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42章

正文 第42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姑娘,你开开门。”店家喊门。

    闻青拨开门栓,打开门,还未说话,就见店家笑脸送过来:“小姑娘,可算找到你了!”

    闻青微微疑惑。

    店家立刻问:“小姑娘,你那衣裳、鞋子还有吗?”

    “……有。”闻青迟疑片刻答。

    “卖给我,我都买了!”店家急急地说。

    “急什么!”店家旁边的女人斥一句店家。

    店家不再作声。

    闻青看向女人,女人浓眉大眼的,少了几分柔美,也多了几分敞亮。

    “小姑娘你好,我叫张秀英,这个是当家的,老何。”女人笑着说。

    闻青笑着:“你好,你好,进来说吧。”

    “哎。”张秀英、老何进了厅里。

    “我去倒水。”闻青转身。

    张秀英一把拉住闻青:“小姑娘,别,别,别忙乎,我们也不渴,我们就是来和你谈个事儿。”

    “那,你们坐。”闻青指着凳子。

    张秀英和老何分别坐下。

    张秀英看一眼,老何,老何马上从兜里掏出三十四块钱,递给闻青。

    闻青没有扭捏,接过钱来,三十块钱自己拿着,递了四块钱给老何。

    “别别别。”张秀英连忙拦住。

    闻青说:“张姐,别推辞,这是我答应何老板的,都立了字据的。必须兑现。”

    张秀英瞪了老何一眼。

    老何赶紧将字据掏出来,当着闻青的面撕掉。

    闻青看向张秀英。

    张秀英说:“小姑娘是这样的,下午我不在家,老何他帮着看家,不怎么懂衣裳,我觉着你那衣裳好看。”事实上是,衣裳刚挂上,鞋子刚摆上,就有人来买走一套,连砍价都不砍价。剩下一套四五个人抢,差点打起来,最后一人买走一个上衣,一个人买走一条裤子,另一人人买走一双鞋子,并且交定金预订,张秀英、老何卖衣裳几年,从未见过哪件衣裳会卖的如此火爆的,尤其是张秀英顿时看到了商机。

    “谢谢张姐夸奖。”闻青笑着说。

    张秀英笑了笑说:“我和老何过来呢,就是想批发你的衣裳买,不知你这衣裳是从哪个厂子进的啊?”

    “哪个厂子都没有,是我自己做的。”闻青说。

    张秀英、老何愣住,二人互看了一眼,不相信眼前小姑娘有这等本事。

    “小姑娘,你没开玩笑吧。那衣裳一看针线就知道是老裁缝做的,你应该没多大吧?”老何干笑着说。

    闻青笑了笑,看向张秀英:“张姐你长期卖衣裳,应该见过不少衣裳,你在哪个厂子见到过我这种衣裳了吗?”

    张秀英摇头:“确实没有。”

    闻青:“上衣、裤子、鞋子,都是我自己动手做的。”闻青指了指旁边的缝纫机,缝纫机上除了有村和半个馒头之外,还有件白色的半成品的确良衬衫。

    张秀英、二人不信都不行,再看闻青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

    “小姑娘,你这里有多少这样的衣裳?我全买了。”张秀英说。

    闻青面色平静地说:“只有两套。”

    “只有两套?”张秀英、老何惊讶。

    “太少了!”老何说。

    张秀英说:“两套就两套,两套我先要了,反正衣裳还可以继续做,我先付订金,你做出来就行了。”

    “两套只能给你一套。”闻青说。

    张秀英愣了下:“为什么?”

    闻青说:“我得留一套,拿回去让我肖姨赶工,不然怎么大批量地做。”

    张秀英顿时惊喜:“小姑娘,你的意思就是说,你答应给我们供货了?”

    闻青笑:“张姐,有钱谁不愿意赚?”

    张秀英当即豪爽的笑起来:“说得对,说得对!”

    老何却嫌一套太少了。

    张秀英笑过之后,掏出十七块钱:“来,小姑娘,这是套的钱。”

    闻青接过钱来,她毫不怀疑张秀英有能力将上衣、裤子、鞋子卖到二十块钱以上。

    张秀英交了钱之后,想了想说:“小姑娘,这样,我交你一百块钱订金,我先要个二十套,包括鞋子的,如何卖的好,后期我还会跟你订,你看怎么样?”

    “可以,我们写个字据。”闻青说。

    张秀英是个干脆的人,确实下周五要二十套衣裳加鞋子,签了字之后,麻利地掏了一百块钱给闻青。

    闻青接过钱,把房内的一套衣裳,一双鞋子装在绣有“逢青”二字的布袋里交给了张秀英。

    张秀英、老何临出门时,闻青到底将四块钱占地费交给老何,并且说:“出来做生意的,诚信最重要。”

    张秀英只好让老何接下。

    出了门之后,夫妻二人对闻青是交口称赞。

    闻青关了房门之后,内心激动不已,如果说前面她赚钱,有讨巧嫌疑的话,那么这次,她赚钱是确确实实凭借自己的能力。

    这让她有成就感的同时,对自己更有信心。

    她站在门口平复了一会儿心绪之后,将钱收起来,再次坐到缝纫机旁,继续吃半块馒头。

    吃完之后,她趁着有时间,将一件白色的确良布白衬衫做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她拎着布袋,才刚出门,接过碰到了昨晚另外一家店家。

    店家同样给了她三十四块钱两套衣裳钱,两双鞋子,又给了闻青一百块钱订金,表示也要二十套卖卖看,然后开心地走了。

    闻青原本打算,回县城,让肖姨、姚世玲、宝红帮忙下星期五赶出二十套衣裳,这下看来,累惨她和肖姨、姚世玲、宝红,她们都没办法在下星期五时,赶出四十套衣裳。

    这个时候闻青想到了汤权制衣厂,于是她提着布袋,去了汤权制衣厂。

    汤权制衣厂门卫人员一见闻青,这次是发自真心地热情迎接。

    闻青笑了笑:“汤总在吗?”

    “在在在。”门卫人员笑着说。

    闻青轻易地进了厂里,找到了汤权。

    汤权疑惑地问:“你要一下做两百套衣裳?”

    “嗯。”闻青点头。

    汤权问:“卖的出去吗?人家可是只要四十套衣裳的。”

    闻青浅浅一笑,笃定说:“可以。”

    汤权想了想:“行,如果卖不掉,到时候汤叔叔给你消化掉。”

    闻青笑了笑:“谢谢你,汤叔叔,不过你要相信我。等卖出去之后,我请你们吃饭。”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你请我吃饭。”汤权笑起来。

    接着,闻青便将一套衣裳拿出来,与朱师傅、叶师傅说明制作流程,以及流水线分工任务。

    朱师傅听说闻青凭一人之力卖出了四十套,而且时间这么短,朱师傅拿着衣裳笑着:“看不出来,闻青,你还挺有做生意的本事的。”

    闻青笑:“朱师傅你抬举我了。结果怎么样现在还不知道呢。”

    “这衣裳一定好卖!”

    “托你吉言。”闻青笑着。

    “好好干。”

    “嗯。”

    闻青也不是白让汤权制衣厂做衣裳,她是每套衣裳付给汤权制衣厂五毛钱手工费,布、线、针、纽扣都由她来提供,所以,两百套衣裳,做下来,手工费一百块钱。

    闻青与朱师傅确定之后,没有回绿地花园,而是去了公交车站,坐上回县城的公交车,然后直奔肖姨裁缝店。

    没想到的是,肖姨、宝红不但都在肖姨裁缝店内,连姚世玲、闻朋也在裁缝店内。

    “妈。”闻青一进门就惊讶地喊出来。

    “大姐!”闻朋一见闻青高兴坏了。

    “闻青。”

    “闻青姐。”

    肖姨、宝红都站起来迎接。

    “肖姨,宝红你们都回来了啊。”闻青笑着说。

    姚世玲站起来问:“闻青,你怎么星期天回来了?”

    闻青笑着说:“有事儿找你们帮忙,顺便看看咱家豆子割完没有,我也来帮忙。”

    “割完了,纪……”闻朋未说话,姚世玲一把将他的嘴捂住,笑着问闻青:“割完了,正好前两天闻亮、闻朋也放假,就割完了,对了,你刚刚说帮忙,帮什么忙?”

    姚世玲瞪了闻朋一眼。

    闻朋低下头不作声。

    闻青看了一眼,没说话,转而从布袋里掏出鞋子说:“想让你们帮着做鞋子卖。”

    “做鞋子卖?”肖姨、姚世玲、宝红齐齐发声:“做多少双?”

    “两百双。”闻青说。

    “两百双!!”三人惊愕喊道。

    闻青:“嗯,下星期五之前,要四十双,所以我们还是要加快进度的。”

    姚世玲不太明白,闻青为何突然要做两百双鞋子。

    闻青简单地向三人说一遍事情经过,肖姨、姚世玲愣住。

    宝红惊喜地喊:“闻青姐,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赚钱了?!”

    闻青笑:“对。”

    “太好了!”宝红欢呼,她就喜欢店里忙一点了,不然感觉拿二十块钱工钱太不好意思了。

    “闻青,你说的是真的吗?”姚世玲问。

    闻青掏出身上五百块钱,指着其中的两百六十块钱说:“妈,这是刚赚的。交货之后,还是四百八十块钱。”

    “这么多?”姚世玲惊呼。

    宝红都看直了眼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顿时闻青在她心中的形象更加高大牛气了。

    “好多啊。”闻朋喊起来。

    “这下,你们有动力做鞋了吧?有奔头了吧?”闻青问。

    肖姨、宝红说:“有。”

    “有!”闻朋激动起来。

    闻青摸着他的脑袋:“你一边去。”

    姚世玲看着桌上的钱,越来越相信闻青的能力。

    闻青将钱收起来,拎过布袋,布袋里除了成品鞋子外,有鞋底、鞋面、鞋样、布料等,闻青一一向三人说明并且说:“肖姨,你会踩缝纫机,又会做衣裳,鞋面由你来做剪、糊、定型,好吧?”

    肖姨笑着:“这个没问题。”

    “还有……”闻青从布袋掏出小小的蓝布绣“逢青”的小布条说:“肖姨,每双鞋子的后跟鞋帮子,都要加上这个,除了方便穿脱之外,这代表着咱们的品牌——逢青。”

    “行,这个也没问题。”肖姨点头。

    闻青又看向姚世玲:“妈,你做过鞋子,所以你接过肖姨的鞋面之后,对着鞋底你定好四点,不,你定六个点,然后把鞋子交给宝红,让她用大针把鞋底和布料缝上。你的这道工序做完之后,和宝红一起缝鞋底。”

    “好,我知道。”姚世玲说。

    “闻青姐,我也懂了。”宝红笑着说:“我在村里还纳过鞋底呢。”

    “行,那你们今天就开始做,趁着我在这儿,我先检查一遍是否过关。”闻青说。

    “好。”肖姨、姚世玲、宝红同时答应。

    闻青点点头,看了看天色说:“今天中午,我们都在这儿吃,我去和朋朋买点菜回来,你们先琢磨一下鞋子。”

    姚世玲本来想说一句少花点钱,但想着肖姨、宝红都在给闻青干活,也就不说了,花就花吧,她凑到肖姨跟前看鞋子。

    闻青搂着闻朋的肩膀去菜市场,走在路上闻青便问:“朋朋,想不想吃鸡肉?”

    闻朋点头:“想,我这个星期都没吃肉了。”

    闻青笑了笑,话锋一转:“咱家豆子怎么割这么快啊?都是你和亮亮割的吧,你们真厉害。”

    “我不厉害,又不是我割的。”闻朋立刻反驳。

    闻青故作惊讶:“居然不是你割的?”

    “不是,不是我和二哥,是县城的纪彦均来割的!”闻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