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28章

正文 第28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青、闻朋正在西屋称知了壳。

    闻青拿着小秤杆子拨秤砣,秤勾下勾着的是闻朋捡的知了壳。

    “大姐,多重?”闻朋垫着脚,焦急地看秤杆。

    闻青看着秤杆说:“一两多点。”

    “才一两啊。”闻朋一脸失望:“这么一大包知了壳,居然才一两。”

    闻青笑:“一两可以卖四块钱了。”

    “我都捡一个多月了,还有一小半是去年的,才四块钱。”闻朋说。

    正说着院外的炮仗声传进来。

    闻青疑惑问:“哪来的炮声?有人结婚?”

    闻朋摇头:“我不知道。”

    “出去看看。”闻青随手将知了壳挂在墙上,就拉着闻朋出了西屋,与此同时,姚世玲、闻亮也到了院子内。

    “妈,发生什么事了?”闻青问。

    姚世玲说:“我也不知道,不过炮声好像在咱家院外。”

    一家人才刚走到院中心,就听到邻居你一声我一声的喊。

    “闻家的!”

    “姚世玲,有辆大头鞋小汽车停你家门口了。”

    “朋朋,你家门口有辆小汽车,还在你家门口放炮呢。”

    “……”

    闻青一家同时看向院外,篱笆墙外,围了一层层的大人小孩,远处的小土丘上也站了不少人,都是向这边张望的。

    “大姐,是汤叔叔的小汽车。”闻朋认出了院外的车。

    “他来干什么?”姚世玲纳罕。

    闻亮不清楚状况,见那么多人盯着自己家,皱起了眉头。

    闻青则笑着说:“妈,汤叔叔给来我送红包的。”

    “红包?什么红包?”姚世玲不解。

    闻亮、闻朋也是一脸茫然。

    闻青笑着走上,将大木门拉开,差不多同一时间,汤权、朱师傅、叶师傅从大头鞋小汽车上迈下来,立刻引起水湾村村民的唏声一片。

    “这三人穿的是西服啊。”

    “还有皮鞋!”

    “有钱人啊。”

    “来闻家干什么?”

    “……”

    所有的人的心好奇心达到了极点。

    “汤叔叔,朱师傅,叶师傅。”闻青笑着迎接。

    汤权、朱师傅、叶师傅满脸笑容,尤其是汤权,热情地跨上来,同闻青握手,激动地说:“闻青,感谢,实在太感谢了。我们做的衣裳,三天时间一售而空,十分畅销,远远大过我们的设想啊。非常感谢啊!”

    闻青没有吃惊、激动,而是平常笑着:“畅销就好。”

    朱师傅、叶师傅想着,到底还是闻青沉得住气,这么畅销,一下子帮汤总赚了那么多钱,仍旧这般平静,真是个有气度的小姑娘。

    “朱师傅、叶师傅。”汤权转头说:“把车后绑的缝纫机抬下来,送给闻青。”

    “好,汤总。”说着,朱师傅、叶师傅到车后,把系着大红色洋布的缝纫机搬下来,顿时引起村民们的一阵惊讶。

    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平平常常的今天,村子里竟然会进来一辆大头鞋小汽车,非但如此,这辆大头鞋小汽车停在了村里最穷的闻青家,车上下来的人一个个穿的高档有钱,对闻青非常客气、感谢不说,又给闻青送来了一台缝纫机,还是蝴蝶派的。

    太奇怪了。

    “汤先生,这个使不得。”姚世玲见朱师傅、叶师傅抬着缝纫机就要进院子,连忙拦住:“汤先生,闻青也做啥,哪能收你们这么重的礼啊。”

    汤权哈哈大笑起来:“闻青妈,你可别拦着,闻青给我做的那两套衣裳,以后够买百台千台缝纫机的!送她一台算什么!”

    姚世玲骇了一跳。

    左邻右舍抓住了关键词--衣裳。

    众人才恍然想起,早听说闻青在县城裁缝店里做工,一个月十块钱工钱,难道说,手艺高超,让人东家中意了,送礼求多做几套?

    众人看似明白,其实仍旧糊里糊涂,只是觉得闻青真是有本事,闻家这下发了!

    一直站墙角的王婶听言,脸色发白。她一直看不起闻家,觉得闻家穷,没想到闻家在外头混这么好,居然有人花大价钱买缝纫机送给她,而且不是纪家的人。

    缝纫机啊,蝴蝶派的将近两百块钱,整个村里闻青家是唯一一台。

    王婶前几天还骂闻家钱心重,人家钱心重,人家有本事赚钱,此刻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不由得身子向后缩,偷偷看向闻青。

    闻青走到姚世玲前:“妈,你别拦着,你看朱师傅、叶师傅都搬累了。”

    “就是就是。”朱师傅、叶师傅连连说。

    姚世玲小声说:“那先把缝纫机放咱家,等过后再还给他们。”

    闻青笑着说:“好。”

    姚世玲这才侧身,让朱师傅、叶师傅将缝纫机搬到堂屋里去。

    汤权从大头鞋小汽车中,拎出一包糖果,递给闻朋说:“朋朋,这是给你的。”

    闻朋当即两眼发光,但是不敢接,转头看着姚世玲,又看向闻青。

    闻青说:“接着吧,分给你的小伙伴一点吃。”

    “好。”闻朋立刻接下来。

    闻青看向汤权说:“汤叔叔,请来坐会儿吧。”

    “好。”汤权夹着公文包就进了闻家的篱笆院子。

    姚世玲、闻亮跟着进去。

    闻朋抱着一包糖果站在门口,糖果外是花花绿绿的糖纸,煞是好看。

    “朋朋,咱俩还是好朋友不?”这时,大刀也开口,自从大刀妈捂着大刀嘴不让大刀为闻朋做证开始,闻朋和大刀友谊的小船已经翻了,虽然大刀每天都来找闻朋,但闻朋认为大刀不够哥们儿,一直不理,此刻闻朋手中有糖,大刀又凑上来了。

    闻朋抱的紧紧的:“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

    大刀妈在一旁臊的慌。

    大刀巴巴地看着闻朋,又看着闻朋手中的糖果。

    “朋朋,分给小伙伴们一点。”闻青回头喊一句。

    “哦。”闻朋一手抱着糖果,一手点人数:“一、二、三、四、五……”数了十五个同龄的小孩子,一人给一个,然后抱着糖果,撒腿就抱进西屋,把糖果藏在床底下,用破盆盖住。

    闻青、汤权、朱师傅、叶师傅在堂屋说着这四天来的销售情况。

    朱师傅、叶师傅起初忐忑,只有汤权一个人兴奋不已。

    衣裳出厂之后,汤权除了按原来的渠道去销售以外,听了闻青的话,找了不少“托儿”,在各家店面里面褒贬衣裳,虽有“贬”,但“贬”更多的是为“褒”做铺垫,加上衣裳本身质量、样式皆是与众不同,因此这个方法极其有效。

    第一天效果不怎么明显。

    第二天多卖了几件。

    第三天时,忽然需求大涨,南州市各个区域的衣裳店纷纷来订货,并说衣裳一卖而空。

    第四天也就是今天已经卖光了,汤权制衣厂正在加班加点的出衣裳。

    汤权完全没有想到,出自闻青之手的衣裳会这么畅销,几乎让他高兴的睡不着觉,这是他做生意以来,最成功的一次。

    闻青对此却没有太多惊讶,这个时代各行各业像是一块干透的海绵,稍微有点水,它就会全力吸收,一点也不剩。

    就像后来牛仔裤的爆销,导致店面、厂家、布料厂一条龙的供不应求,所以,汤权制衣厂这点畅销,并不算什么。

    不过,这点却有力地说明了,闻青的衣裳样式极其符合这个时代的发展和审美,令闻青对自己更加有信心。

    “别光顾着说话,喝点水。”姚世玲拎着水瓶过来倒水。

    汤权连忙接过来自己倒。

    姚世玲则凑到闻青身边小声说:“他们在不在咱家吃中午饭?我去县城买点菜?”

    不待闻青开口。

    朱师傅便说:“姚大姐,不用买菜不用买菜,我们带的都有。”

    说着,叶师傅就跑出了篱笆院子,打开车门,从车内拎出新鲜的肉、鸡、鱼、鸡蛋、青菜、豆腐等等。令一众的邻居咋舌。

    “这又是肉,又鸡的,闻家是发了吗?”

    “闻青干了什么?怎么认识这么有钱的人?”

    “天啊,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小汽车。”

    “蝴蝶派缝纫机是亮新亮新的!”

    “闻家这回真发了!”

    “……”

    所有人都感叹,王婶硬是被刺激的胆战心惊,灰溜溜地往家跑。

    叶师傅拎着鸡鱼肉蛋过来,把姚世玲吓了一跳:“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啊?”

    闻青笑着让姚世玲收下,并且和姚世玲说:“妈,中午的时候,你去把咱们村的村长和二队队长请过来吃饭。”

    姚世玲疑惑:“请他们?”

    “嗯。”闻青点头:“请他们。”

    姚世玲没往别处想,只想着,三个大男人来做客,到底要找几个年龄相当的男人来陪客,这在水湾村就叫“陪客”礼仪:“行。”

    不过一会儿,姚世玲又将闻青拉到一边说:“闻青,这可咋办,这又是缝纫机,又是糖果,又是鸡鱼肉蛋的,他们要是让咱赔,咱上哪儿赔得起呀。”

    闻青笑起来:“妈,你放心,他不会让咱们赔。而且就算赔咱也赔得起来。”

    姚世玲被突如其来的客人给吓心乱如麻,没了主见。

    “妈,你别担心,有我呢,今天我不帮你做饭,让亮亮和朋朋帮你。”闻青说。

    “好好好。”姚世玲连连点头,叫了闻亮、闻朋去厨房。

    闻青则和汤权、朱师傅、叶师傅在堂屋里商量事情。

    汤权话语间都是对闻青的感谢,闻青笑着将功劳转到朱师傅、叶师傅等人身上。

    朱师傅、叶师傅很开心。

    一直围观的邻居并没有全部散开,时不时就探首向闻青家的堂屋张望,并小声讨论着。

    都好奇闻青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人家开着车子来送缝纫机,这也太牛了?难道说纪彦均来提亲了?不像啊。

    大家纷纷猜测。

    正在这时,村长、队长穿戴整齐地过来了。二人一看到大头鞋小汽车愣了下,姚世玲来请他们,只说是陪客人吃饭,本来他们二人还拿乔,但想着猪肉大葱水饺,就去看看也无妨吧。

    没想到这儿居然停了一辆小汽车,让二人不由得挺直身子,作为村长、队长不能像没见过世面的,虽然二人真的见都没见过大头鞋小汽车,但是仍旧装着认识的样子,从小汽车跟前走过。

    “村长,这小汽车是谁家的啊。”

    “队长,闻青干了啥,人家又送用的又送吃的的。”

    “……”

    不少人凑上来问,队长脾气不好,呵斥一句:“大中午的,该回家做饭就做饭去,瞎喳喳什么。”

    说着队长跟村长就进了闻青家的院子。

    “村长,队长,你们来了。”姚世玲、闻青都出来迎接。

    汤权、朱师傅、叶师傅也出来迎接。

    村长、队长顿时觉得脸上有光。

    “朋朋,去周大姐家借两个大板凳过来。”闻青转头说。

    闻朋一溜烟地跑进周大姐家,正好大刀在,忙迎上来:“朋朋,朋朋你家的客人是谁啊?好有钱啊,你家今天吃肉吗?”

    闻朋不理大刀,抱着大板凳要跑,但个小,抱不了两个,只能抱一个,抱着就跑。

    “朋朋,还有一个大板凳呢!”大刀二话不说抱起来就追朋朋:“朋朋,我帮你抱一个。”

    闻青从厨房出来,就见大刀追着闻朋,她笑起来。然后开始端菜,放到家里大桌子上。

    村长、队长原本正和汤权等人聊着天,从汤权的话中得知,闻青出了衣裳稿,又做了一套衣裳,让汤权赚钱了,所以汤权特意来感谢。

    村长、队长听后面面相觑。

    村长突然就想起来队长说的那句话“别看她家现在穷,指不定哪天,你我脱掉鞋子都追不上呢!”

    这个“哪天”来得也太快了吧。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