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36章

正文 第36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朋问:“咋了?”

    闻亮故意白了他一眼。

    姚世玲说:“没事儿,信不让你写,让你二哥写。”

    “那好吧,反正二哥的字比我的好看。”闻朋说。

    闻青收到信时,是周日。

    宿舍里空荡荡的,除了她,只有万敏坐在她斜对面的上铺看书。

    闻青坐在自己床铺的下铺,就着桌子,将布条、画稿挪到一旁,展开信来读。

    信里闻亮写的,字迹工整,语言平实,简单地说明了肖姨裁缝店好,姚世玲好,他好,闻朋也好,让她好好学习,天气凉了,注意保暖,吃好睡好。

    闻青看的心里暖暖的,末了信尾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迹:“大姐,信封上的邮票不要扔,si下来给我,我要集邮!”

    那个“撕”字连续写了两个,不是少笔画就是多笔画,硬是没写对,干净将两个字涂掉,最后他用拼音“si”字代替,声调倒是打对了。

    闻青看着笑。

    “你家里来的信?”听见闻青的笑声,万敏放下书问。

    “嗯,我弟弟不会写的字,用拼音写。”闻青说。

    “真是聪明,闻青你想家了吗?”

    “嗯。”

    “我也想了,不过不要紧,再上五天的课,下个星期五晚上开始放中秋节的假,下下个星期二才上课呢。”

    两人未说完,纪宁芝和另外两个舍友回来。

    万敏立刻不说话,低头看书。

    闻青将信收起来,暗想,也不知肖姨裁缝店的经营状况如何,是不是常去汤权制衣厂拿衣裳,自她来上学后,白天上课,晚上上晚自习,下了课不一会儿就熄灯,没有缝纫机,她也没有做衣裳的大剪刀等等,这一个多星期以来,她几乎没做衣裳,只是空闲的时间,整了几双鞋面和鞋底。

    这么想着,闻青收拾起画稿。

    “宁芝,下星期五就放中秋节的节了,你回家吗?”舍友许珊珊问。

    “回。”纪宁芝回答。

    “那咱们可以一块坐公交车。”

    纪宁芝瞥了闻青一眼:“我才不坐公交车呢,星期五的时候,我哥开小汽车过来接我跟方方姐。”

    “你家有小汽车啊。”

    “有啊,我家有一辆小汽车,一辆大货车,我哥说年底会再买一辆大货车。”纪宁芝骄傲地说。

    闻青当作没听见,这些天来,她对纪宁芝的态度就是视若无睹。

    纪宁芝是个禁不起怂恿的人,如今没有章方方在一旁话语间的挑唆,她并没有处处针对闻青。

    并且她很贪玩。

    比如此刻,才回来,洗洗脸,对着卡在上铺的镜子,涂了雪花膏,梳了梳头发,又跟许珊珊她们走了。

    纪宁芝刚一走。

    万敏就放下书来,说:“闻青,你知道吗?开学时,纪宁芝她哥给的一百块钱,她天天请人吃饭,这才几天,一百块钱快花完了。一百块钱啊,够我全家花一年了。”

    闻青向来不爱背后讨论人,“嗯”了一句之后,拿着书本问万敏数学题目。

    万敏也不再说纪宁芝,与闻青谈论起数学题目。

    闻青原本是班级,乃至学校的风云人物。长得好看,尖子生,刚进学校时飞扬跋扈,一年后回归专心学习。令大家好奇不已,但同时只是默默观察。

    闻青自己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学习。所以,不像上辈子那样,到处去玩耍,偶尔跟人吵个架,逃个课的。如今的她学习,看书,看更多的书,过的平平静静。

    刚开学的半个月也就这么转眼划过,她与同学们交集甚少,她与纪宁芝相安无事。

    星期五下午全校三点半放学,整个学校的学生都疯了一样,纷纷收拾书本和包袱,往大门口跑。

    闻青、万敏从教室回来,走在宿舍的走道,一路上都是乒乒乓乓的声响。

    不少人都在收拾白瓷缸、瓶子,准备回家再带一包红薯饼,一瓶子雪菜、豇豆等之类来学校吃一个星期。

    “闻青,你也是今天回家吗?”万敏问。

    闻青点头:“现在就走,天黑前我应该可以到家。”

    “我也是。”

    “你坐车吗?”

    “不坐,坐车要五分钱呢,我自己走就行了。”万敏说。

    闻青、万敏都赶时间,所以二人昨天晚上就收拾好了。

    相反宿舍里的纪宁芝就慢慢吞吞的,又是涂雪花膏,又是抹指甲油的。

    许珊珊想蹭纪宁芝的车子,于是也没走,硬贴着纪宁芝。

    闻青提了背包,问万敏:“可以走了吗?”

    “可以。”万敏说。

    于是两人背着包就离开了宿舍。

    纪宁芝一愣,她之所以这么慢悠悠的,就是怕闻青厚着脸皮,缠着她哥,没想到闻青二话不说,就走了。

    闻青不缠她哥了?

    闻青跟万敏边说边下了楼。

    “闻青。”迎面是章方方,章方方今天穿的是……她设计的衣裳,绿色的荷叶领短袖,七分白色短裤,皮凉鞋,十分有气质,在这个时代可摩登了。

    万敏怯怯地望着。

    “你好。”闻青应了声,继续下楼。

    “闻青,宁芝在楼上吗?”章方方又问。

    闻青头也不回下楼:“在。”

    “谢谢。”章方方温柔地说。

    闻青没理她,万敏则频频回头,出了宿舍楼,万敏才说:“闻青,那姑娘谁啊,她身上的衣裳可好看了!”

    闻青侧首笑着问:“你觉得她身上的衣裳好看?”

    万敏点头:“特别好看。比现在流行的衣裳好看多了。”

    “那我送你一套。”

    “别开玩笑了,走走,赶紧回家,那种衣裳,我们看看就行了,那有钱买。”在万敏的心中,闻青有一年没来上学,是因为闻青没钱,所以她并没有多想。

    闻青和万敏见学校大门口人满为患,二人反正要走一段路,索性二人从后门走。

    与此同时,章方方到了二零二宿舍,一进门,纪宁芝就高兴的迎过来,说:“方方姐,你身上的衣裳哪买的,可好看了!”

    “是吗?”

    “嗯,特别好看,我以前都没见过这种样式的衣裳,这套好看极了!”纪宁芝目不转睛地盯着衣裳。

    章方方笑着说:“这是刚流行起来的样式,可吃香了,我头天交了订金,第二天才买到的。这个绿色的短袖,下面还有条白裤子,配着更好看,但是太时髦了,我怕别人会说。”

    “管他们说什么,这套衣裳好看,我喜欢!”

    “我买套送给你?”

    “好哇好哇。”纪宁芝开心不已。

    章方方向宿舍内打量几眼,目光停在了闻青的床铺,床铺被灰布盖的严实,所以她什么也看不出来,问:“收拾好了吗?”

    “好了,走吧。我哥肯定在学校门口等着了。”纪宁芝说着挽上章方方的胳膊,喊:“珊珊,走吧。”

    三人将门锁了,出了宿舍楼,走到学校门口,就纪彦均站在小汽车旁边,目光在来来往往的学生中搜索。

    “哥,哥,这边,我在这儿!”纪宁芝伸手喊。

    纪彦均看了纪宁芝一眼,又越过她,向她身后看,接着继续在来来往往的学生中搜寻。

    纪宁芝咕哝一句:“我哥没看到我吗?他怎么还到处找人的样子。”

    “他看到你了!”许珊珊说:“刚才他还冲你笑呢,不过他好像还在找人。”

    章方方不说话,她知道他在找闻青。

    “哥,哥!”纪宁芝快步走上去:“哥,你没看到我吗?”

    纪彦均这才看向纪宁芝,又看向她左右,这才看到章方方。

    章方方笑着说:“彦均,好久不见了啊。”

    纪彦均礼貌地笑笑问:“你也放假了?”

    “嗯。”

    纪彦均不再与她说话,又看向学校里面,然后问纪宁芝:“你宿舍的人都走了?”

    “嗯,我是最后一个走的。”

    纪彦均眼中滑过一丝失望,拉开车门,对章方方说:“那我们先走了,宁芝上车。”

    章方方一愣。

    纪宁芝连忙说:“哥,方方姐今天要去县城舅舅家的。”

    纪彦均向四周看了看,转向章方方:“你舅舅没来接你,你怎么回去?”

    章方方脸色不好看。

    “哥!方方姐和咱们一起回去啊!”

    纪彦均不说话。

    纪宁芝拉着章方方的胳膊:“方方姐,我哥有时候特轴,来,上来。”

    章方方看向纪彦均。

    纪彦均说:“顺路就上车吧。”

    章方方默了一会儿,到底上了小汽车。

    纪宁芝让许珊珊上车,纪宁芝蹦蹦跳跳地去拉副驾驶座的车门。

    纪彦均一把按住:“坐后面去。”

    “为什么?”纪宁芝不依:“这儿又没人坐,我怎么就不能坐了。”

    纪彦均把脸色一沉:“坐后面去!”

    纪宁芝大部时候是怕纪彦均的,她不情不愿地和章方方、许珊珊挤在一起。

    纪彦均站在门口,又看了一会儿,这才上车,发动车子,把南州市第一中学绕了一圈之后,才开车向路上走,遇着从市里到县城的公交车,他则与其并行,向公交车内张望。

    纪宁芝一路上叽叽喳喳与许珊珊说不停。

    纪彦均一句话不说。

    章方方一副面带笑容听纪宁芝说话的样子,双手却紧紧握住,暗暗咬唇,时不时抬头看向纪彦均。

    与此同时,闻青、万敏正从学校文具店出来。

    万敏说:“闻青,你居然给你弟买玻璃球玩,不怕他耽误学习。。”

    闻青笑着说:“我小弟弟学习也挺好,现在正是他爱玩的时候,我就给他买。他还爱吃,我去给他买点吃的,你去不去?”

    “我不去了,我走路回家,再晚回家天就黑了。”

    “那周二见。”

    “你路上小心。”

    “好。”

    闻青与万敏分别之后,就近去了学校旁边的市场,想着好久没回家了,就忍不住想多买点东西给家里人吃。

    她买了外酥里内的芝麻大饼,里面放了糖,四分钱一个,她买了三个。

    水果蛋糕八分钱一只,买了三只。

    另外又买了三个苹果,盐金枣,全部塞到背包之后,才背着包,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到了公交车站。

    在车站等了十多分钟,公交车来到。

    公车上人众多,闻青被挤的有点惨,忍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县城四岔路口。

    公交车才刚停,闻青还没挤下车,就听到闻朋略带奶气的喊声:“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