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41章

正文 第41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

    -

    第二天上午,闻青趁着课间休息去找了班主任赵老师。

    “你要搬出去住?”赵老师问。

    闻青点头:“嗯。”

    “为什么?住宿舍可比住外面省钱。”赵老师扶了扶眼镜说。

    闻青也不避讳,直接说明:“我想趁着业余时间,做点事儿,凑起下学期的学费。”

    闻青说这话时,一个办公室的老师都听到了。

    赵老师沉默了一会儿:“行,但是你要记住,知识改变命运,本校许多比你苦的学生,他们也家庭困难,最终熬过艰难,现在日子过的很富裕。”

    “是,谢谢老师,我会好好加油的。”闻青说。

    赵老师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毕竟学生没钱交学费缀学,她也不愿意看到,只希望闻青是个出息的,边打工边学习也能学得好。

    闻青填了几张表格之后,回到班级开始上课。

    上课期间,纪宁芝不停地看闻青,听到身后两个男生说:“闻青变了。”

    “咋变了?”

    “性子变柔,现在一点事儿也不惹了,人也变得更加好看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别的班的男生都说闻青是校花呢。”

    “哈哈,我觉得也是。咱们班是谁都没闻青漂亮。”

    “……”

    纪宁芝一听,面上就不高兴了,闻青才不好看,她又穷又没知识又没素质的,纪宁芝狠狠瞪了闻青一眼。

    闻青一直对纪宁芝视而不见,纪宁芝对她也无可奈何。

    下午放学后,闻青没有去食堂,而是直接回了宿舍,将行李整理好后,又是一个背包,一床卷被子。

    她只和万敏说自己今天就要搬出去住,万敏十分不舍,硬要送闻青,闻青没答应,说她会每天来上课,然后就背着背包,拎着被子向学校门口走。

    闻青就这么走出学校门口,虽然期间有男生主动过来帮忙,都被她拒绝,不过有两个男生塞了两封情书到她的被子里,然后跑了。

    闻青到绿地花园后,拆开来看,上面写着:

    “闻青,你犹如山顶的一缕清风,轻轻从我身边拂过,我像是昂扬的学校的白杨,只为你翻叶……”

    闻青读完后,自问:“他啥意思?”

    然后看第二封:“闻青,你是雪,我是光,我要融化你……”

    闻青:“……”

    闻青将两封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情书,放到厨房,准备哪天要开火做饭,可以当引火的。

    解决了情书,闻青开始整理床铺,简单的收拾一下之后,她下楼出小区,花八分钱吃了一碗阳春面之后,回到住处,开始做裤子。

    脚踩缝纫机踩累了,她就歇歇脚看会儿书。

    手拿剪刀拿酸了,她就站起在厅内到处走走,活动活动筋骨。

    不住校真好,除了可以不用纪宁芝每天各种嫌弃别人外,一个人想干什么干什么。

    甚至她改衣裳改到犯困时,她可以站起来,在不影响楼下的情况下小跑两步。直到接近十二点钟时,她才洗脸洗澡入睡。

    第二天早上,早早起床,先去上早自习,背书,认认真真地背各种书,然后下课之后,去食堂吃饭,吃完饭继续上上午的课。

    可以说,这个年代高中学生虽无二十一世纪那般学业重,压力大,但是一天的课程也是安排的满满的。

    好在闻青晚上向班主任申请了不上晚自习,所以,闻青有相对较长的时间做衣裳。

    在她每天晚自习不来的情况下,关于她的流言蜚语也在膨胀。

    “她为啥不来上晚自习呢?”

    “人家不想来呗。”

    “就是啊,人家学习好,不来'照样可以考好。”

    “对,尖子生的学习方法你们不懂。”

    这时,纪宁芝插话进来:“什么尖子生,我们考试了吗?你们就叫她尖子生。这次考试她别倒数就行了!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事倒还少吗?真是。”纪宁芝翻了个白眼。

    纪宁芝一句话说的人哑口无言,确实啊,闻青除了上课认真听课以外,没见她怎么用功读书啊,连晚自习都不来上,没有学习氛围,如何能学好?

    大家纷纷怀疑闻青这次期中考试会让人跌破眼镜。

    纪宁芝则暗暗想着闻青最好考试倒数第一!

    闻青自然不知道这些背后的流言,她只知道在自己三天的努力下,她的一整套衣裳包括鞋子,全部做出来,并且改出来了。

    上衣是的确良白衬衫,肩膀处有垫肩,衣摆触到臀部。

    裤子是平纹布微阔腿高腰长裤。

    鞋子是白皮底帆布布鞋,造型类似高跟鞋,却穿着比高跟鞋舒服。

    这套衣裳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看来,可能是有味道。但是在这个年代一定是好看的,闻青知道自己不能越过或者脱离这个年代,去做超短迷你裙,这不现实。

    闻青自己试穿了一下,上衣、裤子、鞋子都舒适,这是她改了四五遍的结果,她很满意。

    最后,她又在衣领处,用蓝布白线绣了两个字——逢青。

    没错,逢青是她的品牌,以后出自她之手的衣裳,全部都叫逢青。

    闻青,是听说青青的意思。

    逢青,是与青青相逢。

    闻青为自己自恋并且自圆其说的作法羞的傻笑,不过她决定就用逢青,与青相逢,才知好。这句话以后说不定可以用作广告词。

    闻青设想之后,没有停下休息,而是照这套衣裳,又开始做。还好她从肖姨裁缝店带的料子够多,她用了三天的时间,又做了五套一摸一样的。

    也就是她总共有了六套衣裳,第六套做完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六下午。

    她换了自己最爱的格子衬衫,黑色的裤子,精致的小布鞋,绑了个马尾之后,背着自己做的格子挎包,装了四套衣裳四双鞋子到布袋里,然后出了门,走在小区,不少人侧目看这个青春洋溢又分外好看的姑娘。

    闻青面带笑意,斜挎着背包,悠闲地逛着,逛到南州市步行街,和其他逛街的人一样,不管买不买,先一件件的逛。

    这个时代的步行街,可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南州步行街,街上商品琳琅满目,而是可选商品极少,商品样式偏传统。

    闻青逛了几家之后,选中一家店家极其热情,看上去有事业心,并且店内商品还算新潮的店面。

    “小姑娘,喜欢什么衣裳,进来看看,可以试穿一下。”店家笑着说。

    闻青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衣裳,问:“老板,你要买衣裳吗?”

    店家一愣,暗想这小姑娘脑子没问题吧?

    闻青说:“老板,我有件衣裳,比你这里所有的衣裳都好看,你愿意买吗?”

    店家笑了笑:“小姑娘你要卖衣裳,前面摆个摊就能卖,我这儿……我这儿不买衣裳。”

    闻青说:“我没时间,如果有时间我会自己开店,我的衣裳不适合摆地摊。”

    店家觉得闻青脑子可能有问题,他不准备再打理闻青。

    闻青不急也不燥,转头看向墙上的衣裳,指着其中一件说:“老板,你知道这件衣裳,为什么卖得不好吗?”

    店家敷衍地瞟一眼,一眼便愣住,她怎么知道这件衣裳不好卖,确实这件衣裳是整个店里最不好卖,他转头看向闻青。

    闻青慢慢说:“首先,布料上棉绸布料成形差,衣裳形状出不来效果。接着,腋下走针过深,导致肩胛部位舒适度降低。最后整体衣裳圆领平摆齐袖,穿在身上,胖子显胖,瘦子更瘦,毫无美感。”

    闻青话音一落,店家震惊在原地,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一个人能够一眼看出衣裳好不好卖,又能分析的有理有据,并且她看上去很小,居然这么懂衣裳。

    店家半信半疑的,他不死心地指了一件裤子,问:“这条裤子呢?”

    闻青看一眼,笑着反问店家:“腰紧臀大斜衩浅暗扣过小,很多人套不上吧?”

    店家震惊的不能再震惊了,这条裤子确实很人套不上,都反应暗扣扣上也都崩了,并且还有退货的。没想到都被眼前这个小姑娘说对了。

    店家用一种另类的眼光望着闻青,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人。

    闻青笑着问:“老板,你要买衣裳吗?”

    店家惊的说不出话来,这才细细打量闻青的衣裳,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在怀疑她智障的情况下,还没将她的赶走,是因为她的穿着看上去很舒适的,她长得很好看,所以他没有把她轰出去。

    闻青从布袋里取出两套衣裳,和两双鞋子说:“老板,你不买也没关系,我这儿有两套衣裳和两双鞋子,挂在你这儿三天,如果三天没人来买,我三天后来取,给你两块钱占地费。如果三天内有人买走,我给你四块钱占地费。”

    店家望着闻青,要知道他也不是制衣厂,他店里所有的衣裳都是从别处进过来,甚至不是直接从厂家那里拿货,所以其实他赚的也不多,甚至有好多衣裳卖不掉,也不好退。

    可从来没有谁像眼前小姑娘这样,卖不卖得出去,都给占地费。他给谁卖衣裳不是卖,赚钱的生意不做是傻子?再说了,听这小姑娘的对衣裳的分析,可能是自己遇到行家了。

    店家思考一顿之后,当下拍板:“成,你衣裳挂这儿吧,先说好了,你讲的那些条件都得兑现。”

    闻青一听店家愿意,心中喜悦,说:“我立字据,一定兑现。”

    闻青当即给店家立了个字据,表示自己会兑现占地费,店家对好闻青这小姑娘不由得产生了好感。

    闻青签了字据写了地址,便将衣裳、鞋子交给了店家,店家将衣裳用衣架支起,挂在一旁。

    闻青笑着与店家告别。

    店家盯着衣架上的衣裳,和旁边的鞋子,嘀咕:“为啥我感觉这衣裳看着那么顺眼呢?好看还是不好看呢?我得把媳妇叫过来问问。”

    店家去喊媳妇了。

    闻青则已经出了店门,出了店门后,闻青继续逛,逛到距离这家店有段距离的另外一家店面,用类似的方法,将自己布袋里剩余的两套衣裳和两双鞋子,放在了里面卖。

    然后闻青一身轻松地往绿地花园走,快走到小区门口时,她转进了菜市场,四分钱买了两个大馒头,回到住处。

    她这次来南州市,姚世玲给她带了萝卜酱豆,就是让她就馍吃的。她奔波了半天,有点热,她把在阳台晒了一天的一盆水,端到卫生间,洗了个温水澡。

    接着去小区里面的锅炉房,打了瓶热水,上了楼,才取出萝卜酱豆,掰着馒头,坐在缝纫机前,边看历史书,边吃馒头,一个馒头吃完,夜幕降临,她喝口热水,继续吃第二个,第二个馒头才吃两口,有人拍门。

    拍门?会是谁?房东吗?

    闻青拿着馒头,走向门口,这时的门没有猫眼,她也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只能靠喊的,问:“谁啊?”

    “小姑娘,是你吗?我是步行街卖衣服的啊!”店家声音明显掺着激动。

    闻青微微吃惊,店家老板?他来干什么?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