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奋斗在八零年代 > 正文 第22章

正文 第22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彦均啊,你来的真早。”汤权上前一步,握住纪彦均的手:“辛苦你了。”

    “汤叔,早。”纪彦均应一声,目光转向闻青。

    闻青神色如常。

    汤权连忙说:“彦均,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厂的制衣顾问,闻青。”

    纪彦均望向闻青。

    闻青平静地迎上他的目光,开口:“你好。”

    纪彦均眸光微闪,英俊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闻顾问,你好。”

    “闻青啊,彦均算是我的老友了,他这次来专程从东州过来,将我这十多台缝纫机,返厂维修,就为了不耽误咱们这次衣裳出厂。”

    “汤叔,不是专程,是顺道。”纪彦均纠正。

    “都一样,都一样。”汤权笑着说。

    确实是顺道,闻青记得上辈子,她是两个月后才见到的纪彦均,他确实是说去西州,然而她还是同他吵了一架,主要是把受梁文华、纪宁芝的气,撒在他身上。

    没想到这辈子,这么早就见面了。

    “老纪,什么时候走?”这时,正在搬缝纫机的男人喊一声。

    “等着。”纪彦均应一声。

    “下午走,下午走,咱们中午先去好好吃一顿好的。这都多久没见了。”汤权笑着说。

    纪彦均说:“是,好久没见了。”

    闻青在旁不作声。

    “那就下午走。”汤权拍板。

    纪彦均没反对。

    汤权抚着纪彦均的肩头,把他拉进厂子,和他谈论运输的事儿。

    闻青才刚抬步,朱师傅、叶师傅热情迎上来:“闻青,你来了。”

    闻青笑着:“朱师傅,叶师傅早。”

    “早,早早。”朱师傅笑着招呼,接着直入话题:“闻青,昨天下午我跟叶师傅将衣裳做了出来,就等你今天过来看看了。”

    ”速度可真快。“闻青笑着,跟着朱师傅、叶师傅进了厂子,走近制衣台,就见晾衣架上,挂着两套衣裳。

    一套水红色半长袖,配黑色裤子,裤子侧衩钉黑色文明扣,侧衩部位是一排小扁扣,裤腿对折,被熨汤出一条明显的直线,起对称和整齐作用,这是这个时代的流行点。

    另外一套是绿色的荷叶圆领短袖,配的黑色七八裤,也是侧衩钉黑色小扁扣,到裤脚微微收紧,看上十分清凉。

    ”闻顾问,你看怎么样?“叶师傅问,反正他、朱师傅和汤权十分满意,料定一定会大卖。

    不得不说,朱师傅、叶师傅手艺极其高,她的画稿几乎被二人百分之九十九的还原。

    但是,闻青微微蹙眉,盯着两件衣裳,问:“朱师傅、叶师傅,厂里有女工吗?不要胖的。”

    “有,有,有,都是瘦的。”朱师傅说,说着就叫两了两个女工。

    闻青让她们分别穿这两件衣裳,而后自己围着二人细细观看。

    这时,纪彦均和汤权已谈论完毕,二人走过来,就见闻青正认真察看,不时询问女工感觉。

    汤权没说话,在一旁看着。

    纪彦均一瞬不瞬地盯着闻青。

    闻青全身心地投入到衣裳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别人,她摸着绿色荷叶圆领短袖的荷叶领说:“朱师傅,叶师傅,这个荷叶领太长,可以减一寸,边沿这里在缝纫机上,来回走两次针,用绿色线,防止脱线。”

    闻青这么一说,朱师傅、叶师傅立刻记下来,他们两个原本已经觉得这两件衣裳非常完美了,经闻青这么一说,又觉得更加完美。

    汤权闻言笑了。

    纪彦均则是探究的目光望着闻青,不由得沉思。

    “这里……”闻青将水红色的半短袖掀开,摸着女工的胯部上的一排黑色小扁扣。

    “怎么了?”叶师傅问:“这挺好看的啊。”

    其实,闻青并不想做侧开衩裤子的,她觉得正面开衩更好看,但是这个时代女人的裤子都是侧开衩,男人的裤子才正面开衩。

    如果哪个女人裤子正面开衩一定会被背地里指指点点,说做风不正,说怎么能穿正面开衩的裤子等等。

    正面开衩是后来几年才转变的,凡事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比如这个时候穿ladygaga的衣裳,别说走在大街上,就算是出现在电视上,估计也会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闻青到底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说:“把这一排扣子,换成暗扣。”现在还没有拉链一说,除了明扣就是暗扣。

    “可是,这是你自己画出来的。”叶师傅犹豫说。

    闻青笑着:“理论和实践总会有所差异,咱们以实践为准,是不是?这两个的明扣都换成暗扣,换下来的明扣钉在七分裤的裤脚上。”

    “钉在裤脚上干什么?”叶师傅问。

    闻青说:“好看呀。”

    朱师傅、叶师傅:“……”

    “对,就这样来!”汤权的声音插.进来。

    闻青正拿着剪刀,准备拆扣子,转头就看见汤权和纪彦均走过来。

    纪彦均照例看着她。

    她冲汤权笑了笑之后,走到制衣台上,从扣子盒子中,扒找合适的暗扣,完全不看纪彦均。

    纪彦均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吐一口气。

    “怎么了?”汤权转头问。

    纪彦均将手放下:“没事儿,没事儿,就是有点热。”

    “热?我办公室有台扇,你去吹一吹?等闻青忙完,我们一起去吃饭。”

    吃饭?

    闻青动作停了下,她并不想和他们一起吃饭,接着继续找暗扣。

    “不用,不用,我就坐在这儿等闻顾问。”说着,纪彦均就近,坐在一台缝纫机前,伸手抓了小杂物盒上的一去粉笔,放在桌上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闻青微微侧身,背对着他。

    纪彦均:“……”

    汤权、朱师傅、叶师傅对此一无所知,只一迳地看着闻青动手做衣裳。

    闻青起初在意纪彦均在这儿,不一会儿投入到衣裳中后,完全把这个忘到一边。

    将朱师傅、叶师傅做出来的衣裳,又重新讨论之后,进行细节改造。

    闻青手快、细心,缝纫机又用的熟练,不一会儿,扣子拆好,领子缝好,暗扣装上。

    两套衣裳出来时,顿时让人眼前一亮。

    原本朱师傅、叶师傅还觉得闻青这两个点子改出来的衣裳,不会有大变化,没想到,这一出来,整个感观都不一样了,简单大方又具有时代感的时尚。

    “好,好,就这样!”汤权当场拍板。

    朱师傅、叶师傅跟着点头。

    闻青则说:“朱师傅,叶师傅,这个水红色的半截袖,可以配一件米白色的裤子,布料用涤伦,样式和长裤一样。有人要买的话,保守一点选黑色裤子,时髦一点的,就选白色裤子,都不错。”

    “好好好。”朱师傅迭声就着,对女工又穿在身上的两件衣裳更加满意了。

    接着,闻青就着画稿做了修改,以便接下来汤权制衣厂更好的制作。

    汤权暗暗觉得,一百块钱请闻青当顾问,简直不能更值了。

    “你们先忙,我去饭店,点两样菜,你们快点来啊。”汤权见事情差不多了,转身拍了下纪彦均的肩膀,纪彦均起身跟着汤权先去了饭店。

    二人去了利民饭店,坐在包厢里,汤权点了菜之后,把菜单给纪彦均,纪彦均点了几样自己不喜欢吃,但某人喜欢吃的,而后坐在桌前等。

    不一会儿,朱师傅、叶师傅来了。

    汤权连忙让上菜。

    纪彦均越过二人向后看,没看到闻青:“闻顾问呢?”

    “闻青不愿意来。”朱师傅说:“她妈妈给她带饭了,她说天热怕饭坏了,她就在厂里吃了。”

    “哪能这样?她可是大功臣。”汤权话未落音,纪彦均已经站起来:“我去喊她。”

    闻青此刻已在汤权制衣厂的小食堂,吃完了白面馒头蘸豆酱,正在墙边水龙头前洗白瓷缸,一转头看见纪彦均走过来。

    她关上水龙头就要走。

    纪彦均一个箭步,有高大的身躯堵住她,低头笑着问:“还在生气?”

    闻青想了想,她是重生的,纪彦均是现世的,她的记忆是两辈子,他的记忆是她跟他好过,不是“好过”,而是现在仍然好着,处着的状态,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亲昵,这是上辈子他和她的常态。

    闻青默了默。

    纪彦均又问:“因为宁芝的事儿?”

    闻青依旧不作声。

    “你教育她一下,我没意见,别太过就行。走,吃饭去。”纪彦均伸手抓闻青的手,闻青立刻向后退。

    纪彦均一愣,随即笑起来:“这才多久,就和我生分了?”

    闻青:“我吃过了。”

    “再吃一遍。”纪彦均再次要拉闻青的手,闻青受惊一般向后退了一大步,直到后背抵到水池,用排斥的目光盯着纪彦均。

    纪彦均这下算是呆住,疑惑地看着闻青。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