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39章

正文 第39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是。”闻青否认。

    朱师傅愣了下。

    “我没有想要让汤叔叔帮忙。”闻青解释。

    朱师傅疑惑地问:“那你是……”

    汤权也看向闻青。

    闻青认真地说:“我是想和汤叔叔明确一下,从今天开始,我可能跟他就是生意上的对手,但是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毕竟汤叔叔的及时出现,救了我家的牛,我很感激。”

    救了他家的牛……

    朱师傅嘴角抽搐。

    汤权哈哈笑起来。

    闻朋捧着西瓜抬头看汤权哈哈大笑,又转头看闻青面色平静,然后感觉气氛挺和谐,于是继续啃西瓜。

    汤权笑着说:“行,闻青,叔叔知道了,你放心去做,有需要叔叔的地方,叔叔帮你。你叫我一声汤叔叔,不能让你白叫。”

    “谢谢叔叔,如果有需要,我一定麻烦汤叔叔。”闻青笑着说。

    “小丫头,你不会只想着来和我说这些吧?”汤权问。

    闻青笑了笑:“汤叔叔真是了得。我是想着,以后,如果我的产品来不及生产了,我想借用一下汤叔叔的工人,到时候还请汤叔叔愿意与我合作。”

    汤权、朱师傅又是一怔。

    朱师傅心想,这小姑娘心真是大的可以了,饱汉不知饿汉饥,要知道汤权制衣厂有一年的时间,连订单都没有,汤权差点把自己的大头鞋小汽车卖了来维持经营,汤权在国外待过,国内待过,吃的盐可以说比这小姑娘走的路都多,这闻青居然想当然的以为生意就这么好做?

    朱师傅显然不赞成闻青这种看低生意的态度,制衣技术高,不代表生意头脑灵活。

    汤权则和朱师傅的认知完全相反,他觉得闻青这段话相当务实,做生意不可能一直单打独斗,有时候借助外力很重要。

    比如,闻青现在没钱财没人力,当需求大于她的人力范围,而她又没有钱财雇佣人力时,她需要一个团体,能够帮她渡过一关,资金回笼,然后才能扩大经营。

    想到这点,汤权不由得在心里对闻青又多了几分赞赏,拍手说道:“行!不要说我救了你的牛,你可是救我的命啊,以后有需要只管来!”

    “谢谢汤叔叔。”闻青笑着。

    闻朋放下西瓜跟着说:“谢谢汤叔叔。”

    汤权看了一下时间:“这也到饭点了,上次你来帮忙,叔叔要请你,都没请到,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去吃一顿。”

    闻青这次没有推辞,笑着答应:“好。”

    这次几人又去了利民饭店,点了鸡、鱼、肉、蛋满满一桌。

    闻青刚重生回来时,对饭菜之类不甚讲究,在这个时代生活久了,平时吃的面不是细面,菜连荤腥粒子都少见不说,汤里菜里油花都见不着几片,更别说平时鸭脖子、泡椒凤爪、鸭锁骨、饼干、坚果这一类的,压根儿吃不着。闻青渐渐也变的馋起来。

    于是,饭桌上她和闻朋可都是解了大馋,二人吃的饱饱的。

    饭后闻青抢着要付饭钱,汤权无论如何也不让闻青付,自己递了一百块钱给朱师傅,让朱师傅去付钱。

    闻青只好说:“下次我请你。”

    “好,小丫头,我等你赚钱了来请我。”

    “好,那汤叔叔我就回去了。”

    “我送你们吧。”

    “不用了,我跟朋朋吃太多了,得走走,消消食。”

    汤权笑着:“行,你们路上小心。”

    “好。”闻青拉着闻朋走。

    朱师傅看着闻青、闻朋的背景,叹息一声:“还是太年轻啊,不知道凡事不易。”

    汤权望着朱师傅:“不一定吧,我们可以等着看。我看好闻青。”

    居然看好闻青?朱师傅不解地看向闻青,他还是觉得闻青太年轻,也许压不住场子呢?

    闻青在汤权、朱师傅的目光中,带着闻朋转了个弯。

    “大姐,利民饭店的菜超好吃!”闻朋嘻嘻笑着说,今天他是吃的开怀:“我一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多这么好吃的肉。”

    闻青笑起来,伸手摸他的脑袋:“你才几岁,还一辈子,傻样!”

    闻朋乐的笑,笑过之后反应过来:“大姐,咱走这儿不是回家的路啊。”

    “天还早,先不回家。”闻青笑着说。

    “那我们去哪儿?”

    “找房子。”

    “找什么房子?”

    “住的房子。”

    “为啥要找住的房子。”

    “因为大姐不想住学校宿舍了,大姐想住学校外面。”闻青笑着说。

    “为啥不住学校宿舍了?”闻朋又问。

    闻朋一跟闻青在一块儿,就是一肚子的疑问。闻青上辈子没和闻朋多亲近,这辈子特别想多多疼爱闻朋这个弟弟。于是一一向他解释。

    闻青昨天和姚世玲提过想住校外的事儿,姚世玲没有同意,她当时也打消了。

    可是,昨晚看到家中房顶漏洞变大,想到自己说不定哪天就不在了,于是这个打消了念头,再次疯长,到了现在非做不可的地步。

    所以,她就带着闻朋,来到南州市第一中学周围,开始找房子。

    她简单地向闻朋说明,自己课程少,课业闲,平时在宿舍里不是睡觉就是睡觉,所以她想出来住,可以做做衣裳做做鞋子,赚点零花钱。

    闻朋听后小大人似的,点点头:“大姐,那你别太辛苦喔。”

    闻青笑起来,伸手捧着闻朋的脸:“小朋朋,你吃胖了。脸都大了。”

    揉的闻朋哈哈笑:“我今年吃了好多肉,都吃了十二顿的肉了,当然比去年胖了。”

    “以后大姐让你天天吃肉,好不好?”

    “好。”

    “好!”闻青一把搂过闻朋的肩膀:“那,走,跟大姐一块找房子去。”

    “好。”闻朋伸手扒着闻青的胳膊。

    姐弟俩以学校为基点,四面八方地找。这个时代南州市出租房还不像后来那样普遍,许多设施也不完善。

    闻青、闻青两三个小时,不是民房区没安全保证,就是四周环境不行,整体房租都是第一个月三块钱左右,却怎么都不能令闻青满意。

    “大姐,你要找啥样的房子啊?”闻朋有些累了。

    闻青也有些累了:“今天看来是找不到,我们先回去吧,等开学之后,我自己来找。”

    “那好吧。”

    “嗯。”闻青抬步离开,路过一个叫做绿地花园的小区,小区外很简陋,两扇大铁门是半敞开的,铁门之上有个木头门头,“绿地花园”四个绿漆字格外明显。

    闻青向内看了一眼,小区里是一排排的平房,或者三层小楼,十分整齐干净。

    “朋朋,咱们进去看看,说不定这里有房子出租。”闻青说。

    “好。”

    姐弟二人进去后,找几个路人东问问西打听的,还真找到了房子。

    房子也相当不错,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明亮整齐,并且还有电。就是房租贵,八块五一个月。

    闻朋扯着闻青的衣角,小声说:“大姐,房租太贵了,太贵了,咱们刚才看的那几家,一个月才三块钱。”

    “一分价钱一分货啊。”闻青笑着说。

    闻朋:“可是,可是妈知道这么贵一定会唠叨的。”

    “没事儿,回头我和她说。”闻青说。

    闻青对这套房子很满意,房东说是本来是打算给儿子儿媳妇当婚房用的,结果儿子去了外地,在外地买了房子,不打算回来住了,所以房东才想着租出去,赚点零花钱。

    闻青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挑了几处瑕疵,把房租每个月八块五,降到了每个月八块钱。

    房东也同意了。当即闻青就押一付三,掏出三十二块钱给房东,并且签下了租房合同,拿了钥匙。

    等到闻青、闻朋从绿地花园出来时,闻朋还不相信地问:“大姐,以后你就住这儿了?”

    闻青:“对啊。”

    闻朋向后指着说:“那房里还有电呢。”

    “对。”

    “那要是有电视机的话,是不是就能看电视了?”闻朋问:“我刚才从代销店经过的时候,看到那个小方盒子里有人在动,大姐,那个就是电视机吧?”

    “对,那个代销店里的是黑白电视机,现在还有彩色电视机。”

    “大姐,啥是彩色电视机?”

    “就是里面人穿的什么颜色的衣裳,我们看到的就是什么衣裳,比如绿色就是绿色,红色就是绿色,而不是我们看到的那种只有黑色和白色。”闻青细细解释给闻朋听。

    闻朋似懂非懂地点头。

    姐弟俩边说边去车站停车,等到两人下了公交车时,夜幕已经降临。

    闻青又去肖姨那儿,同肖姨说了几句话,让她不要担心,她想到了解决裁缝店问题的方法,不过她没时间说,天都黑了,再不回去妈妈就担心了。

    肖姨催促着她赶紧回去。

    闻青便拉着闻朋一路小跑,县城里各家各户都点了灯,有煤油灯,有灯泡,反正都是昏黄黄的。

    街道上有不少小贩挑着竹篓子,或者挑着木桶,或者拉着牛车,在各个小道穿梭吆喝。

    “油果子豆腐脑来,卖油果子豆腐脑了。”油果子就是油条的意思。

    “羊肉咸不烂来,羊肉咸不烂下酒菜来!”羊肉咸不烂就是羊肉、羊头、羊下水煮的熟烂,放上作料,味道浸足,尤其好吃下酒,以前闻青二叔就爱这道菜下酒。

    “麻花喔,又脆又酥的麻花哟!”

    “油果子豆腐脑来!卖油果子豆腐脑了!”

    “羊肉咸不烂来,羊肉咸不烂下酒菜来!”

    “麻花喔,又脆又酥的麻花哟!”

    “……”

    各种吆喝声,光听声音就觉得食欲满满,不少和闻朋差不多大的孩子,纷纷扑向小贩,嚷嚷着:

    “奶奶,我要喝豆腐脑。”

    “妈,我要吃麻花。”

    还有小孩子在地上打滚:“吃羊肉,买羊肉,吃羊肉。”

    闻青看向闻朋时,闻朋正在一脸羡慕地看着吃油果子的小男孩。

    闻青停下来说:“朋朋,走,咱也去买。”

    闻朋拉着闻青:“大姐,别买了,我不吃。”

    闻青知道闻朋嫌贵,她手上也确实没多少钱了,于是说:“芝麻麻花四分钱一个,我们买一个,不让妈知道,等有钱了再买油果子和咸不烂?”

    “好!”

    闻青、闻朋正挤在小孩子堆里等着买麻花时,听到背后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纪宁芝和纪彦均。

    闻青立刻不作声,幸好停下来买麻花了,不然和他们碰个迎面,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幸好现在天黑,麻花大爷只拿了手电筒,也没有照她,所以纪宁芝、纪彦均也看不到她。

    “哥,陪我去看电影嘛。”纪宁芝又在撒娇。

    “不去。”纪彦均不为所动。

    “还有方方姐呢,我们一起去看啊。”

    “不去。”纪彦均坚定地说:“我不说第三遍。”

    闻青偷偷瞥了二人一眼,就见纪彦均身形挺拔地向前走,纪宁芝一直缠着。

    “哥,去啊,去啊,一起去。”纪宁芝重复着。

    纪彦均不说话。

    纪宁芝不高兴了:“以前你怎么和闻青一起去看了,为什么就不能和我们一起去看。”

    闻青腹诽一句:“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时,闻朋握着油纸包的麻花说:“大姐,买好了,咱们走吧。”

    “嗯。”闻青拉着闻朋的手,拨开人群走上大路,就开始小跑。

    “为什么你会陪闻青看电影,就不会陪我们?她要干什么你都陪着她,为什么我们都不行?”纪宁芝又问。

    纪彦均这时停下步子,正巧麻花大爷的手电筒,扫了大路一眼,他似乎看到闻青,他立刻找到看去,然而麻花大爷的手电筒已经收回,大路上黑漆漆的一片,能够看到的是许多小孩子在大路上跑来跑去。

    纪彦均暗笑自己,怎么可能是闻青呢?

    “哥!”纪宁芝又在催促。

    纪彦均看向纪宁芝:“闻青和你们不一样。”说完,纪彦均扭头了。

    “哥!”纪宁芝在暗地里跺脚,她在方方姐打包票,她哥也一定会去看电影的,以前闻青一拉她哥看电影,她哥就去,她以为她哥爱看电影的。

    “哥!”纪宁芝喊着追上去。

    与此同时,闻青、闻朋已经跑上大土路,二人怕姚世玲担心,才跑的飞快,闻朋连麻花都没来得及吃。

    “朋朋,还跑得动吗?”

    “嗯,跑得动,我可能跑了,我捡爬拉猴壳的时候,我能跑好几个村子呢。”闻朋喘着说。

    “别说话,跑快点,妈肯定好担心了。”

    “嗯。”

    两人顺着大土路一直向前跑着,旁边是高大的白杨树,哗啦啦地受风吹,头顶是满天星光,前方是星星点点的灯火。

    原本闻青是怕走夜路的,此刻拉着闻朋,却觉得备感温暖,一点也不怕了。

    “大姐,前面是不是咱妈?”两人快跑到水湾村时,看见一抹人影,提着昏黄的灯光向这边走。

    “好像是。”闻青说。

    “妈!妈!”闻朋喊起来:“妈来接咱了。”

    那昏黄的灯光顿了一下,便也喊起来:“闻青,闻朋,是你们吧?”

    “妈,是我,是我跟大姐!”闻朋拉着闻青冲刺一般,跑到姚世玲跟前。

    姚世玲松了一口气问:“你们俩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啊。”

    “我们去南州市了。”闻朋先说。

    闻青喘息着接话:“我去了汤叔叔那里一趟。”

    姚世玲见姐弟俩喘的厉害,不再多说:“走,先回家。”姚世玲伸手摸着闻朋的脑袋:“瞧你,一头的汗。”

    “我和大姐跑着回来的。”

    “下次别跑。”

    “好。”

    “吃饭了吗?”

    “没有。”

    “我正好擀了面条,闻亮正在烧锅,回家就能吃了。”

    “好耶,我喜欢吃面条!”闻朋欢呼。

    一家子走到村东头时,王婶出来看:“闻青,闻朋可算回来了,你妈担心坏了,光跑这路口都跑了十来回。”

    闻青、闻朋叫了声王婶。

    姚世玲同王婶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回了家。

    闻青、闻朋洗过澡之后,才坐到院子里,就着一盏煤油灯,围着一张方木桌低头吃面。

    闻朋将一个麻花拿出,分了四半,姚世玲一份,闻青一份,闻亮一份,他自己一份。

    “又是你买的。”姚世玲看向闻青。

    闻青笑。

    “又是你好吃,要着吃的?”姚世玲问闻朋。

    闻朋也笑。

    姚世玲、闻青、闻亮把麻花还给闻朋,闻朋又塞到三人手中:“咱们都没吃过,咱们一起尝尝看嘛。”他先把自己四分之一麻花吃完之后,捧着碗开始扒面条。

    闻青摸着闻朋的脑袋说:“妈,吃吧,尝尝味儿嘛。”

    姚世玲、闻亮没有拒绝。

    闻青看着一家人,上辈子她没有享受过多少亲情,这辈子尝了,觉得是如此的美好,虽然清贫,但是精神世界里满满的,满满的都是爱,都是温暖。

    闻青捧着碗,贪婪地看着妈妈,弟弟,不由得奢想这辈子病魔晚点来,再晚点来,她多多陪家人就好了。

    “大姐,你快点吃啊。”闻朋催促:“我的一大碗都快吃完了,你居然还没吃。”

    闻青笑着,开始吃面条。

    饭后,闻青洗了碗之后,走到牛棚跟前。

    姚世玲正在用扫帚给牛洗腿,刷毛,现在天气还算热,苍蝇、牛虻都叮咬牛,给他洗洗澡,刷刷毛,它舒服很多食欲也会好。

    “妈。”闻青上前喊。

    姚世玲问:“碗洗好了。”

    “嗯。”闻青犹豫一会儿说:“妈,我这次回去就不住校了,我在学校旁边住了一套房子,房租八块钱一个月。”

    姚世玲动作一顿,倒是生气,而是吃惊问:“你租房子干啥?这么贵?”

    “在学校里没办法做衣裳,贵是贵了点,但是我上课的时候,缝纫机放在家里,我放心。住的便宜一点的,我怕缝纫机被偷。”

    “缝纫机也要带学校去?”姚世玲更惊讶了:“那你怎么学习?”

    闻青见姚世玲不是反对的语气,而是不解的样子,笑着说:“妈,我成绩很好,等期末考试,我拿个全校第一给你看看。”

    “贫嘴。”姚世玲说:“是因为肖姨裁缝店对面开了家裁缝店,你才想这么做的吗?”

    闻青点头:“嗯,我想自己做衣裳卖。”

    姚世玲担忧地问:“能卖掉吗?”

    闻青笃定地说:“能!”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