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33章

正文 第33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小时后,姚世玲的牛车停在县城四岔路口,闻青跟着在一旁等公交车。

    “妈,你回去吧。”闻青肩上背着一个军绿色的大包,手上拎着一大团卷被子。

    “不急,我等你上车再走。”姚世玲说。

    “不用了妈,我一个人等就行了。”

    姚世玲坚持:“没关系,反正我回家也没什么事,王婶都说了帮我看着牛。”

    闻青只好作罢。

    姚世玲趁着公交车没来,又忍不住交待闻青:“闻青,在学校里别舍不得吃,食堂有肉你就打着吃,家里的缝纫机我也会用,鞋子我每天都做着,不缺钱,你多吃点,啊。”

    闻青笑了:“妈,你不是常说我就知道闭着眼睛花钱吗?我怎么会亏待自己?”

    姚世玲就是舍不得闻青,以前闻青不回家,好歹有她二叔带着,她多少放点心。现在是闻青一个人去南州市,又是个姑娘家,姚世玲怎么都不放心。

    “公交车来了,公交车来了。”这时有人喊。

    闻青、姚世玲看过去,果然见破旧的公交车晃晃悠悠过来,不一会儿就停在路口。

    “妈,我走了。”闻青拎着被子,就要上车。

    看着闻青要走,姚世玲心头一酸,眼睛就红了,不由得喊一声:“闻青啊。”

    “妈。”闻青已上车。

    姚世玲一开口,声音就哽咽了:“闻青,学习不忙,一两个星期回来一次也行,咱不省路费啊。”

    闻青听出姚世玲话语中的不对劲,才刚转头。

    “快一点啊,一人五分钱啊,到市里啊。”售票员催着推着,就把闻青推到车窗的座位上坐着,顺手一拽再一扔,就把闻青的被子扔到发动机上。

    闻青立刻打开窗外,就见姚世玲擦着眼泪,恋恋不舍地看着她,她心头一涩,眼泪盈满眼眶:“妈,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回去吧。”

    “好,好,好。”姚世玲抽泣着答应着。

    闻青没敢再看姚世玲,她觉得分别太难过了。等到车子再转弯时,她偷偷再次向后看,姚世玲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牛车旁,穿着她给她做的衣裳,巴巴地望着这里,闻青从来没想过,自己活了两辈子,还这么情感丰富,难过、心疼、不舍一涌而上,她控制不住捂着脸就哭起来了。

    她也舍不得离开妈妈。

    “小姑娘,哭啥,不就是去上学嘛,这都九月一号了,再过半个多月就是中秋节了,到时候学校不就放假了吗?”售票员在一旁劝。

    闻青为自己刚才哭出声,而难为情。伸手擦了擦眼睛。

    “哎,这就对了嘛,到了学校,好好学习,长本事了,赚钱了,在城里站住脚了,再把你妈接到城里享福,不就行了!”售票员热情地说。

    闻青抬起头:“谢谢你大姐。”

    “谢啥,别哭了啊,好好学习。”

    “嗯。”闻青点头。

    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只要没人上车,售票员就会跟闻青说一些有的没的。

    闻青本来还担心自己带的东西太多,公交车站距离南州市第一中学还有段距离,自己会累成狗。

    结果售票员大姐说,不用走,只要五分钱,雇一辆牛车,车夫能连人带货拉到南州市第一中学门口。

    闻青对售票员大姐谢了又谢,下车之后就开始找牛车,看见不少牛车停在不远处,车夫也都是南州市旁边的农民。

    闻青背着大包,拎着被子问:“大伯,去第一中学多少钱啊?”

    大伯上下打量闻青一眼,看闻青长得干干净净的说:“一毛钱咯。”

    “我以前坐都是五毛,怎么才几天就涨一毛了呢?”闻青说。

    大伯心想,这是个常客,于是说:“五分就五分吧,看你是个学生,给你便宜了。”

    “谢大伯。”

    大伯伸手就接过闻青手中的被子、大包,放到牛车上,在牛车上放了一个草垫子说:“坐吧。”

    闻青也没客气,就坐在牛车上。

    从水湾村到县城,再从县城到市里,并没有见到多少来上学的孩子,但是从市公交站到南州市第一中学这段路,闻青见了不少学生,都是高中生的样子。

    “小姑娘,你多大了?”这时,牛车大伯问。

    “十七岁了。”闻青坐在牛车上回答。

    “上几年级啊。”

    “高中二年级。”

    “哦,那好小啊。”

    闻青笑了,因为这个时代还没有幼儿园,没有学前班,一上学就是上小学一年级,所以学校规定学生必须满七周岁才能入学,七周岁已经不小了,但是有些家庭的哥哥姐姐有弟弟妹妹,家长会推迟哥哥姐姐上学的年级,让哥哥姐姐在家带弟弟妹妹两年,把弟弟妹妹带大一点再入学。

    于是,学校里九岁十岁上小学一年级的同学不在少数。像闻青这样十七岁就上高中二年级其实才是少数。

    如果闻青没记错的话,她在高一时,都有同学二十岁,还有结过婚的。

    “小姑娘好好上学,上学好啊,考个大学就能包分配,说不定还能当官呢。”牛车大伯说。

    闻青笑着应:“是啊。”不过,闻青对当官没兴趣。

    “小姑娘,前面就到一中了,你是在这儿下,还是到门口。”

    “到门口下。”

    闻青到门口之后,从裤兜里摸了五个一分的硬币,交给牛车大伯,说了声谢谢之后,左手拎包右手拎被子,站到了南州市第一中学。

    上次她来过一中,那是是和朋朋一起来找赵老师。

    不过,今天才算真真正正地要进去上学了,再次回到学校,不是“恍如隔世”而是真真正正的隔世啊。

    闻青看着学校大门头上,几个红漆狂草字体——南州第一中学,顿时心潮澎湃。

    “喂,快点,快点来帮忙。”一个清脆的喊声传入闻青的耳中。

    闻青转头看过去时,就见几个穿着破旧却干净的女生正在互相帮忙提书包,提被子。

    “你什么时候到学校的?”

    “我刚到的。”

    “上学期成绩出来了吗?”

    “还没有。班主任还没有来呢。”

    “一会儿到哪儿报名交钱?”

    “应该到各自班级,然后等班主任来,最后交钱拿新书吧。”

    “那快点快点,帮我把被子书包都送到宿舍里去,我们一起教室报道,喔,对了,我从家里带来了酱菜,我妈做的,一会儿咱们去食堂尝尝。”

    “好啊好啊。”

    几个女生嘻嘻笑着走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纯真的笑意,与水湾村村民的精神面貌完全不同,闻青瞬间就被带回了学生时代。

    她提着包和被子,走进校园。

    南州市第一中学是南州市最好的高中,除了学生人数相对多一点以外,是几所高中中楼房教室最多的,连男生女生宿舍住的都是三层小楼。不过,南州市第一中学里,更多的还是瓦房。

    这辈子的闻青已经快一年没有进南州第一中学了,她不知道现在高二年级的宿舍在哪儿,也不知道高二年级的教室在哪儿。

    于是,只得边走边问。

    每问一个人,那人就会抬眸多看闻青一会儿,回答之后,又会嘀咕一句,这位同学长得真好看。

    甚至有位同学喊出:“你是闻青?”这位同学瘦瘦的,个子跟她差不多高,穿的还算整齐,至少没看到补丁。

    闻青一愣:“同学,你认识我?”她不过才在南州上一学期的课,这都快过去一年了,居然还有人认识她。

    “认识啊,你是高一年级时最好看的姑娘,闻青啊。”那人直截了当地说。

    闻青:“……”这个年代居然还有说话这么直接的。

    “你又回来上学了?”

    闻青:“……”

    “你去哪个班?”

    闻青:“……同学,赵老师的班在哪儿?”

    “啊,真巧,我也是赵老师班的,我叫侯春明。你以后跟着同学们叫我春明就行了。高一时,咱们不在一个班,没想到分了科了,咱们就在一个班级了。”侯春明嘻嘻笑。

    “你好,你好。”闻青笑着说。

    这个侯春明相当热情,拎着闻青的被子,笃笃地跑上二楼,闻青追都追不上。

    侯春明兴奋极了,一到二楼,直奔最角落的教室,把闻青的被子往地上一放,冲着教室就喊:“闻青来上学了!”

    闻青紧跟着赶到。

    二人顿时站在门口,愣神地看着教室内。

    教室内,赵老师正站在讲台上,班级里所有同学的目光齐唰唰的看着二人。

    侯春明低声下气地说:“赵老师好。”

    闻青也跟着说:“赵老师好。”

    闻青声音一落,班级里就炸开锅了。

    女生是这么悄悄讨论的:

    “闻青?她怎么又来上学了?”

    “不是家里穷,上不起了吗?”

    “对啊,高一刚开学的时候,不知道多牛气,吃的穿的用的都是顶顶好的,后来谁知道没钱上学了,穷装,现在怎么又有钱来上学了,不会是借的钱吧?”

    “……”

    班里为数不多的男生,这么悄悄讨论:

    “喔,老天,我的梦中情人回来了!”

    “闻青一回来,整个高二(2)班都美了。”

    “闻青居然还会回来上学,太棒了。”

    “我以为她结婚生孩子去了呢!”

    不管两个派别的讨论是如何,但是大家统一的想法是,闻青还会像高一那么牛那么傲那么狂吗?会不会又是一句把人冲八百米远,一言不合就要发火,拎着扫帚就拍人呢?

    同学们心里犯着嘀咕,于是,闻青抬头向教室一扫眼,全部同学纷纷垂下脑袋。

    班主任赵老师一改之前的温和,严肃地望着侯春明:“说了多少遍,公共场合禁止喧哗!”

    “赵老师,我错了。”侯春明耷拉着脑袋。

    赵老师面色缓了缓:“进来吧。”

    侯春明低着头向教室里进,走过一排排桌子时,还有男生使坏,伸腿去别侯春明,侯春明骂了一句:“狗蛋子我弄死你。”

    然后侯春明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刚坐下他同桌凑上来。

    “你咋敢跟闻青一起上来的?”

    “为啥不敢?”侯春明问。

    “闻青脾气很坏的。”

    “我觉得挺好。”

    “那是你没跟她一个班级过。”同桌语重深长地说。

    侯春明不以为然。

    讲台上赵老师,指了一个桌位:“闻青,你先坐第四排右边过道那个空位子。一会儿等我讲完,我再给你安排。”

    “好,谢谢赵老师。”闻青应一声,将大包及被子放在讲台旁边,走过去坐在第四排右边过道的位置,刚坐下就感觉到一个恶狠狠的目光,闻青循着目光看过去,微愣了下,是纪宁芝。

    闻青这才想来,上辈子她和纪宁芝是同时上高一的,不过的纪宁芝一直上学,而她后来不上了而已。

    说起来,纪宁芝跟她同龄,还比她大三个月。章方方比她大四岁。

    上辈子她没等到分班就缀学,没想到这辈子分了班了,她居然跟纪宁芝一个班极,真是猿和粪啊。

    闻青看向纪宁芝时,纪宁芝气呼呼将头转过去,看向讲台。

    闻青笑了笑,也看向讲台。

    虽然大家都在听赵老师回顾上学期,展望这学期,但是闻青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同学们的目光时不时瞟在自己身上。

    赵老师并没有说多久,之后便让班长统计人数,再让班长带几个男同学,到教师办公室,把新书领到教室。

    赵老师拿着名单,念人名,同学们按名字上前交书本费、学杂费、住宿费,然后领书。书本费五十块钱,学杂费二十五块钱,住宿费是十块钱一年,另外校服三十块钱。

    闻青看了一会儿,几乎没有一个人要买校服的。

    但轮到纪宁芝时,她要了校服,多交了三十块钱。抱着书本和校服,一脸得意地走过闻青讲台旁的被子时,故意用腿踢了下,立刻有个脚印印在被单上,她得意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闻青强行压下自己的怒气,才没有发火。

    等到所有同学都领了书本之后,赵老师让他们回到各自宿舍打扫卫生,明天开始正式上课。

    接着一群同学纷纷离开教室。

    赵老师单独把闻青叫到讲台,闻青讲借她的书本还给她,她笑着问:“看的怎么样?”

    “还行,能背的我都背下来了。”

    “那行。”赵老师笑着:“今天我也比较忙,我就不考你了,明天开始上课,如果有跟不上学习进度的科目,及时和我说。”

    “谢谢赵老师。”

    赵老师又问:“带学费了吗?”

    “带了。”

    “那行,交到我这儿,领了书之后,你就去女生宿舍楼,二零二宿舍,以后你就住那里了。”

    “好,谢谢赵老师。”闻青也没有买校服。

    赵老师手上一下拿那么多钱,她自己也不放心。于是收了闻青的钱之后,便匆匆回了办公室。

    闻青则背着包,拎着被子去抓女生宿舍。

    才刚出教室,侯春明又蹿出来:“闻青,我来帮你拎。”

    闻青也确实拎不动了:“谢谢,谢谢。”就交给了侯春明。

    侯春明一直把被子拎到女生宿舍楼门口:“闻青,这不让男同学进,我就送你到这儿了。”

    “谢谢啊。”

    “不客气。”侯春明摆个手就走了。

    闻青此时又累又渴,也顾不得再和侯春明多说两句话,急急地提着大包和被子上了二楼,找到了二零二宿舍,原本欢声笑语的宿舍,因为闻青的出现,一切声音戛然而已。

    宿舍内的四个女生直直地望着闻青,其中包括纪宁芝。

    闻青笑着说:“你们好,我叫闻青,以后我就住在这个宿舍了,请多多指教。”

    话音一落,四个女生你看我我看你,各自忙碌起来,理也不理闻青。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