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35章

正文 第3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青一愣,事情是哪里不对?

    她记得,上辈子纪彦均和自己在一起,总是一副想要教训她的样子,她发火时,他恨不得不认识她,为什么,为什么她说结束了,在他眼中,却看到了痛楚和不舍。

    他不像是她认识的纪彦均,纪彦均应该巴不得她离他远远,为什么她看不懂现在的纪彦均,还是说……她根本就没有认识过纪彦均?

    闻青一脸茫然。

    纪彦均直直望着她,企图得到她的回应,而她却没有任何回应。

    这时,胡同里传来说话声,闻青、纪彦均同时回神。

    胡同里进来一男一女,推着这个年代流行的自行车,永久牌自行车,车身比较笨重且高大,闻青见势,侧个身子,为自行车让道,才刚一转身,就感觉一男一女的目光往她身上看。

    不待闻青反应,纪彦均突然将黑色的衬衫脱掉,麻利地系在闻青的细腰上,将她的臀部完全遮住,并且狠瞪了一眼推自行车的男人。

    男人头一低,推着自行车跟着女人走开。

    闻青似乎感觉到什么,手指穿过纪彦均的衬衫,摸上自己的臀部,顿时感觉到一片濡湿。

    闻青脸上一热,低头:“谢谢。”

    纪彦均恢复平常的样子,捡起地上的钱:“拿着吧。”

    “不用,我有钱。”

    纪彦均没再强求,将钱塞到系在闻青腰上的黑色衬衫兜里。

    “走吧,去拿你的衣裳。”纪彦均说。

    闻青跟着。

    一路上两人没有再交流,一直都是纪彦均在前走着,闻青在后跟前。

    闻青抬起头,此刻他的黑色衬衫系在她腰上,他只穿了黑色的背心,这背心是她给他买的。穿在他身上,衬的他身材健硕均匀,有着力量的帅气。

    “车钥匙给你。”片刻后,纪彦均回头,递过来一串钥匙:“我去去就回来,衣裳在车上。”

    闻青接过来。

    “还知道是哪个钥匙吗?系红绳的那个。”纪彦均顿了下:“你系的。”

    闻青握着钥匙:“嗯。”

    说完,纪彦均就走了。

    闻青拿着车钥匙走到货车跟前,钥匙插.进车门里,用力将车门打开,爬上车子,看到衣裳在副驾驶室,她没有下车,而是从驾驶座向副驾驶座坐去,才刚坐稳,纪彦均回来,脸上奇怪地出现了丝丝红晕:“你换了裤子再回学校吧。”说完,递给闻青一包油纸。

    闻青接过来,打开来看是一条月经带,和一沓卫生纸。

    “裹着我的衣裳回学校,会被你同学说。换吧,别的也没地方了,我在车外给你看着。”纪彦均从车上跳下来,将门关好,从车斗后拎出一块麻布,甩到挡风玻璃上。

    闻青的视线一暗,手上的油纸微微的汗津异常清晰,她心里想的是,也许是分手后最后的温柔吧,平时他不会对自己这么好。

    闻青想着要尽快回学校,转身钻到车后座的空处,折好卫生纸,卡在月经带上,摸出自己原来的裤子,一番折腾之后,将浅色弄脏的裤子,装进布袋里,打开车门。

    纪彦均正在车边吸烟,看到闻青后,将烟踩了,转头问:“还吃饭吗?”

    闻青:“不了,我要回学校。”

    纪彦均点了点头。

    闻青将他的黑色衬衫还给他:“谢谢。”

    “不客气。”

    “那我走了。”

    “嗯。”

    闻青拎着衣裳。刚走两步,回头问:“我说的那些话……”

    纪彦均看着她,忽而一笑,带着痞气:“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

    “考虑之后呢?”

    “考虑之后。”纪彦均又笑:“考虑之后,应该会有个合适的方式分开。”

    闻青见他不再执着,点了点头。

    这时,纪彦均突然一正色,开口问:“青青,能说个理由吗?”

    闻青默了默说:“我想活得像我自己一点。”

    纪彦均沉默一会儿,然后才说:“好,去吧,好好学习。”

    “嗯。”

    “如果在学校里,宁芝惹你,好好教训她,别过火就行。”

    闻青怔了怔,点头,过了一会儿后,见纪彦均没有再说什么,她转头往前走。

    直到她转了个弯,也没有听到纪彦均再说话,她握着布袋的手松了松,同时一股强烈的饥饿感袭来,她觉得心空,肚子空,整个人都很被突然掏空似的。

    她非常的饿,抬头四处看看,在一排店面中,锁定一家面馆,她走了进去,要了一大份牛肉面,辣油多、葱花多、牛肉丁也多,二十五分钱一份,也就两毛五一碗。

    闻青在等面的时候,十分焦急,有点不知所措,一会儿抓紧衣裳,一会儿松开,一会儿又抓紧,直到面来了,她才焦躁不安,捧着大碗吃的额头冒汗,她连汤汁都喝完了。吃饱了之后,闻青觉得整个人都活了。

    她拎着衣裳回到学校,回女生宿舍。

    万敏、纪宁芝他们都不在。

    闻青来了大姨妈,一天又提背包又提被子的,此时非常困,她爬上床,盖上一层薄薄的被单,面对着墙熟睡。

    刚睡着不久,就开始亦真亦幻地做梦。

    梦中有她,有纪彦均,有些是真实发生过的,有些她却不知道的。

    梦中她在县城四岔路口等纪彦均,她满心喜悦,天开始下毛毛雨也挡不住她火热的心,不一会儿,纪彦均的车子停在她面前,纪彦均一脸不悦地打开车门:“你怎么又跑这儿来了?”

    瞬间闻青满心的热情都被浇灭。

    “快上来。”纪彦均严厉地说。

    闻青爬上车,看了他眉头紧皱就不高兴:“你每次看见我,就没有好脸色过!”她等了他快一个小时了。

    纪彦均拿着毛巾的手一顿:“没事儿别在这儿等。”

    “那我去哪儿等,去你家吗?你妈让我去?回我家吗?你会去找我吗?”

    “先擦头发。”纪彦均不跟她吵,递过来毛巾。

    “不擦!”闻青把毛巾扔掉。

    纪彦均脸一沉,捡起毛巾扔到她身上,发动车子就开向停车处。

    停车之后,纪彦均先下车,砰的一声摔上面,往停车处门口走,也不管闻青,停车处门口的大爷笑嘻嘻的上来问:“彦均,又和青青吵架了?”

    纪彦均不高兴地拿过白瓷缸:“总是这么不听话,下着雨往四岔路口跑,伞都不带一把。”

    总是这么不听话……

    总是这么不听话……

    睡梦中的闻青脑海中一遍遍重要着这句话,刚刚有序的梦境,因为这句话延伸处无数混乱不堪的场景,最终以闻朋可怜兮兮地说“大姐,我想吃猪肉大白菜”而画上句号。

    闻青醒了,别的不记得,但清清楚楚地记得闻朋说想吃猪肉大白菜,她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给家里报信,水湾村没有装电话,县城倒是有,就是不知道姚世玲何时会上县城。

    闻青干脆写了封信,寄回水湾村。

    闻青信写好,天已黑了,万敏拎着暖水瓶从外面回来。

    “闻青,你醒了?”

    闻青问:“她们人呢?”

    “你说纪宁芝她们?”

    “嗯。”

    “出去吃饭了,今天纪宁芝她哥给了她一百块钱,下午又不用上,所以她请几个要好的同学去学校外,吃炒菜了。”

    “你怎么没去?”

    “她没让我去。”万敏说,其实是因为她向闻青示好了,纪宁芝就不愿意带她去,万敏看着闻青捂着肚子问:“你那个来?”

    闻青点点头:“嗯,第一天有点疼。”

    “那喝点热水。”说着万敏找到闻青的水杯,就给闻青倒自己暖水瓶的水。

    闻青:“谢谢。”

    喝了开水,缓解一下疼痛之后,闻青到校外花了四分钱,寄了一份信到水湾村。

    回来的路上,见到学校外的马路上,几个男生女生嘻嘻哈哈走在一起,其中一人就是纪宁芝。

    纪宁芝一副害羞的样子,挽着女同学的胳膊,目光若有似无地瞟向旁边的男生。

    那男生有意无意也靠着纪宁芝走,纪宁芝也不躲闪。

    不待闻青多想,这几个人已经走进学校,待闻青再进学校时,只看到了纪宁芝和舍友的身影。

    闻青只得跟着纪宁芝她们进了二零二宿舍。

    住宿舍的第一天晚上,相安无事。

    宿舍里有灯泡,天黑透了才送电,大约是从七点半,各个寝室亮灯,九点半的时候男女宿舍全部熄灯。偷偷点煤油灯要看书,会被查房的吼。

    闻青习惯了在煤油灯下做衣裳、做鞋子,这下时间作息全部被打乱,她不得已早早上床睡觉。

    第二天开始进班级上课,因为闻青选的是文科,又有提前预习,所以,听起课来并不吃力。

    下了课之后,她安静地坐在桌位上看书,不吵也不出去。

    放了学了,拿着白瓷缸跟万敏一起去食堂打饭。

    晚上的时候,就坐在床上看书,拿笔画稿子,熄灯的时候再安静睡觉。

    就这么平静地过了三天,与此同时闻朋收到闻青的信。

    送信的是邮递员员,穿的是军绿色的军装,骑着永久牌的自行车,车后座绑的是军绿色的帆布包,包上绣着白色的两个繁体大字——邮政。

    “姚世玲的信,姚世玲的信。”邮递员在村头叫。

    立刻有人指路,正巧闻朋在家,他跑过来:“我妈下地去了,谁捎的信?”

    “南州市第一中学闻青捎来的。”

    “那是我大姐。”闻朋连忙收信。

    姚世玲正好挎着竹筐回来。

    “妈,大姐捎信回来了。”

    姚世玲连忙丢掉竹筐过来看。

    闻亮也从堂屋出来。

    一家三口坐在院子里读信,姚世玲没闻亮字识的多,也没闻亮读信快,所以由闻亮读信,她和闻朋在一旁听着。

    闻青的简单地说明了自己到学校的情况,让姚世玲放心。

    姚世玲也就放心了。

    闻朋问:“妈,咱们要不要给大姐回信?告诉她纪彦均来找她了,带了好多东西,可是被妈给退了。”

    “不告诉。”闻亮说。

    “为啥?”

    “不为啥。”

    姚世玲说:“他也就来找你大姐这么一次。”

    “以前可能他也想来找,就是大姐太主动了,他还没来,大姐就跑县城了。”闻青随口就说。

    “别乱说。”闻亮斥责。

    姚世玲也开口说:“不提这事,就写咱们家里挺好的,让她好好念书。”

    “妈,咱家不好啊,肖姨裁缝店对面开了一家裁缝店,和咱们卖一样的衣裳,一样的鞋子,还比咱们便宜,哪里好了?”闻朋又说。

    闻亮被闻朋这嘴快的气说不出来话。

    姚世玲转头看向闻朋。

    闻朋问:“咋了?”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