,我想进就进的,自从闻青进过他房间后,他就锁门了,还不让我进去。”

    “闻青进过他房间?”章方方问,她都没进过纪彦均的房间。

    “嗯。”纪宁芝一脸嫌弃:“闻青跟没见过东西似的,什么都拿什么都看,乱拿乱放,一来就把我哥房间弄的乱七八糟的。我哥爱干净爱整齐,自从闻青把他房间弄乱几次后,他怕别人看到他房间乱,就天天锁着。”

    章方方默了一下,问:“宁芝,你也好久没进你哥房间吧?”

    “嗯。”纪宁芝低头涂指甲油,突然灵机一动:“方方姐,你想进去看看吗?我妈那儿有钥匙,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这样不好吧?”章方方一脸为难。

    纪宁芝笑起来:“没关系的,反正我哥也不会知道。”说着纪宁芝就贼兮兮地向梁文华讨来纪彦均房间的钥匙。

    梁文华特别交待:“看就看一眼,不要碰你哥的东西,他知道了会生气。”

    “知道了,知道了。”

    纪彦均的房间跟堂屋隔一个房间,是平房最东边,木门上涂了一层薄薄的黄漆,显得木门十分清爽干净,但是一张明星海报贴在上面,显得格格不入。

    “这明星……”章方方问。

    “闻青那死丫头贴的,丑死了,但是哥的东西不准别人动,不然我早揭了。”说着纪宁芝握着锁,钥匙插.进锁孔,把门打开。伸手摸到墙上的灯泡开关绳子,将灯泡拉亮。

    拉亮之后,纪彦均的房间内宽敞整洁的样子都就出现在二人眼前,床、桌子、椅子、衣柜都摆的整整齐齐。

    “看吧,我哥的房间可比我房间干净多了。”纪宁芝嘻嘻笑:“他都是自己洗衣裳,自己收拾房子。”

    章方方看着床上的格子被单,暗想,这种格子被单在哪儿买的,她怎么从来没见,头一低,看到床前两双拖鞋,一双蓝面拖鞋,上面绣着淡蓝色的“彦均”二字,不突兀,反而好看。另一双是红面拖鞋,鞋上绣着浅红色的“闻青”二字。

    章方方大脑轰隆一声,想到闻青是裁缝,会做衣裳也会做鞋子,那么被单、鞋子……章方方再看向房间,房内摆设十分成熟,成熟中却时不时冒出一些格格不入的东西。

    比如扎头绳,

    比如一撮长发,

    比如一支口红,

    比如一件女式格子衬衫,

    比如桌子上贴了张红纸,上面写着“纪彦均,我是青青,记得喔”比如……

    章方方没法再看下去。

    “宁芝,你哥房里真单调,没什么看头。咱们赶紧出去,免得被他发现了。”章方方扯出一抹令人费解的笑容。

    “嗯,我也觉得没啥好看,桌上又没钱。”纪宁芝只看有没有零钱,并不注意其他的。

    锁上纪彦均的门之后,梁文华便喊着吃饭。

    正巧纪彦均回来。

    “哥!”纪宁芝跑到院子去迎接。

    纪彦均笑着:“又到周末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星期五上午考完试,我下午就回来了。”

    “彦均。”这时,章方方喊一声。

    纪彦均一抬头,看到章方方,笑容敛去,板板眼眼地说:“方方来找宁芝玩。”

    章方方点点头:“嗯。”

    “别站着了,宁芝,快去跟你爸把饭桌收拾出来,准备吃饭了。”梁文华喊着:“彦均快去换身衣裳,准备吃饭。”

    “好。”纪彦均应着,便走进堂屋,穿过一间房,到了自己房间门口,掏出钥匙,手刚握上明锁,看到明锁上有一点红,他抹了一下,闻了闻,是指甲油,随即慌张将门打开,确定房间没被动过,又将门锁上,来到堂屋。

    “宁芝。”纪彦均沉着脸喊。

    纪宁芝已坐在饭桌前,开心地应:“哥,啥事?”

    “我是不是和你说过,除非失火,不然不要在我不在时,开我房间的门。”纪彦均沉声,声音带着愠怒。

    堂屋一静。

    纪友生看向梁文华:“钥匙你给的?”

    梁文华笑着打圆场:“我以为多大事儿呢,彦均,可能宁芝只是去拿支笔来用呢。再说了,哪有不准家人进自己房间的,是不是?你这孩子也霸道了点,宁芝是你妹妹,她小时候,你以前不常抱她到你房间玩吗?这就生你妹妹的气了?”

    章方方在一旁不作声。

    “没生气,下次别这样了。”纪彦均面无表哪个服地说:“我有点事儿,出去一下,你们先吃,饭留不留都行。”

    说着,纪彦均径直走到院子,取了自行车,推出院子。

    梁文华、章方方、纪宁芝愣住。

    纪友生指着纪宁芝说:“宁芝,你也是大姑娘了,你哥以后要成家的,回头娶了老婆,你也拿着钥匙开他的门,你嫂子心里会没有疙瘩?人都有点*,你哥哪次进你房间,不都是和你打声招呼?啊,以前你哥没说,你随便进可以,现在你哥说了他不在你别进他屋,你就别进,你咋不听话,人啊得学会尊重别人。”

    纪友生才刚说纪宁芝两句,梁文华立刻阻止:“好了好了,多大事儿,进他屋咋了,他屋里有宝贝不成?我告诉你,他就是跟着闻青那死丫头学作了,以前咋不见他锁门。”提完闻青,发现章方方在,连忙不提闻青,招呼着章方方吃菜。

    章方方干笑着吃着,却食之无味。

    纪彦均摸黑骑着自行车出了纪家,慢悠悠地到肖姨裁缝店的对面,本来只是来看看,没想到真的看到闻青了。

    “肖姨,宝红,我们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我明天上午再来。”闻青推着自行车,旁边站着姚世玲。

    纪彦均停下自行车,他人高腿长,自行车微微一斜,他不用下车,用脚支在地上停稳了自行车,借着昏黄的灯光,望着闻青,闻青瘦了,脸上的婴儿肥少了不少,随之便是身上多了几分沉静,笑起来和以前一样,分外好看。

    “妈,咱们走吧。”闻青推着自行车对姚世玲说。

    结果肖姨又在门口小声说:“闻青,你那自行车刚买的,你肯定骑不熟练,现在天又黑,你们就推着回去,啊,别摔着了。”

    “谢谢肖姨,我知道了。”闻青笑着:“你赶紧进店里吧。”

    “好。”

    买新自行车了?

    纪彦均想,小丫头有本事,这就是她所谓的“我想活得像我自己一点”吗?她确实脾气平和了许多。

    见闻青走远,纪彦均抬脚,蹬一下脚蹬子,自行车立刻跑起来,向闻青靠近。

    闻青推着自行车,与姚世玲边走边聊,并没有注意身后的人,身后人也没有超速,而是远远地跟着。

    “妈,你饿吗?”闻青问。

    “我不饿,闻亮一定在家做了饭,到家就吃了。”姚世玲说。

    “妈,你来推着自行车,我去街里面买五两油果子,一份羊肉咸不烂,再买四个麻花。”闻青说着便把自行车递给姚世玲。

    姚世玲喊着:“别买,别买,浪费钱。”

    但是,闻青已跑走。

    随之就是纪彦均骑着自行车跟上,不过,他没有上前,而是远远地看着闻青买羊肉咸不烂、油果子、麻花,看她嘴馋地尝了一口羊肉咸不烂的样子,他无声地笑了,一整天的郁闷一扫而光。

    闻青拎着羊肉咸不烂、油果子、麻花,跑上大路,纪彦均也就追上,一直追到闻青、姚世玲进了水湾村,他才将自行车调头,黑暗中顺着大土路回县城。

    因为大土路凹凸不平,自行车速度一快,就会发出叮当声。

    正好闻青听到叮当声,她转头向大土路看去,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闻青。”姚世玲喊一声:“你在看啥?”

    “没啥。”闻青并没有看出什么。

    “妈!大姐!”闻朋远远地从村里跑过来:“你们回来了!”

    这时候水湾村的人都在自己的厨房里烧锅做饭,并没有多少人看到闻青推着自行车。

    “啊!自行车!”闻朋先叫起来。

    姚世玲一把捂住他的嘴,转而说:“闻青,我就说,自行车肯定不能推回村里人,不然村里人看到都会说的。”

    闻青笑:“妈,当我有十块钱,你有十块钱时,我们是平等的。当我有十块钱,你有十五块钱时,我会眼红你,我会嫉妒你,甚至使坏。但当我有十块钱,你有一千块钱时,我就只会羡慕仰望你。”

    “听不懂你说啥。”姚世玲赌气地说。

    闻青哈哈笑起来,然后向自家院子边走边说:“妈,我实话告诉你,我是故意把自行车推回来的。”

    “为啥?”

    “咱水湾村有几个做鞋的好手,做的鞋子又快又细致。你不会踩缝纫机,我想从咱村里先找五六个人跟着你做鞋子,足不出户一个月工钱二十块钱,或者计件来算都成。我不骑个自行车回来,他们肯定会认为我给不起工钱,你说是不是?”

    姚世玲犹豫一会儿说:“但是招这个不招那个,村里其他人不会闹不会使坏吗?农村人最爱惹事了。”

    闻青笑了:“不是有王婶压场子吗?谁敢惹王婶?还有村长、队长在。我是先招五六个人做小规模,以后再慢慢扩大,其他人只会持观望态度,你说是不是?”

    姚世玲无话可说,但是贫瘠的生意经验还是让她担忧:“这能行吗?”

    “妈,你得相信啊。”闻青笑着。

    闻青话刚落音,就感觉有人在拽自己手中的布袋,一低头就见闻朋正趴在布袋上嗅。

    “大姐,我闻到羊肉味儿了,比咱上次在利民饭店吃的羊肉还香呢!”闻朋说。

    闻青摸着他的脑袋:“小狗鼻子,我买了羊肉咸不烂。”

    “真的?”闻朋两眼发光。

    “真的。”

    姚世玲推开院门,闻青推着自行车进院子,闻亮从厨房出来喊:“朋朋,让你烧锅你就跑……”话没说完,看到自行车愣了下:“哪来的自行车?”

    “大姐买的!”闻朋高兴地说,凑到跟前:“大姐,我还不会骑自行车,你教我骑,你教我骑。”

    “大晚上的怎么骑自行车!”姚世玲严肃地说。

    闻朋看向闻青:“大姐,就在院里骑,就在院里骑会儿。”

    “好。”闻青对待闻朋向来好说话,伸手将布袋递给姚世玲:“妈,你把菜拿到厨房,我来教朋朋骑一会儿自行车,没事儿的,就在院里骑。”

    姚世玲接过布袋说:“闻亮,走,咱娘俩做饭去。”

    “妈,这自行车……”

    “我跟你说……”姚世玲进了厨房,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给闻亮听。

    闻亮目瞪口呆:“姐这么能赚钱?”

    “可不是嘛,要不要我亲眼看到那么多钱,我也不信。”

    闻亮除了高兴之外,也担心:“大老板有钱那都是几十岁的人了,姐才十七岁想开厂子,她能管得住人吗?”

    “放心,你姐是个主见的,这点她肯定比咱想的多。她成熟多了。”

    “什么成熟多了,你听她跟朋朋在院里的傻乐的声音。”

    “就你不傻,你姐聪明着呢。”姚世玲护着闻青。

    闻青此刻正扶着自行车的后座,闻朋个矮腿短坐不上自行车座,只能两手握着车把,左脚踩着左边的车蹬,右脚从前杠下穿过踩着右车蹬,车蹬子只能蹬半圈,整个身子看上去是歪着挂在自行车上。

    “大姐,你扶好,我要蹬了。”闻朋说,此刻闻青双手紧握着自行车车座,让自行车未支脚的情况下,保持竖立着。

    “好,蹬吧。”

    闻青一声令下,闻朋奋力一蹬,车子是跑了,但他撑不住车把,车子硬往牛棚跑。

    “大姐,你扶住啊。”

    “我扶得住,你蹬太猛了,我拉不住啊。”

    “啊啊啊,要撞到牛了。”

    车子一下撞到牛屁股上,牛“哞”的一声站起来,甩着尾巴远离二人,闻青、闻朋顿时哈哈笑起来。

    有了一次的经验,姐弟俩配合默契多了,闻朋更是骑自行车骑上瘾,直到咸不烂吸引了他,他才丢下车子,伸手拨车铃铛,车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他嘿嘿笑:“咱家有自行车了。”

    闻家有自行车的消息,第二天一早,闻青骑着上大土路的几分钟内,就传遍了水湾村,大家纷纷表示,闻家发了。

    王婶更是直接跑来问姚世玲:“闻家大嫂子,你家闻青骑的自行车是谁的?”

    姚世玲也不避讳说:“今天她刚买的。”

    “她自己买的?”王婶惊的张大嘴巴。

    “嗯。”

    “她哪来的钱?”王婶问。

    姚世玲笑着说:“你也知道,我们家闻家打小就爱臭美,农活、做饭啥的都是马马虎虎,闻朋比她会干农活,闻亮比她会做饭,但她就爱捯饬衣裳、鞋子,谁知让她捯饬成了,之前那个汤老板,开小汽车的看上闻青的手艺了,这次闻青自己做衣裳、做鞋子卖,赚了好几百块呢。”

    “好几百块?”王婶光听这个数字,就傻住了。

    “对了,闻青说,现在鞋子市场好,王婶你不是会做鞋子吗?闻青说了,想请王婶你帮忙做鞋子,一个月给你三十块钱。”

    “三十块钱?”王婶整个就处于震惊中,三十块钱啊,自从她家麦秸垛烧了,粮食和地窖都烤了之后,她家都一个多月没吃细面了。别说三十块钱,一个月十块钱,她都干,不然到过年连吃都要吃不上了。

    “嗯。”姚世玲笑着,温声温语的,问:“王婶,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王婶点头拉捣蒜。

    “那你得帮我个忙。”姚世玲说。

    “啥忙?你说。”

    姚世玲说:“王婶,这村里的人你都摸得清,闻青说了,咱需要五个人,现在你答应了,还差四个人,你能不能帮我找四个做鞋手艺同样好的,一个月二十块钱工钱。”

    “二十块钱工钱?为啥我的是三十?”王婶疑惑地问。

    姚世玲笑着说:“闻青说了,王婶本事大,仗义,多给十块钱是应该的。”

    王婶一听,心里喜悦极了,当即应下这事儿,暗暗觉得闻青一家真是好的没话说,三十块钱啊一个月,就在家门做鞋子,多轻松啊,这可比城里人赚得多了呢了。而她还比其他人做十块钱,多这十块钱,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不然闻青不好做人。

    王婶心里涌出各种思绪,最终的结果是,她尽心尽力地为闻青找另外四个人。

    与此同时,闻青已经骑着自行车到了县城。

    刚骑到肖姨裁缝店门口,就见门口挤满了人。

    这又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