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38章

正文 第38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作者:水晶翡翠肉

    晋.江.文.学.城.独.发.请.支.持.正.版……

    ——

    “肖姨,真的没关系。”闻青笑着说。

    肖姨迷糊了。

    闻青掏出布袋的鞋子,放在柜台上,问:“肖姨,对面裁缝店开多久了?”

    “一个星期了。”肖姨回答。

    “比咱们的东西,便宜多少?”闻青问。

    “差不多一块钱的样子。”

    闻青点了点头,又问:“衣裳、鞋子的样式跟咱们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肖姨说。

    “在哪里进的货?”闻青又问。

    “应该不是汤权制衣厂,不过肯定是从市里的衣裳店进的。”

    闻青听后,没作声。她在肖姨裁缝店内坐了半个多小时,一个买衣裳客人也没来,连做衣裳都没有。如今的生意还不如肖姨自己的时候,难怪肖姨准许宝红回家割豆子,否则,宝红留在店内,也是跟肖姨大眼瞪小眼,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大姐!他们的店里又进了两个客人!”闻朋站在门口,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盯着对面,替闻青打抱不平,摸样逗趣。

    闻青哭笑不得。

    她顺着闻朋的视线,看向对面,对面是三间门面,三扇木门大开,布架上的布料满满堂堂,各种颜色都有,衣裳是她设计的两款衣裳,以及朱师傅、叶师傅微改动的衣裳,还有她设计的鞋子。

    店内确实热闹,客人店员都不少。

    “这可咋办啊,再这样下去,我们连宝红一个月二十块钱的工钱都给不起了。”肖姨一脸愁容。

    闻青转头问:“肖姨,趁此机会,咱们可以转型。”

    “转型?转什么型?”肖姨问。

    闻青笑了,漂亮的眼睛明亮灵魂:“他卖的东西,可都是出自我之手。”

    “那又怎么样呢?”肖姨问。

    “让他们继续卖。”

    “继续卖?”肖姨完全不理解闻青在想什么:“什么意思?”

    闻青笑着说:“肖姨,你先别急,等我安排好了,我再同你细细说。”

    “怎么安排?”

    “我现在去一趟市里。”

    “去市里干嘛?”

    “找一下汤叔叔。”

    “找他?”

    “对,和他明确一个事儿。”

    “什么事儿?”

    “赚钱的事儿。”

    在肖姨的不解中,闻青和闻朋坐上了去市里的公交车。

    肖姨则自问:“闻青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闻青、闻朋下了车后,直奔汤权制衣厂。

    一个月前汤权制衣厂还是个冷静的小厂房,如今厂房变大不说,缝纫机的声音响多了,连厂房门口都请了门卫人员。

    闻青拉着闻朋,才到门口就被拦住。

    门卫人员问:“你们是谁的家属?”

    “我们不是谁的家属,我们就是来找人。”闻青说。

    门卫人员:“你们两个不能进。”

    “为啥?”闻朋问。

    门卫人员见闻青、闻朋年纪不大,但都长得都非常好看,语气不由得柔和,摆了摆手说:“我们这儿有规矩,大家都在干活儿,要找人一旁等着,正在做衣裳,被偷学过去了,我们还怎么赚钱。”

    “那我们等一下吧。”闻青说着便拉着闻朋,站到厂外的大树下。

    “大姐,咱们要等多久?”闻朋问。

    “等他们下工,快了。”闻青说:“朋朋,你渴不?要不去买个雪糕吃?”

    闻朋瞪大眼睛看着闻青:“大姐,我只吃过一次一分钱一个的冰糕,我还没吃过雪糕。”

    “那就去买一个吃吃看。”

    “你有钱吗?”

    “有。”

    闻青给了闻朋八分钱,让他去买了奶油雪糕站在树下吃。

    闻青觉得凉,没敢吃。

    闻朋第一次吃雪糕,舍不得吃的样子,舌头一点点舔.奶油,咬都不敢咬,就细细慢慢的吃着。

    闻青哭笑不得。

    这时,一辆黑色的大头鞋小汽车从外面驶过来,驶到大门口。

    门卫人员赶紧从门房里出来,拉开大铁门,笑脸相迎:“汤总,汤总。”

    按照常理汤总的车子会直接驶入厂区内,今天却停在厂门口不走了。

    门卫人员一愣,汤总这是怎么了?

    不待门卫人员反应,汤总从车上下来,老远就热情地喊道:“闻青,你来了!”

    老远也就伸出了双手,身子微微弯下,开心的不得了,双手握住闻青的手,紧紧握手:“好久不见了啊!”

    门卫人员瞪目结舌,汤总怎、怎么对一个小姑娘这么有礼这么客气,有点像钦佩了。

    这时,厂子里的工人也都下了工,一出厂门就见平时位高权重的汤总,对着一个小姑娘十分礼貌看重,众人吃惊不已。

    “诶诶诶,朱师傅朱师傅,外面那小姑娘是谁啊,看样子汤总对她特别看重啊。”门卫人员正巧看见朱师傅,连忙拉住问。

    朱师傅白了一眼门卫人员:“这都不知道?告诉你,这小姑娘叫闻青,咱们现在全场做的衣裳都是出自她的手,可以说没有她,你连饭都吃不上。”

    “她有十六岁吗?这么小有这么大本事?”门卫人员有点不相信。

    朱师傅睨他一眼:“你别管她大她小,汤总会平白对一个人这么重视?”

    门卫人员当即傻住,完了完了,刚才他还有点看不起她,都怪自己有眼不识泰山,这下自己会不会丢工作啊?他一家子还指望着他一个月二三块钱的工钱呢,门卫人员担心极了。

    这边朱师傅也热情迎了上去。

    门卫人员心往下一沉,朱师傅对这小姑娘也忒热情了。

    “朱师傅好。”闻青礼貌地招呼。

    汤权问:“你怎么不进厂里等,在树下干什么。”

    闻朋看向门卫人员,门卫人员心头一紧。

    闻朋才刚开口,闻青打断闻朋:“快吃,雪糕要化了。”然后说:“朋朋要吃雪糕,我就去买了一个,在这儿乘凉呢。”

    “是这样,走,到我那吹吹台扇,吃块冰西瓜,我刚买的冰箱。”汤权笑着说。

    闻青应着:“好。”

    说着一群人向厂区内走,门卫人员转头,暗暗抹汗,要知道这个时候出现了不少乍富之人,这些人的特点就是站在高处,吃个瘪都能大发雷霆,甚至让对方付出代价。像闻青这样平和的人,真是少之又少。

    门卫人员心里对闻青充满感激,暗想,下次遇着来找人的,态度一定要好一点。不然指不定哪天就丢了班儿。

    闻青对此并不介意,跟着汤权进了会室厅。

    朱师傅连忙将台扇插上电,对着闻青和闻朋吹。

    闻青一眼看到了墙角香雪海牌单门冰箱,再看看汤权、朱师傅对自己的态度热情十分,闻青猜测,她做的两套衣裳,一定让汤权制衣厂赚的盆满钵满,并且现在还在赚,毕竟连章方方也穿在身上了。

    “闻青,闻朋,来吃西瓜。”汤权从冰箱里,抱出一只小西瓜,立刻打开,切了两大块,递给闻青一块,又递给闻朋一块。

    闻青接过来没吃。

    闻朋捧着西瓜转头看向闻青,一双吃货的眼睛渴望地望着闻青。

    闻青说:“吃吧。”

    闻朋立刻埋头啃起来。

    “闻青,你也吃啊。”汤权笑着说。

    闻青坐在汤权的对面:“谢谢汤叔叔,我一会儿再吃。”

    汤权见闻青有话要说,于是站起来,将会客厅的门关上,问:“你来找我有事儿?”

    闻青点头。

    “什么事儿?”汤权问。

    一直坐着朱师傅站起来,问:“要不我出去吧?”

    “不用,朱师傅,你听着也没关系。”闻青说:“就是我要开始经营我的画稿,开始做衣裳卖衣裳了。”

    汤权一愣。

    朱师傅连坐都没来得及坐下,动作就僵在半空中。

    闻朋仍旧低头咔嚓咔嚓地啃西瓜。

    “做衣裳?卖衣裳?”汤权问。

    朱师傅渐渐回神,慢慢坐下,有点不明白闻青的意思。

    闻青点头:“对,我想经营自己的品牌,做大自己的品牌。”

    若是没有两套衣裳救活汤权制衣厂,并且让汤权制衣厂逐渐壮大起来,谁都会觉得不足十八岁的小姑娘闻青在白日做梦,可是现在,汤权、朱师傅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闻青的实力,他们毫不怀疑,闻青所制的衣裳能够大卖。

    汤权、朱师傅同时处于震荡之中,久久不能平复。

    朱师傅望着闻青,怪不得几次汤权重金聘请她进汤权制衣厂,她都不为所动,原来她心大着呢,野着呢。

    半晌后,汤权说:“闻青,你虽然有手艺,但做生意不是把衣裳做出来就能卖出去的,做生意相当的不容易的,很辛苦的。”

    闻青点头:“汤叔叔,我知道。”

    “那你还坚持?”

    闻青再次点头:“嗯。”

    这时朱师傅缓缓回神儿,疑惑地问:“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们说这些呢?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